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82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82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恕D阄彝献鳎绾危俊

    “我和先生一样,的确想出去。”容辉点头承认,微笑反问:“却不知是什么办法,要在下如何出力?”

    “那倒简单!”国士长据实以告:“这里就是此界灵眼,只要你我全力一击,应该能撕裂空间。”说着看向山下,正色商量:“只要你我通力合作,立刻就能出去!事不宜迟,真人意下如何?”

    容辉早有预料,微笑回绝:“在下也有办法出去,倒不需要先生帮忙!”

    “你……”国士长生怕尸魃赶来,心念转过,已明其意,正色担保:“李真人放心,此间所得,老夫愿分‘真人’一半。只要出去,即刻兑现!”

    容辉心头微动,转念又想:“出去了海阔天空,我哪找你去……”点头答应:“好!”又问国士长:“先生修为不在我之下,得留个信物才好。”说着看向胖子三人手中兵刃。

    国士长心领神会,正色解释:“真人好眼光,这两刃、一刀、一剑,均由深海玄精,千锤百炼而成,实是当世珍品。既然非此无不足以为信,暂予真人保管,又有何妨?”向后递了个眼色,三徒随后送上法宝。

    容辉看着书案上四件兵刃,不由赞叹:“好刀!”微笑拿起龙鳞宝刀,急运神功,用力一震。刀刃轻鸣,光芒大放。胖子应声惨叫,喷出一口鲜血。它口中精光乍亮,一闪没入刀身。宝刀轻振,立时神完气足。

    “国士长”掌身而起,沉声质问:“李真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
    容辉不答反笑:“现在这把刀,才值这里的两成宝物。只要先生信守承诺,这把刀自然原物奉还。”抬手轻挥,袖风如澜,大刀一闪没入,又顺手拿起一对双刃。

    “助手!”国士长沉声大喝,抬手一拳,却不敢使出全力。

    容辉手握双刃,不避不让,凝神化劲,只觉全身发麻,不由暗叹:“好精纯的气力,果然是踏天修士重修。”索性把气劲往双刃上导。

    双刃受激,“嗡嗡”震颤。青年身子一颤,只觉天旋地转,气息涩滞,烦物欲呕,不由惨叫。两团精气自他口中窜出,一闪没入刃身。双刃轻鸣,灵性十足。

    少女急中生智,双手结印,急运心神。短剑轻鸣,银光大放,蓦然刺出。容辉看在眼里,只听碧霞惊呼“小心”,顺手递出长刃。刃锋上指,直点剑柄。

    金铁铮鸣,“嗡嗡”急响。短剑银光大放,去势顿止。少女只觉耳鼓发麻,忍不住一阵哆嗦。法宝精气自口中窜出,一闪没入剑身。容辉抬手轻挥,袖风荡过,一并收起。

第七十七章 女尸残魂

    “国士长”怒火中烧,凝视容辉,咬牙切齿:“李真人,你既然收了信物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    容辉欣然赞同:“当然可以!”微笑询问:“却不知那个灵眼在哪,在下如何配合?”

    “国士长”沉下脸仰望天空,缓缓叙说:“依老夫推算,就在那里!”抬手一指,灵光洞出,直指碧霞。

    容辉吓了一跳,火鸟展翅惊飞。碧霞目不斜视,眼见光团在玉柱前窜起,定在了头顶一丈处。凝神查探,不由暗道“佩服”。见两人要合力轰击,更不迟疑,纵身跃下。

    容辉见碧霞就这么硬生生地往下跳,直吓得一阵哆嗦。深吸一口气,抬起手轻轻按出一掌,凝神化劲。九丈高台,落势着实不小。想将这股落势吸入自己体内,又想到碧霞修炼的是“金”系法则,只怕让她伤上加伤。只好运足气力,凭一掌柔劲,全力挟持。

    真力到处,却似逆流入海。容辉全力运气,双手不住打颤。待她飘然落地,体内已是气血奔腾。吐出一口闷气,心火直往上蹿:“这个丫头,到底要干什么?万一,自己没反应过来呢?岂不是要自己摔死自己……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……”

    碧霞如沐春风,看着容辉微笑。飘然落地,款步迎上,站到了容辉身侧。一颦一笑,却似兜头一瓢凉水。容辉心火顿消,连忙问她:“你没事吧!”想还到不到说废话的时候,轻咳一声,走上两步,商量中年:“真的只需一击?”

    国士长见容辉对那少女十分关切,这才仔细端瞧。身姿婀娜,肤赛初雪。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。遗世独立,根骨轻灵。不但是个绝世佳人,还是位天才女修。衣饰得体,材质名贵,显然颇具底蕴,而且身家不菲。

    他想起容辉的妹妹,比起她来,简直是个“野丫头”,心里不由嘀咕:“这小子,什么时候攀上了新靠山?只听说他被帝君赐了道侣,,莫非这就是那位黄家小姐?以‘灵君府’的传承,倒说得过去……”心念急转,微笑问候:“原来是黄小姐也来了,恕老夫眼拙,刚才不曾看见……”正视容辉,沉声解释:“最强一击!”

    “黄……好吧,演戏演全本……”碧霞暗暗皱眉,只好报以微笑,点头还礼。容辉哑然失笑,连忙岔开话题:“却不知先生以为,谁先出去,谁后出去?”

    石台边上,胖子、少女和青年均想先走,面面相觑。“国士长”也担心容辉出去后毁了节点,略作权衡,慎重商量:“那得看有空间裂缝有多大。最好是,我们一起出去。”

    “废话!”容辉皱眉暗骂:“要是能一起出去,我还问你?”见中年不见兔子不撒鹰,当机立断:“那好,我们先轰开这层‘空间障壁’!”说着站上书桌,深深呼吸,蹲马站定,左手自腹前提起,右掌在胸前凝力。看准灵光,缓缓推出。

    法随身动,风云聚汇,在他身前凝成一团灵光,灿烂夺目。紫虹贯日,托起光球,直奔节点。国士长算准时机,随着扎下马步,握拳聚气,使一招“双峰贯耳”,蓦然轰出。

    光球适时爆炸,“轰隆隆”化作一轮骄阳。紫虹和拳劲相击,撞出一轮丈许彩球。却暗淡无光,且色彩斑驳,却似择人而噬的深渊,看得人目眩神池,正是“空间节点”。

    容辉心头一喜,凝神低喝:“型—镇—”双手向上按出。

    气由心动,言出法随。威能收拢,节点凝实,化作一团彩霞。霞光外罡风四射,天地低昂。国士长连忙招呼:“好!想不到这节点如此稳固,我看一次能过三个人。”招呼三徒:“你们先走,我和李真人随后跟上!”

    三人听是一喜,躬身应是,纵身窜起,破风直上。容辉怕碧霞受不住风势,当即展开法力,背起她代为抵御。碧霞三度上马,已适应过来,扶稳肩头,抬腿锁住他的腰,牢牢缚住身体。

    “国士长”眼见三个徒弟同时没入光团,彩霞一阵急转,呼吸之间后又稳定如初,连忙招呼:“李真人,我们走!”心里却想:“我天朝势力受困闽南,若不能逐鹿中原,迟早被灭。这小子手握石城重镇,却是我必取之地。想必天朝大业,三件法宝,何足道哉!”话音未落,纵身窜起。

    容辉背稳碧霞,作势纵跃,却故意放慢两步,果见“国士长”反手按下。冷笑一声,抬手一掌“节节争锋”。紫虹贯日,国士长乘势窜起,一晃没入彩霞。紫虹跟入,搅得霞光翻滚,化作一轮漩涡,“嗡嗡”轻鸣,响彻四野。

    碧霞连忙提醒:“不好,这空间裂缝要塌了!”

    “放心,我可没说要跟他出去!”容辉吐出一口闷气,深深呼吸,手结法印,凝神低喝:“冰—”双掌对分,向上按出。

    法力到处,漩涡凝滞,急剧收缩,化作一轮三尺黑球。漆黑如墨,罡风回涌,似要吞噬万物。碧霞反应过来,失声惊呼:“你要解封这座石碑?”吓了一跳,双腿不由夹/紧。

    容辉凝神施法,结印再喝:“枓—”又按出一掌。

    碧霞凝神注视,只见黑球缓缓涨缩,球心处爆开一团青光,支架般将黑球钉在了空中。略作思忖,连忙质问:“你要干什么,要毁了这空间吗?”话音未落,空气燥动,大地震颤,势若天崩。

    “你不是说这层芥子空间,就像是架在九根‘擎天柱’上的殿顶吗?”容辉欣然微笑:“这‘通道’直达外界,就像一根绳子,把这‘殿顶’往下拉。只要压挎那九根大柱,我们自然能出去。”说话之间,如置身泥淖。深怕碧霞承受不住,再结法印,沉声大喝:“裂—”双手向外一撕,纵身倒射,声似一道滚雷。

    容辉退出百丈,飘飘然落上雪坡,方抵销不适。站稳身形,仍感觉山体震颤,“隆隆”作响。碧霞蹙眉叱问:“你这是在玩火,你知道吗?”

    容辉皱起眉轻哼一声,不答反问:“难道,你我的伤,都白受了吗?这里是敌国,我不闹出点动静来,难道还给机会他们来追杀……”忽觉身后阴风洒然,暗道“不好”,纵身跃起。

    他背负碧霞,人在半空,只见雪花飞溅,让开一条冰轨,循势只见尸魃手举狼牙,又乘马而来,不由凝神质问:“想你也是被抓来的俘虏,既修得灵智,已属不易,真的要我灭了你吗?”语声朗朗,恰似浩浩天威。

    甲士手握狼牙,全身哆嗦,金甲“磕磕”震颤,传回一声嘶吼:“善闯圣山……死……”双手颤抖,虽似身不由己,仍然缓缓举起狼牙。

    容辉见她气力已衰,摇头暗叹:“不知死活!”右手画一个圈,一掌“虚怀若谷”,就要按下。

    碧霞却说:“她应该是位被俘修士,主魂虽然被灭,却隐藏了分魂。眼下功力大损,分魂才有机会挣扎。这种分魂秘术,我就知道好几种。”

    “是吗?”容辉一怔,掌势微顿,轻轻按下。灵气翻滚,积雪奔腾,凝成一道雪墙,向内挤压。金甲震颤,黑气直往外涌。气劲相激,黑白分明,“轰隆隆”震耳欲聋。

    容辉飘然下落,凝神御气。待金甲中黑气尽出,已落上雪坡。眼见劲风中黑白交织,更不迟疑。双手结印,沉声喝斥:“冰—”凝力按出。

    法力到处,白雪凝冰,结成一环冰墙。日下坡上,晶莹剔透。容辉见冰晶中黑气蠕动,缓缓凝聚,更不迟疑,纵身飞上。踏上冰墙,只见金甲震颤,狼牙已经落地。女尸骑在马上,面容扭曲,全身哆嗦。其目光流转,时而轻明,时而涣散,显然正在挣扎。

    碧霞不忍再看,侧过头去。容辉暗暗叹息,凝神质问:“我送你入“轮回”,如何?”

    一语出口,一人一马,体似筛糠。甲马一晃,侧身即倒。女尸全身披鳞甲,全身颤抖,缓缓爬起,伏下身叩首一拜,声嘶力竭:“我是华山弟子……我想回华山……”含含糊糊,如地狱来声。

    容辉心里发酸:“她身虽已死,纵是一丝残魂,也不忘家乡……潇璇转世后,还会记得我吗……哪天我若死了,又当魂归何处……”深深呼吸,郑重答应:“好!只要我能出去,一定送你去华山脚下转世。”凝神一指。

    女尸眉心闪烁,飞出一团白光。容辉低头看见腰间空“药葫芦”,觉得正好合用,于是拔开木塞,收了女尸一丝残魂。

    又见女尸身子一僵,再不动弹。碧霞忽然提醒:“小心脚下!”

    容辉应身跃起,低头只见黑气在自己身下凝成了一股,正往上窜,不由轻哼:“找死!”抬手轻挥,凭空抽出“凝血神枪”。退下冰墙,挺出枪锋,往墙根下一翘一送。

    三丈冰环飞起,破风急掠,直上山巅。凌空套住黑球,急速旋转。环中黑气如临漩涡,被黑球吸入。球中青芒流转,更加凝实,将黑球撑得更大。

    容辉见女尸身上一套金甲不错,想她生前是华山弟子,也不在意。横下心抬手轻挥,扳指光芒一闪,连兵甲带人马,一并收起。忽觉眼前一暗,抬起头只见空中乌云滚滚,直朝黑球汇聚,不由惊呼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碧霞沉下脸说:“是尸气,那团黑气,灵性极足,应该是所有阴兵的主魂。只要控制了它,就能控制这里所有阴兵……”顺着话往下想,回过头失声提醒:“快看山下!”

    容辉还在凝望黑球,听言一惊,回头只见骑兵如潮,直往上冲。兵马被黑风裹挟,茫茫一圈,不下万人。凝神细看,众骑士气力渐衰,才冲入雪线,纷纷倒地,才松了口气。

    他想到此行目的,索性从怀里摸出“乾坤网”,不由自嘲:“本来是想浑水摸鱼,弄点飞箭回去。不料,倒缴了这么多军械。”更不迟疑,抖开“天网”,纵身扑出。

    碧霞伏在容辉背上,随他围着山腰转了一圈,将尸骸收拾得干干净净,不由头疼:“好好一件‘空间法宝’,就被这个家伙拿来做这种事情……”抬起头凝视山顶,只见黑球吞噬了尸气,已径长一丈,撑住了冰环内壁,不由询问:“这里有变,山外骑兵一定会赶过来的。第十块碑,到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