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19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19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有!”张大夫精神一振,毅然答应。

    容辉连忙招呼:“红袖,去药房拿一葫芦‘雪参玉蟾丸’来!”听见屋外一声答应,又问张大夫:“能有多大效用?”

    “蟾酥强心,能解百毒,属火,正好克制此毒!”张大夫说:“只不知二爷口中的‘玉蟾’,能多大药力。”

第八十九章 解毒疗伤

    西梢间里,容辉觉得有道理,见父亲点头,翻上大炕,盘膝坐到凌霄身后,深深吐纳,抬右掌贴上她后心,潜运神功。心念到处,那毒素竟已侵入她筋骨气血,与她合而为一。运气逼毒,直如老驴推磨,不过能助她行转气血,哪能逼出半分毒素?

    功力到出,凌霄精神一振,晕生双颊,缓缓睁开眼睛。红袖拿着“药葫芦”撩帘而入,恰好看见凌霄睁眼,额头沁汗,欣然问候:“夫人,您好了?”其他人也是一般想法,睁大眼看向容辉。

    容辉潜运“火灵”,暗暗庆幸:“幸亏她修的是‘水灵力’,如今‘太极’已成,还走上了炼体的路子。此毒极阴,主静止。我只需加入一位‘阳动’,就能活血顺气。”

    他以自身功力通了凌霄“督脉”,撤掌收功,呼出口气:“暂时,只能这样了……”擦了把汗,摇头苦笑:“要解此毒,不易。”又问张大夫:“这‘雪参玉蟾丸’药力奇烈,您看她这样,能直接服用吗?”

    张大夫不敢断言,试探着说:“那得让老朽先试试药性!”接过“药葫芦”,倒出一粒“龙眼”大的丹丸,托在掌中,只闻倒一阵腥味。用指甲刮下一抹,伸舌头轻轻舔舐,舌尖所及,如置身烘炉,口干舌燥,心上更似有团火焰在烧。脸色一红,连忙转向痰盂,随后吐出一口污血。

    厅中人凝神端瞧,俱是一惊。容雪吓了一跳,连忙在一旁扶住他问:“您没事吧……”

    张大夫轻揉心口,端起茶喝下一大口,才长长呼出口气:“舒服多了……”托着丹药感慨:“仙药,仙药哇……”略作思忖,缓缓叙说:“生姜发汗,此药配以姜汤服下,能缓和药力,正适合夫人。”说着看向李蕃宁。

    红袖闻音知雅,又用茶托接过,呈给“老爷子”。李蕃宁郑重拿起药丸,依样试药。虽然谨慎,亦不免心跳加速,大汉淋漓。长长呼出口热气,思忖片刻,点头赞同:“以姜汤发汗,的确能缓和药力。再用大枣、粳米熬粥进补,也不至伤及肠胃。”

    红袖精神一振,欣然去办。容雪走到凌霄身前,见她虽已睁眼,可面无表情,神采涣散,于是伸手指到她眼前晃悠。见她眼珠动也不动,不由惊疑:“她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容辉心头一凛,凝神呼唤:“凌霄,凌霄……醒醒,醒醒……”

    神若唤人,直呼灵魂。凌霄心惊肉跳,身躯轻颤,渐渐有了表情,却咧了嘴笑:“花……好多花……红的,白的,蓝的,紫的……”目中仍无神采。

    陈凌云和容霜见红袖抓药去了,知道有了转机,汲汲进屋端瞧,正好看见,不由吓了一跳。李母转过头去,眼泪直往外涌。李蕃宁和张大夫看见,也不由轻叹。

    容辉心头发酸,凝神运气,去揉凌霄背后“灵台穴”。真气到处,凌霄瞳孔收缩,眼底精光一闪,才回过神来。目光呆滞,缓缓扫视众人,悠悠询问:“你们,怎么了……”

    陈凌云精神一振,欣然询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    “我的头,好疼……”凌霄缓缓低头,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和四肢,又缓缓摇头,喃喃自语:“我是在天上吗……空空荡荡地……一点感觉也没有……”

    容辉见她仍有些痴呆,心头发酸,揽她入怀,一边运气揉她“灵台”,一边安慰:“没事的,有我在,会让你好起来的……”

    张大夫抿了抿嘴,试探着说:“夫人中的毒中,应该还有极强的麻醉药剂。这种药剂是在‘曼陀罗’花中提炼出来的,一般是给病人止疼用的。绿林道上的,也用它打劫。下在酒里,能盖住气味。剂量大了,还能让人看见幻象……”

    “要只是麻醉药就好……”容辉放下心来,柔声安慰:“放心,喝醉了酒,就是这样,睡一觉就好了……”可见她的脸颊白地几乎透明,当真是如水如玉,哪肯相信只是麻醉散?眼中的凄美,映入心涧,心也要滴出水来。

    凌霄耳中嗡鸣,头昏脑胀,四肢毫无知觉,片刻后才知大事不妙,询问李母:“孩子,还好吗……”

    李母泪盈于睫,点头应承:“好,都好……”

    容辉心头阵痛,抿着嘴说:“你这个小傻瓜,怎么就这么傻……”

    “不是说了吗?不许说我傻……”凌霄看着她微笑:“葳哥儿,也是我的孩子,不是吗……”

    容辉想到潇璇,只觉胸口压着一块大石:“大丈夫立身处世,不能保全家人妻小,又何必活着……”深深呼吸,摇头惨笑:“你这个傻瓜……”一语出口,身体已有些颤抖。

    容光穿了套蜀锦深衣,从外院回来。撩帘进屋,见容辉正抱着凌霄坐在炕上,其余人纷纷低头流泪,顿知事情不妙,深吸一口气,低下头和众人打了声招呼,郑重询问:“前院的客人,怎么安排……”

    “让他们各回各家吧……”容辉咽下口唾沫,重新嘱咐:“派护卫,送他们回去……”

    容光不好多呆,立刻去办。红袖跟着端进姜汤,低头回禀:“二爷,粳米和大枣粥已经用小泥炉炖上了,绿衣看着,就在门口水榭下。”容辉接过填白瓷盅,吹凉了亲自喂凌霄喝下。

    众人眼见她服下一枚“雪参玉蟾丸”后,精神一振,脸色乍红,心里也提了口气。凌霄深深吐纳,自己理顺内息后,全身香汗薄发,精神渐长,微笑应承:“我好多了,似乎可以运气……”

    容雪欣然招呼:“大家都出去等吧,让她静下来运功试试!”众人闻音知雅,纷纷起身去了正厅。

    容辉又劝父母:“爹、娘,你们先回去歇着吧,这里有我和容雪,又疑难,再去问您。”

    李母也知道兄妹俩道法通玄,自己在场,他们施展不开,点头答应:“葳哥儿放在我那里,你只管放心!”当下拉了李蕃宁,带着一众丫鬟,由容霜相送,回往“紫薇阁”去。

    “盛心阁”中,陈凌云待众人走开,正视容辉询问:“她的病,到底怎么样!”

    容辉坐到屏前罗汉床上,摇头轻叹:“幸亏及时给她服下了‘七转护心丹’,护住了心神。七日内,她不会有事。‘雪参’和‘玉蟾’虽有效用,可没经过炼制,要想发挥出药性,只有靠她自己。可那毒药会让人产生幻觉,就怕七日一过,她会精神错乱,反而适得其反。万一不行,我可以为她逼出毒素,可那毒素已和她的气血合而为一,若尽数排出,她一身功力也就废了。”

    容雪更了解“功力”在修真者心中的地位,听言倒抽一口凉气,摇头反对:“不能废她的功力,她‘太极’已成,功力在气血间行转。一旦功力被废,势必气散血崩而亡。”

    “那怎么办?”陈凌云吓了一跳,失声询问。

    “两条路……”容辉沉下脸凝视门外天空,缓缓叙说:“要么找到对应的解药,要么炼化毒素,收为己用。”

    陈凌云觉得有道理,想着凶手已被收押,严刑之下,必有口供。而以“灵山真人”在修真界中的地位和势力,又有什么药材找不到?认为配解药更加妥当,点头赞同:“我府下有几个刑讯师,要是他们不招,就跟我说。”

    容辉想起来就有气,轻哼一声,斜眼冷笑:“既然到了我手里,招不招岂能还由他们做主?”见红袖端茶进来,正色吩咐:“你去‘渊渟园’问问,有结果了没?”

    “是!”事及凌霄性命,红袖不敢怠慢,应声而去。

    容霜从“紫薇阁”带回理哥儿,喊了声“二哥”。陈凌云也怕儿子再出意外,起身告辞:“那我们先回去,明天再来!”

    容辉惦记着凌霄,站起身直言不讳:“那你走好!”吩咐容雪:“我在这守着,你送送舅爷!”见两人出门,一颗心才渐渐平静,又暗暗着急,背着手在前厅踱了一圈,忽然想到碧霞:“她见多识广,一定有办法!”精神一振,吩咐厅中蓝绸:“你在这里看着,我就在小书房,有事传讯。”出门直往湖边小书房去。

    日下风中,残荷摇曳。绿衣将泥炉端到了屋前水榭中,又炖上姜汤,亲自煎熬。容光安排好送行车驾后,又回内书房商量容辉:“现在和东瀛人彻底翻脸了,下一步怎么办!”

    “翻脸就翻脸,怕什么!”容辉心头火起,站起身在书房中厅转了一圈,遥望荷塘,毅然决断:“第一,传令‘仪卫司’,加紧巡防。第二,招百户以上军官回衙门集合,我有事情交代。第三,两日内驱逐所有东瀛商人出境,不从者,杀!”

    “这……”容光觉得太过激进,可想到别人都欺上山来了,心里也一阵火烧。深吸一口气,毅然决断:“好,我这就去办。”站起身就往外走。

第九十章 神鞭笞魂

    午后日下,红袖探得讯息,上山回话。走在塘边林荫道上,看见容光从盝顶书房出来,顿知容辉就在房中。迎上去喊了声“大爷”,进屋回禀:“二爷,那些人死不开口,梅钗姐姐怕把人弄死了……”

    “是吗?”容辉轻哼一声,略作思忖,正色吩咐:“你去找条鞭子来!”

    红袖应声告退,小跑向库房检点。片刻后拿回一条皮鞭,呈给容辉:“这是先夫人用过的‘龙筋鞭’。”

    容辉慎重接过,见是妖兽筋骨所制,当下凝神运气,一连烙如九道印记,交给红袖,沉脸嘱咐:“就用它,往死里抽。”

    “是!”红袖双手接过,应声而去。

    容辉回头看向窗外荷塘,沉下脸深深吐纳:“不是我要杀人,是你们要杀我!”下定决心,拂袖走进北间静室,盘膝坐下,抓紧时间恢复。

    容雪将陈凌云一家送进阳都城,回山已是“未正”时分。人在空中,见山外城中已开启法阵,城外飞虹穿梭,正是下院弟子御剑巡逻。凝神观察,多是“太极初期”修为,有几人赫然已臻“太极中期”,心里也松了口气:“他们修的是本门传承意境,每人专功一两样,既能规避天劫,功法精进也快得多……再配合护山大阵,应该能御敌……”

    她又想起“雪参玉蟾丸”的事,飞回山门,直入内院,在书房找容辉商量:“哥,那丸药还有多少,我或许可以稍微提纯药性。”

    容辉调息不到半个时辰,在中厅见她,听言精神一振,欣然应允:“好事啊,现成的丹药还有两葫芦,蟾酥和雪参,都不下百斤。提纯药力不难,不过要炼成丹药,恐怕不那么容易。”

    “蟾酥归心经,雪参归脾、肾两经,药性本就互补。”容雪坐到桌边倒了杯茶,轻啜一口,正色担保:“我以本身修为,调和这三味药性,不会太难。”

    “如果找不到解药,凌霄就要长期用‘雪参玉蟾丸’活血顺气,是不能这样胡吃海塞。”容辉觉得不妨一试,点头答应:“那好,你先拿一葫芦药去试试……”

    两人正说着话,红袖欣然来报:“二爷,那青衣人肯招了,不过他要当着您的面说!”

    “任他嘴硬!”容辉轻哼一身,站起身问:“抽了多少鞭……”

    “七鞭!”中厅桌前,红袖实话实说:“说来真是先夫人在天有灵,那鞭子抽下去也没烙下多深的伤痕,可那厮喊地,哪像是人声,鬼哭狼嚎似的……”

    “那就对了!”容辉横眉冷笑,边走边说:“去药房给大姑娘拿一葫芦‘雪参玉蟾丸’来,我去看看!”

    红袖应声下去,容雪悄声询问:“那是什么鞭子,这么厉害……”

    日下风中,林荫道旁,容辉背负双手,踱到荷塘边说:“这鞭子专抽人灵魂,我叫它‘笞魂鞭’。任是皮糙肉厚,钢筋铁骨,也挡不住这鞭子抽打。他死不开口,多半不怕身死。我直接灭他灵魂,他当然慌了。”

    “这样啊……”容雪恍然大悟,又问容辉:“东瀛人硬说你是假的,到底是为什么,真的是丧心病狂?”

    容辉凝视荷塘,不答反问:“你知道‘武夷’二字何解?”

    容雪凑到容辉身边,试探着说:“御夷用武之地……”

    “对!”容辉点头承认,边想边说:“武夷一脉,东坡和缓,层次分明。西坡陡峭,多断崖绝壁。而咱们这朝廷,根本没有水师海防,所以只好退守内陆,由武夷山脉中诸仙派在山顶设一道法阵结界防护。要想进出,就只能走几处特定的关隘。”

    他叹了口气,遥望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