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02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02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潇月和潇月观之似近,相处却不可以道里来计。眼见彩霞收缩,化作一个人影,不由惊疑:“容雪?”“这是什么修为?”又见她虽似一轮太阳,可有光无热,明而不亮,更像空中的深渊,不由一阵哆嗦。

    人影现形,群峰高呼,罡风长啸,直震得人耳鼓发麻。众人接到潇娟指示,虽已盘膝坐定,仍觉得天旋地转,头昏脑胀。惊骇之余,也只能眼观鼻,鼻观心,奋力承受。

    潇娟和潇月四掌相抵,合力化解。待威压退去,风声止歇,才缓缓睁眼。见骄阳灿烂,远处青山仍在,窗前水波不兴,一起松了口气。凝神搜索,却发现高空中有轮漩涡,其眼中坐着个白衣少女,披头散发,不是容雪是谁?可细察气息,竟似羚羊挂角,飘渺难寻,又不由轻疑:“这是她吗?”

    两个人走出书房,又让众人各司其职,别的一句也不多说。日行偏西,霞光万丈。潇娟站在塘边,却不见容雪周围有丝毫『色』彩,不由轻疑:“它吸收的到底是什么?开始只觉得她修为极高,眼下虽感受不到她的气息,可心头却像有阵清风在吹,神清气爽。”

    “那,应该就是万民的香火吧……”潇月缓缓叙说,又商量妹妹:“碧霞姑娘说过,这件事不能向外透『露』。我们还是当她修为大进,在巩固境界吧。看她的样子,也不是一两日的事,你就先去歇了吧,酉时我再叫你。”说着回往书房,继续打坐炼功。

    潇娟也乐得山中多了个高手,羡慕之余,更不服输,也回了前院住处。容雪盘坐高空,身随夕阳,缓缓飘落。夕阳沉寂,她也落上了荷塘。身体沾水,群峰呼啸。

    潇月在书房守候,眼见旭日东升,容雪又缓缓升起,继续吸纳“香火”。她正看得出神,潇娟已经过来,伸手招呼:“姐,你看!”

    潇月出屋迎她,循势只见“无量阁”和“无尘居”中各长出了一棵大树,主干笔直如松,直冲云霄。旁枝四散开来,势若擎天。只是一棵树叶片宽大,形容枯槁。另一棵树却似春柳抽芽,翠绿欲滴。一枯一荣,尤显妖异。

    往后几日,容雪日出后升入高空,日落后降至水面。神木疯长,一日九丈,日分九枝。到第九日,树荫已延展至正院湖心,连成一气,端是遮天蔽日。

    火鸟乐见其成,飞到了树上做窝。猫熊也爱爬树,跟着搬到了树上。一禽一畜,在枝叶间相互追逐,玩得不亦乐乎。潇娟却越发担心,清晨进内院商量:“这片灵脉千年中所积的地气,被这两颗神木吸了个干净。这百余里灵脉,一下子成了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连护山大阵都支持不住了。万一强敌杀来,我们可怎么办……”

    话音未落,已有人冷笑:“本座等的就是现在,敢跟本座玩‘井中捞月’,本座要让你们付出代价……”

第四章 齐心协力

    声似滚雷,浩浩『荡』『荡』。潇娟如遭棒喝,直听得头脑发蒙,目眩神池。潇月也被震得气血激『荡』,惊骇之余,双手结印,凝神按下。法印入地,群峰呼啸。

    山峰中各含意境,被法力激引,应声散开。千里内风云『色』变,灵气聚会,化作七彩长虹,纵横交织,呼吸间撑起一张巨网,铺在了山脉上空。'搜索最新更新尽在'

    灵气汇聚,霞光流转,愈加凝视。潇娟凝视高空,只见罡刮过,白云飞散,显出个赤膊中年。肌肉健硕,肤『色』黝黑。额前戴着赤金顶箍,青面獠牙,瞠目欲裂。赤发虚张,如火如燎。左手持“无畏印”,五指舒展,拦在心口。右手握着柄金刚利剑,直指下方。锋芒未至,杀意已锁住人心。

    “姐……”潇娟吓得一阵哆嗦。

    潇月亦是面沉如水,搀住她说:“放心,吓唬人而已,他不敢『乱』来……”深吸一口气,朗声呼哧:“什么人擅闯灵山福地,不想招惹事端,请速离去。”

    火鸟站在树顶,见他面目可憎,很是烦躁,随声展翅厉鸣,以示驱逐。猫熊爬上树梢,见他比自己还黑,低吼一声,很是同情。赤膊大汉见两只畜生附和,勃然大怒:“找死—”挺剑直刺。

    剑气脱手,灵风汇聚,化作十丈巨剑,破风斩下。剑锋未至,神木下先升起一股赤焰。火头一窜百丈,“呼啦”一声,直燃到树梢。枯荣双树霎时间化作两根火柱,烧透了半边天空。

    火鸟厉鸣,扑腾双翅,逃之夭夭。猫熊怕火,被烧得嘶声狂吼,纵身扑出。剑气斩下,却被一层霞光托住。法力相激,巨剑嗡鸣。“天网”轻颤,缓缓涨缩,直带得群峰怒号。

    山中弟子大惊失『色』,吓得四散奔跑。潇月沉声传讯:“所有人各回各屋,凝神打坐。”呼吸间赤焰烧尽,又显出两颗参天巨树,一个生机盎然,一个形容枯槁,仍是一枯一荣。

    山中众人见一时无恙,心头稍宽,依言回屋打坐,暗暗祈祷。潇娟回过神来,正『色』商量:“我去调‘灵山卫’来?”

    “嗯!”潇月点头赞同,心思微转,慎重嘱咐:“告诉‘屏山镇’的两卫兵马,提高警惕。”

    潇娟应了一声,飞身而去。高空中赤膊大汉见自己随手一剑,还破不了护山大阵,也暗叹这山中有两把刷子。可已经暴『露』,哪肯罢休:“想必,这两棵树就是阵眼……”横下心轻哼一声:“做错了事,就要付出代价!”抬手又是一剑。

    剑气飞斩,赤焰奔腾。双树乍燃,“巨网”猛地一震。剑锋下『荡』开几道波纹,直催得“巨网”摇晃,山呼云啸。潇月见天空中霞光急转,崩溃只在眼前,不由凝视高空。

    千丈高处,天凤凛冽,寒气透骨。容雪感觉到异样,缓缓睁眼,低头只见山谷上霞光流转,自己的枯荣双树已被点燃,一个赤膊大汉正悬浮在低空叫阵,不由好笑:“我的道,岂是你能摧毁。”抬手轻挥,枯树吸收了赤焰,更加枯萎。荣树散发出一股生气,火焰沾之即灭。

    “有人?”大汉一惊,循声抬头,只见高空中飘着一道人影,远看有形,细察无质,更加纳闷:“原来九日前的天象是她引发的……分身,分神?哼,不管是什么秘术,连形体都没塑成,也敢口出狂言?”深吸一口气,右手剑斜斜撩起。

    锋芒所指,剑气冲霄。另两道剑气微滞,巨网堪堪稳住。容雪见巨剑飞来,仍不闪不避。轻轻抬起素手,一点一带。法力所及,枯树上落下三片枯叶,飞旋破风,“嗖嗖嗖”划出三道弧线,黑风般穿过巨网,直削大汉脖颈。

    这一招围魏救赵,势要『逼』大汉先回剑自救。猫熊看出便宜,仰天嘶吼,纵身扑出。潇月见容雪不急不躁,暗松了口气,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  “你境界未稳,也敢滥用法力?”大汉轻哼一声,嘴皮微动,身上泛起一层火光。灵气汇聚,化作熊熊烈焰。肌肤黑里透红,更似一截烙铁。右手剑势不止,直刺容雪。

    枯叶飞旋,斜刺里窜入赤焰。白光一闪,传出一声炸雷。火焰消散,另两片枯叶接踵而至。大汉吓了一跳:“好重的阴气……”再不敢怠慢,右手剑对准一片枯叶,凝力刺出。

    剑刃冒火,锋芒到处,又似惊雷爆喝,掀起一阵罡风。大汉被震得虎口发麻,眼见第三片枯叶卷来,压下一口闷气,左手照势拍出。他手上泛起一层金光,虽舒展着五指,却坚凝似铁。似攻似守,似刚似柔,似虚似实,正是“无畏”之意。

    掌势到处,枯叶崩溃,化作一道黑风,直侵其身。大汉肌肤发黄,身外金芒流转,沾上黑风,弹起道道电弧,“噼噼啪啪”。法力相激,大汉化作一道流火,倒『射』开去。

    猫熊踏空疾奔,眼见大汉飞来,闷哼一声,『毛』发虚张,低下头直冲上去。筋骨相撞,“镗——”,一声长响,却似洪钟嗡鸣。大汉应声惨叫,喷出一口鲜血,反飞回去。

    猫熊嘶吼,巨石般直往下坠。潇月看准熊身落势,抬手挥出一道灵力,将它托住,摄到了身边。猫熊烂肉般趴在了地上,哼哼唧唧,很是疼痛。

    天上三道剑气失了控纵,轰然崩溃。刚风横扫,霞光急转。山峰哀嚎,“巨网”颤了几颤,应声溃散。容雪大功未成,抬手轻点两下,闭上眼继续修炼。

    天空中灵气漫卷,被她法力所引,齐朝枯树汇聚。灵气如『潮』,渗入树干,树干却更萎靡。荣树未得滋补,反而变得繁茂。树中忽然散出一层青雾,雾气升腾,又在山谷上凝成一道结界。

    潇月暗暗松了口气,只盼妹妹快带人来。大汉一阵踉跄,飞出千丈才清醒过来。抬手抹去嘴边血迹,仍觉得背后剧痛,气血翻滚,直气得咬牙切齿:“畜生……畜生……”正欲逃离,却不见有人追来,山谷上反而撑起了一道结界,立刻会意:“那人影修为远胜于我,却没追来,显然行功到了关键处。哼,如此良机,焉能错过……”左手结“无畏印”,右手握紧宝剑。强提一口气,纵身腾起,直奔高空。

    他踏上山巅,见谷中那棵大树源源散出青雾,雾气升上高空,融入结界,是之愈加凝实,不由奇怪:“这到底是什么树……哼,不管是什么树,我已踏过五重天,正好先看清楚她是什么修为……”

    他打定了主意,纵身跃起。左手当胸,右手狂舞,“唰唰唰唰唰”,连划五剑,直指枯荣双树,凝立刺出。剑气脱手,灵风回卷,在身前化作五道剑影。剑影继续凝聚,化作十丈巨剑,顺势飞出。

    剑锋斩下,青光流转,结界急剧胀缩。法力相激,声似滚雷,直震得山谷鸣响。大汉凝神观察,暗暗点头:“我全力施为,能撼动她布下的结界。她的修为,应该只比我略高。眼下我以飞剑遥攻,你能奈我何?”觉得可以一搏,缓缓抬头,右手剑指向容雪,凝力再刺。

    五柄剑去势陡变,剑锋上指,顺势刺出。剑势破风,带起一声尖啸。未伤其身,已先慑其心。他正凝视战况,忽觉背脊生寒。出生入死多年,顿知来者不善。不及细想,侧身窜出。身形刚动,只觉肋骨发麻,如被钢刀剃过,不由暗道一声“好险”。

    大汉深吸一口气,回头只见蹄铁闪烁,甲片粼粼,一队骑士竟踏空奔来。细看众人修为,虽只“太极”境界,可不计其数,又连成了气势,恰似一道浪『潮』,排山倒海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:“这要是被撞着,不死也得脱一层皮……”鼓足气力,向上窜出。

    潇娟换了套金鳞软甲,手举长剑,挟持五千多人,飞在阵列中央。上千丈外,眼见大汉让开,轻哼一声,举剑再指,沉声喝斥:“杀—”

    五千人手举柳叶弯刀,应声附和:“杀—”一齐斩下。

    刀势凝聚,化作一柄百丈巨刃。气劲笼罩,大汉如堕泥淖,不由骇然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阵法……”眼见刀势自头顶斩下,避无可避,只能深吸一口气,使一招“定阳针”,奋力格挡。

    他身上燃起一层烈焰,火苗呼啸,直迎刀势。剑势精微,刀势磅礴。气劲相撞,声似奔雷,掀起罡风咧咧。刀影遇火即溶,却硬生生劈开了烈焰。斩上剑脊,轰然崩溃。

    大汉如遭锤击,右手虎口发麻,全身气血沸腾。回过神来,才暗叹轻敌。眼见五千骑士已奔至身前百丈,恰如一道巨浪滚来。马蹄明明踏在空中,却似踩在了自己心头,忍不住心惊肉跳。

    他气血未复,来不及施法闪避,只好压下胸口一股闷气,推出左掌。只道挨到近前,就是虎入羊群:“本不屑杀你们这群乌合之众,既然送上门来,本座便给你们一个断!”下定决心,更不犹豫。

    潇娟见他左掌上金光大放,身上也升起一抹金霞,凝立空中,坚若磐石,势要已一己之力,阻挡千军之势,不由冷笑:“本派山门,岂是这么好闯地?”左手结印,按向天空。右手剑向前刺出,沉声大喝:“杀—”

    法力所引,群山呼啸,大汉身形一滞,颤颤巍巍,如负巨山。一字出口,群情激奋,五千柄柳叶刀应声斩出。刀势凝形,在阵列前化作一柄巨刃,当先刺出。

    巨刃刺上,寸寸崩溃。虽不能伤其分号,可其中一股杀气,也冲得大汉身形剧震。他身外金光大放,却苦于被阵法压制。眼见挡住了刀势飞刺,不由狞笑:“本座,要让你们付出代价……”待阵列冲来,正要展开功法,只觉胸口一麻,喉头发甜,竟提不起丝毫力气,直被撞飞开去。

    “这五千弟兄,可都是炼体士。真正要命的,就是这一撞……”潇娟暗暗冷笑,更不敢大意,挟持阵列冲锋,石碾般从大汉身上压过,呼啸而去。

    主人接连受创,飞剑随之哀鸣,轰然崩溃。灵气漫卷,全被吸入了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