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83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83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蛲淌闪耸丫冻ひ徽桑抛×吮纺诒冢挥裳剩骸罢饫镉斜洌酵馄锉欢ɑ岣瞎吹摹5谑楸降谆挂嗑媒夥猓俊

第七十八章 急流勇退

    黑球中青筋凝实,恍如眼中血丝。黑球外冰环旋转,凌空搅出一轮漩涡。四周空气扭曲,直往漩涡里钻。容辉在雪坡上收手站定,凝视山巅,沉下脸说:“蛮子用的是‘改格局’的法子,将一座衣冠冢反压在石碑上,虽徒具其表,可意境大不一样。那玉石材质特殊,也阻隔了这座主碑和另外九座石碑的联系。若不是空间坍塌,根本激发不了其威能……”罡风刮过,面颊生疼,只好运足气力,缓缓后退。

    碧霞凝神警戒,忽见天边日下,精光一闪。定睛细看,又见光点粼粼,正是一簇骑士飞奔上山,已在山下五、六里外,连忙提醒容辉:“快看,他们来了……”

    “别慌!”容辉沉着脸说:“按你的说法,只要那九座石碑受到威胁,第十座石碑就会发挥作用。过不要一会,山顶上那座彩玉衣冠冢就会崩溃……”抬头凝望,见火鸟和雪雕已在高处盘旋,才看向山下。

    雪山颤抖,空气震荡,势若天崩。骑士挽弓搭箭,纵马狂奔。三三两两,如浪如潮。铁蹄未至,箭矢先发,“嗖嗖嗖”势如暴雨。

    容辉凝立坡上,眼见羽箭飞来,更不客气,一掌“素面朝天”迎上。法随身动,灵气奔腾,直冲下山。气劲相激,百余枚灵箭去势陡增,破风激射。一晃窜至容辉胸口,直取其心。

    宽头大箭,锋带倒钩,自重不下两斤,激发时暗含后劲。一箭飞出,百丈外可穿金裂石。普通盔甲、护体结界,更不在话下。容辉微怔,左手在身前画一个圈,一掌“虚怀若谷”按出。乘势飞退,再不敢大意。

    风云聚汇,结成一道灵环,缓缓荡出。飞箭入套,气劲收拢,“轰隆隆”爆作一团火球。灵箭入火,箭头飞出。赤红滚烫,落上积雪,“嗤嗤嗤……”激起一片白汽。

    骑士纵马,去势不停。马刀出鞘,光芒闪烁,“呛啷啷”响成一片,一起斩下。刀势先行,铁蹄共振,紧随其后。那一掌“素面朝天”,去势未减。气劲相激,罡风四射。

    前排骑士去势稍顿,后排骑士插空替上,沉声大喝:“杀—”举刀再斩。火球受激,轰然爆炸,罡风四射。第三排骑士补上,喊杀声中,又是一刀,直斩容辉本人。

    容辉眼见上百骑士连斩三刀,已冲到十丈开外,不由骇然:“果然是草原精锐,绝非死尸能比……”戾气涌起,抬手一掌,纵声倒射。

    紫虹飞袭,气劲相激,轰然爆炸,化作十丈火墙。骑士纵马,连成一气,去势稍减,推着火墙直往上冲。容辉只觉面前撞来一股巨力,被压得心口发闷,气血凝滞。所幸身在后退,凝神运气,右手在身前画一个圈,凭借半掌“虚怀若谷”,乘势倒飞,一退百丈。

    山势渐陡,罡风愈加猛烈。骑兵冲势受遏,渐渐停下。容辉背着碧霞,借半掌法力,又和骑兵拉开三十丈远,才站定身形。伫立雪中,眼见数百骑士,又收起马刀,挽弓搭箭,一颗心直往下沉:“不好!”右手凝力按出。

    日下坡上,灵风汇聚,卷起千层飞雪。容辉双手结印,凝神低喝:“镇—冰—”双掌一起按出。

    言出法随,飞雪凝聚,化作一环许高冰墙。灵箭射上,“叮叮叮叮……”,声似珠落玉盘,直没至杆。百余箭下,冰墙寸寸龟裂。容辉背负碧霞站在墙后,想到“草船借箭”,双掌按上冰壁,用力一推。

    冰墙打转,素面刚刚转向山下,第二轮箭又已射到。冰铁相击声中,容辉看着面前箭矢,直急得满头大汗,忽听碧霞招呼:“快看山上!”心头一喜,回头只见山巅气流激荡,浮出一座百丈巨碑,罩在了玉石台上,原本镇碑的虚冢,反而成了地基。碑面上金光流转,显出一篇碑文:

    四夷既获诸夏康兮。

    国家安宁乐无央兮。

    载戢干戈弓矢藏兮。

    麒麟来臻凤皇翔兮。

    与天相保永无疆兮。

    亲亲百年各延长兮。

    碧霞稍着一眼,脱口而出:“这是《琴歌》,快走……”

    容辉见她知道原委,凝神招呼:“走—”抬手一掌,乘势倒射,直奔山巅。紫虹飞袭,抵住冰墙冲出。去势受阻,蓦然爆开。冰墙崩溃成渣,夹着精铁箭头,四散飞溅。众多骑士再抽马刀,喊杀声中,一起斩下。

    雪坡上气劲相激,冰铁四射。容辉背着碧霞,鼓足气力,窜至“琴歌碑下”,眼见火鸟轻鸣,展翅俯冲,雪雕随后跟上,又一掌“节节争锋”,向下拍出。凝神化劲,借反震腾起,鼓足气力,一头撞向石碑。

    两人身形到处,如入清水,荡开的一道涟漪,缓缓没入。双禽轻鸣,随后跟上,亦是一晃没入。山体震颤,罡风呼啸,石碑愈发凝实。杯中黑球,却颤抖起来,缓缓涨缩。冰环崩溃,球中青筋光芒大放,随后断折。黑球集聚收拢,化作一颗黑点消失。

    石碑没了压迫,又如日下霜花,缓缓融化。一众骑士赶到山巅,就只见一座彩玉方台,再无异样,不由面面相觑。几个统领凑到一起商量:“他们逃出去了吗,我们怎么办?”“这里的尸兵也不见了,这怎么交代!”“如实汇报,就说我们来时,它们已经不见了。”“留一千人到山下扎营,其余人再去附近搜索。”……

    容辉眼前发黑,一阵头晕目眩。紧守心神,呼吸间回过神来,只见一片灰暗。天上雷光流转,闷雷滚滚。地上是一片灰沙,沙砾中散落着人兽骸骨,一望无际,死气沉沉。

    他身在半空,只觉眉头发紧,沉下脸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!”听见两声嘶鸣,见火鸟和雪雕正展翅飞来,欣然迎上。踏上雕背,让碧霞躺好,凝神招呼:“夯货,你还不出来!”话音刚落,只听一声熊吼。

    火鸟轻鸣,展翅迎上。容辉心头一喜,循声只见胖嘟嘟、圆滚滚、黑白分明,不是猫熊是谁?眼眶一热,飞上前一把搂住熊头,欣然招呼:“夯货……夯货……你真是个夯货……”

    猫熊很是激动,哼哼唧唧,熊鼻子嗅来嗅去,熊头直往前凑。一伸舌头,舔得容辉满脸口水。碧霞躺在雪雕背上,清醒过来,循声看见猫熊,也不禁喜上眉梢,微笑招呼:“你不错呀!”

    猫熊低吼,又凑上雕背,和碧霞亲热。容辉见猫熊身轻如燕,凝神细看,果然已结成“金丹”,也为它欢喜。心头一股热劲过去,又不由发毛。深吸一口气,发现一丝灵气也无,沉声招呼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得尽快出去!”

    猫熊心领神会,低吼一声,窜出带路。火鸟轻鸣,展翅跟上,依旧站上熊背。空间虽只数里方圆,却极凝固。容辉跟着一禽一兽,飞到中心位置,即以“裂”字诀展开气场,凝神运功。双手各画一个圈,一起按出。

    两道紫环脱手,反向旋转,不即不离,相互震荡。空气随之躁动,“轰隆隆”震耳欲聋。双环合拢,交而不触,继续旋转,缓缓胀大。紫环胀至一丈来宽,中心荡开一抹彩霞。

    容辉一见可行,深吸一口气,双手结印,全力施为。气场所及,功力自体内直接涌入紫环。眼见环身愈加凝视,彩霞愈加绚丽,功力却似逆流入海,哪知道尽头在哪?

    他激战半日,功力本已不支。眼见气力将尽,不由着急起来。正自苦恼,忽觉空间有了一丝松动。灵机一动,翻手取出一只药葫芦,抽开木塞,运气猛拍葫芦底。

    “培元丹”如竹筒倒豆,“噗噗噗……”直入紫环。药力一入即融,紫环轻鸣,转速更快,缓缓涨缩。呼吸之间,一百零八颗全被射入。紫环光芒大放,“嘀嘀”轻鸣,浓厚如壁。

    容辉见环中彩霞流转太快,知道节点尚不稳定。为自身安全计,哪在乎几葫芦“培元丹”?再翻手托出两只“药葫芦”,握住葫芦底,用力震出。丹丸迸射,遇火即融。紫环旋转更快,“嗡嗡”轻鸣,缓缓涨缩。环中彩霞,光晕流转,如梦如幻。

    容辉觉得可以走人了,又取出四只“药葫芦”,郑重嘱咐:“我先出去,要是威能不够,你再加料!”见她点头答应,又从怀里摸出“乾坤网”,一柄抛出。再不迟疑,鼓足气力,纵身窜入彩霞,一晃没入。

    霞光如水,蓦然激荡,呼吸间平静如初。碧霞暗暗松了口气,又吩咐火鸟:“你,去!”火鸟厉鸣,白了碧霞一眼,展翅扑入。猫熊、雪雕,随后跟入。

    碧霞凌立半空,见霞光稍显暗淡,流转略快。想出口所在,离此极远,也不愿拿身家性命探险。索性再倒入一葫芦“培元丹”,将“乾坤网”化作腰带缠上,收好“药葫芦”后,发现空间节点更加稳固凝实,才纵身窜入。

第七十九章 改朝换代

    弘孝十八年五月,帝君崩于“乾清宫”。礼部定下丧仪:天下臣民释服三日,文武百官服孝二十七日,宗室服斩衰三年。太子在灵前即位,改明年为“正武”元年,大赦天下。

    夕阳斜照,容辉一头钻出长虹,已在一座巨丘上空。看清石像生和碑文,竟是“茂陵”。盛夏时节,凭空远眺,看清四周平原茫茫,郁郁葱葱,才相信到了“关中”。回忆地形,西安古城就在东面三万里外。待火鸟、猫熊、雪雕和碧霞先后浮出,便让碧霞骑上猫熊,兴夜赶入城,在“一品堂”传讯报过“平安”,方知除服礼刚过。

    夜市已禁,明月高悬。别院后屋,猫熊、火鸟和雪雕吃饱喝足后,已各自歇下。东书房里,素纱灯前,容辉泡了个热水澡,换了身青绸直裰,端着茶站在沙盘前,一颗心直往下沉。轻啜一口热茶,深深呼吸,缓缓叙说:“也就是说,‘宣同会战’从二月开始,一直打到现在。音晷里说,前线阵亡十二万兵士,肯定远不止这个数字。现在新君即位,要是追究责任,恐怕我难逃干系……”

    碧霞也刚出浴,淡扫蛾眉,只将长发绾了个缵,穿了套鹅黄色齐胸襦裙,站在沙盘对面说:“我仔细问过,这已是第三阵!”

    容辉凝视沙盘,找到大同,忙不迭问:“那什么是第一阵?”

    碧霞给自己倒了杯茶,轻啜一口,缓缓叙说:“那十万战俘并没逃进大同,才到大同城外五万里,就被堵住了,只好扎下营寨,坚守待援。接着双方几十万人先后赶到,反复争夺粮道,包抄突围,胶结着打了一个月。朝廷投入兵力五十万,青城不过二、三十万人。再加上那十万战俘渐渐恢复过气力,草原骑兵就主动撤走了。”

    “三十万对五十万……”容辉想象得出,连忙追问:“那,第二阵呢?”

    “第二阵,又是我们挑起的事。”碧霞指向阴山北麓,缓缓叙说:“萧采薇他们入关时,还不到四月。然后华山、恒山、泰山三派联名发下英雄帖,邀天下高手,进草原阻击运输队伍。三派掌门各率高手,却先进了草原。大同出兵三十万,佯攻青城,牵制草原骑兵。三派掌门果然非同凡响,借助我们先前布置的大阵,将车队全歼在了阴山北麓。五月份传回消息,据说飞箭全毁,千里沃野化作了一片焦土。接过没过几天,帝君驾崩。前线军心大乱,只好退回固守。据说在撤退途中,损失极大。”

    容辉边听边想,看着沙盘深深呼吸,片刻后才问:“那现在,就是第三阵?”

    “不错,而且是决战!”碧霞指向宣府说:“这几个月间,草原西路军沿黄河攻击前进,在青城集结,直逼宣府。据说铁蹄过处,十室九空。如今连营两百里,势要取宣府而直捣黄龙。朝廷重新启用姬胜为征虏将军,调集后、中、左、右四军都督府,共一百二十万大军,在新河口、新开口、万全右卫、柴沟堡一线筑防。现在,草原大军围点打援,正猛攻新开口……”端起茶轻啜一口,摇头苦笑:“怎么,你还准备上前线吗?”

    容辉点头承认:“是啊,我既然回来了,总是要去徐州复命的……”桌边灯前,端起茶轻啜一口,仰望承尘,缓缓吐出一股热气:“我当年在这里放了艘船,这次就乘船回去。路过徐州时,顺便把差事交了。覆巢之,岂有完卵。若得指令,没准真得上宣府救国。”

    “嗯,那艘船还在。”碧霞点头应承,坐回位上,微笑调侃:“你那位道侣四月份就离开宣府,回光州去了。怎么,不顺便把新娘子接回去?”

    容辉心里一跳,连忙移开目光,摇头讪笑:“大战之下,国丧期间,结道侣时不可能了。反正圣旨上又没规定是年份,能拖一年,就拖一年吧。”深深呼吸,横下心商量碧霞:“你的伤势,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