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74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74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彩歉改杆Q嗳干兄床福夷苄薜梅Γ舨荒芏ヌ炝⒌兀;じ改缸谧澹穹切笊蝗纾克拗溃趾我猿频溃俊

    字字铿锵,声声落入容辉心坎。他觉得有道理:“纵是修真高人,也有寿元断绝的一天。纵是逍遥事外,也不过多活几年。只为一己之私,遇事退避,与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?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,大丈夫立身处世,自当推己及人,顶天立地。道经也说,人法地,地法天,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生而为人,自有人伦。得人身而不做人事,又参修何物,行往何处?”心念急转,毅然决断:“张兄说得对,若真有机会,我等自当尽力图之!”想到已有韵姐儿和肚子里那位,更不后悔。

    柳飞絮见田萌命垂一线,心里早已愤怒:“不管因何而生,相聚便是缘。大丈夫踏天行道,却不能保全道侣,又何惜一死!我泰山与东瀛隔海相望,蛮子若破西北,海外众修焉能不犯海禁?真到那时,我泰山亦不能独善其身……”下定决心,点头赞同:“给我三日时间,我必以死相拼!”

    萧采薇见八人中六人答应,自己若再坚持,恐怕要犯众怒。何况别人说得义正言辞,没理由反驳。轻咬嘴唇,犹豫片刻,只好答应:“若真有机会,机不可失,值得一试。可若撘进我们八条性命,还毁不了八百枚‘飞箭’,我看就得好好权衡,孰重孰轻?”

    容辉一时冲动,冷静下来,点头赞同:“萧师妹说得对,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又问张珣:“你们发现了什么?”

    水边石上,张珣略整思绪,郑重叙说:“他们散开以后,我乘乱潜到谷顶看了一眼,那装飞箭的熊车,果然全毁了。这种飞箭,威力极大,受不得半点震荡。蛮子就算再调一百辆兽车来,也只敢在找到我们以后起运。我想,三、五天的时间,还是有的。不过现在突袭,无异于自投罗网。只要我们潜回阴山下布置的大阵,再秘邀其他道友前来助战,仍有机会截下这批军械。”

    萧采薇听要先回去,精神一振,点头赞同:“以逸待劳,避实击虚,我看可行!”其余人听言,相觑点头,就此议定。又觉得洞中安全,不但有水,还有照应。索性一起疗伤,也好轮流照顾田萌。

第六十六章 唯快不破

    众人担心田萌伤势,一直守到第七日。待“七转护心丹”药力散去,只见她面无血色,生机衰弱,气若游丝。总能保住一条性命,能否行转,还是两说,均不由叹气。

    水边石上,容辉见柳飞絮“真元”初聚,还受不得法力震荡,索性劝他:“田师妹身体虚弱,若好好照顾,并非没有机会醒转。柳师兄功力也没复原,不如留在这里。我们引开草原修士后,你们就更加安全了。”说着翻手托出一只药葫芦,慎重嘱咐:“这是一百零八颗‘培元丹’,至少够你们一年之用……”抬手递出。

    柳飞絮缺的就是灵丹,感激莫名,低下头双手接过,连声道谢:“他日大难不死,任凭驱策!”

    一葫芦“培元丹”,值黄金十万两。众人虽不在乎十万两黄金,可也知此时此地,这些“培元丹”意味什么?略作权衡,正欲慷慨解囊,忽见玉光温润,循势只见萧采薇从衣襟下掏出一枚玉佩解下,顿知是见异宝。

    她手托玉佩,正色嘱咐:“这是一块暖阳宝玉,能护心凝神。将她戴在心口,百邪不侵,还能保人神智不失。”说着凑到田萌身边,亲自为她戴上。玉/肌相接,田萌精神微振,气色略有好转。

    张珣见两人有吃有喝,又有了护心宝玉。略作思忖,褪下腕上一串松木手链,递给柳飞絮说:“这一串‘古松珠’,能遮掩人体气息。你戴在手上,就是草原猎狗从洞上过,也闻你们不到。”

    “多谢张兄。”柳飞絮心知大有用处,双手接过,低头道谢。众人又稍作交代,窜出洞时,已是三月半黄昏时分。空中尚有余辉尚存,谷中已是漆黑一片。

    萧采薇和魏无枝伤势初愈,张珣和姬冰功力尽复。容辉也恢复了气血,心知不便动用法力,当下放出雪雕,邀五人暂以灵禽代步。待远离山谷,已至高空。

    他眼见圆月初升,皓光渺渺,万里无云,只好商量众人:“今晚月圆,无遮无拦。这样飞得太慢,迟早被发现。不如分头遁走,在阴山下会和。”

    衡山功法,尤善隐遁,张珣自然乐得扬长避短。萧采薇手持玉箫,美目流盼。自持神通,也满口赞同:“的确分头走最稳妥,万一有事,还能相互接应,那我们就在阴山脚下再会!”说完拉了魏无枝一下,纵身掠出。轻挥右手,玉箫嗡鸣,荡开一道碧光,包裹住她。

    魏无枝随后跟上,两人合力施法,身外荧光化虹,破风疾走。身形飘摇,恰似龙走云端,正是一招“箫使乘龙”。张珣见势,也和容辉告别:“那我们阴山再会!”说着拉上姬冰,纵身窜出。身似朝露,缓缓融入空气。落上地面,只剩两道清影。飘飘荡荡,直往南去。

    容辉见四人身形隐处,神念难查,不由佩服。待他们没入夜色,,又商量碧霞:“那我们也走吧!”也想收敛气息,可功力所及,竟全无效用,不由惊呼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火主升,即发散,很难收敛。而以你现在的功力,就更难了,”碧霞穿着蜀锦襦裙,刚刚恢复形容。支肘托腮,展眉轻笑:“人家早看出了,所以才不愿意和你一起走,你到现在才发现吗?”

    容辉一想也是,不由头疼,黯然长叹:“那就直接走吧……”轻拍雕被,雪雕嘶鸣,振动双翅,化作一道白虹,破风疾走。忽然空气震荡,“轰隆”一声爆鸣。遁速陡增,破风声洞彻四野。

    月下草原,白虹横空,一息两里。风声所及,引得一簇飞虹追赶。可音爆之威,哪是常人所能承受?容辉见一众草原修士以本身修为突破音爆后,均坚持不了片刻。有的驱使法宝追击,亦是鞭长莫及。只有十几个功法大成者,能御宝紧跟,心里才松了口气。

    他站雪雕背上,回头见身后飞虹接天,五光十色,均被自己越甩越远,更加有恃无恐:“什么恒山如行,箫使乘龙。依我看,天下遁术,唯快不破……”

    “你以为能结丹的灵兽,满大街都是吗?”碧霞盘坐在雕背上宁神警戒,听那个家伙又有些飘飘然,不由好笑:“你可当心了,等着灵禽耗尽了‘丹力’,可就得我们自己跑了。我看到时候,你还笑不笑得出来?”

    “等这灵禽耗尽了丹力,这几百人也差不多了。”容辉仰头微笑:“我以一只灵禽,脱疲这上百高手,划算!等他们追到筋疲力尽,谁死谁活,还是两说的事……”直视前方,眼见天际边窜来三道飞虹,势要挡在前面,不由轻哼:“这个速度,就是一颗沙子,也能撞死大象,简直不知死活。”轻跺雕背,雪雕轻鸣,振翅上扬。雕爪凝冰,从当先一道飞虹上划过。

    冰锥断折,虹中人影,分成两瓣散开,一晃没入天际。高速对撞,纵是柔软如水,也要散成水汽,何况血肉之躯?容辉俏立雕背,眼见光虹划来,只觉眼花缭乱,索性闭上眼凝神御禽。

    神若看人,直视灵魂。但遇阻挡,均以神念震慑。雪雕振翅上扬,趁人心神失守,爪下冰锥带过,人影一分两半,血肉横飞。一去万里,概莫能外。

    星辉月下,容辉见灵禽“丹力”将尽,适时提醒碧霞:“接下来,就得靠我们自己了。我看后面那帮孙子,也坚持不了多久了。我们再急飞一阵,应该就能甩开他们。到时候在换个方向。他们想在大草原上找人,无异于/大海捞针。”

    碧霞听言,站起来鼓足气力,纵身窜出,化作一道白虹,飞在三丈开外。容辉双手向前对分,撑开一道结界。气流所激,身子一阵哆嗦。不及细察,凝神转空,遁速只增不减。待恢复平衡,才将灵禽收入兽甲。大草原上,金白双虹并驾,直往南去。

    容辉背负双手,凝神御气。回过头发现身后虹光渐暗,越落越远,不由松了口气。眼见再过万里,就能飞跃如常,更不懈怠。又飞片刻,忽然觉眉心发紧,似被人凝视,一阵心惊肉跳。斜眼瞥向碧霞,见三丈外白虹中人,亦是面沉如水,不由骇然。

    他凝神感应,忽见迎面飞来一人,顿知是个高手,且是敌非友。不及细想,轻挥左手,百丈内赤霞灿烂,恍如一轮朝阳。右掌推出,赤霞凝聚,化作一道金虹射出。

    他知这一掌反震之力不小,右手顺势画一个圈,左手按出,连使一招“虚怀若谷”。凝神转空,汲汲止住身形。金虹到处,只听一声冷笑:“找死—”

    话音未落,容辉如陷沼泽,一道巨浪迎面撞来。胸口如遭锤击,入骨三分,全身空空荡荡。喉头发甜,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,一进即退,倒射而出。不及细想,凝神化劲,身似一道滚雷。

    气劲相激,连炸三响,三响合一,“轰隆隆”震荡开去。星辉月下,大草原上,恍如升起一轮骄阳,光照百里。气劲所及,百丈下大地震颤,陷下一洼圆坑。土石如潮,向外翻滚。

    容辉张开双臂,身似嵌在空中,体外气劲奔腾,滑出里许方停。回过神来,低头只见土浪滚来,直到身下方停。不及多想,深深吐纳,调理内息,只觉气血如沸。凝神疏导,一时间身如烙铁,大汗淋漓,片刻方止。

    他深深呼吸,迎风只见烈焰激荡,化作一道旋风,冲天而起。风眼中赫然站着个白衣青年。英姿飒爽,竟似毫发无伤,不由骇然:“这一掌中的火势,由表及里,贯穿三重。他竟能以风场将这火势搅起,至少身负四重本源……”

    他凝神细看,只见两里外旋风眼中,青年横眉冷目,嘴角微颤,更加笃定。撇见碧霞受威能波及,滑到了身旁百丈开外,顿知不能力敌。又见旋风上火势如盘,未被抵消完全,横下心当机立断:“绕过去!”鼓劲冲出,直奔东南。碧霞点头响应,化作一道长虹,往西南窜出。

    青年看见,斜眼冷笑:“不自量力!”双手互握,向外对分,身体缓缓转动。气随身动,烈焰一分为二,旋转互回,蓦然散开。风推火势,烈焰激荡,化作两道火链。

    一袭容辉后心,一撞碧霞面门。转眼间延伸千丈,将两人隔绝开来,破风横扫。容辉心神巨震,正要鼓劲让开,忽觉清风拂来,如陷沼泽。身形一滞,火浪至背后扫来,只好凝神招架。所幸火势由自己所发,不难破解。凝神化劲,火浪前身似一道奔雷,海中冲浪人般。

    碧霞眼见火势撞来,不及停身,自腰间抽下软鞭,抬手挥出。青年见是冷笑:“呵,小娘皮,腰挺细啊……”

    鞭梢破风伸长,击上火墙。“啪—”,一声炸雷。火势激荡,蓦然爆开。碧霞趁机窜出,化作一道白虹,破风南去。容辉借火势窜至边缘,鼓足气力,纵身窜出。眼见碧霞在前,连忙跟上。

    “呵,这鞭子不错。小娘皮,你想缠着,定要让你缠个够!”青年看着两人去势,斜眼冷笑:“跑?你们跑得了吗?”双手用力一震,火链化翼,恰似垂天之云,“轰隆隆”蓦然崩溃。

    青年乘风窜出,一晃飞出数里,再晃窜至容辉身后。抬手虚斩,风刃脱手,直取后心。

第六十七章 狼居胥山

    容辉飞遁在前,只觉背脊生寒,心涧一阵澎湃:“好快的遁速!”深深呼吸,反手拍出。

    月下飞虹,金光流转。风火相激,“轰隆隆”爆炸开来,化作一道火墙,圆盾般绵延里许。容辉趁火势飞出,心知跑不过他:“只听说水能克火,风自火出。我之神火,岂是区区小风所能克制?”传念碧霞:“你走—”凌空转身,急运心神,左手轻挥,又是一掌“节节争锋”。

    气随身动,如日初生。火势震荡,化作一道金虹,呼啸而出。他掌出不收,只五指张开,凝神按下。中间火墙倾倒,聚成一泓火浪,滚滚排出,正是一掌“金涛烸浪”。火浪在先,飞虹在后,横空疾驰,直撞青年。

    “哼—”青年嗤之以鼻:“以卵击石……”双手对分,向两旁按出。百丈内空气震荡,掀起一道旋风,直冲九霄。风火相激,火浪盘旋,直往上蹿。金虹击上,“轰隆隆”爆炸开来。威能波及里许,火外生风,两道旋风合成一股,光芒万丈。

    大草原上,风火燎天,飞沙走石。容辉凌空虚立,沉着脸看着里许外旋风冲天,不由轻哼:“神火有那么容易吹灭吗?你就慢慢吹吧!”回头见碧霞没走,平生感激,连忙招呼:“他已被我神界罩住,我们走……往北走!”说着取出药葫芦,倒出三颗“培元丹”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