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70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70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我要是你,就不会这么高兴!”碧霞嗤之以鼻:“现在,可比你们约定的时间晚了三天。照你们先前的计划,那位恒山弟子应该到了‘呼伦湖’畔,并且传回了那批军械的方位和路线。而你现在的情况,自身难保,还有心思去想别人!”字字珠玑,压得容辉面沉如水。

    “好吧,好吧,你说得对!”容辉感受到体内“太阳期”功力,商量碧霞:“‘不尔罕山’附近,还有二十天开春,我休息半个月,还有时间赶过去。当务之急,是找到那条河道布阵,走吧!”纵身窜出,化作一道清影,直往北去。

    南坡陡峭,冰雪初融。北玻和缓,矮曲林绵延百里。朝阳当前,容辉飞出丛林,凭高远望,在天际边发现一片蓝冰。飞到近前,果是河道,于是商量碧霞:“当初我们决定在阴山峡谷中设伏,可我们一路过来,发现山中巡防极紧,显然行不通。”指向林边河道,正色询问:“在这里布阵,怎么样?”

    “树木固土,雪水来后,不会形成沼泽。路也是现成的,适合过大队物资。”碧霞凝神四顾,又见北方草色凌乱,点头赞同:“如果我压辎重,也会走这条路。不过阴山山脉如此之广,像这种冰雪冲出的河道,绝不止一条。最后却必然汇聚成一条河道,流入一处咸水湖,不妨让另两路人在东西其它支流配合。毕竟是秘密行事,他们也不会直走一条道路。”

    容辉点头赞同,翻手取出“灵犀珠”,传入讯息后,再不犹豫。飘然落地,抬手轻挥。锈风荡过,现出一堆石桩。灵光闪闪,五颜六色。正是大阵基柱。按阵图凝神定位,亲自布置。

    他忙活半日,将阵基一一钉入地下。最后取出阵盘,飞到道河道中心,慎重埋入。抬起头来,已是正午时分,长长抒出口气:“下面,就是守株待兔了!”

    碧霞站在岸上,摇头微笑:“你还是抓紧时间,恢复功力吧!”转身走进树林。容辉也知眼下一寸光阴一寸金,从善如流。走进树林,挥手布下一道结界,放出火鸟兜风。取出一粒“培元丹”服下,轻扬下摆,盘膝坐定,开始打坐练气。

    九百万斤上茶被烧,“踏天”修士身死。消息传到前线,牧族小王子震怒,命令青城骑兵,全力追缴。青城大营派出三个骑兵纵队,由萨满主阵,直追车队。

    运俘车队中众修士受容辉鼓舞,紧守阵位,奋力突围。大同守军接到求援,全线出击。草原各部,亦派兵阻截。双方各无准备,临时遭遇,接上手即打得难舍难分。

    牧族骑兵,雄霸草原。大同守备,甲于天下。双方持续增兵,或追或堵,或围或剿。拦截包抄,围点打援,各投入兵力数十万,在青城至大同之间,里三层外三层,进一步生,退一步死。求生路上,只能以命相搏。运俘车队终被挡在大同五万里外,一场会战就此展开。

    九边重镇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银川大战,一触即发。西起宁夏,东至蓟州,百余万里,皆有战事。战损伤亡的奏报,催粮求援的题本,纸片般飞进兵部大堂。

    大战一起,天下震动。南指急剧下挫,金价直往上涨。帝君莫名其妙,只好趁春江水涨,命南京户部在江南调粮,请各大仙派出修士助战,催各大商行捐粮捐饷。

    时至三月,南风北渡,降下一场春雨。清晨时分,大雨倾盆。容辉穿了身蜀锦深衣,趴伏在地,悄声询问:“这哪有什么山呐……”

    碧霞在青丝襦裙外披了条蜀锦斗篷,趴在容辉身边,悄声告诫:“望山跑死马,你趴着的地方就是了……他们人呢,怎么一个都没来……”

    “没听说过‘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’吗……”容辉硬着头皮,悄声辩解:“这片山坡太缓,差个千八百里也正常。趁着大雨,我们翻过这座山看看……”抬起头见两座坡头皆有哨塔碉楼,于是双手撑地,轻轻一摁。身在草石之间,贴地滑出,直奔山坡上一片缓谷。

    碧霞暗皱眉头:“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,居然会跟这个家伙到这里来……”腹诽一通,暗运神功,变化形容。依样画葫,随后跟上。

    容辉绕过山谷,往下飞出一阵,忽见烟雨中灰影斑驳,连忙停下,凝神细看,竟是一片穹顶大帐。帐外设栏,圈着羊群马匹。谷中草木斑驳,溪流蜿蜒,正是一片营区。待看清形势,低声询问:“你看,这是不是‘斡难河’源,就是我们说的‘黑水’。”

    “百溪汇河,听说过只有一个源头的河吗?”碧霞趴伏在侧,低声解释:“就算是,也只是‘黑水’源头之一。”

    容辉忽听雨水中传来一声犬吠,心头微凛,压低声音嘱咐:“不好,快跑……”转过身缓缓后退。

    “为什么……”碧霞沉声询问:“它没发现我们……”

    “现在起的是南风,这是上风口。等雨一停,它就会发现我们的。这种狗,我在金城战场上见蛮子用过,连凝血闭气装死的人,都能闻出来……”容辉压低声音:“再说,谁让你擦香的,它闻不到才怪……”趴伏在你,蹑手蹑脚,缓缓后退。

    “我哪有……”碧霞羞红了脸,蹙眉轻嗔,只好转身跟上。

    两人敛气收息,退到谷外。待绕到北面坡上,大雨已停,升起了一层浓雾。容辉趴在坡下石间,听见羊鸣马嘶,伴着招呼声自谷中传来,更觉得山谷宁静。心有所感,传音碧霞:“真是好地方好,要是我们也能找片这样的山谷,养一群牛羊,那多好啊……”

    “滚……”话没说完,碧霞蹙眉喝止,又传音询问:“是这条山谷吗,他们人呢……”

    “张珣跟在他们后面,说就是这条河……”容辉传音解释:“别慌,萧采薇和魏无枝在我们东边二十里外,柳飞絮和田萌躲在西边山坡后。他们说了,‘不尔罕山’附近,也只有这片营地最大。十有**,就是这里……”忽觉微风拂来,颈上渐暖,连忙传音:“不好,起风了,要出太阳了,我们快下去……”说着双手在地上一撑,身似清风,贴地滑出。

    风起云飞,日出雾散,显出山谷全貌。小溪在北坡下流淌,再往上是一片石滩。谷地中央一座金顶大帐,四周围着八座小帐,再往外是百丈空地。空地外围着圈弧顶圆帐,绵延数里。

    帐下男子,身穿“拽撒”,头戴罩帽,正骑着马驱赶羊群。众女子头戴羽冠,均在长衫外罩半臂坎肩。五颜六色,花枝招展,正忙拂下帐顶水渍,提着桶着往溪边打水。少年们骑上马结伴而去,商人们拿出货物,聚到广场边上摆开。纷繁中更多一份淳朴,热闹下还有几分喜庆。

    中午时分,大地轻颤,谷口走进一列骑士,手扶弯刀,顶盔冠甲,缓缓驶入。众人察觉,精神振奋,欣然围观。容辉换了套羊绒“拽撒”,戴了一顶羊绒罩帽,作草原商人装扮,和碧霞混进人群观看。只见谷口棕熊拉车,武士压阵,缓缓驶入。

    熊身高达丈许,体长两丈,身罩鞍辔,小山般在前爬行。身后黑箱,两丈宽高,七、八丈长,底下垫着雪橇,缓缓驶入。车上青年,身穿黑衣,腰佩长刃,手持长缰,笔挺如松,正是东瀛武士。

    熊车一辆接一辆驶进山谷,在广场上一共停了一百零八辆。每辆车旁,均站这三、五个黑衣武士。容辉叹为观止,又见金顶大帐中走出一队侍女,或牵羊,火烧水,或起锅,或在帐外生火……顿知正主来了,这是要烤羊待客,当即传音碧霞:“这个样子,我们怎么动手……”游目四顾,忽见众武士中走出四人,当先一个中年身穿麻衣鹤氅,脚踏白袜木屐。他左手边跟着个黑衣青年,右手边站着个赤膊胖子。胖子肩上,还坐着个紫衫丫头。认出四人,一颗心直往下沉:“他……他们怎么来了……”

    他看向中年,中年随即投来目光,微微一怔,大笑起来:“这真是‘他乡遇故知’,可喜可贺!李真人,别来无恙?”一语出口,群情激奋,齐刷刷看向容辉。

    容辉被人当众揪出,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,沉声大喝:“走—”纵身腾起,双手在身前一绕,向下挥出。袖风卷过,风云色变,显出一簇黑球,冰雹般直砸广场。

    老者轻哼,车前众武士齐齐甩手,“嗖嗖嗖……”飞镖激射,直打黑球。黑球受击,轰然爆炸。气浪所及,其余黑球乱窜,或飞入人群,或飞上广场。随后爆炸,人仰马翻,惨叫声响成一片。

第六十一章 鞭长莫及

    容辉趁乱,转身欲走,只见骄阳下刀光闪烁。金铁铿锵,“呛啷啷啷……”,上千柄弯刀出鞘,不由吓了一跳。急中生智,左手指天,凝神大喝:“神兵列位—”右手一掌“节节争锋”,直击中年身边的车厢。

    坡上众骑士见奇变陡生,齐齐抽出马刀。气劲将出未出,只觉一颗心被揪出了胸腔。头脑发蒙,不及多想,顺势挥出一刀。霎时间气劲奔腾,如浪如潮。

    车前棕熊低吼,绒毛直立,纵身窜逃。身形乍动,既被尸解当场。气劲所及,众武士腾空闪避。黑箱剧颤,轰然崩溃。厢中七十二枚巨龙竹飞箭,亦是一击即爆。威能所及,山谷鸣响,气浪排空,“轰隆隆”震天撼地。

    这一车飞箭俱由寒冰法力填充,蓦然爆开,寒风横扫,大地冻结。熊车凝冰,翻滚相撞,崩溃成渣。车中飞箭散出,遇冷即凝。呼吸之间,上千枚飞箭散了一地。

    “刺啦啦”寒冰铺开,呼吸间波及百丈。寒风不止,继续向外席卷。车边众武士心知厉害,骇然之余,纵身上窜。草原人不知所措,争相奔逃。稍慢者脚底凝冰,寒气蔓延,呼吸间没至头顶,被冻成了一尊冰雕。横空夺路的被寒风卷中,眨眼间被冻结成冰。落到地上,摔成了冰块。

    容辉身在半空,被冰风波及,只觉心肺皆寒,热血凝滞。只好传念众人:“分头走—”面罩寒霜,以神化劲,身似纸鸢,乘风而起。碧霞紧随其后,踉跄飞逃。

    东坡上龙吟冲霄,萧采薇右手持箫,化作一道青虹,乘势而起。魏无右手结印,左手虚张。拍出一掌,再不多看,直往东去。这一掌,势如百川灌河。掌势过处,灵力激荡,凝聚成一只三丈巨掌。正是华山绝学,“华岳仙掌”。

    掌印从坡上滑下,锋芒过处,帷帐外荡开一道结界,一胀一缩,随即崩溃,恰似摧枯拉朽。巨掌如洪,呼吸间掀翻百座弧顶大帐,在广场边撞上寒气,轰然爆炸。罡风横扫,人仰马翻。威能所及,灵光崩溃,上百人身形巨震,七窍流血,仰头就倒。

    西面破上,柳飞絮抽出长剑,左手结印,右手剑直指苍穹。一剑出匣,风云聚汇。剑锋所引,白云凝成巨山,“隆隆”压下。威能到处,谷中人如负千斤。猝不及防,身形一滞,又被寒风卷中。

    云山受寒,呼吸间凝结成冰,巨石般直往下落。山势到处,金帐光芒大放,颤巍巍托出了冰山。灵力相激,威能扩散,剩余熊车纷纷崩溃。“飞箭”滚落,凝结成冰,散了一地。

    锋芒过后,山谷中灵光大放,窜起一众萨满,三五成群,分扑六人。柳飞絮不敢耽搁,忙收剑诀,拉上身边田萌,化作一道金虹,乘风而起,直往西去。

    冰山失了道境主持,被帐顶灵光一激,寸寸龟裂,散作冰块落下。谷中萨满被冰雹阻拦,身形微滞,眼见六人逃远,直气得瞪眼大骂:“‘长生天’是不会饶恕你们的!”“抓住他们,抽魂炼魄!”“让‘长生天’的愤怒吞噬他们!”……

    大草原上,容辉背负双手,鼓足灵力,嵌入空间遁逃。一息两里,无声无息。碧霞化身白虹,跟随一旁,传音询问:“这一路下去,有上百个部落。我们这样逃跑,只有死路一条。怎么办,你们之前没商量好吗?”

    “我也没打算动手!”容辉一阵头疼,传音抱怨:“谁知道那个东瀛‘国士长’到这里来了……”正说话间,忽觉背脊生寒,凉透心肺,不由一阵哆嗦。回头只见天边追来一个白衣中年,足踏雪羽巨雕,手持长鞭,随手一抽,身形直往前窜。连抽几下,已赶至百丈开外。

    他自忖跑不过那御雕中年,深深呼吸,毅然决断:“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,你走……”转过身收回意念,左手轻挥,右手一掌推出。

    身形停处,掌势如虹。百丈内风云聚汇,凝成一股洪流,眨眼朴至中年身前。中年皱鼻轻哼,抬手前挥。长鞭飞卷,气劲相激。“呛啷啷”如一道惊雷,响彻云霄。

    反震所及,雪雕哀鸣,展翅倒飞。容辉也觉胸口发麻,当下以神化劲,倒射卸力。身似嵌在空中,所过处气流激荡,化作一道滚雷,退出百丈方止。

    他吐出一口浊气,暗暗叹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