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78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78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火鸟不用她来吩咐,投下两只玉蟾,昂首轻鸣,展翅扑下。雪雕依样画葫,紧随其后。二凶禽如入羊群,翅翼扫过,人仰马翻,惨叫怒骂声响成一片。

    碧霞眼见二禽振翅远去,抿嘴轻笑:“作死!”看见雪中四只玉蟾,忙用指甲拎进石槽,坐下身继续戳捣,只盼容辉能撑过这一劫。不然心神被镇,剩下的不过是具行尸走肉。

    山下骑士,没死的嘶声哀嚎,能动的连滚带爬,翻上马直往回跑。稀稀拉拉,呼啸而去。没过片刻,夜空中炸开一簇烟火。远山中火光阑珊,恰似众星环极,齐朝山下汇聚。

    碧霞盘膝坐在容辉身前,眼见再来者不下三百,一颗心直往下沉:“关键时刻,他受不得半点惊扰,这可怎么办……”眼见马匹在坡下止步,嘶鸣不前,顿知他们也受不住禁法威压。握住软鞭,放下心来。

    众骑士三人成伙,两人搭伴,将山头团团围住。山南一百人纵身下马,弯弓搭箭。“呛啷啷”金铁铿锵,为首一个鳞甲大汉手举马刀,趁势高呼:“勇士们,用‘长生天’的怒火,炼化这两个擅闯禁地的罪人!”挥刀虚斩,箭矢齐发。

    碧霞蹙眉轻哼,抖开软鞭,“呼呼呼”划出几十道圈,挡在身前。灵箭入套,“啪啪啪……”接连断折,声似滚油烙饼。忽见寒光一闪,两枚箭头穿过缝隙,直插胸腹,却不及收手,只好鼓足气力承受。

    箭锋射至碧霞身外两寸,如中棉絮。去势顿止,箭杆“嗡嗡”震颤,力尽方落。碧霞只觉胸前撞来一股巨力,身子不由一晃。手上鞭势稍缓,“噗噗噗噗……”,十几箭随后射来,直插衣袍。

    草原骑士用的是穿头大箭,箭锋上均带倒钩。一轮齐射,便有十几枚大箭挂在了金缕衣上。碧霞如遭锤击,凝神化劲,不由一阵踉跄。想到容辉就在身后,只好强压下一口气。待站定身形,只觉喉头发甜。

    她不由骇然:“草原骑士,果然不负征服天下的威名……”眼见东西两翼人马,各举弓矢,对准自己,正猫着腰侧步上山,又见山下骑士挽弓搭箭,心里不住发苦:“一百支箭,我已招架不住。若两百箭齐来,非射死我不可……”正自着急,忽听厉鸣嘶嘶,循声只见火鸟和雪雕展翅扑来,连忙招呼:“别走,在这里守着!”

    夜下山巅,双禽嘶鸣,各投下两只玉蟾。盘旋一圈,顺势落到容辉身边。山下骑士看见,又在号令声中,挽弓射箭。碧霞抖开软鞭,眼见寒光射来,兜头罩出。

    箭矢入套,鞭圈收绞。劈啪声如热锅炒豆,断箭直往下落。雪雕站在容辉东面,翼展不下三丈。猛然煽出,狂风呼啸,灵箭直往下落。火鸟各头稍小,纵身扑出,展翅盘旋。长翎飘舞,如金似铁,亦不放过一枚箭矢。

    石碑震颤,咆哮声响彻云霄。碧霞手舞软鞭,暗道“不好”。稍有分心,箭矢趁隙射入。她措不及防,只好奋力运气。手上微滞,几十枚宽头大箭一并窜来,直插身前心腹。

    金缕衣光芒大方,箭矢击上,恰似雨打芭蕉,“噗噗噗……”连声闷响。碧霞胸口如遭锤砸,霎时间空空荡荡,不由暗叹:“尽力了……”凝神化劲,倒射而出。忽觉背后一暖,竟似跌进了一个臂弯。又温听轻询:“让你受委屈了,还好吗?”

    “我……”碧霞见是容辉,精神一振。千思万绪,纷至沓来。想说什么,又说不出口。

    容辉俯身搂着碧霞,见山下骑士挽弓搭箭,又欲齐射,自知不能逞一时之勇,深吸一口气,毅然决断“我们走!”说着抬起手微曲掌心。

    真气到处,上百枚“雪参玉蟾丸”直入袖中。他眼见火鸟轻鸣,振翅飞起,直上九霄。雪雕纵身扑出,连煽巨翼,扶摇直上。当下横抱住碧霞,纵身跃起,后发先至,踏上雪雕背脊。

    巨雕飞速尚慢,身形直往下冲。容辉坐下身皱眉轻哼,伸手在碧霞胸前一绕一挽,用臂膀夹住几十只宽头大箭,蓦然收紧,急运真气。“嗖嗖嗖……”箭如雨出,惨叫应声传回。

    夜下山中,他凌空踏雕,凝视去路。又听破风声由远及近,不由轻哼:“不知死活!”听声辨位,反手倏出,在箭杆上一按一拨。箭杆打横,不及斜飞出去,已被抄在手中。他以箭作棒,随手拨开余下几十枚箭。只听一阵厉喝:“站住!”“快追”“抓住他们”……呼声越去越远。

    碧霞仰头看着夜空星辰,片刻后才回过神来,吐出一口浊气。坐起身正视容辉,连声追问:“你没事吧,猫熊怎么样?”说着收起软鞭,重新缠回腰间。

    “是它救了我……”容辉闷哼一声,盘膝坐下,沉下脸说:“这种石碑不止一块,一共有九块……”

    “九块?”碧霞微怔,睁大眼睛问:“九块‘镇’字碑,散落在九个不同的地方,天网般封印这这个芥子空间?”

    “不!”容辉摇头苦笑:“只有一块‘镇’碑,其余八块,所含的禁法各不一样。九道禁法却能连成一气,相互生衍。除能同时解开九道禁法,才能把猫熊放出来。我拼尽全力,刚解开碑中‘镇’字符文,立刻出现八道符文,就要把我灭杀当场。幸亏猫熊主动触发碑中禁法,把威能全接了过去,我才能抽回心神……”

    碧霞倒抽一口凉气:“那它……”

    “一顿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,时间久了……”容辉回望来路,摇头轻叹:“九块石碑一定在这超重场中。因为只有如此布置,才不怕被人捣毁。而就快石碑本就是一套空间法宝,只要将人摄进碑中,自然没有不能施展法力的限制。可既在这芥子空间中,自然像的储物法器一样。能进不能出……”

    碧霞边听边想,眸光忽闪,欣然微笑:“我明白了!”略整思绪,缓缓叙说:“‘芥子空间’比‘储物空间’大,所以在‘芥子空间’中的物品只能进‘储物法器’,而不能出。就好比一只碗倒扣在水中,往下嗯容易,提起来就难。按这样的道理,除非毁了这‘狼居胥山界’,否则‘镇界石碑’中的东西,断然不能出来。而‘狼居胥山界’进来困难,却似不难出去。这,就有问题了……”

    容辉听不明白,睁大眼睛问:“什么问题?”

    “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进‘六盘山界’的吗?”容辉仰头望天,微笑解释:“‘芥子空间’,依附于我们的主界面。所以进来,应该是很容易的。而出去,就难得多。就好像猫熊在池边喝水,也能被摄进空间。而要想出去,就必须走灵眼节点。可是现在反过来了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  容辉还不知道什么是空间,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,继续问她:“什么奇怪?”

    “当年汉军以界碑封印,用的是以小博大、倒转乾坤的手法。”碧霞抿嘴微笑:“如果我没猜错,‘界碑’空间中,一定有节点通向‘主界面’,而且薄弱得多。只有这样,‘主界面’才会直接压在‘界碑’上。而界碑,就像九根柱子,硬是把这‘狼居胥山界’和‘主界面’隔了开。所以这‘芥子空间’对外的吸力,一下变成了张力。而‘界碑’要撑在这‘主界面’和‘芥子空间’之间,就得不断吞噬,补充威能。所以我猜,‘界碑’里有出路。如果能解开剩下八道禁法,非但可以出去,还能出这草原腹地。不然,这‘界碑’哪能一放千年?早被人从外面毁了……”

第七十二章 临兵斗者

    夜下空中,容辉自知体虚贫血,气力不足。若走出两千里超重场,不管是遇到东瀛“国士长”,还是碰见草原骑士,必死无疑。而超重场中,不能凝聚法力,反而能凭武学和飞禽周旋。

    他略作权衡,点头赞同:“那事不宜迟,我们就找剩下八块石碑破解。若晚了,恐怕猫熊要被炼化了。”又招呼火鸟:“你天天在外面闲逛,知不知道剩下的石碑在哪?”火鸟轻鸣,展翅斜掠。雪雕呼应,随后跟上。

    今后几日,容辉和碧霞御雕,找到了剩下八块石碑。碑面上果然各有刻字,分别是裂、乾、型、灵、冰、枓、哲、解。日下山巅,“解”字碑前,碧霞喃喃念叨:“灵、冰、枓、哲、解、镇、裂、乾、型……灵冰枓哲,解镇裂乾型……”脑中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:“临兵斗者,皆阵列前行!”

    大太阳下,容辉看着解字石碑,听得直眨眼睛,连忙追问:“什么叫‘灵兵斗者,皆阵列前行’……”

    “这是道家真法,断不外传。恐怕蜀山弟子,会这九道真法的,也会不多!”碧霞双眸璀璨,欣然商量:“一般人来到碑下,只有受制的份,只有修神者能感应到碑上威压。你只要悟透这九道真法,自然能出去。而且对我要做的事情,也极有好处,怎么样?”

    容辉听出味来,微笑反问:“既然有好处,你自己怎么不学?”

    “有些事,你还不懂……”碧霞摇头苦笑:“你既修习火之法则,恰好克那‘镇’字碑,又有‘雪参玉蟾丸’辅助,所以能在一昼夜间,破开禁法。眼下,就从‘灵’字碑开始吧……”

    容辉觉得彼此间已很融洽,见她不说,也不想追问。又想多项本事,总没坏处。颔首答应,抬头招呼火鸟:“我们走!”见二禽窜出,牵住碧霞的手,纵身跃起。后发先至,踏上雕背,破风而去。雪雕紧赶慢赶,黄昏才到。

    雪山之巅,“灵”字碑前,容辉盘膝坐下,服下一粒“雪参玉蟾丸”,气行全身,探出神念,顿如置身火中。热力由心而生,向外发散,似要撕裂身躯。

    他心头一怔:“好猛的药力!”连忙阻隔气息,体内火势不减反增,一时间大汗淋漓。

    容辉强忍不适,忽然反应过来:“不对……这火,不是药力……”发现体内烈焰正是碑中禁法,连忙运气压制。

    夕阳落幕,余辉满天。碧霞坐在一旁,眼见容辉身体剧颤,面如烙铁,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:“这是怎么了?一是死物,一是活人,两者同属火系,不会一开始就如此不堪吧……”目不转睛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    “火,可疏而不可阻。”容辉发现体内火势越来越猛,才反应过来。撤去气场,火势陡曾,全身猛地一颤。五脏六腑,三魂七魄,均似要被炸出体外。

    他头脑发蒙,心底涌起一股戾气:“我就不会发火吗,看是你的火猛,还是我的火旺……”展开修为,却发现自己的火未出即散,不由骇然:“同样是火,你能驱散我,则你为真,我为假,果然是道家真法。”更不服气:“我出神火,倒要看看谁真谁假。我败,则了此一生。你败,则臣服于我!”下定决心,急运神念。

    碧霞心头微凛,身形不由一颤。眼见容辉身上亮起一抹火光。光芒扩至身上,恰似天神降临,一阵心惊肉跳,失声惊呼:“神火?”眼见火光散至三丈,碑顶火鸟惊嘶,振翅飞逃。雪雕全身哆嗦,紧随其后,也只好退开。

    山巅流火,殷红如血。可火势散开,有光无热,有形无质,正是神火。神火烧人,直炼灵魂。波及开时,夜空中也浮现出一抹火光。虽然暗淡,却似浩浩天威,茫茫无际。

    碧霞在“神火”前缓缓后退,眼见灵气回卷,直侵容辉身躯。燃烧起来,誓要驱散“神火”,不由惊呼:“火境之争?”又见神火熊熊,也似要荡开“天火”,一颗心直往下沉:“道之争,退则心死,心亡则忘。进则是你死我活,是故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这……这又是何必……”

    她随神火扩散,缓缓退出百丈,站在半山腰时,已知容辉尽了全力。可见两股烈焰交织,泾渭分明,互不相容,斗了个旗鼓相当,不住腹诽:“这个家伙,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……”又见火鸟正带着在雪雕远处盘旋,连忙呼哧: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去抓玉蟾!”说着从袖中摸出一颗“雪参玉蟾丸”,抬手弹出。

    灵力到处,弹丸激射,直入容辉口腹。他精神微震,身外神火陡涨三分。火鸟看见,欣然会意。悠悠嘶鸣,展翅滑出。雪雕只知附和,随后跟上。

    夕阳落下,星辉迷蒙,弯月如血。碧霞沉着脸在雪坡上寻找雪参,没过片刻,轻鸣阵阵。四只玉蟾,应声落下。“超重场”中,灵力虽极难融合成法力,却不妨单独施展。她眼见救人要紧,便直接以灵力吸出蟾酥,调和雪参。不问多少,直接射进容辉口里。

    容辉展开神火,与碑中禁法争锋。每当被禁法驱散,便要以压力聚拢,抢入身体。每当守稳身心,便要全力驱逐禁法。纵是身法合一,火烧三重。只要稍有缝隙,又会被禁法驱逐。攻守进退,所耗精神气力,自然非同小可。所幸有“雪参玉蟾丸”支持,受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