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86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86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父母操心这些事情,连忙转移话题:“您说给小家伙取个什么名字好!”

    李母欣然微笑:“老大家的叫才茂……我看这个小不点,也得沾点草气,才长得好!”

    容辉点头赞同,走到书桌前,铺开宣纸,提笔蘸墨,心涧一阵澎湃:“我有儿子了,以后谁来惹我,以命相搏……”凝神运气,写下一字,拿给李母相看:“娘,这个字怎么样?”

    “葳,好字!”李母注视宣纸,点头称赞:“间架峥嵘,比划柔韧,写得更好!就这个蕤字,我看不错。”母子俩正说着话,忽听红袖在屋外禀报:“太夫人、二爷,大姑娘和二夫人出来了。”

    容辉欣然相请,见两人撩帘进来,正色询问:“她怎么样了。”

    凌霄实话实说:“张大夫说,她本就有‘气陷’之状,临盆时虚火急升,才导至‘血热’崩散。我已帮她止血顺气,容雪又给她服了些培元养气的灵丹,暂时不会恶化。张大夫在给她复诊,到底怎么样,还得等会。”正说话间,绿衣抱上一个大红克丝襁褓。

    屋里散开一阵腥气,李母看见,眉开眼笑,欣然接过:“你们看,这就是我们‘葳哥儿’!”仰头望天,长长呼出口气,吩咐红袖:“去给外院报喜,山上男女,各赏金一两……”

    容雪凑上去瞧,见小孩子肤质褐红,光秃秃小猫似的,不由轻疑:“他……怎么这么小……”

    “这还小啊……”李母眉开眼笑,嗔怪容雪:“你也不知道,你出生的时候大多。”想到是儿子的独苗,“燕妃阁”有些偏僻,正院人多手杂,过了“七夕”,就是个“是非窝”……心里一阵哆嗦。略作权衡,定下心商量容辉:“你们都忙,葳哥儿就养在我屋里吧!”

    容辉心知自己运气,必然引起“血热”,听说母子平安,一颗心才缓缓平静下来,见凌霄无意反对,点头赞同:“那就麻烦娘了……”

    几人正说着话,红袖在门口传话:“张大夫求见!”应声走进个六旬老者。腰围小医盒,头戴云巾,穿一身细葛长衫,走进屋看见容辉,拱手见礼:“太夫人、二爷、夫人,大姑娘。”

    李母伸手请坐,汲汲追问:“那孩子怎么样了!”

    张大夫半坐到位上,摇头轻叹:“姨娘纵已行为如常,靠的却是灵丹的药力。本身病情,就只剩一口气了。而一旦她开始依赖药力,非但再难恢复过来,而且对药力的依赖会越来越大。最后,就是仙丹圣药,也回天乏术。在下以为,灵丹还是少用为好。只要吊住姨娘这口气,以食材滋补。三、五年后,姨娘应该就能恢复如常。今后,在下每五天来复诊一次,定保姨娘康复……”

    容辉觉得他说得有道理,不住腹诽:“感情你们就是这么救人的……”

    李母毫无意外,点头道谢:“那就麻烦先生了!”站起身吩咐凌霄:“这里就交给你们了!”抱着葳哥儿就往外走。

    容辉想去看看燕玲,送母亲出“燕妃阁”后,主动招呼凌霄:“我去看看……”

    凌霄觉得无可厚非,点头应了一声,见他直去产房,回头吩咐蓝绸:“你带人把这里收拾了,该烧的烧,该埋的埋……”又催绿衣:“你把张大夫开的药膳单子拿到厨房去,选个稳妥的人,专门给她煮药膳,千万别出差错。”见容雪使眼色,又往东厢房走,进门就问:“什么话,说。”

    容雪嘻嘻地笑:“那里面有几枚‘素心丹’,给她吃了一枚。以后,她再没心思跟你争宠了……”抬起手问:“怎么谢我?”

    “去!”凌霄反唇相讥:“画蛇添足,有什么好谢的。她一个小妾,我还怕她?”走到桌前,提瓷壶倒了两杯热茶,递给容雪一杯,坐到位上,细细品味,漫不经心。

    容雪接粉彩瓷盏,轻啜一口,微笑调侃:“那可是连着生下庶长女和庶长子的小妾哦?”自说自话,正色商量凌霄:“再拨十万两黄金给我,怎么样?”

    “十万两……”凌霄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以为我真不识货呀,十万两黄金,我给你买一箱‘素心丹’……我没钱,差钱,找你哥要去……”

    “喂,不知道‘炼丹’很费药材的吗?”容雪蹙眉反问:“你以为灵药是小白菜,种下去过两个月就能摘呀!要不,就当我向你借的,等我店里的‘聚灵散’卖出去了,再还给你!”

    “不是我不借给你,实在是挪不出钱来。娘刚才开口就是没人一两黄金,你也听见了。账房里的钱,就只够内院下半年的花销了!”凌霄摇头苦笑:“下院富得流油,你找她们去呀……”

    容雪挺起胸膛,义正言辞:“我好歹也是一派长老,总不能带头破坏规矩吧!”正视凌霄商量:“要不你跟我哥说说,让他也向朝廷一样,把折成‘粮票’的‘禄米’,按市价折成我炼的‘聚灵散’。我保质保量,怎么样?”

    凌霄觉得是个办法,点头答应:“那好,我过几天再给你答复。”容雪精神一振,欣然拉凌霄去书房相看其它灵丹。

    容辉哄着燕玲睡着后,将她抱进正屋卧室,才回了正院梳洗。浸入热水,舒展四肢,倦意直往上涌,再也不想动弹。凌霄已接手中馈,又要准备葳哥儿的“洗三礼”,回正院后,就招了一众管事来“流芳屋”商量。容雪则奉了李母的话,亲自去接父亲回府。

    容辉一觉睡到黄昏才醒,又和凌霄去“紫薇阁”吃晚饭。灯火辉映之间,一家人刚刚吃完,潇娟和潇月又带着梅钗等人上山问候。一众人难得相见,一起聚到西梢间喝茶,顺便听容辉讲述一路见闻。

    容辉哪里敢说身边还有个碧霞,在“狼居胥山”和人殊死相搏?就只讲些风俗趣闻,把行程略略交代了一遍。顺便说起“宣同会战”,自有一番热闹。

    一众人说到戌时才散,容露、歆姐儿和韵姐儿已住进后院。容光和周氏回了山下住处,潇娟、潇月、容耀、宋氏和梅钗等,则回了“渊渟园”。

    两人喝了点酒,坐回“盛心阁”前厅正榻。灯火辉煌间,见红袖端上热茶,欣然接过。凌霄目光璀璨,低下头抿嘴微笑:“师兄,我先去梳洗。”

    容辉热茶下肚,舒服了不少。自忖泡过澡了,微笑拒绝:“不用!”伸出手一把揽过凌霄的腰,横抱起来就往卧室走。

    红袖看见,连忙低头,领着屋众丫鬟退下。凌霄心热如火,晕生双颊,恍惚间被扔到了床上,不住腹诽:“这个家伙,怎么了……”心慌意乱,汲汲应承:“我自己来……”挺起腰就要坐起身来。

    她身形刚动,只见那个家伙直接压下。身上一沉,又摔回床上,心都要跳出胸腔,失声惊呼:“李容辉……”很是害怕。

    容辉如浴火海,捧住那凝着般的脸庞,凝神注视,深深呼吸:“你这个小傻瓜,知不知道,我有多想你……”扭动身体,感受到身下肌肤骨骼的柔韧,恨不得就这么把她揉进身体。

    四目相接,凌霄见他目热如火,心里一跳,斜眼避开,不住腹诽:“到底是哪里想……”醇香中只觉热气扑面而来,直冲胸腹,一颗心砰砰急跳,却似从胸腔落进了腹下,身体滚烫起来。深深呼吸,挺起胸膛,伸手勾住容辉的脖子,探起头朝他耳朵吹气:“我也想你……”闭上双眼,两条腿顺势缠上他的腰。

    容辉深深呼吸,见她发间颈上,珠光宝气,觉得很是多余。于是剥熟鸡蛋般,一件件亲手卸下,随手扔出。听见金玉落上地板,传回“叮铃”一声,心涧也是一荡。绡纱帐内,解开大红克丝遥梗醇鞘焯叶惴嵊纳砬僖布岢植蛔 G赖剿戎洌嵬⒀比胫魈狻

第八十三章 庭院深深

    绡纱帐下,肌肤撞击,恰似金涛拍岸。凌霄迷迷糊糊,只觉撞来的是道道海浪。一浪高过一浪,从身体直侵灵魂。浪潮回涌,更似要卷走一切。

    她身心战栗,却有说不出的“过瘾”。舒展身体,想仔细享受,可一浪拍来,势雄劲急,打得人头脑发蒙。那侵蚀人心的魔力,恰似地狱中刮骨的剃刀,让人求死不能。心惊肉跳,紧抱住他,才能在浪头间喘过一口气来。

    身上的刺激,心里的沉醉,让她觉得天旋地转。恍惚之间,竟似到了一轮漩涡边缘。海面倾斜,浩浩接天。漩涡的眼,仿佛天地的尽头,地狱的大门。

    她心神剧震,虽愿意被他就此打入地狱,永远沉沦。却更想和他逍遥一世,倾心相待。力由心生,呻吟着奋力争取。一时间风浪大作,天地低昂。

    容辉握着她象牙般的腰肢,尽情释放疲劳。精神稍松,忽然控制不住。仰起头肌肤紧绷,哆嗦中躬下身趴上凌霄后背,一泄千里。风平浪静,云销雨霁。

    他屏息片刻,深深呼吸,吹她脖颈:“你这个小坏蛋……”心里却还疼她不够,顺手捉了她胸前两只桃儿。

    凌霄累得不行,回过神来:“三次……终于完了……”背上受压,身子一软,顺势趴在了床上。呼吸理气,感觉到胸口的压迫,低头一看,不由叫苦:“还来?不会吧……”一点力气也没有,红着脸说:“明天……明天吧……”

    她知生育有碍修行,又当自己的“月中”,一直没敢放开。眼下冷静下来,感觉到身下湿漉漉的,不由恶心,忙劝容辉:“师兄,去洗一下吧!”挣扎着爬起身来,提气招呼:“倒水沐浴……”

    红袖胆子最大,被凌霄安排了值夜。她穿了身齐胸襦裙,在卧室帷帐外听见里面响动,又羞又愧,又为凌霄高兴,只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。听见传唤,回过神来,低着头撩帘而入。

    容辉一双手放在凌霄身上,虽不情愿,也不想她在丫鬟面前丢脸。绡纱帐下,由她起身,只在那凝脂般的肌肤上抚过。胸脯丰挺,腰肢细腻,腿股浑圆,足踝纤巧,的确是个美人。眼见她随手披上自己的亵衣下床,又好气又好笑:“这个小鬼,难道还要自己穿她的睡衣不成……”知道她爱干净,索性坐起身摸过她一件绫衫,围在腰上,自去浴室梳洗。

    立秋时节,夜风微凉。子夜时分,星辉灿烂。白纱灯下,热气升腾。光影间水波荡漾,五色缤纷,正是一泓百合花瓣。凌霄坐进水里,深深呼吸,放松身体,倦意潮水般涌起,一颗心却直往下沉:“这个家伙,到底在外面干过什么……”

    她正腹诽,红袖进来传话:“夫人,太夫人身边的燕婉来了。”

    凌霄目不斜视,点头吩咐:“带她进来。”听见走进一人,门轴重新合拢,才正色开口:“去回太夫人,二爷左肩胛骨和脊柱之间,有道伤痕,系利器所至,深抵后心房。第三、四、五根肋骨上,有斩伤。不过请太夫人放心,伤势已经痊愈……”

    “是!”水汽外,光影间,燕婉裣衽行礼:“太夫人也让夫人好生歇息,明天不必过去请安。”转身而去。

    凌霄待房门重新关陇,才长长呼出口气,听见红袖进来,开口就问:“二爷在干什么。”

    “二爷随便擦了把身子,刚刚回屋睡下。”红袖实话实说,走到浴桶便拿起紫檀木梳,捧出一蓬匹练般的秀发,仔细梳理,顺着话问:“夫人,您没事吧……”

    “我还好……”凌霄透出口气,正色询问:“看出什么了吗?”

    红袖手头微滞,低下头如实相告:“二爷身上的亵衣,的确不是我们针线房做的……衣料是蜀茧,刺绣……应该是陇绣……”连忙劝慰:“二爷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一个人在外面半年,找个女人,不过是解馋……这在大门大户里不算什么,您可别多心啊……”

    “那就是关中、汉中一带……”凌霄心领神会,似笑非笑:“爷们儿嘛,在外面逛逛青楼,我倒不在乎……”暗自嘀咕:“我的师兄,你可别做出什么傻事来……”

    红袖倾心聆听,会过意来,正色担保:“夫人放心,我会注意的……”

    凌霄缓缓点头,起身出浴,披了件新亵衣回屋。撩帘上床,见床单被褥已被换过,容辉正睡得迷迷糊糊,会心一笑。粘上去轻轻躺下,暗暗祈祷:“妾愿随君,君莫负妾……”

    日出东方,天色渐亮。凌霄睡得迷迷糊糊,感觉有人推撩,顺势“哼哼”了两声,忽觉有东西闯了进来,一惊而醒,已被那个家伙压在了身下,又羞又恼,蹙眉嗔怪:“师兄……”感觉到他身热如火,又不好拒绝。可半点兴致也无,只好放松身体,强自忍住,想应付过去了事。

    容辉热血奔涌,见她不情不愿,只觉颜面扫地。戾气涌起,偏不肯放过她,咬住她耳朵笑骂:“你这个小坏蛋……”双臂紧箍住她,轻振虎腰,用胸膛去蹭那身下的一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