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87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87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容辉热血奔涌,见她不情不愿,只觉颜面扫地。戾气涌起,偏不肯放过她,咬住她耳朵笑骂:“你这个小坏蛋……”双臂紧箍住她,轻振虎腰,用胸膛去蹭那身下的一对桃儿。

    身上的刺激和压迫,如福至心灵。她一颗心缓缓融化,又激得身体火烧火燎,血脉膨胀。想着要去紫薇阁请安,更觉得刺激。热血冲进头脑,索性抬起腿缠上他的腰,嘀嘀催促:“那……那你快点……”瞪大眼睛,注视帐外,生怕有人闯进来。虽坏不了事,却丢不起人。

    她话音刚落,忽觉身下一股大力冲来,似挟一弯刀片在刮。“啊—”失声惊呼:“你……你慢点……”又想本就抱得紧,倒没什么动静,可这一嗓子喊出去,不“露馅”才怪。一时间又悔又恨,又羞又恼,只想挖个洞钻进去。

    声似银铃,激得容辉心涧澎湃。紧抱住她,感觉到她身体的抵触,更不肯放过,微笑询问:“到底是快,还是慢?”轻振虎腰,直进直出,一捅到底。

    凌霄很不舒服,忍不住乱推乱动。却发现自己的抵抗非但遏制不了那头猛兽,还让他越战越勇,不住腹诽:“这个家伙,至于这样吗……”低吟着直想开口骂人,又听见脚步来来回回,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床上。

    她心头火起,索性憋住气一动不动,装死抗议。没过片刻,忽觉万籁寂静,接着身下一暖,云销雨霁,才松了口气:“终于完了……”暗暗得意:“这一招果然有效,都我斗……”睁开眼想要动弹,只觉体酥骨软。身下腰间,又酸又疼,哪使得出半分力气?看见后窗大亮,那个家伙正躺身边喘气,反凑上去微笑询问:“师兄,可以起来了吧?”

    容辉见她若无其事,分明是瞧不起自己,不由笑骂:“你这个小坏蛋,来劲是不是?”轻哼一声,撂下一句狠话:“晚上再收拾你!”觉得还不过瘾,伸手揽她入怀,捉了她胸前一堆桃儿把玩。

    凌霄也不在意,强自镇定,巧笑嫣然:“师兄抖抖身,地都要陷三尺,谁敢不怕……”感觉胸口发疼,身子一颤,连忙按住胸口那双大手,正色商量:“这个东西,以后由我保管……”说着摘下他拇指上一枚宝石扳指。

    容辉微愣,想着自己整副家当都在里面,很是不舍。转念又觉得既已娶她为妻,理应由她打理这些物件。以后要用什么,直接开口就是,还省得担心拿出去掉了。略作权衡,缓缓点头。

    凌霄眉开眼笑,低头在他胸膛上亲了一吻,又问容辉:“师兄答应得这么爽快,该不会藏了什么贵重东西吧……”

    “我整副家当都在你手里,哪还有别的!”容辉矢口否认,想着东西都给出去了,索性装好人讨好她:“我还信不过你吗?既然给你了,哪有藏东西的道理。”

    “是吗?”凌霄微笑反问:“那,‘凝血神枪’呢?我好像没找到哦……”

    “好一个项庄舞剑!”容辉暗道“上当”,忽然发现做完事后,反应有些迟钝,居然被凌霄阴了一把。一时间又气又恼,皱眉轻哼,推开她侧过身去。

    凌霄身旁一空,又羞又愤。可既已下定决心,只好主动粘上,抱住容辉的腰,轻声细语:“师兄心直性急,是个火爆性子。可刚而易折,强而易竭。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,纵是绝世高人,也有寡不敌众的时候,何况你我?我是怕师兄仗着有件好法宝,就随便和人动手。你也不知道,自己在拼死拼活,人家有多心疼……“低下头吻上他背后伤痕,伸舌尖轻轻舔舐。

    容辉想起在“狼居胥山”中疗伤的日子,心头直冒酸水。碧霞对自己虽好,终究是在算计自己。非但巧计利用,还拿自己当傻瓜耍,其心可诛。自己有妻有妾,居然还要顺着她施以“美男计”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从前有潇璇,现在只有身后这个女人,既肯和自己同患难,又能帮上自己。

    口上的温暖,像是沙漠里的清泉,直渗心肺。他思绪如潮,背后酥酥麻麻,传至心灵,激起一股异样。轻松,却又刺激。纯洁,而意味深长。他不由轻咬嘴唇,深深呼吸。忽然感觉疲累,由身到心,说不出的累。

    凌霄感觉他身躯发软,透出一股悲凉,暗叹“果然如此”。唇下的身躯扛着多少东西,只有她最清楚。没有了这具身躯,明天的太阳可能会照样升起,可今日的天空必然一去不返。闭上双眼,全神贯注。唇下的吻,更深,更沉。

第八十四章 情真情幻

    窗前帐下,他的心就像刚蜕壳的伤疤,敏感、燥动。她的吻恰似和风细雨,轻柔而细腻。沁入肌肤,滋润身心。那枯萎的心田上,又萌发出一股异样的思绪,酥酥麻麻,如梦如幻,却依稀相识。

    容辉身心皆疲,翻过身揽凌霄入怀,让她枕上自己右臂,左手缓缓抚她背脊,从上到下。凌霄既已下定决心,又拿起扳指,旧话重提:“我可以不管这些东西,可是法宝,不准你带在身上……”

    “你这个小管家婆……”容辉回右手撩她耳后根,忽觉得脖颈轻颤,欣然微笑:“你现在管内院,我一进内院门,不就归你管了吗?”

    凌霄精神一振,睁大眼瞪着容辉,嫣然笑问:“真的都听我的?”

    容辉点头答应:“我的事,听你的。家里的事,我们商量。”想到她话中所指,不由笑骂:“你真是个小傻瓜……”

    “不许说我傻……”凌霄抿了嘴笑:“本来就不聪明,小心被你越说越傻……”

    “你要是不聪明,恐怕这世上再没有聪明的人……”容辉暗骂了一句,继续撩她:“你这个傻丫头,非要哥好好向你交一回账吗?”

    “交账,教什么账……”凌霄眨了眨眼,忽觉这个家伙又有些燥动,这才会意,暗暗叫苦:“天呐……不会还要吧……”只当不知道:“那我倒要看看,师兄到底攒了多少私房钱!”

    “攒?”容辉想起宣府买茶的事,又好气又好笑:“这回出去,倒贴给人三千两黄金……怎么,你要给我出?”

    “那师兄的金库不小嘛……”凌霄深深呼吸,趴在容辉肩头,和她耍花腔:“一贴就是三千两黄金,是给哪个姑娘赎了身,还是为哪位‘妹妹’还了债,要从我这里走账?”睁大眼瞧着容辉双眼,想看他有没有撒谎。

 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四目相接,容辉眨了眨眼,不由好笑,手上不停,看着她大大方方地说:“听徐州‘歌风台’上的小黄莺唱曲,花了五百两……在宣府清远楼过夜,花了一千两……在西安包画舫游灞河,花了一千五百两……”

    凌霄听得直皱眉头,他一句就打一下,不住腹诽:“这个家伙,这种事还有脸说出来……”沉下脸说:“我倒不知道,师兄喜欢什么样的姑娘……”

    容辉见她信了,心头一动,继续逗她:“前面再凸点儿,后面再翘点儿。条儿顺点儿,牌儿嘛,最好在亮一点点……”

    凌霄听得暗暗皱眉,自忖在美色上还委屈不了他。他若真想要谁,只要他开这口,你情我愿,自己就给他安排。他若真喜欢去外面找刺激,也管不着他,给自己留份薄面就行。可若带回家来羞辱自己……心里一阵冷笑,反肘撞开那只脏手,他说一句就拧他一下。脐下、股上,直往死里掐。

    容辉倒抽一口凉气,身下却一阵火烧。翻身平躺,将她揽在身上,瞪眼笑骂:“你这个小傻瓜,这点自信都没有吗……”

    凌霄抿着嘴深深呼吸,捧着容辉的脸说:“知道……我都知道……”见他呼吸渐沉,身上也燥动起来。自忖逃不过去,索性再放纵一回,凑到他耳边吹气:“最后一次……”

    容辉只觉一股邪风刮进胸腹,心火直往上窜:“小妖女……胸前还没四两肉,就敢跟哥叫板……”瞪着她深深呼吸,一双手顺着她身侧滑下,扶住那象牙般不盈一握的纤腰,轻挺虎腰,扶摇直上。

    天色渐亮,纱帐中斑驳的光影,恰似天边朝霞,飘渺变幻。这一路山高水急,**莫测,直颠得她身前一对桃儿上蹿下跳,似欲蹦出胸腔。肌肤相击,那一刚一柔间的韧性,就像要弹出两个人的灵魂。

    容辉出了一身大汗,身心皆疲,索性又睡了个回笼觉。日上三竿,听见动静方醒。睁开眼见凌霄穿了亵衣,正扶着床柱起身,呲牙咧嘴,颤颤巍巍,心里一阵得意,坐起身扶住她问:“没事吧,叫丫鬟进来帮你就是……”

    凌霄狠狠白了容辉一眼,红着脸嘀嘀应承“丢死人了……”

    容辉越是见她难为情,越是得意,微笑劝慰:“去泡个澡吧,会舒服一点。我听说东瀛人喜欢用柚子泡澡,特别解乏。眼下既赶上了,要不试试?”说着拿了床边榻上一套新亵衣披上,揽凌霄坐下,提气招呼:“红袖,来!”

    凌霄羞恼不胜,赶紧捋平衣襟,深呼吸定下心神,危坐到床头榻上。罗帐撩起,红袖低头走进,看见两人穿得整整齐齐,暗松口气。容辉直接吩咐:“用柚子榨了汁,给夫人沐浴。”

    柚子产自南方,中秋上市,山下就有人种。“眼下柚子尚苦,虽不能吃,的确适合沐浴……”红袖心思微转,觉得并不难办,应了声是,躬身退下。

    卧室榻上,凌霄待锦绣帷帘重新拉好,笑问容辉:“男人在床上说的话,都不能信吗?”

    容辉知她所指,不由头疼:“这丫头怎么还记得这一茬?”只后悔为了讨她欢心,把话说满了。目光微转,微笑应承:“我还骗你不成?等你收拾好了,我们一起清点。该扎堆的扎堆,该入库的入库。在床铺脚找出扳指,拉起凌霄的手亲自给她戴上,顺势将她揽进怀里。一颗心渐渐平静,正色商量:“等你收拾好了,我们去看葳哥儿?”

    凌霄静静地靠在容辉肩头,腹诽一通后,再没多说。片刻后红袖进屋回话:“夫人,水倒好了……”见两人正亲密,连忙低头。

    凌霄身下又酸又胀,哪好意思起身?容辉欣然微笑:“我抱你过去……”站起身主动横抱起她,抬腿就往外走。屋中丫鬟看见,齐齐地头。

    凌霄双颊乍红,嘀嘀惊呼:“放下我……”扭着腰就像挣脱下来。

    “别动!”容辉微笑反问:“你想让满院子人都知道,我欺负你?”

    塘边日下,凌霄又羞又恼,靠在容辉肩头嗔怪:“你本来就在欺负人家……”说话间景色飞旋,转眼已至廊下浴室。门还没开,柚子香已扑面而来。

    容辉把凌霄放进柚子水中,微笑嘱咐:“你先泡着……”转身就走,直去东边浴室。

    生柚子性寒,味酸,能止咳平喘,清热化痰,健脾消食,解酒去烦。凌霄泡进水里,忽觉身下凉丝丝地,整个人精神一振,深深吐纳,才舒服了不少。

    红袖进屋服侍,走到桶边拿紫檀木梳帮凌霄洗头,趁机告知:“‘洗三’的事由外院接过去了,定在后殿演礼,说是老太爷和太夫人的意思。早上就想跟您说,可……”红脸低头,实在说不出口。

    凌霄羞愧难当,所幸有水汽遮掩,只好故作镇定,看着前面悠悠应承:“葳哥儿是二爷的长子,现在又养在老太爷和太夫人屋里,没准以后,是要继承基业的,理应如此……”

    红袖吓了一跳,失声低呼:“夫人……”又为凌霄不平,小声提醒:“夫人……刚才张大夫托人给我带了个话,说这生柚子水酸味重,长用来泡澡,就不容易怀不上孩子……”

    “是吗?”凌霄感觉身下丝丝发凉,清爽之余,的确能化瘀解毒。虽拿不准容辉是否有这层意思,却求之不得,微笑打断:“你别多想。二爷若不想让我生,犯不着这么麻烦。何况他年富力强,功法通玄。一、两百年内,犯不着操心这些事情。”

    红袖低头应了声是,继续梳头,顺着话说:“二爷对夫人的好,我们都看在眼里呢……我听人说了,爷们儿火气上来,泄出去就觉得没意思了。只有真正喜欢,才有‘三上马、二进宫’……像您这样,就是先夫人那会,也没法比……”

    “这种事,怎们能拿来比……这群小丫头片子,真是闲得没事做……”凌霄一想有人议论自己和潇璇谁受宠,心里就堵得慌,蹙眉暗骂:“哪壶不开提哪壶……”清醒过来,正色告诫:“传这种话的人,本身就有野心。二爷喜欢哪个女人,也是她自己的事。我劝你们你们做好了的本分,就抓紧时间练功。他要真看上你们谁,我也不拦着。可你们谁要觉得我好欺负,那就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……”语气渐沉,不怒自威。

    山中大半管事,皆是潇璇所留,自成一股势力。红袖只是随口一说,本是想讨凌霄欢心,不料引来一顿训斥,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