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0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0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灵山君府”与赣州、吉安、汀州、抚州四府极壤。严良见茶商云集,便按朝廷规矩,先向“引商”供货。又按照产茶数目,雕刻四府“由引”,让“客贩”竞标。

    山花烂漫,又当踏青春游时节。各地商贩知道“灵茶”好卖,齐聚“灵山君府”,投标竞价,自有一番热闹。黄家三少『奶』『奶』,黄霁景的生母姬氏如期而至。却带来了寡嫂吴氏,和其独自黄齐飞。

    潇月听说吴氏名叫吴绫,曾是桐柏山“天台观”下俗家弟子,只好请至内院“流芳屋”,以道友之礼相见,却让人把姬氏挡在了“循义门”外。

    吴绫形容本好,用束发银环挽了条马尾辫,穿了身雪绫深衣,银丝刺绣,更显素雅。坐下来和潇月寒暄了两句,直接说起来意:“夫君去得早,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。小『妇』人殚精竭虑,只盼我们飞哥儿能平安长大,欢喜自在……”

    潇月见她“太极”已成,也暗暗佩服。听出话里意思,顺势让人带黄齐飞进来。端坐屏前榻上,隔帘见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长衫玉立,形容俊朗。凝神细看,精神之饱满,根骨之清灵,的确是棵“修真炼气”好苗子。只是不曾修炼,气息散漫,显得十分忧郁。暗叹一声,答应让梅钗收他为徒。

    两人稍作客套,吴绫委婉表示,想留在山中修炼。潇月却摇头拒绝:“师姐遇刺后,师兄立下规矩,山上府下,再不招客卿。姑娘不是本门弟子,若想留在附近修炼,只能投身‘灵山君府’。不过令侄女的别院和田庄,由她自便。”

    “寄人篱下,再回光州……”吴绫暗暗蹙眉,可要当人手下,却拿不定主意。潇月见她为难,接着说:“本门弟子,只要达成‘太极’,门中自会在福地内赐下一座灵脉,供其开枝散叶。姑娘那时再来,也不迟……”说着端了茶盏。

    吴绫见一个小丫头跟自己摆谱,暗暗着恼。气由心生,忽觉丹田刺痛,不由吃惊:“阵法?”才想起面前少女还是“灵山真人”:“好高明的‘诛心阵’,能布此阵者,绝非泛泛……”站起身裣衽告辞:“那小『妇』人先回去想想!”

    潇月放下茶盏,喊了声“送客”,起身就往后走。红袖帮凌霄打理庶务已近半年,眼下被潇月调到了身边帮忙。她穿了身青罗半臂,马面红裙,听言从屏风后转出,裣衽行礼:“姑娘,请跟我来。”直往外走。

    日下风中,“循义门”外,姬氏见守门小厮不然紫金进院,直气得全身发抖。正要发作,忽觉心头发热,喉头发甜,张开嘴喷出一口鲜血,不由一个踉跄。

    她身后跟上个锦衣『妇』人,伸手扶住,沉声叱问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

    守门的青袍小厮摇头微笑:“对不起夫人,‘真人’说了,我们二爷没您这号亲戚。您这还是在门外面,要真进去了,可就出不来了。”

    姬氏匀过气来,没觉得不适。轻哼一声,直接去了“紫红斋”。黄霁景忽然看见母亲,又惊又喜,自有一番哭诉。姬氏抱着女儿,也是百感交集。

    黄霁景向母亲介绍住处,姬氏边听边看,见院落典雅,装饰精致,用料也十分豪阔,已有几分满意。穿过前屋,沿游廊走进后屋,只见一屋摆设,竟无不是法器,不由暗叹:“好,好哇……”金碧辉煌之间,由女儿扶着走进西梢间,在窗边小圆桌前坐下,接了女儿奉上的茶,遣开不相干的丫鬟,问起别来情由。

    她早知容辉离开了封地,眼下听玉『露』说女儿非但没能圆房,还被羞辱了一番,直气得全身发抖,抬手一拂,就把翡翠茶盏摔到了地上。茶水泼了一地,茶盏却极坚硬,在金砖上“哐当哐当”滚了几个来回,仍然完好无损。

    黄霁景吓了一跳,悲从中来,眼泪夺眶而出。姬氏沉声质问:“我不是教过你了吗,你怎么不说?”

    “我说了……”黄霁景泪盈于睫,低下头趴到桌上,抽抽噎噎。玉『露』吓了一跳,连忙收拾,小声劝慰:“少『奶』『奶』息怒,要是让仙君知道了,就更不待见我们小姐了。”

    “啪—”姬氏抬手拍桌,咬牙切齿:“姓李的,我女儿哪一点配不上你。真是给你脸,你不要脸……”看见女儿趴在桌上哭,更怒其不争,沉声斥责:“你也是个没用的东西,当时安排你去徐州,你在干什么?上谁的车不好,要和那姓刘的小子挤一辆车,还被人当场撞见。现在哭,哭给谁看……”

    她轻哼一声,又问玉『露』:“姓李的什么时候回来……”

    玉『露』满心尴尬,实话实说:“三少『奶』『奶』,您要是为了小姐好,就别这么叫了。仙君没说什么时候回来,有人说三年,也有人说四年。不过倒是留下了话,说我们小姐想修炼,就住在山上。想去燕京,就住在西山。听说西山正在开建别院,我们小姐的院子还和这里一样,那边燕姨娘的院子比照我们小姐,夫人的正院比这好十倍……”

    姬氏沉声喝斥:“胡说,掌嘴!”

    玉『露』听言冷笑:“三少『奶』『奶』,我们的口粮和月例是‘仙君府’给的,也是我心好,才提醒您别犯糊涂。”

    “你……”姬氏勃然大怒,瞪向玉『露』。

    玉『露』目不斜视,接着说:“三少『奶』『奶』,这院子里,本来也有‘诛心阵’。只是‘真人’特意把法阵关了,还让我转告您一句:妾室的家人,不算亲戚,这次让您进来,是破了例……”

    姬氏气得喘气:“反了,反了……”

    黄霁景心『乱』如麻,趴在桌上嘤嘤吩咐:“别说了,出去……”听见木门合拢,才抬起头说:“娘,我们错了,您不该来呀……”

    “你还敢教训我?”姬氏掌身而起,瞪眼叱问:“没我们给他撑腰,那个什么丹霞山,什么杨家,早把他灭了。没我们上表劝进,他能封君?”

    黄霁景只觉得这个女人荒谬,暗叹一声,沉下脸说:“军国大事,不是我们女人能『插』嘴的。女儿既已嫁作人『妇』,自当为夫家着想。眼下夫君不在,您要做的事情,恕女儿办不到。”

    “你……”姬氏怒不可遏,正要破口大骂,忽听敲门声响,玉『露』报讯:“三少『奶』『奶』,二少『奶』『奶』带着飞少爷来了。”想到大事要紧,只好呼出口闷气,沉声吩咐:“走,跟我去见你二伯母。”深深呼吸,定下心神,直往外走。

第三章 无中生有

    吴绫带黄齐飞看望堂姐,在“紫红斋”前厅见到姬氏母女。黄霁景让随侍的小厮金风,安排堂弟去山下别院歇息,自己则带着玉『露』去厢房收拾,亲自为二伯母铺床。

    姬氏到了女儿的地盘,本想借着“灵山君”的住处,在嫡嫂面前做一回人。可见女儿装聋作哑,不由着恼。趁吴绫喝茶,借口出去帮忙,随后在游廊下堵住黄霁景质问:“他是你堂弟,你当着你二伯母让她住山下,让我再怎么跟你二伯母说话?”'搜索最新更新尽在'

    黄霁景见容辉飞黄腾达,早没了恨意。午夜梦回,沉思前事,自己的确是颗棋子。眼下无依无靠,只想闭世清修。见母亲蛮横,只暗叹母亲浅薄,据理力争:“我是‘灵山君’的道侣,这是我和‘灵山君’的住处。表弟年已长成,理应避嫌。我也奉劝母亲,别痴心妄想……”抱着床软被,转身而去。

    姬氏自忖是“灵山君”的丈母娘,本以为屈尊降贵,到了武夷山旁的乡下地方,所有人都会供着自己,不料在“循义门”前吃了“闭门羹”,又被女儿数落,只气得全身发抖。正要发作,却被跟来的一个锦衣『妇』人搀住。

    “有女儿这么和娘说话的吗?还反了她……”姬氏大怒,沉声质问:“你也向着她?”

    “少『奶』『奶』,恕我多一句嘴。”『妇』人面沉如水,压低声音:“您以为姑爷封君,就只是凭我们家老爷的一句话?您以为老爷器重二少『奶』『奶』,就只是因为她是嫡嫂?”

    姬氏嗤之以鼻:“那还能怎样!”

    那媳『妇』摇头苦笑:“修真界里,实力为尊。七小姐是仙君的道侣,哪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到的。您好不容易见上一面,该珍惜才是。再想见面,可就没这么容易了。”

    “京城里排嫡庶,论品级,自己『插』不上话也罢。难道到了这穷乡僻壤,还要和人论修为,讲实力?”姬氏哪听得进半句,又想起此行的目的:“飞哥儿好歹是他姓李的舅兄,却给那姓李的丫鬟当徒弟,哪一天才能接掌门户?”越想越气,沉下脸说:“我倒要看看,咱们‘春申灵君府’,是不是就真这么不受待见!”拂袖就走。

    她带着一众丫鬟仆『妇』去叩“循义门”,门房小厮不敢怠慢,一面拦着姬氏说好话,一面向潇月传讯。话音刚落,清风吹拂,语声悠悠:“何人寻衅!”

    小厮代为回答:“启禀真人,来人是‘春申灵君’第三子元配,姬氏。”

    姬氏听言,轻哼一声,又听见清风传音:“所为何事!”

    小厮拱手作答:“觐见真人。”

    清风吹拂,语声朗朗:“何等修为。”

    小厮实话实说:“筑基。”

    “拜—”话音刚落,风云『色』变,群山呼啸。

    姬氏下了一跳,抬手指天,瞪眼叱问:“什么,让我跪你……”恍惚间如仰高山,心惊肉跳。不及反应,双膝一软,手掌伏地,已跪在门前。又听狂风怒号:“叩—”

    法力所及,姬氏如临天威。三拜九叩之后,才被身边锦衣『妇』人扶住。身形未稳,又听语声悠悠:“何事。”

    她魂不附体,口齿哆嗦:“没没没……没事……”

    “无礼,去—”清风送回一声冷哼。话音未落,风起云涌。姬氏等身子一轻,如被狂风裹挟,腾空而起,翻滚着直向南去。守门的小厮看见,方知本门还有此等手段。崇敬、仰慕,溢于言表。

    荷花塘边,潇月见潇娟装神弄鬼,不由嗔怪:“你这样,是不是太过了!”

    “放心放心,我只是把她们送出山门,绝不伤她们一丝一毫……”潇娟欣然担保,想起刚才听到的话,不由冷笑:“不给她点颜『色』看看,她还以为这里是她们‘灵君府’后花园……”

    “势利小人,逢高踩低,何必跟她一般见识……”潇月也憋着口气,接着说:“既然她的事办妥了,那你就把好事做到底,把她们的车驾也送下山吧……只是想不到碧霞姑娘竟然有这么高明的手段,修几十座庙,就能让大阵威能增加十余倍之多。”

    “何止!”潇娟欣然附和:“关键是七十二峰之灵,居然有了复原的迹象。我们能感悟的传承,也更加清晰了。她说这是信力,我们也不能让这福地内的百姓失望才是……”双手结印,继续施法。

    姬氏落到地上,半晌后匀过气来,再没脸上山。索『性』登上座驾,灰溜溜地回了“阳都港”。吴绫从玉『露』口中得知原委,再没脸向潇月提要求,只嘱咐黄霁景照顾堂弟,随后告辞。

    黄霁景暗暗叹息:“天道将变,爹、娘,你们多保重……”亲自能送二伯母出门。消息不胫而走,有心人惊叹“灵山君”敢跟“春申灵君”翻脸之余,只笑姬氏不知好歹。

    时当四月初夏,阵雨初歇,霓虹横空。青山翠柏,彩彻区明。忽然风云聚会,化作千重瑞霭,万丈祥光。潇月发现异样,走出湖畔书房,只见祥云翻滚,如浪如『潮』。似乎有形,又似无质,凝神感应,亦非山中大阵所化,不由惊疑:“难道是……”

    忽然凤鸣冲霄,火鸟悠悠振翅,自天外飞来,很是兴奋。猫熊凭虚御风,在它身后飞奔,却似不明所以。潇娟穿了件紫罗半臂,发现异样,随后赶来,郑重询问:“是不是容雪正在冲关?看这天兆,应该是到了要紧关头。”

    “应该是吧!”潇月点头赞同,想起一事,双手结印,传音吩咐:“上下人等,立刻静坐调息,万勿干扰天地灵气。”

    潇娟觉得有道理,伸手相请:“这么说,山下那件隐患,已经被炼化了?”当先走进书房,站到窗前,只见猫熊趴上了前面屋脊,火鸟歇在了猫熊头上,不由嗔怪:“怎么哪有热闹,都少不了它们……”

    苍穹如幕,光霞如匹。空中『色』彩变幻,涟漪『荡』漾,更似染缸倒扣。霞光收拢,带起一圈电弧,所过处空空『荡』『荡』,恍如揭起了一只井盖,那苍凉的『色』彩,就像是天空的尽头,无尽的深渊。

    潇月和潇月观之似近,相处却不可以道里来计。眼见彩霞收缩,化作一个人影,不由惊疑:“容雪?”“这是什么修为?”又见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