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63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63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众人见刘靖没事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回想起鼎中紫焰,方知是真正的九鼎禁法。刘靖鼓劲挥砍,气势虽足,不过是副花架子,其实不堪一击。再看容辉,更加佩服,纷纷点头示好。

    “没事就好了……”老者摆手婉拒,又招呼众人:“既然来了,就各回住处歇下吧!傍晚会餐,明晨点卯,老夫另有安排!散了吧,都散了吧……”拂袖转身,迈开方步,摆手而去。

    廊下青衣文吏听讯,应声招呼:“各位大人,请排个队,小的们给您安排住处。”容辉听言,凭高远望,见殿下绿荫丛中,楼阁错落,恍如星罗棋布。稍着一眼,默默记住,转身排队。

    平房三间五架,乌瓦白墙。绿荫丛中,分外显眼。容辉走到门外,见屋前有湾水塘,更加满意,欣然招呼:“夯货,出来!”猫熊凭空钻出,睡眼惺忪,一阵哆嗦,张开口直打哈欠。雏鸟看见此间景致,很是激动,“叽叽喳喳”,展翅鼓动猫熊快跑。

    容辉以神破阵,也累得不行。自忖刚才所得,需要及时整理,于是招呼猫熊:“我进去打个盹!你们两个就在门口,别乱跑啊!”说着摸出腰牌,摁上屋门。结界如澜,荡漾开去,木门顺势对开。

    正厅里摆着一套方桌交椅,西厅里摆了板床,东厅里放了一张书案,一把圈椅。容辉走进堂屋,见陈设简约,窗明几净,又想起殿中搜检,心里一阵得意:“幸好没多带东西……那帮公子哥,这回可破财了……”走进西厅,见榻上只垫了一床棉被。被上一张羊毛方毯,叠得和豆腐块般周正。

    他想起当酒保时住的小屋,倍觉亲切。上前躺下,又想起被收走的音晷,不由头疼:“这算不算被人下了大狱?”蹬下鞋摆正睡姿,放松身体。眼观鼻,鼻观心,心念神功。

    “我以神炼体,看来还只流于皮毛……”容辉想起“九鼎阵”中所见,不由暗叹:“我既有三重‘本源’,是不是就能将一粒‘灵气’剖析三层?我以神炼骨,是不是也能入骨三分?我既要修‘火’之法则,索性以‘神火’为网。若只流于表面,骨骼只会越炼越脆。可若有网贯穿宏微,那么一即是全,全即是一,骨骼非但无损,还能激发我的潜力,弥补功力之不足……”打定主意,深深呼吸,潜运神功。

    他心知时间有限,只敢以脊柱浅尝。将二十四节脊椎捋过一遍,已颇有所得。深深呼吸,睁开眼来,天色已黑。坐起身轻伸懒腰,忽觉房屋震颤,似被猛击,才想起猫熊还在门外,连忙招呼:“别撞了,房子塌了你赔呀!”穿鞋下床,出厅开门,只见弦月当空,星辉朗朗。歌风台上,华灯璀璨。

    猫熊顶着雏鸟,围着容辉打转,嗅来嗅去,哼哼唧唧。容辉知它饿了,蹲下身伸右手托住熊下巴,左手轻抚熊头,微笑安慰:“等等,再等等……一会有大餐,保证撑死你!”只觉熊头直往前窜,一条粉嫩粉嫩地舌头顺势舔来,吓了一跳,连忙起身。雏鸟蹲在猫熊头上,仰头叫唤,“叽叽喳喳”,颇具嘲弄。

    容辉走出屋门,忽间塘边树旁站着条青影,是个大汉,竟是陆大海,连忙上前招呼:“是要开饭了吗?”

    “二爷!”陆大海微笑见礼,点头答应:“是啊,大伙正往台上去呢!”抿了抿嘴,慎重商量:“下午又来了批军中的将领,真正的行伍出身。我和他们见过,都是爽快人,一会儿我想和他喝几杯酒,多听听军中的事!”

    “好事啊!”容辉觉得有戏,欣然赞同:“行伍出生的不比公卿子弟,都是吃过苦的。能爬到‘指挥金事’‘同知’这个位子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这样的朋友,越多越好!”翻手取出一方锦盒,微笑递出:“这是三十六枚‘培元丹’,我用水晶胆瓶分好了,你拿去当见面礼。”

    “这……这可是大姑娘和夫人给您的呀!”陆大海感激莫名,摆手婉拒:“不行不行,这太贵重了!大家都是直爽人,用不着这个!”

    “这又不是给你的,你客气什么!”容辉不由好笑,推出锦匣,微笑解释:“谁还拿它当饭吃?可在他们手中就不一样,大战在即,一枚‘培元丹’或许就能救一条性命。世上锦上添花的多,雪中送炭的少。现在送这个,正合适!”

    陆大海会过意来,点头赞同,伸手捧住,却听有人招呼:“李兄,李兄在吗?”当即收起,循声望去,只见塘边路上,转出一个锦衣少年,不是沈时飞是谁?

    容辉眼睛一亮,微笑招呼:“公子路过,是要去正殿赴宴?”

    “刻意路过,刻意路过……”沈时飞手摇折扇,淡然微笑,迈步间抬手托出一只水晶胆瓶,递给容辉:“还请李兄收下。”珠圆玉润,温凉如水。

    “培元丹?”容辉微愣,摇头婉拒:“无功不受禄,在下怎能收此重礼!”

    “李兄能破九鼎大阵,中午有目共睹。”沈时飞信誓旦旦:“君子一言,快马一鞭。在下说出口的话,怎能反悔?”

    容辉忽觉面前青年有点意思,也正差一枚“培元丹”,索性厚着脸皮附和:“既然沈兄弟有意当君子,在下焉能不成人之美?”伸手接过,慎重收入怀中,看向正殿,伸手相请:“那我们这边走?”迈步带路。

    猫熊饿得不行,精神一振,随后紧跟,熊鼻子直往前拱。陆大海不便插口,自觉跟在最后,凝神警戒。抬眼看见一禽一兽,更乐得瞧其憨态。

第五十一章 安得猛士

    星光下,花树间,青石小路上,容辉没话找话:“不知沈兄弟和当今‘丽江真王’世子怎么称呼!”

    “正是表哥呀!弘孝十五年,舅伯改封至丽江,回京谢恩时,我们还见过!”沈时飞目光锃亮,欣然询问:“怎么,李兄也认识世子爷?”

    容辉微微一笑,迈开方步,边走边说:“弘孝十三年,我奉命去金城,暗中保护世子,曾见过他出手。没想到,他竟然是位剑修,果然是人中龙凤!”

    “啊!”沈时飞失声低呼,反应过来,试探着问:“弘孝十三年,那不正是蛮子打金城和宁夏那会?竟然连他都出手了,当时的情况定然十分危急。想必若非李兄出手……”拱手一拜,欣然邀请:“既然有这番缘故,兄弟一定要和李兄干一杯。我来的时候,特地带了两箱‘霸王别姬’,一会喝它!”

    “霸王别姬?那可是贡酒……”容辉听着耳熟,顺着话问:“可真能让霸王醉得,连虞姬也不认识?”

    沈时飞听言大笑:“别说是霸王不认得虞姬,男人醉的得不认识女人,都不稀奇!”伸手相请:“上回我一个表弟,就是泃河元君的公子成亲,就是喝的‘霸王别姬’。结果三杯烈酒下肚,被抬进洞房后就睡着了,新娘子怎么都喊不醒,闹了个大笑话……”直上高台。

    歌风台上,灯火辉煌。东厅宽足四丈,深达十丈。漆木矮几前,老者端坐上手。容辉和沈时飞东西对列,斜几侧坐。刘靖、柳飞絮、张珣、魏无枝对坐下手,再往下是公卿子弟,最后才是各处都司选上的将领。众女子在西厅就坐,猫熊得了一盆春笋,趴在容辉身后享用。

    灯盏辉映间,美酒佳肴前,老者自持身份,微笑不语。容辉此刻方知,其他仙门所派,竟多是女弟子。索性大饱口福,只待明天点完卯后,向老者告假,四处走走。或在屋中潜心修炼,结业再来,以免和那黄霁景纠缠不清。

    沈时飞长袖善舞,举起酒坛,欣然招呼:“大家别客气,过了今晚,大伙可就得勒紧裤腰带受苦了。来来来,我们先敬上位一杯!”当先撕开坛封,醇香四溢。“咚咚咚”倒下一盅,端碗吆喝:“昔年高祖击缶高歌,问‘安得猛士守四方’,何其壮哉!时过千年,仍当秦时月下,歌风台上,却有列英豪环顾。此情此景,不该痛饮一杯吗?”

    老者见他说得抑扬顿挫,不由好笑。微笑举杯,轻抿一口,细细品味。众人见了,连忙举杯,欣然附和:“说得好”“干!”“干了!”……双手捧杯,低头敬向上位,仰头喝下,不住赞叹:“好酒,好酒……”

    沈时飞分三口喝下,长长舒出口气,已是面如霞飞。连忙举筷夹起一簇酸笋咽下,压住酒气,又招呼众人:“有宴焉能无酒,有酒焉能无令?我先说个规矩,大伙依律行事……”

    他说话间环顾四周,见众人看向自己,洒然一笑,索性站起身来,朗声招呼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万物生灵,受之天地,人存世间,岂能无感恩之心?大家相聚于此,岂能无缘?不如先为‘先天地君亲师’,平推五杯。然后我再报幕,大伙一出一出地来……”举坛倒酒,端起一只玉杯招呼:“来,若非天地造化,焉有如此好酒,我们先慕天恩……”

    众人初来乍到,亦非等闲之辈。一杯烈酒下肚,已是热血沸腾,更不想在人前示弱,纷纷举杯附和:“干……”又喝一杯,酒量差的飘飘欲仙,纷纷放开芥蒂,开始和邻座报起“家门”,说起“平生”。

    沈时飞坐下吃菜,抬起头见众人有说有笑,一团和气,心里不由得意。又倒了杯酒招呼众人:“来,第二杯,咱们齐感地德。我分三口,各位随意……”举杯轻抿一口,询问身边刘靖:“刘师兄的伤势,还好吧……”

    其余人相互碰杯,或一饮而尽,或小口慢啜。相熟的说起往事,新识的问起名讳。同域的论起家乡,同姓的攀起辈分。或说道同一个人,或说到同一件事,无不是相见恨晚。更有的已先倒上第四杯酒,只等沈时飞再发酒令。三慕君惠,四念亲情,五敬师恩。五杯酒后,已是一堂酒气。

    容辉盘坐席上,品酒之余,忽听莺声燕语,潮水般自西厅传来,微微一怔,侧身笑问魏无枝:“她门也闹酒吗?”

    魏无枝端杯轻笑:“她们闹起酒来,可比我们还疯……”端杯敬向容辉,轻抿一口,顺着话说:“都知道李兄和黄家小姐有亲,可在下怎么看李兄和朱师妹更熟,你们还先认识吗?”

    “当年,我被赶下丹霞山游历,碰巧认识了朱师妹,都是成年往事,不提也罢……”容辉随口解释,顺着话问:“倒是没喝上魏兄和萧师妹的喜酒,来,在下祝你们龙凤呈祥……”双手举杯,一饮而尽。

    魏无枝举杯相陪,欣然道谢:“承李兄吉言,我也预祝李兄和黄小姐共成大道!”说着又倒一杯,分三口饮下,长长呼出口气:“好酒!”

    “那也承你吉言!”容辉陪下一杯,举筷夹起一束青菜,咽下压住酒气。灯盏之前,稍挪坐垫,凑到魏无枝身边,压低声音问:“都说抬头嫁女儿,低头娶媳妇。魏兄是过来人,你说我准备我多少聘礼合适?”连饮两杯,只觉眼眶发热,更远处光影流转,已和自己无关。耳中唧唧歪歪,听而不闻。

    “聘礼不在多,一在实用,二在拿得出手……”魏无枝面如霞飞,目光迷离,侧过身给容辉出主意:“最好是黄小姐拿着就能用上,拿出去还长脸的……除了宅子和田庄,和她功法相符的法宝,也必不可少。最好是找炼器师,订几套和你们功法相符,而且成双成对的法宝……”

    容辉一想也是,恍然大悟,暗暗记在心里。蓦然回首,铜盆已空,却不见了一禽一畜。心念微转,不由皱眉,连忙商量魏无枝:“那两只畜生跑那边去了,要不魏兄陪我一起去看看,把那两个家伙唤回来?”

    魏无枝双眼发亮,指着容辉笑问:“李兄是想看黄小姐吧,直说嘛……”坐正身子,招呼另一边的张珣:“要不我们去对面敬一杯酒?”张珣喝得眼圈通红,欣然答应,又喊上柳飞絮。五个人相互搀扶,一起去往西厅。

    容辉从前门边走进西厅,见群花怒放,心头一荡。又见猫熊在西厅中,正给众少女打滚翻跟头。雏鸟跟着猫熊转圈,仰头叫唤。一禽一兽,都似喝喝了酒。他不由皱眉,一阵头疼:“别人的灵兽都虎虎生威,这两只畜生,丢人呐……”沉声低喝:“给我过来!”

    猫熊吓了一跳,一个跟头没翻好,倒在地上,看见容辉,一阵哆嗦,爬起来就跑。雏鸟反应过来,扑腾双翅,窜上熊背,连声催促,直斗得群淑大笑:“看呐,这就是李真人的座下灵兽!”“想他也是个风趣的人!”“你看这熊,多通人性,等哪天下了崽,我们也去讨一只?”……

    “跑?”容辉一阵头疼,皱鼻轻哼,神念转空。猫熊喝酒不少,跌跌撞撞,眼见身前荡开一股波纹,收势不急,一头钻入。

    群淑愕然,随后反应过来,纷纷招呼:“澄溪元君,你的道侣来找你了!”“还不去敬一杯酒?”“瞎说什么?李师兄,还不来给你的道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