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62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62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感慨之余,款款迈步,跟在两人身后。

第四十九章 豁然开朗

    台下男女被三人比斗吸引,纷纷抬头观看。只见大太阳下,三丈高处,萧采薇不过“少阴期”修为,可手舞玉箫,飘然来去,举重若轻。刘靖赫然已臻“太阳”,挥剑紧逼,步步为营。只有容辉背负双手,款步徐行,举止虽慢,却胜在连贯从容。神光内敛,背脊如枪。举手抬足,一气呵成,尽显大家风范。

    场中不乏高人,哪里看不出容辉不过“少阳期”功力?可见他气若止水,不由惊疑:“快看,这一场,李兄赢定了。”“李兄修为,委实高深,莫非这‘少阳期’功力只是假象?”“不会吧,我看他身外宝光隐隐,应该也是用了什么法宝。”……

    陆大海见众人分心旁顾,趁机凑到黄霁景身边,提起瓦罐,低声嘱咐:“三鲤鱼面,二爷给你的。”

    “啊……”黄霁景微愣,见瓦罐已递到身前,顺手接过。心神震荡,深深呼吸,还想再问,侧头却见刚才大汉已经远去,不由头疼:“他……他到底是什么意思……”转念只觉容辉没安好心。暗暗冷笑,轻轻放下,悄悄避开。继续观看,只盼他一败涂地,大大丢脸。

    容辉迈过十五步,忽觉禁法压迫倍增。非但肩负巨力,更似置身激流,不进则退。深深呼吸,缓缓适应,继续溯流而上。抬头看见萧采薇如风摆荷叶,翻飞腾舞。刘靖似回游之鲤,招招争锋,均游刃有余。暗道“佩服”之余,继续感受阵法压迫,巧妙化解。

    萧采薇窜上一层殿基,六鼎微颤,荡开一抹红霞,嗡嗡齐鸣,网一般兜头罩下。她被禁法所制,玉箫哀鸣,身似风筝断线,踉跄跌下,踏上了三十三级。回头见刘靖跟来,亦是六鼎翁鸣,红霞压下,只在心中暗笑。

    刘靖皱眉轻哼:“雕虫小技!”左手印诀忽变,右手挺剑迎上。巨剑橙光大放,气势陡增。

    剑虹相激,铜鼎轻颤,“嗡嗡”齐鸣。他身受反震,亦是一个踉跄,却似借力用力,身形在空中划弧,“噔噔噔”如上天梯,连窜数步。两丈高处,回手又是一剑。身随剑走,上了第二层殿基。

    红霞被剑势托住,恰似滚油落入冰水,蓦然翻滚,一胀一缩,照势压下。恰好容辉赶来,猝不及防,如遭锤击,头脑不由发蒙。眨眼间回过神来,以神化劲,放禁法入“顶门”,继而散至全身诸穴,最后散出体外,借力化力。

    神功到处,气劲奔腾,“轰隆隆……”蓦然爆炸。罡风四射,气浪横扫,直震得九鼎轻颤,金光大放,“嗡嗡”长鸣。红霞翻滚,将亦将容辉包住。

    众人耳骨发麻,啧啧赞叹:“高,实在高!”“真人就是真人,这才叫力能扛鼎!”……黄霁景却见刘靖赶已在前面,料定容辉落败在即。冷冷一笑,直等着看热闹。

    容辉被禁法笼罩,惊骇之余,心里一阵狂喜:“好,现在九鼎之力,都已在我身上。这禁法如此绵密,我若能只靠身体,尽数破解,修为必然大进。我倒要看看,这套宝鼎到底有何神通,能为高祖镇天下。”索性站在原处,由心到身,仔细感应。

    刘靖挥剑开路,没觉得禁法增强,略感奇怪,回头见容辉身陷红霞,不由好笑:“活该!”故意鼓荡灵力,全力发劲,势要崩山撼岳。一步一步,艰难无比,缓缓上行。

    九鼎颤动,声似滚雷,隆隆震耳。“翁鸣”声中,烟霞翻滚,由红转橙,由橙变黄。流光晕转,最后化作一团紫雾,涨至亩许方圆。萧采薇身在雾下,目光闪烁,退到一边,以玉箫护身,凝神观看。

    众人被震得心浮气躁,纷纷运转灵力护身。殿前阶下,五光十色,熠熠生辉。猫熊被震得全身发麻,不住哆嗦,使劲抖动绒毛。雏鸟蜷缩在猫熊背上,也甚难受。瓦罐放在地上,磕磕打颤,忽然破裂,汤汁流了一地。

    常人以气力炼体,旨在训练身体,让其在新陈代谢中,按要求生长。资质固然重要,却贵在坚持。容辉以神炼体,旨在增加身体灵感。心神到处,纵是控纵一毫一发,亦如臂使指。

    他身处雾中,恍如置身沸浪。身上烫得通红,头脑已经发蒙。好像一口气喘不上来,就要万劫不复。越是挣扎,风浪越大,刮人肌骨。越是反抗,热力越猛,直侵气血。生死之间,全神贯注,逆潮求生。

    容辉心神急转,只觉日月如梭,恍惚间已不知时间年月。沸水渐冷,浪潮渐止,头脑渐渐清明。回过神来,竟在一片混沌中,哪有什么浪潮?分明是极细微的灵力。狂走不定的是“火”,宁静不动的是“水”,缓缓聚拢的是“金”,渐渐发散的是“木”,漫漫漂浮的是“土”。

    “五行大阵?”容辉反应过来,只觉身体已一分为五,相互掣肘,实在动弹不得。挣扎两下,仍不得脱,心里戾气涌上:“好,我便破一破你这‘五行大阵’。”凝神观察,发现“火灵力”每欲挣脱,却总有牵制,力尽时只能被“水灵”吸拢,化为金系灵力。“水灵力”每欲凝固静止,其中却总生出一股热力,将它慢慢融化,又爆炸成火。于是五行相生,生生不息。

    他看得出神,不由好奇:“这……这就是阴阳轮转?”闭上眼睛,感应片刻,不由好笑:“什么五行灵力,都是一种东西。什么五行法则,不过是阴气和阳气间的此消彼长……”心念及此,又有疑惑:“可无缘无故,又为什么要此消彼长?”

    他冥想片刻,脑中灵光一闪:“缘、故?”觉得抓到了什么:“阴气……阳气……”聚精会神,发现所谓的“阴阳二气”,不过是强弱不同的一种东西。碰在一起,化作新性气体之余,也会溢出些许其它气体。其强弱均等,不偏不倚,不即不离,顺势漂浮。

    “这是……元气?”容辉有所顿悟,全神贯注,仔细观察“元气”。心神所及,又见阴阳二气相激,五行相生相克。只是神念有限,不得深入。看清楚后,更加疑惑:“这……这就是一沙一世界?难道我触及‘元气’这一层后,又修回来了?那我拿一颗沙子,就变成了世界主宰,还修炼什么?”退出心神,不由为难:“到底是该集聚‘元气’,还是该参悟那五行法则?”

    他沉默片刻,心念一闪:“我懂了,‘元气’中包含‘五行’,‘五行’中又岂无‘元气’?实则是一而二,二而一,就看我能烧它几重?两重‘火灵’,未定就不如一重‘元气’!”打定主意,再看身外混沌,只觉分外清晰。神念荡出,罩住所有火灵。

    心念到处,火灵爆炸,身外轰然震荡。却见灵力冲出,自有水灵吸附,不由好笑:“这就完了吗?”神念横扫,再催火灵。火中生火,火势高涨,蓦然激荡。

    心念到处,空间震动,“轰隆隆”震耳欲聋。其余四形灵力受激,逐一化火。一时间烈焰高涨,火海滔天。容辉灵台澄澈,目光清明。看见火势,更加笃定:“水克火,若水不能克火,则火为真,水为假。这个一重阵法,非但已被我掌握,还为我打开了一扇门。幸亏只是一重,若有三重,我便破解不了。”觉得身形能动,更不迟疑,纵身飞出。眼前一亮,又见青天白日。

    大太阳下,紫云翻滚,遮天蔽日。九鼎赤红,嗡鸣激颤。众人头晕目眩,只觉热浪灼灼袭来。萧采薇离阵眼太近,只觉目眩神池,只好退到阶下,怔怔地看着紫云。

    黄霁景运转灵力护身,看着紫云,心头暗喜:“它触动了法阵,只要刘师兄一直往上走。阵法威能,就归他承受。烧……烧吧……烧死他……”忽见紫云激荡,容辉一步踏出,直惊得目瞪口呆:“没事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容辉纵身腾起,深深呼吸,只觉分外清爽。瞥见见台阶下数十人目瞪口呆,刘靖已踏上了第二层石基,正在一丈高处,向第三层冲刺。剑势到处,灵气激荡,端是苦心孤诣,步步荆棘。

    他微微一笑,也不点破,轻飘飘落上第一层石基,拱手认输:“柳师兄修为精湛,在下自认不如。”款款迈步,走下台阶。

    他脚一沾地,阵法即失目标。紫云翻滚收缩,直向刘靖卷去。萧采薇、朱芯等均知厉害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掩住嘴却不点破。众人只见紫云缩成一颗火球,直袭刘靖后心,不由惊呼:“小心!”“快跑!”“躲开!”……

    刘靖反应过来,暗道“不妙”,左手结印,灵气激荡。右手回肘挺剑,凝力洞出。这一剑势若惊涛,直扑紫火。火势所及,剑势巨颤,迎风倒卷。

    电光石火之间,刘靖只觉一股灼气被逼回体内,胸口发热,气血奔腾,张口喷出一股鲜血。劲力所及,撒剑急退,直跌上顶层石基。紫火扑上,巨剑震颤。气劲冲霄,金光大放。

    火焰化作一张紫网,兜头下压,直将巨剑压至地面,才散作一团紫云,继而缓缓散入九鼎。铜鼎凝立如山,嗡鸣渐止。众人待热力散去,只见鼎壁上古迹斑斑,竟旧了不少。

    萧采薇秋波流转,大声招呼:“快上去看看!”一语出口,群情响应,直往台阶上冲。

第五十章 入骨三分

    晴空万里,殿前阶下,容辉见瓦罐被震破在地,黄霁景随着人流跟去,不由暗叹。看见猫熊,微笑招呼:“你野了大半天,进兽甲歇着吧!”

    雏鸟重振精神,站在熊背上“叽叽喳喳”,不住催促。猫熊怏怏摇头,扭头就跑,很不情愿。容辉一阵头疼,抿嘴一笑:“跑?”话音到处,风如波澜荡漾。猫熊低吼,收势不及,一头扎入。一禽一兽,一起没入空气。

    朱芯迎上赞叹:“想不到李师兄在阵法之道上,竟有如此造诣。当真士别三日,佩服佩服!”褶裙轻扬,风致嫣然。

    “什么造诣!”容辉摇头否认:“不过是误打误撞,才捡回了一条小命。倒是刘师兄,似乎情况不太好!”

    “是啊!”萧采薇欣然附和:“我们快去看看吧!”说着拉上魏无枝,快步走上石台。

    容辉也不想引人注意,随后跟上。登上第三层殿基,看见刘靖的巨剑躺在地上,只可惜不能收走。回头见柳飞絮、张珣等人面面相觑,会心一笑,直往上走。

    大殿五间正方,青瓦盖顶,乌漆锃亮。金砖铺地,檀木流香,极尽清幽之美。他登上殿基,只见屋檐下站着一簇青衣文吏,正交头接耳。殿前一群男女已围在刘靖身旁,七嘴八舌,似不知如何下手。细看刘靖,已是面如烙铁,鲜血正自嘴角涌出。气若游丝,神采涣散,心头微拧:“他竟受了如此重伤……”也不敢妄动。

    “孽障,孽障……”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,忽听一老埋怨。语声苍劲,直入心扉。循声只见石台东侧奔上一个锦衣老者,齐齐退到一边。

    老者头戴云巾,身披锦斓鹤氅,手提下摆,仰头小跑,看见沈时飞,开口就骂:“你,你以为这里是的‘海河元君府’?这么大的人,成天还只知道斗鸡熬鹰,目无法纪。还有你……”有看向容辉,沉声训斥:“你也算是他们半个长辈,怎么也跟着没大没小。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,是该找个女人管管!”说话间跑上石台,看见刘靖,一颗心直往下沉。

    容辉莫名其妙,眼见老者神光内敛,气如止水,顿知是个“踏天”老怪,也不敢强辩,拱手见礼。又见老者面沉如水,试探着说:“看刘师兄的伤势,只怕要一颗‘七转护心丹’……”

    “他修为尚浅,受不住的!”老者摇头苦笑,又看向沈时飞,伸手训斥:“怎么,你的彩头呢?还不拿出来!”

    “是是是……”沈时飞如遇克星,满口答应,连忙奉上胆瓶。

    众少年环绕中,老者看也没看,右手拇指拨开瓶塞,轻轻一抖。丹丸滑出,直入刘靖口中。左手隔空引气,在他身前一晃,将丹丸带入腹中。

    药力化开,刘靖精神一振。缓缓睁眼,目中神采渐复。老者看见,沉声嘱咐:“起来,盘膝坐好!”说着伸右手拍上刘靖肩膀,一提一送,使他盘膝坐定。左手拍刘靖顶门,运气提起。

    真力所及,刘靖双目中精光暴射,气势陡增,恍如一轮太阳。气息渐长,精光渐亮,呼吸间已是神完气足。老者适时收手,舒出口气:“好了,你内伤已愈,只亏了些气血,休息几天就好了!”

    刘靖深深呼吸,张口喷出一股淤血,才顺过一口气来:“多谢前辈!”站起身拱手行礼,脸色惨白,有气无力。

    众人见刘靖没事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回想起鼎中紫焰,方知是真正的九鼎禁法。刘靖鼓劲挥砍,气势虽足,不过是副花架子,其实不堪一击。再看容辉,更加佩服,纷纷点头示好。

    “没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