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79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79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竿琛敝С郑芪刃纳窈螅记鸾ā

    他全力运功,神火由赤红化作橙黄,由橙黄化作青绿,待化作紫火蓝焰,已反客为主,将石碑包裹在了火中。石碑咆哮,流火横空。风起云涌,天地低昂。

    正午时分,碧霞退到了山下溪边。仰望山巅,眼见容辉步步为营,正在和禁法争夺石碑,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:“真火燃烧,绵密无间。你与禁法斗火,也是在锤炼自己。你恐怕还不知道,自己的功力正突飞猛进。只要你将禁法驱逐出百丈气场,大功可成……”

    她喜上眉梢,笑由心生,忽听有人喝斥:“他们在这里!”“杀了他们!”……声音遥遥传来。又听一声尖啸,连忙抽出腰间软鞭,循声只见下游冲来一众骑士,不由暗骂:“阴魂不散!”再不怕他们射箭偷袭。心念急转,忽生一计,缓缓退上山坡。

    立夏时节,山腰下芳草萋萋,山腰上仍有冰雪。众骑士赶马冲到山下,见山坡上火势笼罩,冰雪未融,只道山上的人又在装神弄鬼。更不犹豫,散开来取出宽头大箭,挽弓瞄准容辉。号令声中,鼓劲射出。

    碧霞眼见箭矢射来,赶紧趴下。只听破风声“嗖嗖”划过,心里一阵冷笑。箭矢到处,恰似冰水落进滚油。坡上灵气,蓦然翻滚。神火趁隙猛涨,禁法自一点溃及全面,势如山倒。威能反震,箭矢从中爆炸。气浪横扫,“轰隆隆”直冲山下。

    积雪崩塌,先埋住了碧霞。她扒住山坡,紧守心神,仍觉无数把剃刀自脚底刮到头顶。山下骑士惊呼:“雪崩—”“快跑—”……刚翻上马背,只觉心头一热,如火中烧。呼吸之间,人仰马翻,无不七窍喷血。积雪被气浪推落,滚滚如潮,将之一并掩埋。

    石碑震颤,“灵”字光芒大放。空中流云翻滚,惊雷喝叱,势若天崩。碧霞趴在雪中,紧守心神,仍不免心惊肉跳。她头脑发蒙,恍惚中不知时日,忽听雷鸣止歇,才透出口气。精神一散,只觉眼前发黑,忽听耳边轻询:“你没事吧!”精神一振,心腹发暖。委屈怨怼,纷至沓来。

    火鸟轻鸣,带着雪雕飞回。容辉挥手拂开雪堆,将碧霞横身抱起,运气窜出,凌空踏上雕背,吩咐火鸟:“去‘型’字碑。”盘膝坐下,见碧霞眼神迷茫,脸色惨白,连忙问她: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
    火鸟轻鸣,展翅飞出。碧霞回过神来,身躯微颤,蹙眉轻叱:“放开我!”

    大晴天下,雪雕背上,容辉也没想怎样。见她轻嗔薄怒,羞恼不胜,不由失笑:“不帮你一把,你上的来吗?”从善如流,让她躺下。

    碧霞放松身体,运气吐纳。待理顺内息,已是精疲力竭。坐起身来,见容辉正在打坐,也不打扰。悄悄取下他腰间药葫芦,倒出一枚“培元丹”服下。化开药力,精神一振,才长长呼出口气。

    “怎么会这样!”容辉忽然睁眼,失声惊呼,又问碧霞:“我会的法术……怎么……怎么都不见了……”

    “是么!”碧霞塞好药葫芦,仰望长空,淡然微笑:“想不到你这么快,就达到这个层次了……”

    “哪个层次?”容辉微愣,正色重申:“我刚才内视,发现从前修炼的法术,全不见了。不光是那七十二式灵山绝学,就连那六招‘萧风采菊式’,也不见了!”睁大眼睛问:“怎么,这还是好事吗?”

第七十三章 修炼壁障

    但凡上乘法术,均需修炼者以精、气、神施展。一旦炼会,身体自然记住。日后再用,只需神有所念,精气相随,法术自成。好比游泳,一旦学会,终生不忘。

    容辉自忖没忘,可忽然发现自己不会了。心思转过,恍然大悟,不由冷笑:“好哇,我说你怎么不自己感悟,原来早知道有这一劫……算我倒霉,吃一堑长一智嘛……哼,我认了……”斜眼望天,转过身去。

    “你……”碧霞心头火起,反唇相讥:“自己不懂,不要乱怪人好不好!”

    容辉早知她在算计自己,眼下变本加厉,就差没当面骂自己“傻子”。想到那玉简传承,暗叹一声。仰身躺下,看着天问:“我冤枉你了吗?”

    碧霞沉下脸问:“你不相信我!”

    容辉目不斜视,悠然反问:“你可信吗?”

    碧霞轻哼一声,随口应承:“你可以杀了我,反正我现在打不过你……”

    “杀你……”容辉微愣,撇嘴冷笑:“我受了你的玉简中的禁法,还对你出手……我,真有那么傻吗?”

    碧霞抿住嘴深深呼吸,凝视天际,沉下脸说:“你,一直都不相信我。”

    容辉心里发寒,放松身体,抱着头实话实说:“我很庆幸!”

    碧霞目不转睛,继续询问:“我,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吗?”

    容辉不答反笑:“纵然是一条狗,它会相信用铁链拴住自己的人吗?”火鸟听言,悠悠轻鸣,很是赞同。

    “我……”碧霞哑口无言,蹙眉轻哼,冷冷地说:“《神道经》的玉简,是你自己选的。我,没有逼你。”略作思忖,毅然决断:“那简中禁法,只会阻止传承者对授业者出手。你若不喜欢,等有机会,我可以为你解开。”

    “不用!”容辉断然拒绝,自说自话:“我听说昔年有个强者横扫天下,自称仙帝。收缴天下法宝,铸成十二个金人。可他一死,据说连祖坟都被人刨了。传说中‘一代天骄’的‘凝血神枪’,不也落到了我手上吗……”

    碧霞摇头轻叹:“随你。”轻咬贝齿;沉声告诫:“但是这件事,我必须先说清楚。你碰到的,是真正的‘修炼障’。”不待回答,仔细解释:“当修为到了火候,功法间就会相互排斥,此消彼长。你修炼的是‘火’系法则,‘萧风采菊式’属金系法则。火本克金,所以会化解你的金系功法。修神者逆天,修道者顺天,两者背道而驰。只要一方炼到火候,自然会抵销另一方的功法。”

    容辉恍然大悟,方知自己错怪了碧霞,心里满不是滋味。坐起身仔细一想,又觉得自己没错。未免尴尬,只好追问:“是真的吗?”

    碧霞回过头正视容辉,见他左顾右盼,顿知其意。也不点破,继续解释:“你炼的是‘火’系法则,眼下只能兼顾‘土’、‘木’两系功法。再往后,连这两系功法也难相容。而最大的‘修炼障’,就是功法本身。”

    她略整思绪,郑重告诫:“修炼旨在阐明,为立。功法旨在截取,为破。许多秘术,都要以献祭寿元为代价,就是这个道理。修为越是高深,越容易被功法反噬,而走火入魔。所以,世间高人不多,更不愿意随便出手。”

    容辉一想,觉得应该如此:“否则打起仗来,来几个‘踏天’老怪就够了,还要我们干什么?”暗暗记住,又问碧霞:“那我这修炼障,怎么突破?”

    碧霞摇头苦笑:“每个人突破‘修炼障’的方法都不相同,也没有绝对的方法,各凭机缘罢了……”主动提醒:“你既然触摸到了‘修炼障壁’,就得知道一些事情。你身负三重本元,就只能修习三套不相抵触的功法。不然此消彼长,既难精进,还容易走火入魔。我也是因为有此限制,才不能参悟这‘九字真言’。当时不告诉你,是不想你心有顾忌。”

    “三套?”容辉已有感觉,满心愧疚,连忙接茬:“十招‘耀阳折竹’算一套,我气血中行转的两道‘火灵’,也算一套。‘凝血神枪’不在五行之列,其它小法术根本不算功法,倒不受‘修炼障’限制。”打定主意,闷哼一声,正视碧霞询问:“那我现在,刚好还能学那套‘九字真法’,不会有危险吧!”

    碧霞不由腹诽:“喝凉水还塞牙呢!”淡然额首:“总之,一般修士‘踏天’以后,才会遇到‘修炼壁障’。你虽只‘太阳’修为,可身负三重本源。遇到修炼壁障,也不稀奇。像那东瀛‘国士长’,多半是散了功重修来的。许多人就以这种方法冲破‘壁障’,可能冲出去多远,是否值当,还得看各人造化。你所遇的‘修炼障’,还只排斥异系功法,应该还远没到危及性命的层次。”

    容辉听她说得合情合理,心里松了口气。趁还没到“型”字石碑,盘膝坐定,从腰间葫芦里倒出一粒“培元丹”服下。闭目运气,功力到处,恰似长鲸吸水。药力消融,沿经络直入丹田。

    他破开“镇”字碑后,功力已有精进。又和“灵”字碑禁法斗火,到取胜时,功力之绵密,实已登峰造极。眼下全力炼化一枚“培元丹”,也只在片刻之间。气力自然大受滋补,生机却不甚增长。

    容辉微怔,只道刚才那粒灵丹有假。又服一粒,炼化开来,仍是一般,不由失声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睁开眼见碧霞正望着自己,连忙解释:“我连服两粒‘培元丹’,可只补充了气力。生机,完全吸纳不了……”

    “是吗?”碧霞暗道“不妙”,连忙拿过葫芦,倒出一颗端瞧,见的确是上等货色,又拉过容辉的手腕把脉。寸关尺三部脉皆有气无力,也是体虚贫血之状,正缺生气,断不至断不至不能吸纳“培元丹”。

    她忽然想到一个可能,收回手正视容辉,缓缓叙说:“我想,你的‘修炼障’没那么简单。‘木’主生发,‘火’主升散。你的功力太深厚,而且遍及全身,已经影响到身体摄取生机……”

    容辉顺着她的话往下想:“我若不能摄取生机,燃烧的就是自己。等到不可收拾,非把自己烧成一堆焦炭不可……”心头一拧,正视碧霞询问:“这,算不算功法反噬?”

    四目相接,碧霞移开目光,摇头轻叹:“是我要你参悟这‘九字真言’的,对不起……”试探着说:“你宁神调息一段时间,等气血平静下来,再服‘培元丹’试试。如果还不行,说不得真得散功……”

    容辉盘坐雕背上闷哼一声,想也只有这个办法。当即眼观鼻,鼻观心,心存冥想。待雪雕落到“型”字碑前,正当黄昏时分。打坐半日,已是灵台澄澈,心平气和。跨下雕背,在北前盘膝坐定,又取出一枚“培元丹”服下。待药力自行化开,只觉心旷神怡,精神一振。

    他调理好气息,睁开眼只见夜色茫茫,弯月如钩。双禽已不知去向,碧霞正坐在一旁捣药。心头一暖,微笑招呼:“我要开始了!”深吸一口气,闭上双眼,探出神念。

    火能逼出体内隐毒,蟾酥有解毒神效。两者相互配合,当真能涤荡污垢。容辉以火为基,一面破解“界碑”,一面排出毒素。待解开最后一座“乾”字碑,已是六月中旬。

    大太阳下,碧霞站在谷中,眼见云消雾散,不由喜上眉梢。忽然发现山上青年已休得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。男人的潇洒,女人的细腻,兼而有之,心涧微荡,欣然问候:“怎么样了!”快步迎上

    容辉腰围紫金缎带,头戴束发竹冠,穿一身蜀锦深衣,只觉神清气爽。见碧霞眸光璀璨,从所未见,连忙招手应承:“把毒气排出去后,舒坦多了。这下所需的生机少了,体质也强得多,算暂时突破了那个‘修炼障’吧。不过等功力更进一层,就难说了。九字真法’已被我掌握,猫熊虽在碑中,暂时没有危险。”

    他说话间听见一声轻鸣,抬头看见云下山间,火鸟带着雪雕飞回。未免尴尬,朗声招呼:“‘我们走,也去看看小东洋到底在干什么?新帐旧账,也该一并算算!”走到碧霞身边,牵起她的左手,传出一股真气,纵身跃起。

    青山之间,夏日当前,雪雕嘶鸣,展翅滑过,正好托住两人,振翅飞出。火鸟悠悠轻鸣,围着容辉绕了一圈。侧翼斜掠,当先带路。碧霞坐在雪雕背上,看着容辉,微笑询问:“九字真法,你真的都学会了吗?”很是在意。

    容辉觉得她关心的不仅仅是那“九字真法”,一时间满心异样。未免尴尬,只好看向天边,仔细叙说:“我以‘火’之法则为基础,力尽之后,可以用‘型’字诀困敌,再用‘镇’字诀锁敌,接着用‘冰’字诀破敌,最后收其生气。‘哲’字诀旨在明心见性,‘解’字诀旨在剖析法则。‘乾’字诀旨在开创空间,‘裂’字诀恰恰相,旨在破开空间。九字真言,果然博大精深。依我现在的修为,一次也只能划出两道符文。”

第七十四章 护陵甲士

    雪雕振翅,一息三丈。待飞出“超重气场”,已是翌日清晨。悠悠轻鸣,鼓足气力,双翅轻振,飞速陡增,直奔“狼居胥山”。雪雕上已被结界护住,容辉坐在碧霞背后,又见日出东北,不又轻叹:“这里的骑兵越来越多,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。再不出去,真被人瓮中捉鳖……”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