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50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50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李母如释重负,拉着凌霄的手,喜笑颜开:“男人碰到这种事,都是糊涂蛋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……花园里有几头奶羊,还是你姐姐那会让养的。她会享福,你也别拘着。以后让厨房每天给你热盅羊奶。我还要教两个丫头认字,你回去养着吧!”又吩咐容露:“和你嫂子再见。”

    容露穿了件红丝小袄,抬起头奶声奶气地说:“二嫂再见。”韵姐儿见了,跟着喊“母亲再见”。

    容雪随口招呼:“我去二嫂那里坐坐!”拉上凌霄就往外走。出了院门才问:“你和我二哥到底怎么了?”

    “没什么……”晚秋雾里,林荫道上,凌霄一阵唏嘘,讪讪解释:“你哥也不容易,为了人家那点好处,算是绞尽了脑汁……”

    “绞尽脑汁?”容雪听出她话里醋意,睁大眼问:“我二哥让梅钗她们拜你姐姐为师,尊你为师叔,不也是为了你好吗?不然这内院全是她们的人,连我大嫂都得让着她们,你以为你刚来就能指使得了她们。放眼山上,也就我二哥使唤得动她们。”

    “那你就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了!”凌霄冷冷一笑,实话实说:“论了辈分,就有体统。咱们这帮人,就不再是敛财圈地的草头王。大礼一成,就算超凡入圣,能与地仙并列。我是凡俗间娶的正妻,他位列仙班,不正好再结个道侣吗?”

    “原来还有这层猫腻!”容雪恍然大悟,可一想不对,顺着话问:“那你是她们的师叔,就是先入了山门。她晚你入门,还能大过你去?她娘家再强势,还能强过这亘古不变的规矩?我见我二哥还是向着你的……”

    “他向着的,是她的潇璇……”凌霄漫不经心,淡淡地说:“我们,不过是他手中的木偶。也该那黄家小姐不长眼,居然自己往他手里撞。这种连环计,也亏他想得出来,我是自愧不如的……”说话间走进正院后门,见绿衣和蓝绸裣衽行礼,喊“大姑娘好”,伸手请起:“去烫两盅橙汁。”珠环翠绕之间,请容雪直进西梢间说话。

    山上烧了地垄火炕,炕上铺了艾草大垫。人坐上去,暖而不燥,热而不烫。容雪更不客气,蹬下鞋坐到炕上几边,放直了腿伸了个懒腰,顺势靠上引枕,懒洋洋地说:“我们什么时候去逛逛黑市?”

    凌霄忍俊不禁:“现在有什么买不到的,还逛黑市?”说话间珠帘荡漾,见绿衣用粉彩瓷盏端了橙汁进来,亲自端给容雪一杯,自己端杯先尝,待她下去,接着说:“用一套五百万两黄金鼎炉炼丹的人,还去逛黑市?”

    “我哥连这都告诉你了……”容雪与有荣焉,嘻嘻地笑:“可没有丹方,我总不能自己试吧。炉鼎好买,丹方可是经过多少人千锤百炼得来的,哪那么好弄。去黑市,也只能碰碰运气。”

    “你还是先把炉鼎布置好再说吧!”凌霄端起瓷盅轻啜,郑重商量:“炼丹是夺天地造化,聚日月精华的大道,一旦选定了地方,光是调试火候‘祭鼎’,就不知要费多少药材。你可别隔三差五地挪地方,糟蹋东西。”

    “二哥也这么说,让我来找你商量。”容雪顺着话说:“这灵丹,讲地就是个纯字。所以我想过了,就把丹房布置在这正院湖中。以火柱为基,辟一小片芥子空间。”

    凌霄觉得有道理,又提醒她:“你可要考虑好了,到时候这院里住的,可不止我一个人。”

    “放心吧!”容雪嘻嘻地笑:“二哥说了,在大院东南,花十万两黄金起一座“纤巧院”,开春就动工,根本不让那位黄家小姐进正院。”

    凌霄心头一跳,喜上眉梢,忍不住问:“真的吗?”心里怪怪地,感觉冤枉了容辉:“遇到这种事情,他也没得选,自己的确该和他同心协力……可自己已是他枕边的人,他不说先说,显然是没跟自己交心。”认错之余,又腹诽了容辉一通,才接着询问:“那你哥还说了什么?”

    容雪忍俊不禁:“你们俩的事,还是你们自己掰扯吧。等闹翻了,我再来劝。”微笑商量:“去外面看看吧!”爬到炕边,抬手摄过绣鞋穿上,拉上凌霄就往外走。

    凌霄放下瓷盏,随她起身,蹙眉轻嗔:“你也是当姑奶奶的人,就不能稳重一点点吗?”

    容雪不由分说,反唇相讥:“你都嫁进我们家了,还要跟我这样客气吗?”说话间走出后屋,直入门前水榭,凭栏指点:“你看,这几处地方怎么样?”

    “说老实话,我不建议你把丹房设在正院。”凌霄看着塘面,正色叙说:“一来这里住人,若常受空间波动影响,对身体不好。二是人来人往地,走露出什么,岂不成了祸患?”又商量容雪:“你在山下不是有座山头吗?姐姐在山下的宅院,也刚翻修过,正好适合你布置‘丹房’。”

    “对呀!”容雪恍然大悟,点头赞同:“当初山下最好的一片灵脉,都被她占了,她那里也有水源……”正说得起劲,忽听红袖来禀:“夫人,燕姨娘过来请安。”

    凌霄觉得扫兴,随口应承:“我知道了,请她去前屋里坐。”待红袖下去,继续和容雪说话:“我就说,你挑她的地方,还有梅钗她们帮你打理,没错的。”

    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那我先去瞧瞧!”容辉思量了几天,听言欣然赞同,又打趣凌霄:“人家怀着身孕,你可别乱撒气!”迫不及待,转身就走。凌霄站在亭下,独观湖景,深深呼吸。待心情平复,才沿鹅卵石径,直去前屋。

    蒙蒙雾中,燕玲用束发丝带绾了个缵,穿了件羊绒大袄,由黍稷相陪,等在前屋阶下。忽听环佩叮当,循声见凌霄带着绿衣,款步走来,当下低头问候:“夫人好!”

    “天这么冷,妹妹以后就先进屋坐吧!”凌霄点头回礼,随口应承,说话间直上门阶。身形到处,珠帘对分。走到榻前,拂袖转身,顺势坐下。

    燕玲随后跟上,见绿衣端上锦杌,点头道谢,大大方方地坐下,主动询问:“妹妹听娘家人说,姐姐田庄里差人,特地来讨姐姐一个准信,到底差多少人,妹妹或能帮点小忙!”

    “那个家伙,居然还真记得这件事。”凌霄腹诽了一句,更不客气,微笑开口:“筑基修士,精耕细作,一人能种一百亩灵田。我那是两万亩灵田,也就两百户人吧。”

    “两百户,还是筑基修士?”燕玲微怔,苦下脸说:“山下一个田庄里,也没几个能筑基的。一户人种二十五亩田,就了不得了。妹妹倒是能帮姐姐找到八百户可靠的人,年后开播,一年两熟。可这人一多,姐姐落下的,自然比不上两百户筑基修士。姐姐要是答应,还请先定下赋税。”

    “夫君为了姐姐,能免税三年。我做妹妹的,又怎能背道而驰?”凌霄早有思量,正色嘱咐:“明后两年,我也分毫不取。那八百户农户,我要了。”侧头吩咐红袖:“找蓝绸来。”又向燕玲道谢:“有劳妹妹帮忙,算是结了我一桩心事。蓝绸管着我的陪嫁,以后田庄上的事,妹妹只管和她交接。”

    燕玲暗道一声“佩服”,微笑应承:“姐姐太客气了!姐姐腾出手来,自然能多关心二爷和二小姐,不也算妹妹尽心了吗?”一番客套,直至蓝绸过来。

    蓝绸点头见过燕玲,先回凌霄:“夫人,梅钗姐姐有事回您,看见姨娘在这边,就去了后屋等您。”

    凌霄随口问了句“什么事”,又嘱咐三婢:“红袖、蓝绸,你们去西梢间炕上陪妹妹说话,绿衣陪我去看看。”站起身转过屏风,从屋后水榭走进游廊,绕塘东回屋。

    梅钗用金银首饰结了“飞仙髻”,穿了套秋香色窄袖襦裙,看见凌霄从廊下过来,敛衽行礼:“夫人好!”

    凌霄点了点头,正色询问:“出什么事了!”红袖上前撩帘,迎两人进屋。

    “二爷有话让我捎跟您。”梅钗低头跟入,热气迎面扑来。心头一暖,如数家珍:“一是二爷带了大姑娘和我们六个去了屏山,要办‘道人府’的乔迁宴,日子定在十一月十五,这几天都不回来。二是二爷决定提前举行‘开山收徒大典’,日子定在了‘冬至’,请师叔和潇娟、潇月两位师叔带着我们六个准备,地方就定在师父修在山下的宅院。”

    “十一月二十,冬至?”凌霄坐在罗汉床上,微微吃惊,连忙追问:“这是不是太急了?”

    “二爷的意思是,让我们当着天下英雄拜了师,就以灵山弟子的名义,上光州送‘年节礼’。”梅钗欣然解释:“其实就是给师父的玉像上三炷香,磕八个头,再给来观礼的准备一席斋菜,其余的都是虚礼,可有可无。”

    “既然早有安排,为什么不先说清楚!”凌霄腹诽了一通,点头赞同:“既然如此,事不宜迟,你去请两位师姐来。”梅钗裣衽应是,转身去邀。

第三十四章 冬至寒微

    冬至这日,京官大朝。清晨时分,天色未明。容辉身穿赐服,率容光、容耀和府中官吏,在中殿演礼,揖北遥祝:“灵山李氏,荷国厚恩。叨享禄位,皆奈天生我君,保民致治。今兹冬至,圣寿益增!”三拜礼成,转身嘱咐:“拿上来!”话音未落,脚步声响。

    众人各俱青丝深衣,红襟赤带,跟着拱手作揖,循声只见梅钗等人各捧数卷大轴,自屏风后走出。十二人均用翡翠头饰结了“飞仙髻”,穿了身雪绫中袖深衣。青丝刺绣,端庄大方。走至厅中,将画轴分与众人。

    容辉接过一卷,当先展开。图中梅枝苍劲,花红如火,一共八十一片,正是“九九消寒图”。他举着图欣然微笑:“一点小玩意,大伙可能还没见过。”说着将上屏风,稍运灵力,点上一朵梅花。图中波光流转,落英缤纷,枝头便只剩八十朵梅花。

    众人叹为观止,相互议论起来。容辉哑然失笑,趁势招呼:“好了,大伙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中午厨房再给大伙加顿饺子。”

    众人听言,躬身行礼:“多谢二爷!”相互议论,转身而去。

    容辉待人去楼空,深深呼吸两下,嘱咐容光:“好了,我也要下山去了。一会高手来往,人多嘴杂。我回之前,千万别开大阵,更不准放进一人一畜。”容耀见两人要说正事,拱手一揖,当先告辞。

    “高手杀人不见血,我会亲自守在书房。”容光点头答应,郑重嘱咐:“倒是你们,也要一切小心。万一不行,就把‘灵山卫’调过来,看谁敢放肆。”

    “现在灵山卫开始巡防了,一半人都在外面。”容辉叹了口气,伸手相请,边走边说:“我十八号回时,准备去舅爷家讨杯茶喝,正好碰见东瀛商会的人向陈家发难,于是出手把他们赶走了。眼看港口开建在即,就调了两千人协‘阳都’。”

    “是为承建港口的事?”容光试探着说:“生意上的事,你漫天要价,我就地还钱。‘一品堂’是上市商会,要是东瀛方面给的价钱优惠,我们还厚此薄彼。他们要是告上朝廷,对我们不利呀。”说话间从侧面出殿,又往后走。

    “谁不知道,东瀛商会偷工减料是出了名的!”廊旁灯下,容辉硬着头皮说:“是有这么一条,不过大哥忘了,这也是咱的福地,朝廷管不着。何况从今以后,我们也是地仙之流。就是到了燕京,也能和帝君平起平坐。小东洋哪天要是把我惹急了,我直接赶他们走,他们也得卷铺盖走人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不管他们给的价钱多低,不管他点头哈腰多么客气,这个口坚决不能松。”说话间走出前院后门,容光去了书房,容辉直入内院。

    锦缎珠围间,水汽翻滚下,凌霄伸直了腿,懒洋洋地靠在浴盆里,。想起起床时,那个家伙逼着自己喊他“好师兄”,还当着过来服侍丫鬟要了自己……不住腹诽:“这要是传出去,以后可怎么见人……”

    她神游物外,念及那福至心灵的激荡,却心甘情愿为他沉沦:“冤家,你既爱我,为什么还要拥红倚翠……你若不爱我,又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……”手却自有主张,不觉间轻轻去抚那被他摩挲过的肌肤。细腻温柔,果然让人留恋。正自浮想,忽听门轴转动,绿衣应声来禀:“夫人,二爷回来了,您……”

    “不起来,就不起来……”凌霄暗暗发誓,听而不闻,随口应承:“知道了。”听着绿衣躬身应是,关门退下,才轻哼一声。片刻后又听门轴转动,容辉询问:“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  “从心里到身上,从头顶到脚底。”凌霄一面腹诽,一面应承:“妾身没事,就是有些累。泡一泡,解乏……”语声清冷,不痛不痒。

    廊下房前,容辉站在门口雾中,听言松了口气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