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75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75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蛔撸缴屑ぃφ泻簦骸八驯晃疑窠缯肿。颐亲摺弊撸 彼底湃〕鲆┖钩鋈拧芭嘣ぁ保鐾贩隆I钌钔履桑┝9木⒊宄觯蓖比ァ

    碧霞素知“踏天”高手的厉害,若非对方修炼的是风系功法,就是两人联手拼命,也最多重创对方。眼下出“狼居胥山”不过万里,回去拖东瀛“国士长”下水,的确是个好办法。眼见容辉窜出,更不迟疑,飞身化作白虹,随后跟上。

    容辉背负双手,凭虚御风,全力逃遁。发现速速度越快,风阻越大,索性凝神化劲,以气场导开。大草原上,流星破风,一息四里。白虹紧随,丝毫不慢。

    草原修士只见亮光晃过,先是一愣,待反应过来,里许大的火球已至天边,才听见空气轰鸣。雷声划过,身心皆颤,震耳欲聋,哪里追赶得上?

    “不儿罕山”上自有感应法阵,当“阵法师”发现灵力波动,认定有不明巨/物袭来,容辉已至山前。警报刚刚传出,只见流火划过,哪里拦截得下?又觉大地轻颤,空气震荡。待奔雷划过苍穹,法阵已破,墙倒屋塌,更不提往后方测点传讯。

    容辉身在火中,刚入山脉,忽觉背脊生寒,一阵心惊肉跳。定下心神,循势回头,只见明月下白衣如雪,青年正纵身追来,心里不住发苦:“好快的遁速……”又听碧霞传音,往东北走,去大雪山顶。只道她有妙计,心头一喜,遁速又快三分。

    雪山之巅,圆月高悬。雪线以下,云烟飘渺,横亘万里。白云下群山绵延,正是二十五万里“狼居胥山”。容辉依碧霞嘱咐,向上攀升,冲出云海,横空急掠。眼见雪山在望,心头忽然一跳,只听碧霞惊呼:“闪……”更不迟疑,神念转空,眨眼间平移百丈。眼见烈焰去势不止,轰然爆炸,才知躲过了一劫。

    雪山边日月双悬,金云翻滚。容辉借着光亮,只见山坡上斑斑点点,全是黑衣武士。为首四人,正是“国士长”四人,不由暗暗冷笑:“这下捉奸在床,看你们还有话说?”回过头见白衣人右手当胸,一道风刃斩来。更不迟疑,抬手一掌“节节争锋”迎上。

    金虹横空,风火相击,“轰隆隆”爆炸开来。火光大放,罡风四射,吹开了十里云烟。容辉回头见下方“国士长”等人如临大敌,上百人结成法阵,一起抬手指天。灵力汇聚一点,在空中荡开一道彩霞,不由奇怪,却听碧霞招呼:“进去!”

    他循声只见白虹破风,直奔风火焰心。去势所在,竟也有一道七彩波纹,顿知是空间节点。但见那波纹只盆口大小,哪里能够过人?可见碧霞义无反顾,只好全力跟上。

    碧霞冲入火中,抽出腰间软鞭,抬手抖出。鞭梢破风,直奔焰心。打上彩霞,波纹荡漾,自三尺化作一丈,却黯淡了不少。人随鞭走,一头扎入。

    容辉一见有路,转念想起从前遭遇。去势不停,翻手取出一只药葫芦,双腿猛地一蹬,却听一声冷哼:“你敢—”更不迟疑,鼓起全力,放出兽甲,直奔彩霞。

    身形到处,只见乌光一闪。金铁相击,火花迸射。鳞甲晶光大放,挡住了一柄战斧。斧芒微滞,蓄势斩下。晶光涨缩,鳞甲震颤,寸寸龟裂。斧刃到处,“噗—”,一声闷响,只插后心。

    容辉只觉背后一凉,不由喷出一口鲜血。身形踉跄,一头跌入彩霞。顿觉头晕眼花,身后火烧火燎,却寒透背脊。眼前一黑,再无知觉。

    青年眼见风火消散,彩霞荡漾,随后收拢,直气得汗毛倒立。眼见山坡上两男一女,先后窜入彩霞,不由大喝:“闯我圣山者,死—”凭空虚立,双手向下按出,凝力提起。

    法力所及,狂风大作,卷起千层冰雪。一左一右,直向众黑衣人绞去。国士长面沉如水,皱眉轻哼:“无礼—”抬右足猛踏雪坡,右拳蓦然挥出。顺势窜起,直入彩霞。

    木屐踏地,冰雪飞溅,聚成一只丈许冰拳,呼啸而出。青年看见见冰拳打来,皱眉冷哼,抬手虚斩。冰风相击,拳面寸寸龟裂,乱石般横空飞卷,去势不减,可飞至青年丈许开外,却似被旋风搅起,直上云霄。

    青年腾出手来,见山坡上百余人正抱头鼠窜,更不客气。双手驱使旋风追缴。风挟冰雪,化作道道刃锋,四下狂斩。一时间劲风呼啸,尸首分离,惨叫声如鬼哭狼嚎。

    开春雪融,冰层本不牢固。片刻间连受剧震,忽然崩塌下去,如洪如潮,直冲山谷。冰雪滑落,“轰隆隆”声比雷霆。青年眼见山上人不分死活,一律掩埋,才轻哼一声,飞上山顶,拿出法器传讯。月下谷中,倦鸟惊飞,群兽奔逃。嘶吼惊叫,此起彼伏,半晌才复寂静。

    容辉头脑发蒙,恰似游心太玄,全身空空荡荡。忽觉眼珠发酸,缓缓睁眼。光芒乍现,泪如泉涌,下意识偏头躲避。身子一动,背后如有火烧,痛彻心骨。

    他疼得牙关打颤,反而清醒过来。眯开双眼,自己正趴伏在地。日上谷顶,已是中午时分。身前有棵松树,土地褐红,满是树枝,显然被接了一把,才没从高空摔死。

    他又是庆幸,又是后怕。忽觉脸颊麻痒,一条粉嫩嫩地舌头正从眼前舔过,睁大眼睛,发现肉滚滚身体壮硕,毛茸茸黑白相间,不是猫熊是谁?会心一笑,深深吐纳,只觉撕心裂肺,忍不住一阵颤栗。

    猫熊趴在容辉身边,“哼哼唧唧”,很是同情。容辉凝神感应,发现骨骼无损,只是背后插着样利器,才血流不止,不由庆幸:“还好我炼体有成……”又暗暗发誓:“既然你没打死我,我必报此仇……”一股戾气涌上,咬牙切齿,命令猫熊:“把它抽出来……”语声嘶哑,似地狱来声。

    猫熊头枕双爪,趴下来“哼哼唧唧”,很不情愿。容辉气极而笑:“放心,我死不了……”

    猫熊犹豫片刻,爬到容辉身边。坐起来探抓捏住斧柄,低吼一声,猛地拔起。斧刃离身,鲜血飞溅。容辉痛彻心肺,随着弯起腰惨叫一声,又晕厥过去。

    猫熊见他背上血如泉涌,不知如何是好。“呜呜”哀吼,只好伸舌头去/舔。片刻后火鸟飞回,直接落上熊背。见容辉要死不活,亦是仰头悲鸣。雪雕展翅在空中放哨,听见嘶鸣,也被感染,随声附和。

    碧霞脱险后重新用赤金首饰束了“垂鬟分肖髻”,换了套齐腰襦裙,金死紫纹,罩一条葵瓣短裙。稍作检点,就开始寻找容辉。直至这日中午,忽听雪雕哀鸣,声嘶力竭,直透九霄。不由暗暗惊呼:“若非主人遇难,断不至如此……”眼圈发热,一颗心直往下沉。更不迟疑,循声飞去。

    白虹破风,在山头平掠。他正自焦急,忽见斜刺里窜出一条黑影。爪芒闪烁,黑豹般直窜上天,竟是个黑衣少女。稍有分心,便不及闪避。横下心鼓足气力,全身冷光溶溶,八方风云汇聚,烈焰奔腾。

    冰火相激,“嗤—”,一声急响,白汽飞散,黑衣少女倒射开去。碧霞蹙眉冷叱:“滚—”

    黑衣少女见过碧霞,也从胖子口中得知她有条宝鞭。听见雪雕悲鸣,本想去一探究竟,路上见她不过“少阴期”修为,哪里肯走?当即刺探:“哟,姐姐何必动怒。不知道是谁死了,难道是你那相好,这就急着奔丧?”

    “你找死!”碧霞横眉冷斥,左手轻挥,右手拈指轻弹。风云聚汇,火焰激荡,化作红花绿叶。一闪窜至少女身前,一胀一缩,直没其身。

    神若杀人,直灭灵魂。少女措不及防,只觉烈焰及身,心魂剧颤,连忙展开修为抵御。碧霞横眉冷对,左手从腰间抽出软鞭,凝力抖出。鞭梢到处,只听“啪—”,一声脆响。再不看结果,化身白虹,破风疾走,循声飞出。

第六十八章 火炼真金

    日下谷中,松柏苍翠。碧霞凭虚御风,眼见大白雕在前方山谷上盘旋,顿知容辉就在谷中。飞身过去,只见树下溪边,枝叶断折,赤地斑驳。猫熊正趴伏在血泊中,为容辉舔舐伤口。

    火鸟看见碧霞,悠悠轻鸣,振翅而起。猫熊循势抬头,蓦然人力起来,仰首嘶吼。又趴下来围着容辉打转,熊鼻子嗅来嗅去,“吱吱呜呜”,很是激动。

    碧霞更不迟疑,飞身落到容辉身边,见他血行不足,气若游丝,顿觉不妙。眼见他手中还握着药葫芦,连忙上前夺过。拨开木塞,倒出一颗“培元丹”。握在手中,双手用力一撮,直将药粉撒进伤口。

    生机到处,污血变红,死肉逢生,伤口渐渐合拢。她眼见流血止住,才松了口气。本想喂容辉服下一颗“培元丹”,又怕他虚不受补,反而误事。略作思忖,咬住牙将他横抱起来,放到溪边一块平石上。又扯下他身上衣物,仔细检查,发现肺叶已穿,心肌上有道切口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:“好险……”回头见血泊中有把斧头,抬手摄过,果是一柄投斧。钨钢质地,锋利无匹,还是一件法宝。轻哼一声,抬手掷向坚石。

    金石相击,火花迸射。“叮—”,一声脆响,直末至柄。却传回一声冷笑:“哟,人受了伤,也不用拿斧头出气吧……”正是那黑衣少女。

    碧霞心头微凛,循声只见她坐在个赤膊大汉肩上,一双赤足轻轻晃荡,虽似悠闲,可手上一条金丝银蛇却在吐信,看得人不寒而栗。她心头火起,正视两人,淡然开口:“什么事,说。”上前两步,反手布下一道结界。

    大汉站在溪边十丈开外,少女不答反笑:“灵山真人的夫人,我们都见过,当真是个美人。眼下再见,怎么和姐姐长得不太像啊……”

    碧霞怒火中烧,沉下脸冷冷地问:“我再问你们一次!”说着取下腰间软鞭,左手轻挥,一鞭挞出。灵风回卷,聚成一股烈焰。软鞭过火,烈焰如泓,一晃排至大汉身前,轰然撞上,去势不减。

    大汉力凝山根,鼓劲招架。方一接触,直觉势无可挡,竟是一股空间压力。心头骇然,运气抵御。脚下一松,身形破风,直奔天际。少女坐在大汉肩头,见势不妙,纵身窜下。

    她身形未稳,又听破风声响。循声见鞭梢挞来,更不敢怠慢,抓住蛇尾抖出。银蛇化剑,金骨相击,轰然爆炸。她只觉一股巨力撞来,飞退卸脱,直奔天际。

    碧霞连抽两鞭,眼见两人飞远,脸色微白,心里一阵后怕:“这一鞭只能将两人抽出三百里,要不了一刻钟,他们就能找来。我功力有限,眼下最多还能抽出一鞭,那可如何是好……”连忙取出一枚“培元丹”服下,又入结界去看容辉的伤势。

    溪边石上,猫熊人站起来,双爪搭上石面,观看容辉动静。火鸟站在猫熊头顶,亦是目不转睛。容辉仰身躺在平石上,虽能呼吸自如,肺部却岔了气般,刺痛阵阵。忽然清醒过来,不由一阵哆嗦。缓缓睁眼,看见一禽一兽一人,眼角眉梢,均是笑意,也会心一笑。

    碧霞见容辉醒转,喜上眉梢,连声嗔怪:“你也太不小心!”拿过药葫芦,倒出一颗培元丹,用指甲掐成两半,伸指弹进容辉嘴里,慎重嘱咐:“你好好养伤,这里的事交给我来。”

    说话之间,猫熊伸鼻子凑到陛下手边,舌头一卷,将剩下半枚灵丹带进了嘴里。火鸟看见,厉鸣一声,低下头照熊鼻子上狠狠一啄,展翅飞出。不屑教训之意,兼而有之。

    容辉不由好笑,闭上眼凝神调息。碧霞微怔,回过头仔细观察猫熊,见他凝聚金丹在即,忽然计上心头,微笑询问:“你想吃灵丹,是不是?”说着拿起药葫芦,轻轻摇晃。

    猫熊被火鸟欺负怕了,鼻子剧痛,只好坐下身伸熊掌去柔,听见灵丹撞击,精神一振。看向碧霞,双掌伏地,趴下身以示哀求。碧霞见这家伙颇通人性,索性倒出一粒,抛进猫熊嘴里。见它嚼也不嚼,喜滋滋地吞下,不由腹诽:“那个家伙,养灵兽都不喂吗?”一连倒出三颗,一并喂下。

    猫熊连吃三十余颗培元丹,才打了个饱嗝。懒洋洋地爬到溪边喝过几口清水,精神更加萎靡。又蹒跚着爬到地上挖坑,片刻后将自己埋进坑里,再也不动。

    碧霞见它冲关在即,为它布下一道结界。火鸟有所感应,落到容辉身边,凝神观看。没过片刻,雪雕也展翅飞下,乖乖蹲到了一边。

    山谷上风起云涌,化作万丈祥光,千重瑞霭。灵气化雾,遮天蔽日,在山谷中弥散开来。越聚越浓,越发燥动。猫熊身外,灵火乍燃。烈焰熊熊,自一丈胀至十丈,自十丈胀百丈,势要焚天煮海。

    灵风呼啸,在谷底汇聚,支持灵火燃烧。容辉养伤所在,恰离焰心不远,又有灵风吹拂。只需稍微运气抵御,即无不适。他反应过来,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