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8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8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ぃ淙徽鸬础Qㄎ唬易阍谇垢松厦偷匾惶ぃ枇μ诳眨辉臼伞G狗嫦轮福辈迦氲亍

    他升上半空,眼见一列骑士自脚下冲过,呼吸间奔到金甲骑士马前停下,不由暗道“侥幸”。又见骑兵掉头,势要再冲,也不及落下。左手掐诀,右手并指,凝力带起。

    缓坡上“神枪”轻鸣,破土飞出。容辉一把抓住,转过身又听大地轰鸣,更不迟疑。鼓足气力,直往山下飞奔。眼见双禽振翅跟来,待逃出禁飞区,纵身窜起,踏上雕背,才松了出口气,吩咐火鸟:“先离开这里再说!”

    日下山边,雪雕振翅,一息百丈。雪雕背上,容辉放碧霞躺好,凝神回顾,发现骑士果然追到“禁飞区”前即止,略作思量,心生一计。他一阵冷笑,又在腰间药葫芦里取出一枚“培元丹”,喂碧霞服下。见她气色微和,连忙询问:“你怎么样了!”

    “我需要休养……那金甲尸魃果然厉害,似乎连东瀛的‘国士长’,也不愿和其争锋。”碧霞摇头自嘲:“的确是我大意了,只是没想到,‘国士长’他们果然来了这里……”

    “哼!”容辉嗤之以鼻,皱眉冷笑:“他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!”略作权衡,正视雪雕吩咐:“我们回去!”

    片刻之间,双禽已飞出数里。火鸟听要折转,很是不忿,厉鸣两声,还是侧翼回翔。雪雕附和,随后跟上。容辉也拿不定主意,主动向碧霞解释:“现在,那金甲尸魃多半去追‘国士长’他们了。我们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跟他来个反客为主。你虽有伤,我背着你就是……”深深呼吸,凝视碧霞,郑重保证:“只要我还有口气,就不让你受一丝伤害。”

    四目相接,碧霞眼底爆出一缕精光。仰面朝天,心涧微颤,连忙侧过头去。凝视天际,嘀嘀应承:“好……”说话之间,又回到了“禁飞区”外。

    容辉再不迟疑,正色提醒:“你趴稳了!”展开法力,背起碧霞,纵身窜出。双禽轻鸣,展翅相随。

    大太阳下,他凭虚御风,飘飘然掠上缓坡。双足沾地,随即展开身法,直冲面前大山。身形刚动,又听鼓号争鸣,应声迎来一列骑士。轻哼一声,左手结印,右手并指如刀,飞奔中向前指出。

    空气如澜,浮出“凝血神枪”。枪杆轻振,呼啸刺出。日下山前。容辉身随枪走,眼见骑士亮刀,气劲扫来,便以一掌“素面朝天”迎上。碧霞心慌意乱,睁大眼凝神警戒。心慌莫名,双腿不由夹/紧。

    百丈内灵气激荡,化作滚滚洪流。气劲相击,冲锋受遏。容辉趁机潜运心法,凝神低喝:“型—”双掌向下拍出。

    土,主平衡。气劲相击,势钧力敌,只在刹那之间,恰被容辉抓住。他后发先至,夺回神枪,一晃窜出十丈。双足沾地,方听对撞声轰隆震耳。避过了锋芒,又觉大地震颤。眼见一列骑士排来,又抛出“神枪”。

    他左手结印,右手并指如刀,眨眼间连点两下。神枪顺势冲出,枪杆轻颤,一分为二,点在一匹棕马膝上,正是一招“画龙点睛”。枪锋到处,“噗噗”两声闷响,爆出一团黑气。棕马双膝打弯,连马带人,低头栽倒。

    容辉身随枪走,纵声窜起。脚背带上枪杆,顺势一捞。神枪轻振,凌空旋转,随后飞出。一人一枪,呼吸间掠过倒地骑士,一起飞奔上山。

    碧霞趴在容辉肩头,一颗心早提到了嗓子眼。待他双足落地,才长长透出口气,蹙眉嗔怪:“你这个家伙,就不能正常一点吗?显摆给谁看似的……”

    日下山边,双方背道而驰,呼吸间已隔开百丈。容辉背着碧霞,展开身法,冲上山下台地,忽见帐前甲胄辉煌,成群结队,恍如东风下长河落日,波光粼粼。百丈之内,山下帐前下,竟全是尸兵。

    林林总总,不下五百,直惊他得目瞪口呆:“刚才在空中所见,哪是什么炊烟,分明是阵阵尸气……”觉得腰上发紧,顿知碧霞也怕,连忙安慰:“一群活死人罢了,连僵尸都算不上。”

    话音未落,腰刀出鞘。刀光闪烁,金铁铿锵,“呛啷啷”,响成一片。容辉心涧不由一颤,左手轻挥,右手一掌“素面朝天”,先发制人。

    灵气燥动,奔腾而出。帐下阴兵虽多,功力却浅,还不及准备。掌势到处,纷纷退避,应是让出一条通道。容辉待掌势使老,又按出一道“型”字真法,随后窜出。

    法力到处,众阴兵身形顿止。片刻后恢复行动,容辉已背着碧霞冲上山去。一个个神情木然,纷纷还刀入鞘。擂鼓吹号,各司其职,重新排成阵列,恍如一支劲旅。

    台地后山坡稍陡,容辉鼓足气力飞奔,一口气跑出两里,回头见一列骑士正返回营地,又列队守在了营帐前,不由苦笑:“他们到底是活人,还是死人,就是这么守陵地吗?”

    “是炼尸……”碧霞趴在容辉背上应承,一语出口,心里说不出地奇怪,却极舒坦。定下心神,稍整思绪,仔细解释:“这些人活着的时候,多半是战俘或者囚犯。被抽离灵魂后,就成了活死人。他们再以一种特殊的祭祀,给这些活死人烙上专修‘地气’的功法,他们就会不断吸取地气修炼。长此以往,虽比不上真正的僵尸,可胜在数量。一旦把这些‘活死人’放出去,只要命令不止,断不退缩。关键时刻,甚至能力挽狂澜。”

第七十六章 会当绝顶

    “是吗?”日下坡上,容辉展开身法,直奔山巅。想起第一次去赣州黑市时,那个被扒光了衣服放在台面拍卖的女战俘,又好气又好笑:“难怪打不赢人家,人家打完仗后,就开始准备打下一场仗。我们呢……就以为从此天下太平了,只会报喜不报忧,邀功分好处。等人家再打过来,又傻了眼……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,可仗一打完,伤还没好,自己倒先忘了……千百年来,一次接着一次……”

    碧霞蹙鼻轻哼,反唇相讥:“有的人好像还挺忧国忧民啊……可就是记性不好,一抬头,就忘记自己从哪来,要到哪去,眼下站在哪里……”

    这一语恰似兜头一瓢冷水,浇得容辉低头闷哼。他气行全身,一息十丈,一边跑一边自嘲:“当今帝君人杰呀,要是换了我,我也得想办法断了我们这几条独木桥,免得火势蔓延……”

    他说话间奔出里许,忽觉大地轻颤,又听高空中火鸟嘶鸣示警,心头微凛,沉声提醒:“小心!”抬头只见日下山巅,积雪尽头,一片五彩辉煌,竟是一座石台。台下气劲奔腾,似正有人斗法。不猜也知是‘国士长’三人,暗暗冷笑,凝神逼近。

    千丈雪峰,拦不住容辉轻轻一跃。他展开身法,绕道石台北侧登顶。到台下才见是座九丈方台。其质如玉,五彩晶莹,浑然天成,不由愕然:“难道这就是传中那补天的‘五彩石’?这也不像石碑呀……”却听石台后气劲相击,“轰隆”声响,正自东面绕来。见台下坡上,已被震出道道沟壑,石台却丝毫无损,顿知坚硬,连忙绕到西面躲开。

    山巅台下,容辉背着碧霞,围着石台转圈,却听打斗声如阴魂不散,不由头疼:“你们狗咬狗,同归于尽才好。”略作权衡,提醒碧霞:“我要上去了!”深吸一口气,虚灵顶劲,纵身跃起,呼吸间一窜三丈。

    升力尽时,他双足向下猛蹬,身形再次拔起,呼吸间又窜三丈。人在空中,双掌虚张,按上玉壁,只觉光滑无比,全无着力之处。强压下一口气,双手硬是吸住玉璧,向下按出,借力再上。气力尽时,中指恰好搭上台面。趁机换气,用力一摁,两人扶摇直上。

    台面九丈正方,中间还有一根圆柱,一丈来粗,也是彩玉质地,直冲云端。火鸟正歇在柱顶。柱下围着三人,胖子手持宝刀,少女倒提短剑,青年腰佩双刃,正是“国士长”的三个徒弟。三人四周,还有些其它雕饰,恰似帐中摆设。

    三人看见有人跃上,均是一惊。胖子不由分说,抬手一刀。容辉人在半空,更不客气,一掌“节节争锋”,照势拍下。掌势挥出,风云聚汇,紫虹飞卷,直压胖子。

    气劲相激,龙鳞刀“嗡嗡“震颤,金光大放。胖子双手握刀,忍不住一阵哆嗦。双眼外凸,喷出一口鲜血,仰头就倒。少女吓了一跳,和青年躲往石柱后面。

    容辉背着碧霞,飘然落下。见三人已威胁不到自己,再没兴趣动手。双足落地,沉声质问:“你们,来这里干什么?”眼见胖子紧咬牙关,皱眉瞪眼,摆明了死不开口。又见少女双眸闪烁,当下凝神看去,沉声追问:“不说,我倒不介意推你们下去……”

    神若看人,直视灵魂。少女被容辉注视,一阵心惊肉跳,脱口而出:“我们……”话音未出,只听“国士长”朗声叙说:“李真人,他们都是小辈,就不要为难了……老夫来此,自有目的。‘真人’若肯助老夫急退此獠,老夫愿和小友共襄盛举……”轰鸣声中,断断续续。

    容辉想到“唇亡齿寒”,与其面对金甲“尸魃”,的确不如四人周旋。略作权衡,商量碧霞:“你先上去坐会儿。”放开法力,顺势转身。

    “你……”碧霞双腿还缠在容辉腰上,忽见他面对自己,不由失声。目欲喷火,面如霞飞。

    容辉没工夫道歉,将她横身抱住,用力抛出。眼见倩影升腾,稳稳落在玉柱顶端。更不迟疑,循声扑出。飞离石台,只见尸魃仍乘在金甲马上,手舞狼牙,横扫直劈,罡风咧咧。国士长手握一对白刃,在气劲间辗转腾罗,正撩刀招架,已然落在下风。

    他看清形势,抬手一掌“虚怀若谷”,在身前画一个圈,凝力按出。风云聚汇,结成一道灵环罩下。“国士长”知道厉害,左手短刃掷出,右手长刃虚斩。

    短刃飞旋,“呼呼呼”凌空划弧,直削尸魃面门。甲士横挥狼牙,连消带打。金铁铮鸣,短刃倒射,国士长趁机退开。灵环收拢,气劲相激,“轰隆隆”金甲震颤,光芒大放。甲缝中黑气奔腾,呼吸间昏天黑地。

    国士长退开三丈,缓过一口起来,连声招呼:“李真人,你以气劲牵制,老夫便宜取利。”眼见短刃弹回,伸手接住。双刃交叉,纵身扑上。

    容辉觉得稳妥,凝视金甲尸魃,左手结印,沉声喝斥:“型,镇—”右手凝力按出。石台震颤,金甲外火势衰退,向内挤压。尸魃身形一滞,甲缝中黑气翻滚,直激得鳞甲震颤,“磕磕”作响。

    国士长趁机袭上,一晃窜至尸魃头顶,右手刀凝力斩下。金铁相击,火花迸射,“铮—”一声轻鸣。金盔光芒大放,“噗噗噗噗……”爆出一片黑气,由头顶波及马掌。

    “国士长”借反震窜起,腾身直上。容辉见他要上平台,暗暗冷笑:“老小子,跟我玩这一手。”眼见尸魃受创,又一掌“节节争锋”,凝力推出。

    灵气燥动,紫虹飞袭,撞上金甲,“轰隆隆”爆开一团烈焰。三招连发,分进合击,只在两、三个呼吸之间。尸魃连和两人交手,气力已衰。一时间连遭重创,尚不及化解。连人带马,即被罡风扫出。金甲震颤,黑气奔腾,直摔下山。

    反震暗袭,容辉凝神化劲,身外气劲激荡,纵身腾起。窜起十丈,后发先至,一晃抢到柱下。“国士长”人在半空,忽见容辉抢到了前面,暗暗吃惊:“以如此阳刚的功法,居然也能迅捷轻巧如斯……此人,不可小觑。”深吸一口气,踏上平台,正视容辉,低头道谢:“给真人添麻烦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收起双刃,躬身一礼。

    少女和青年上前,一起扶起胖子,退到师父身后。容辉正视四人,直言不讳:“你们的目的,说吧!”仔细打量石台,竟被雕成了草原大帐格局。

    正北雕着张八腿玉桌,西北雕着神龛,供的是密宗法相。东北雕这妆台大镜,镜前已经空空如也。西边是个书房,只剩一张书案。东面是卧室,也只剩一张空床。门旁各有一口大缸,缸边只剩个马鞍架子。

    日下山巅,容辉见一座宝库已被眼前四人扫荡一空,心里一阵懊恼。撇眼之间,忽见石台下有道黑影,正在圆柱下方。凝神看过,暗暗惊呼:“第十块碑?居然反被镇压了……”深深呼吸,走到西面书案前坐下,只等着听“国士长”口里的“盛举”。

    “国士长”仍在灰衫外穿了件半臂大氅,脚踏木屐,微笑迈步,走到玉床上坐下,轻整衣襟,正色叙说:“想必二位也在寻找出路,在下倒是有个出去的法子。若有二位帮忙,就更容易了。你我通力合作,如何?”

    “我和先生一样,的确想出去。”容辉点头承认,微笑反问:“却不知是什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