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7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7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隼祝顺霭僬煞街埂

    他吐出一口浊气,暗暗叹服:“好法宝!”神有所感,碧霞已停在远处,不由着急:“你走啊……”只见白衣中年踏鹰飞退,反手一鞭。鞭梢破风,“啪—”,又似一道惊雷。气劲激荡,他身形顿止,更加骇然:“好一招顺势卸力。”抬手轻挥,枪锋划弧,百丈内风起云涌,随枪而动。

    中年提鞭,轻跺雕背,纵身腾起。人在半空,一鞭挞下。鞭梢裂风,“呼啦啦”势挟万钧。雪雕嘶鸣,振翅飞出,直往前扑。一人一雕,夹击之势顿成。

    容辉身在半空,弓步转身,斜挑神枪。气随枪走,刚刚挂上鞭梢,只觉其势如洪,阻无可阻。非但不能建功,反被他气势所慑,身形一滞,只好鼓足全力,向旁卸力。

    里许间灵气燥动,齐奔枪锋。长鞭挞下,被气场所阻。势如流星,火光大放,轰隆震动。容辉向旁牵引不成,反被震得气血激荡。吐出一口浊气,横下心挺枪招架。

    火灵汇聚,枪锋如墨,自一点散至十丈,迎上鞭下流火。一时间黑白分明,恰似昼夜同空。反震所至,枪杆激颤。容辉鼓足全力,仍把持不住。一时间面如烙铁,体似筛糠。以神化劲,气血奔腾,齐从毛孔散出。

    他奋力抗衡,忽听一声雕鸣,自背后袭来,却苦于抽身不得。横下心嘶声大喊:“火鸟!”话音未落,凤鸣冲霄。火凤凭空窜出,轻振双翅,直扑雪雕。身形到处,振翅扬起,火翎横扫。

    雪雕轻鸣,侧翼回翔。爪似冰锋,仰身迎上。冰火相激,雪雕踉跄衰落。火凤抢至高处,俯身扑下,自后方直啄雕背。雪雕惊嘶,猛振双翅,化作一道银虹射出。火凤戾鸣,轻振火翼,化作一道流火紧追。一前一后,直入云霄。

    容辉危机暂解,暗暗骇然:“这是什么鞭子……”眼见对方修为不过“太极”圆满,心里一阵懊恼:“若拼本身修为,他不是我对手。再被他抽两鞭,这好不容易夺来的‘太阳期’境界,非崩溃不可。也是我没时间巩固境界,不然仅凭这里许气场,何惧于他……今陷于此,宁折不弯!”深深呼吸,握紧长枪,展开“耀阳折竹”神功,不退反进,奋力争锋。

    他展开修为,能调动百丈内天地灵气。可功力未稳,恰似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中年虽只三十与丈气场,却胜在驾御随心。手持长鞭,气势到处,灵气回卷,当真如臂使指。一个精微,一个磅礴。锋芒过后,竟斗了个不相上下。

    中年也暗暗着急:“此鞭既动,两鞭竟拿此人不下,当真出奇……”轻哼一声,在加三分力道。鞭梢带火,抽上枪锋。黑白间火花绽放,恰似一道霹雳。四周灵气激荡,燃烧起来,化作一轮太阳。

    容辉只觉身前一热,如遭锤击,喉头发甜,喷出一口鲜血。手握长枪,以神化劲,奔雷般倒射而出。身形过处,留下一道血雾。

    鞭在火中,火势如雷,沿长鞭直奔中年。中年只觉鞭柄发烫,连连抖动,仍挣脱不得。心下着急,一股狠劲涌起:“你去死!”盯着容辉,抬手又是一鞭。

    灵火有形无质,可鞭梢到处,火球轻颤,光芒大放,流星般激射而出。容辉身在半空,刚刚站稳身形,眼见长鞭到处,火球陀螺般飞射过来,不由吓了一跳:“这这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鞭子……”忽见清影晃过,“啪—”,一声脆响。碧霞竟窜至鞭下,一把抓住了鞭梢。纤手金光大放,用力一抖。

    容辉眼疾心狠,暗道一声:“机不可失……”不顾身体伤势,纵身窜出。眼见火球扑来,凝神唤出兽甲,直往前冲。鳞甲现形,晶光大放,一头扎入十丈火球。

    火球受激,轰然爆炸,容辉满身是血,抿着嘴乘势冲出,挺枪直刺。中年骇然,沉声喝骂:“滚,滚……”连抖长鞭,劲力到处,碧霞身躯剧颤。身外气劲激荡,爆开一股血雾。

    容辉只觉身子空空荡荡,横下心誓要诛杀此人。流星般窜至碧霞身边,嘶声咆哮:“你去死—”双手凝力,一枪刺出。

    半空上中年骇然,撒开手挥出一道结界,转身就跑。枪锋到处,结界崩溃。“噗—”,一声闷响,中年后脑上多出一个血洞。长枪贯过,血肉横飞。

    容辉混混噩噩,看见血雨中落下一枚宝石扳指,抬手摄过,才松了口气。精神一散,眼前发黑,只觉天旋地转,身形直往下坠。碧霞一把抄住长鞭,顺势围上腰肢。瞥眼见容辉落下,纵身窜出,一把拎住。更不迟疑,施施然踏出一步,破风而去。

第六十二章 围追堵截

    容辉穿了套蜀锦深衣,披头散发,昏昏沉沉。忽觉凉风击面,精神一振,睁开眼只见太阳高悬,光芒万丈。眼睛一酸,瞳孔急缩,侧过头才见青天苍苍,原野茫茫,身下羽毛茸茸,竟躺在雪雕背上。

    他一阵哆嗦,支肘起身,只觉全身酸软,不由骇然。却听一声轻鸣,夹杂着一阵冷笑:“你还是躺着吧!”循声回头,正是碧霞盘坐在身边。一旁火鸟翻飞,颇具欢意。

    心知身已脱险,才松了口气:“我们安全了吗?”深深吐纳,调理内息。待气力少复,翻手取出一只药葫芦,倒出一枚“培元丹”服下。

    他修为已臻太阳,以三重“神体”为基,能将气场散开百丈,当真是旷古烁今。眼下根基浅薄,所缺者正是功力。灵丹入腹,药力化开,只觉神清气爽,赶紧炼化。

    “我们刚跑片刻,他们还没追上来……”碧霞盘膝危坐,随口应承。低下头看了腰间一眼,商量容辉:“这条赶‘山鞭’,我要了,你没意见吧。”

    “赶山鞭?”容辉微愣,睁开眼看见她腰上三圈黄蒙蒙地软鞭,欣然追问:“什么是‘赶山鞭’?”

    “就是以洪荒时,蛟龙筋骨炼制的法宝!”碧霞悠悠叙说:“北冥有鱼,其名曰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这,你总该听说过吧。洪荒巨兽,体型庞大。上古修士欲取它某种特性,便以其相应部位炼制法宝。传至如今,一律称为古宝。”

    她抿嘴微笑,仔细解释:“这条鞭子抽人,人若能承受空间压力,便能飞出三百里远。若拿来抽物,亦是如此。纵是一座山峰,也能抽出三百里。如此,才当得起‘赶山’二字。”

    “这样啊,难怪我招架不住!”容辉恍然大悟,心服口服,又问碧霞:“那你这条鞭子,能赶多大的山?”

    “传说道祖手里有条真正的‘赶山鞭’,是将‘鸿蒙之气’淬入‘真龙’筋骨炼成。一鞭子下去,就算是‘须弥山’,也能抽出‘净琉璃界’。”碧霞微笑解释:“这一条,不过是个仿制品。全力施为,我看也只能抽一块十万钧的巨石。”

    “十万钧,就是三百万斤……”容辉瞠目咂嘴:“啧啧啧……难怪我挡不住它……”觉得是件好宝贝,又舍不得。

    碧霞见他神情扭捏,嘴角微撇,已知其意,郑重告诫:“一是这条鞭子对我有用,二是你还没资格拿这样的的古宝……”

    “没资格?”容辉莫名其妙,心知不是一件小事,索性翻手取出食盒,一边拿出干娘充饥,一边询问:“这话,怎么讲……”拿起一块奶油糕点,缓缓放入嘴中,仔细咀嚼。

    “说你没有资格,是因为你是灵山之主,在‘蜀山’的监视之下。而你修为尚欠,还不配拥有这样的古宝。一旦被人发现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碧霞郑重告诫:“‘踏天三重’,和‘踏天三十重’之间的差距,不是你现在可以想象的。”

    “蜀山?”容辉觉得找到了什么,背脊发凉,一口干粮还没咽下,连忙询问:“世上真有蜀山?”

    碧霞淡然冷笑:“你前年从蜀中回来,它就在天上,你没看见吗?”

    容辉莫名其妙,仔细回想,只记得弘孝十六年入蜀时,已是腊月。空中阴云密布,哪曾细看?略作思忖,不由询问:“就算我没看见,也没听人说过呀!难道世上,还真有悬空山?”

    碧霞不由好笑:“巍巍莽昆仑,蜀山是头。蜀中有建木,青叶紫茎,黑花黄果,立而无影,没听说过吗?还有一条传说,昆仑所在,本是这一界的祖龙。建木,其实是一件法宝。破界而来,恰好钉了龙头,才形成了百万里昆仑山脉。蜀山,就架在建木之巅,是真正的仙境。你以为是个阿猫阿狗,就知道的?修为到了‘踏天’,或是身居高位,自然会知道他们的事,也就你还蒙在鼓里。”

    容辉头一次听说,直惊得目瞪口呆:“真的有这么回事?”

    “谁还骗你。”碧霞略感烦躁,直接嘱咐容辉:“他们是神州大地上真正的修真领袖,当今皇室,四大灵君家族,或多或少和他们有些关系。而七十二仙派,全源于蜀山一脉。能上蜀山的修士,修为至少已臻‘太素’。不到天下存亡之际,他们也不会入世。不过你既修神,在他们眼里便是异端,所以以后你要小心蜀山的人。”

    容辉明白过来:“神州大地有后台,自己只要不翻天覆地,几乎可以无视他们!”略作思忖,又问碧霞:“那像这样的后台,蛮子方面应该也有吧。不然,焉能容他蛮横至今?”

    “有,我们称东部草原为‘罗荒野’,野中有山。牧族高手,全在那里。”碧霞郑重告诫:“还有东瀛‘天领’的‘芙蓉山’,东瀛高手,也在那里修行。其它地方,我还没查到。毕竟‘踏天’以后所需的东西,已不是靠人多势众能获得的。人多活几年,自然都看得开。这种争斗,对他们也就没了意义。”

    容辉觉得有道理,满心感激,郑重担保:“好,我记住了,会小心的。”拿起干娘,继续充饥,吃饱后打坐调息,恢复体能功力。

    大草原上,雪雕展翅南驰,身形一息百丈。容辉调息时忽有所感,凝神睁眼,只见天际边窜来一道黑影,竟是那黑衣少女,正破风赶来,暗道“不好“,站起身说:“这下麻烦了,东瀛人居然也会追来。”沉思片刻,毅然决断:“我们先料理了她!”鼓劲窜出,左手轻挥,右手一掌推出。

    掌势所挟,百丈内风云聚汇,化作一道白虹,直撞少女。这一掌发自百余丈外,势雄劲急,狂暴无匹。少女离掌锋百丈,已被掌中锐气激得热血沸腾。暗道“佩服”,却不敢硬接,右手凭空抽出一柄银蛇短剑,当胸格挡。左手轻挥,在身前布下一道结界。银蛇剑光芒大方,结界愈加凝视。

    劲力到处,结界震颤。“砰—”,一声闷响,如中败革。少女横剑当胸,喷出一口鲜血。身似纸鸢断线,踉跄飞退。进退之间,碧霞纵身窜出,抢到少女身前,抬手一鞭。

    鞭梢到处,少女举剑格挡。金骨相击,火花闪烁,声似霹雳弦惊。银蛇剑光芒大放,裹着少女飞退。直飞天际,一闪消失,再无踪影。

    容辉满心错愕,看着双掌自语:“我功力虽已臻‘太阳’,可他也已达成‘太极’。我见过她出手,何况我现在气血不足,根本使不出全力,不至于呀……”又问碧霞:“她真的已在三百里外?”

    碧霞踏云虚立,面沉如水,蹙眉沉吟:“继续往南,肯定是条死路。我们已逃出‘黑水’万里,不如先找个地方躲起来。”说完潜运神功,收敛气息。

    容辉也觉得只有恢复了功力,才有余地攻守进退,当下点头赞同。瞥见白雕,又问碧霞:“这是你收服的?”

    碧霞摇头微笑,看向火鸟说:“这是它收服的,你可以驾驭。”

    容辉心头一喜,试着放开兽甲。风如波澜当过,二禽一起没入。凭空眺望,看见原处缓坡下有条冰河,寒光粼粼,当即建议:“走,我们躲到那里去。”纵身窜出,一头扎入河水。抬手一掌,在河底轰出一个丈许大坑,钻入后布下一道结界。

    他和碧霞站在坑底,眼见头上浮冰裹着沙石流过,渐渐盖住结界,才松了口气:“这下好了,反正我们丹药够多,躲个三、五年也行。”翻手取出两个三尺蒲团,分给碧霞一个,率先盘膝坐定,闭目调息。

    碧霞见地上湿漉漉地,不由蹙眉。可又怕弄干了被高手发现,只好强忍不适,盘膝坐下,翻手取出一只胆瓶,倒出一颗灵丹服下。端坐一旁,凝神养气。

    容辉有“培元丹”弥补生机元气,又有奶油干娘补充体能,功力一时千里。正宁神调息,忽有所感,睁开眼来,四周漆黑,已是夜半时分。所幸头顶有缕荧光,映出星斗满天。

    他修炼有成,只需些许光亮,便能在黑暗中视物犹如白昼。撇眼见碧霞也睁开眼来,四目相接,均是面沉如水。一起仰头,站起身凝神观看。只见天际边兜兜转转,划来一簇飞虹。两人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