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04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04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是让‘灵山君府’接待,不免落人口实。好在师兄和‘真王’是有交情的,这件事,就由我们出面安排,怎么样?”

    容雪觉得无可厚非,点头赞同:“说了什么时候到吗?来多少人……”

    “说了!”潇月实话实说:“那边说开了年就启程,三月份就能到我们这里。”

    “那就是明年的事……”容雪觉得还早,又和潇月说起燕京的事:“天子眼中,宦官是代行君权的家臣。朝廷虽**度,却属公器。自古宦官与朝臣之争,实则是君主与朝廷之争。天子超然二者,两相制衡,才能左右逢源。任何一方胜利,都不是好事。这位爷要想坐稳帝位,我看悬……”看戏不怕抬高,聊了一通家长里短,也舒服了不少。在山上吃了晚饭,才告辞下山。

    十月,群臣忽然叩宫,在午门外跪请诛杀八名宦官,三位内阁大学士联名附议。帝君只说“知道了”,将众人打发了回去。到了十月十五大朝,奉天殿上,群臣以罢朝相挟,伏地再请。

    帝君慌了手脚,非但不听,还着身边宦官掌管“大礼”,提督厂卫,督帅京营,一时间集政务、刑狱、卫戍大权于一身。群臣伏地劝阻,刘、李、谢三位阁老以致仕相胁。

    自古重臣致仕,天子必以“社稷所倚”,再三挽留。谓之“君以恩事臣,臣以义事君”,如此三番五次,方合礼法。帝君年少气盛,当场同意刘、谢两位阁老致仕,群臣哗然。

    张太后急召李阁老入内廷,垂帘挽留。李阁老扼腕之余,也不再坚持。帝君借坡下驴,不准致仕。又点了吏部尚书焦大人,和吏部侍郎王大人入阁,预览军机。随后降下“中旨”,直接罢免了一众带头死谏的官员。

    “刘阁老是四朝元老,托孤重臣,手握权柄多年。谢阁老也执掌了兵符多年。两人被这么撵出朝廷,人心难安呐!”消息传到江南,潇娟和容雪说笑:“太祖立国以来,帝君不经部议,直接下‘中旨’罢免廷臣,这还是头一回……”

    日下风中,容雪走在塘边,不由好笑:“他们斗他们的,关我们什么事。”

    “催捐银钱的文书,雪片一样往下飘,前朝可从没这样……”潇娟穿了套青丝深衣,摇头苦笑:“这几个月间,也有不少‘太极’已成的高手投效。看样子,是要变天了……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,我们也得好好准备呀……”长长呼出口气,只觉心里压着块石头。

    入冬以后,猫熊在荣树下刨了个洞,开始冬眠。天气渐寒,火鸟趴在树上窝里,也不大动弹。容雪开始安排“灵山君府”往燕京送年货,向通家之好送年节礼。亲戚间相互走动,不知不觉,已到了除夕。

    北风正紧,大雪纷飞,千里山峦,早已银装素裹。容雪穿了身青丝深衣,约了碧霞和潇月,一起凑在正院包饺子,西梢间里,窗墙炕上,忽听一声轻笑:“我们回来了!”

    容雪微怔:“是她?”循声只见珠帘撩起,走进个白衣少女,披着条青翎斗篷,正是另一个自己。又见潇娟披了件紫翎斗篷,随后跟来,不由轻疑:“怎么,蜀山也兴放寒假?”

    “你问她!”潇娟指着白衣容雪呼出口凉气,解下斗篷,走到炕边坐下,端起茶不由叫苦:“是蜀山掌门撵我们下山游历的,丢死人了……”

    碧霞觉得不对,正『色』询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    “没事,没事……”白衣容雪矢口否认,解下斗篷,搭上衣架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蜀山上也没什么,就是灵气充足一些,功法上乘一些,地方清静一些……反正该学的我们都学到了,下得山来,大家又聚到一起了,不是挺好吗?”

    青衣容雪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不说,我就不会知道吗?”

    潇娟喝下口茶,抢着说:“她居然给首座师兄写情诗,那首座弟子也是块木头,没看懂不说,居然拿去请教她师父。这下好了……那老怪物还以为她陷害自己的爱徒,差点就把我们当『奸』细抓了。幸亏掌门真人见多识广,才连着我一块撵下山来了。”

    潇月和碧霞听得目瞪口呆,相觑无语。青衣容雪知道她所言属实,不由气结。抬手一拍脑门,摇头苦笑:“丢人呐,那个写情诗的,一定不是我……”

    “鲁师兄就是憨厚嘛……那群老糊涂,迟早要给他们点颜『色』看看……”白衣容雪羞红了脸,望向玻璃窗外,信誓旦旦,又笑青衣容雪:“再说,我不是已经写了吗?”

    “这都什么『乱』七八糟的,难道这‘致净法’有问题?”碧霞一阵头疼,忙劝两人:“回了也好,先包饺子,过了年再说……”

    白衣容雪从善如流,当即跳上大炕,在矮几边坐下,拿起面皮,忽然想起一事,欣然开口:“对了,我刻意在蜀山‘藏经阁’翻过典籍,原来那毒水母的天敌就是棱皮龟。”

    “棱皮龟?”众人异口同声,睁大眼睛看去。

    “是啊!”白衣容雪欣然解释:“棱皮龟是海龟里最大的一类,专以水母为食,不管有毒没毒……典籍上说它继承了‘玄武’血脉,只要取其精血内服外浴,就能解水母剧毒。那海龟平时生存在南洋深海中,到了夏季,才会靠近陆地。等开了春,我打算出海一趟,没准还能找到我哥。”

    众人精神一振,均觉得不妨一试。碧霞却问:“那蜀山上,到底是什么光景,给我们说一下。”

    “那哪里是什么山呐,简直就是一块嵌在高空中的陆地。”潇娟肃然起敬,欣然解释:“十万里方圆的地界,上面有草原有森林,有山脉也有河流。站在上面,根本感觉不到是在天上。说是人间仙界,一点都不过。山上有两座主峰,东西对立,直『插』云霄。有人说它形似鹿角,便称为东茸峰、西茸峰。记名弟子住在山下前院,平时要做杂务。内室弟子可以随便选地方,还可以挑选记名弟子驱使。真正的高手,则住在山上……”

    容雪适时补充:“其实山上根本没有灵气,天上飘的,都是浓得能化雾的‘天地元气’,他们称为‘仙气’。听说两座主峰上的‘仙气’,都能凝聚成水。蜀山‘仙法’,也是以‘天地元力’为基础施展的。他们,则称为仙力。我们从前学的法术和‘仙法’相比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。幸亏我资质好,修为也高,上山就学了一套‘天罡御剑术’。一共七卷,三十六式。一会我制玉简,就放在山上。”

    五个人早晚聚首,转眼天空放晴,冰消雪融,已是大年初十。潇月忽然接到传讯,讯息来自“丽江真王”的座船。灵幕『荡』漾,显现出一个锦衣青年,竹冠束发,竟是容辉。

第七章 海上风波

    龙船雅舱里,容辉坐在一方五尺玉璧前,见潇月梳了“垂鬟分肖髻”,穿了套水天一『色』的深衣,精神尚足,气『色』却差了许多,也知道她『操』劳庶务辛苦。感激之余,说起别来情由。

    三言两语之间,潇娟知道凌霄有了好转,暗暗松了口气。容辉听说容雪修为大进,拜在了蜀山门下,精神一振,欣然招呼:“你快喊她来,我有话说!”'搜索最新更新尽在'

    他眼见潇月走开,不由嘀咕:“这小妮子,造化不小啊!”随手在椅边几上端起杯茶。没等片刻,只见潇娟穿了套紫罗深衣,容雪穿了件青罗半臂,亦如往昔俏立,欣然问候:“你真的踏上了第九重天?”却见她身边还有个影子,于是走上前去拍玉璧。

    玉掌相击,“啪啪啪—”连响三下,璧上影像泛起一簇灵波,五光十『色』,片刻才恢复。容辉见她身边仍然有道残影,只道相隔远了,灵力波动不稳,不由嘀咕:“什么破烂玩意!”

    四人看在眼里,不由好笑。青衣容雪点头承认:“是啊,多亏碧霞姐帮忙……”

    容辉不及深究,长话短说:“我们刚到粤江口,被一群海贼围住了。他们有战舰,我们冲不过去。你全速过来,几天能到?”

    青衣容雪微怔,估了个保守数字:“五十万里的话,一天能到,今晚子夜之前……”

    容辉呼出口气:“那好,我等到明天早晨。”忽见影像泛花,显然是灵力波动异常,再难维持通讯,抢着说了句“快来”,掌声而起,推开舱门,开口就问:“他们又要开炮了?”

    三维巨船,龙首鲤身,长足三十丈。甲板上建着前后两殿,甲板下还有三层卧舱。水下八十一片“龙鳞”熠熠生辉,正支着一道结界。“是来叫阵了,其中有个七段‘武师’,我们又要费一番手脚了。”凌霄用束发金环挽了个缵,戴了条砗磲珠链。走进前殿,仰头见容辉从二楼舱门里出来,正『色』追问:“联系上了吗?怎么样?”款步轻移,一身锦斓纱丽随风而动,如火如霞。

    “联系上了,容雪已臻‘太素境’第九重,相当于他们的‘大武师’。”容辉眼前一亮,边走边说:“她说子夜前到,我说我们能撑到明天早晨。”顺抄手游廊走下楼梯,出殿观看。

    时当正月,风大浪急,纵是吃水三丈的龙船,也不免上下起伏。容辉纵身跃上桅杆,借瞭望台观察敌情。三千丈外,八搜“黄级”战舰仍拦着去路。

    战舰两层甲板,上层剑桥峥嵘,前后各设一列炮台。下层占满了用盾持剑的武士,锋芒闪闪,甲光霍霍。他看得咂舌,不由轻叹:“东瀛人成气候了呀,瞧这舰队,就是从我们手上抢的……我们冲出去容易,可我们一走,这一船人可全完了……”

    “若非‘真王’援手,我早已毒发。这个时候,就更不能丢下他们……”凌霄『沸腾文学』小说网』:“离下一次炮击,还有半刻钟,那船上的高手又要来叫阵了。”

    “你身上的毒还没完全炼化,这几天连续施展道境,不会被反噬吗?”容辉偏过头看着她精致苍白的脸庞,柔声询问:“说实话,到底要不要紧。”

    “没事!”凌霄心里发暖,抿嘴微笑:“至少撑到半夜没事。”相伴一年,已更加了解对方。他冲动易怒,遇事有勇有谋,坚韧而倔强。她恬静温柔,凡事三思而行,胆大而心细。相知越深,越觉得对方适合自己。

    容辉不疑有他,凝神查看四周,忽见后殿中走出个银衫青年,手握古剑,身姿如松,正是“真王”世子,连忙询问:“朝廷怎么说?”

    “礼部在和东瀛交涉,兵部调了广州守军来援。”世子凝视西北,沉下脸说:“广州卫根本没有水师战舰,要让他们游过来吗?”说话间白虹呼啸,三人自舰上滑来。人还未至,法力先出,三枚冰箭劈波斩浪,破水而来。

    容辉早知道朝廷指望不上,轻哼一声,看准那七段“武师”,招呼凌霄:“你挡住另外两人,我便会会这位东瀛高手。”左手轻挥,一掌“节节争锋”。

    他辗转南洋,练功不辍,不但重新凝聚了“元神”,还踏上了第五重天,功力又强一倍。掌风如澜,化作一道清虹。如『露』如电,呼啸而出。

    冰虹相击,发出一声闷响。冰箭崩溃,白汽飞溅,竟似被烈焰瞬间融化。清虹中泛起一层紫芒,去势不减,撞向箭后白虹。容辉身随枪走,窜出结界,御风相随。

    “兵法合一?”白虹中发出一声轻疑,光华收敛,显出个白袍老人。他凝视紫虹,抽出腰间长刃,抬手斩出。

    白刃一闪,化作一道激流,冲向紫虹。金铁相击,“铮—”,一声轻鸣,直刺人心。一枪一刃,锋芒相抵,钉在了海上。法力激『荡』,罡风横扫,水花飞『射』。海面被威能所压,凹下个十丈巨坑,巨浪向外排开,亦是震耳欲聋。

    容辉身子一震,轻哼一声,吐出口闷气:“老家伙,不在家里纳福,来来送死吗?”又是一掌“节节争锋”。风云『色』变,清虹飞袭,直冲长枪。

    长枪忽得后助,激颤轻鸣,继续前冲。锋芒闪烁,顺势融入清虹。长刃不敌,哀鸣一声,被震飞回去。老者没有后劲可施,眼见长刃飞回,抬手接住,顿觉掌心一暖,竟被一股暗劲侵入了身体。

    他运气压制,却似吞了一块烙铁,不由暗叹:“至刚至阳,这是什么功法,竟然霸道如斯……”又觉身外一紧,清虹迎面撞来,不由骇然:“这小子果然棘手,难怪那么多人折在了他手上……可老夫既然来了,你就是一段传奇,老夫也要为你写下结语。”轻哼一声,抽出腰间短刃,扬手掷出。身外一松,趁机飞退。

    白刃上符文流转,一闪破开束缚,忽然盘旋起来,划出一道银狐,斜刺里直削清虹。法力相击,轰然爆炸。短刃受震,一击即退,飞旋开去。

    老人哈哈大笑:“小子,我这短刃,专破你这直来直去的蛮力。撞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