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05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05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白刃上符文流转,一闪破开束缚,忽然盘旋起来,划出一道银狐,斜刺里直削清虹。法力相击,轰然爆炸。短刃受震,一击即退,飞旋开去。

    老人哈哈大笑:“小子,我这短刃,专破你这直来直去的蛮力。撞在老夫手上,你就是一头公牛,也要活活累死……”飞退间化开了暗劲,抛出长刃,左手捏个剑诀,右手并指如刀,点向容辉。

    风云『色』变,长刃迎风见长,化作一道疾风,呼啸而出。短刃急旋,上下翻飞,如一只护航的大雁,翩翩相随。一拙一巧,一大一小,正是一路分进合击的妙法。

    “是吗?”长枪侧面受震,飞旋开去。容辉冷笑一声,眼见疾风扫来,足尖轻点浪花,斜掠百丈,左手在枪杆上一抹,右手再拍一掌“节节争锋”。

    法力相激,枪杆飞旋,搅起十丈水龙,旋风般迎向双刃。疾风入水,巨浪滔天。“来得好!”容辉冷笑一声,双手结印,凝神大喝:“冰—”双手向前按出。

    一字出口,水柱凝冰,直往下沉。掌势未止,长枪飞旋,打着转直撞出去。枪锋未至,风刃漫卷,先夺其势。老者迎风凝立,只觉得肌肤生疼,不由骇然:“这小子好生无礼,一上手就招招拼命。这要是被撞上,我这把老骨头还活不活……”皱眉冷笑:“和老夫比快,你就错了!”左手印诀忽变,轻轻一震,右手再点容辉。

    冰柱浮上海面,轰然炸开。锋芒一闪,长短刃蓦然暴起,带着一簇冰屑『射』出。容辉一阵心惊肉跳,鼓足气力,飞身急退。身外金光大放,符文流转,化作一套铠甲,正是“雨雾弧光”。

    刀快人慢,一闪刺到容辉身前。老者咬牙切齿:“去死—”急吸一口气,用力点向容辉。刀刃如得强助,“嗡嗡”轻鸣,泛起一层银光,势要再作激『射』。

    “两把西瓜刀,还砍不动爷的头……”容辉皱眉轻哼,双手倏出,蓦然扣住刀锋,第三掌“节节争锋”随后洞出。法力相激,“轰隆隆……”连爆五次,五响如一。他当此威势,更不敢大意。凝神化劲,身外气劲奔腾,恰似一轮骄阳。

    “以血肉之躯阻挡法力波动,找死……”老者开怀大笑,似已看见容辉被法力震得血肉横飞。话音未落,忽觉脑仁刺痛,与心神相连的法宝竟已被重创……不及反应,只觉得天旋地转,不由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  他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神,只见远处光华收敛,青年握着两截烙铁,随手扔进了大海。仔细感应,体内法宝精华已『荡』然无存,直气得咬牙切齿:“你敢毁老夫法宝,老夫要让你偿命……”

    他话没说完,却听破风声“嗡嗡”作响,循势只见长枪飞旋,紫焰四『射』,正自斜刺里斩来,又惊又恼:“老夫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几斤几两!”深吸一口气,双腿扎在空中,一拳挥出。

    拳劲如洪,有质无形。法力相激,紫焰宣泄而出,化作一根火柱,直冲其身。长枪受震,又打着转飞旋回去。容辉飞身袭上,在百丈外接住枪杆,皱眉冷笑:“礼尚往来,方合规矩……乾、裂—”深吸一口气,左手结印,右手枪直指老者胸口,凝力洞出。

    中平枪王中王,当中一点最难当。枪锋一闪,竟似扎入了空气,『荡』开一泓涟漪。老者拳锋『荡』出,只觉那紫焰之狂暴,委实难当,只好暂取守势。虽然节节败退,反而放下心来:“无源之水,看你能嚣张几时……”正自得意,忽见身前『荡』开一圈涟漪,直吓得汗『毛』倒数。“不好……”不及多想,左手鼓劲去抓。

    涟漪中寒芒闪烁,窜出一枚枪尖,毒蛇般直扎他胸口“膻中”。“膻中”乃是人身死『穴』,诸法命门。“空间法则?这一下若被扎实了,不死也得落下半条命……”老者倒抽一口凉气,左手再快三分,一把抓住枪锋。

    左手用劲,右手自然空虚。蓝焰高涨,呼啸扑上。老者只觉右半身空空『荡』『荡』,胸闷气短,喉头发甜,又喷出一口鲜血,被撞飞出去。他恍惚间左手一空,方知躲过了这破空一刺。

    他一阵踉跄,打着滚飞出百丈才站稳身形。眼见青年正收回长枪,还没追来,仍暗暗庆幸。深吸一口气,压下伤势,化作一道白虹,直朝战舰奔逃。

第八章 力退强敌

    风口浪尖,容辉眼见白衣老人逃回战舰,暗暗叹服:“果然是七段‘武师’,连接我三掌‘节节争锋’,仍不落下风……”缓缓抽回长枪,回头见另一边风云激『荡』,自海中扯起一道“水龙卷”,四周雷鸣电舞,霹雳纵横,也知凌霄以一敌二,正斗得激烈。更不迟疑,纵身扑上。

    凌霄辗转南洋,偶见台风过境,脑中灵光一闪:“这,才是真正的水。寒热相汇,尚能将拔山撼树。若是阴阳相激,又当如何……”苦思七日七夜,终于以“雪参玉蟾丸”以『药』力为阳,以体内水母剧毒为阴,领悟出**风意境。''

    阴阳相激,上动九霄,下撼十地。她借着明悟,连踏五重天,非但不觉生机流逝。以水母剧毒炼化“天地元气”,还不耗本身“功力”。当真是一念生而风云聚汇。

    凌霄在南洋降下一头雷蛟,收作了灵兽。眼下足踏蛟背,左手结印,藏身“水龙卷”中。右手并指如刀,对着百丈外两个持剑“武师”,连连续斩。

    阴阳相激,风生雷动。两个“武师”均不下五段修为,暴风雨中,临风踏浪,却苦于被雨幕遮住了视线。激水声中,风雷呼喝,只好互为犄角,但求自保。一人眼见云层中白光一闪,立刻挥刀挑起。

    锋芒急长,尚未脱手,一道电弧已先弹下。法力相击,震耳欲聋。他双手虎口发热,全身随着发麻,一时间气血凝滞,不由骇然:“这……这绝对不是雷霆之威……”嘶声提醒:“她是个妖女,那闪电中有鬼……”话音未落,波涛澎湃,激起一簇寒芒。冰花暴起,直打两人胸腹。

    另一人挥刀招架,代为守护。锋芒『荡』出,冰屑纷飞。连挡几记,不由感慨:“这天,这海,这风,这雷……居然都成了她的武器……想不到她一个五段‘女巫师’,竟然达到了以万物为法的境界……我们怎么办……”

    暴风雨中,先一人又见雷光闪烁,挥刀档下一道电弧,大声提醒:“这雷霆里有鬼,这雨水打在身上发麻,千万小心……我们虽不是她的对手,不过她维持如此磅礴的道境,功力消耗更不会少……当务之急,就是自保,拖延……只要等大人那边取胜,再合三人之力对付她……”

    说话间又见雷光闪烁,暗暗叫一声苦,深吸一口气,举刀招架。另一人舞刀如风,左右游走。寒芒暴『射』,冰花飞溅,竟被刀锋一一点中。刀势之迅捷,刀法之老辣,已无所附加。

    容辉在远处听见,不由好笑:“你们,没有那个机会了……”左手轻挥,右手一掌“节节争锋”。清虹飞袭,破开雨幕,直取两人后心。

    掌锋未至,两人只觉身外空气一凝,恰似置身泥潭,不由惊呼:“不好—”一起挥刀招架。

    刀势挥出,束缚骤解。可稍一耽搁,又见雷云滚动,不及多想,纷纷抽出腰间短刃,扬手掷出。右手刀在身前挥动,趁势倒『射』。身形乍动,电弧弹下,正中两柄短刃。

    清虹飞袭,转眼压至两人身前。两人大惊失『色』,双手握刀,凝力斩下。刀势迎风急长,呼吸间化作十丈刀芒。法力相激,清虹一窜数丈,侵入刀势,紫焰奔腾。

    刀芒受激,一刺百丈,随着紫焰崩溃。容辉正对锋芒,眉心不由发紧。吸气鼓劲,纵身倒『射』。身外金光大放,符文流转,眨眼间凹下一片,猛地一震。

    那一掌法中藏兵,“兵法合一”。清虹消散,现出一杆长枪,去势不止。两个人合力接下一掌后,只觉一股热流钻进了手臂,在体内爆炸开来。一时间须发皆张,五脏六腑都要被撕碎。

    两人剧痛未止,又见长枪刺来,直吓得心惊担颤。虽慌不『乱』,各出长刃斜挑。双刃交叉,金铁相击,“铮—”一声轻鸣,架住了枪锋。相视一眼,左掌一起推出,借反震倒『射』,直奔远处战舰。

    容辉捂住胸口,眼见两人遁逃,不又轻叹:“看来东瀛刀法,不止是‘狠辣’二字。刀势之凝聚,劲力之深沉,果然自成一路。拼起命来,谁都不是对手……”见长枪被震飞回来,伸手接住。

    凌霄在“水龙卷”中,远远看见容辉赶来,一掌『逼』退强敌,才暗暗松了口气。又见他捂着胸口,凝立空中不动,心头一跳,连忙询问:“师兄,你受伤了?要不要紧……”深深吐纳,敛气收功,御蛟赶上。

    “没事,只是一丝暗劲,被我控制住了!”容辉呼出口闷气,见她过来,收起长枪,飘飘然迎上去问:“你还好吧,她们又要开炮了,先上船吧!”说话间云销雨霁,风停浪止。

    凌霄俏立蛟头,眼波如浪,气随风行。纱袖飘扬,神似海神龙女。嫣然笑应:“师兄出手这么快,我能有什么事?”游至近前,见容辉果然无碍,才一起上船。

    “丽江真王”早让人准备了美酒佳肴,由世子相陪,站在左舷观战。眼见两人得胜,长长呼出口气:“好了,太平了……”抬手拭干额头汗珠,亲自端起酒樽相迎:“昔有武圣温酒斩华雄,今日仙君施法退强敌,何其壮哉!”

    容辉见他头戴金盔,身披银铠,外面还罩着件水天一『色』的防箭丝袍,不由好笑,也感他一番好意。落上甲板,接过金樽,一饮而尽,微笑安慰:“放心吧,我叫到了援兵,明天正午之前到!”

    “真王”精神一振,微笑附和:“我等逃出生天,可全仰仗仙君了!”又倒了樽酒,想敬给凌霄。

    凌霄微笑道谢,足下生云,直升上主桅瞭塔。轻扬裙摆,盘膝坐定。容辉伸手相请:“小东洋的舰炮不长眼睛,还是先进屋再说……”顺手接过金樽,仰头饮下,不由赞叹:“‘霸王醉’,好酒。但愿咱们别像霸王一样,落得个四面楚歌……”

    “真王”想起自己还被战舰围困,暗道晦气。连呸三声,汲汲招呼:“上‘玉『露』酒’!”

    容辉知道他胆小怕死,索『性』回前殿和他东拉西扯。“真王”又请出王妃蒋氏,和淑妃王氏相陪。王氏已生下次女,年方四岁。眼下似又怀了身孕。矫『揉』扭捏,极尽妩媚之能。

    蒋氏的长女生于弘孝十四年,因从西北迁藩西南,水土不服,第二年便夭折了。去年四月,又生下一女,眼下不足一岁,正抱在怀中,哄她说话。

    容辉见他肯将正在哺『乳』的妻子,和刚刚怀孕的小妾一起喊来作陪,更没脸抛下这群老弱『妇』孺。连喝两杯热酒,说了些安慰的话。瞥见她们妻妾间冷眼争锋,不由头疼,适时告辞。

第九章 留益回血

    一众拥盾甲卫已在左右舷上排开。盾面流光,又在船身外支起了一道结界。容辉走上甲板,跃上前桅眺望。八艘战舰仍各守阵位,支着一道结界,显然是打劫商船的法子。凝神细查,的确容不得身下龙船硬闯。

    他轻叹一声,忽见那黑洞洞的炮口中喷出一道火舌,几十枚飞箭自八方『射』来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失声提醒:“来了……”''

    “放心……”凌霄嫣然一笑,深吸一口气,闭上双眼。法随心动,风云聚会,化作一轮万丈漩涡。呼吸间乌云蔽日,海浪涌起,直上九霄,护在了龙船周围。

    龙船三十丈内,仍是风轻云淡。水墙外巨箭『射』来,一个踉跄,直往上窜,顺着水流飞入云端。容辉隔着水幕观望,见几十箭先后『射』直,无一幸免,才松了口气:“这份大礼,我还接着,到时候一并还给你们……”从怀里『摸』出“乾坤网”,扬手撒出。

    他回头见凌霄神情自若,才放心让她应付。又见火舌吞吐,众炮齐发,隆隆声随后传来,心头不由一跳。索『性』轻扬下摆,盘膝坐下,闭上眼凝神警戒,以防高手乘『乱』潜入。

    “龙船上的可是‘灵山君’,主公有话奉告仙君,只要仙君归还‘三花古器’,我们立刻就走。若执『迷』不悟,大军一到,玉石俱焚……”“只要仙君归还古器,我们愿与仙君合作,共享其中好处。两家结成姻亲,永不相负……”长空吸水,炮火隆隆,夹杂着阵阵劝降声,一直响到黄昏。

    炮火渐止,半晌后风浪方止。弯月初升,夜凉如水。前后桅灯中的灵粉燃烧起来,直『射』远方。凌霄敛气收息,睁开眼呼出口凉气。见原处灯火通明,八艘战舰仍拦着退路,不由叹了口气。

    容辉睁开双眼,飞身凑上。借着桅灯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