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08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08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猜锍伞

    容辉凝视朝阳,眼波深处也似升起了一轮太阳。目光浩渺,仿佛看见了看山川大地在自己眼下起伏,万物生灵在自己的目光中复苏,不由轻叹:“火,既能破灭,为何不能复生?火,生于干柴,死于灰烬。那奔腾的气焰,就是火的一生……火,我的火,既要主灭,还要主生。生灭循环,就是‘太极’,我的‘太极’。我,懂了……”

    他顺着明悟,缓缓闭上双眼。静气冥想,思绪却似触动了一根心弦,身子一震,力由心生,自行运转。气劲自『毛』孔散出,直带得衣发虚张,咧咧作响。

    容雪在桅杆上打坐,行气半夜,终于大功告成。迎着朝阳睁眼,正想伸个懒腰,忽觉“天地元气”异动,循势只见穹顶下气劲激『荡』,恍如一轮太阳。容辉四肢虚张,缓缓升起,竟直接穿过了那三寸厚的玻璃障壁,不由惊疑:“这是……”

    凌霄见炮塔下还有十丈甲板,索『性』将雷蛟捞上船的储物法器全都抖出,和着两个人在南洋的收获,一起整理。胡桃的大的千年龙珠,房子大的万年砗磲,榕树般的赤血珊瑚,再加上法宝、矿石、灵『药』……不算现成的金砖银块,和无法估价的功法秘籍。光是那听说过、没见过的天材地宝,就排满了舰艏甲板。

    她找出件“金刚塔”法宝,已不记不清是从哪个倒霉鬼手上抢的。正准备将众宝分层收起,也感觉到天地异变,抬头只见容辉化身太阳,已升上云端,不由轻疑:“他要干什么?”手托宝塔,轻轻一震。

    塔身金光大放,七层塔门中喷出一股彩霞。光芒『荡』过,摄入了一众宝贝。她足下生云,腾上桅杆端瞧。只见“天地元气”汇聚,在空中汇成一道万丈漩涡。漩涡眼中烈焰奔腾,四周“元气”却难以靠近。

    她正欲细看,只觉容辉身上散发出一股气势,虽无泰山崩于前的压迫,却直侵灵魂,被激得心惊肉跳。深深吐纳,谨守心神,仍觉得有把刀抵在自己眉心。

    “元气”漩涡愈加浓稠,容辉身外烈焰随着高涨,屏障般挡得越发严密。凌霄惶恐莫名,半晌才适应过来,却发现容辉的气力入不敷出,生机正在流逝,不由惊呼:“不好,他这样,会烧死自己地……”

  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容雪睁大眼睛问:“是不是这两天连续激战,昨晚受了伤,被功力反噬?还是,以前就是这样?”

    “应该跟昨天的大战有关系。”凌霄暗暗着急,蹙眉解释:“他以前和人动过手后,不能马上恢复。非要休息两个时辰,身体才能恢复生机。否则接丹『药』强行摄入的气力,也会变成一股死气,难以驾御。当时我中毒正深,他也应付不来那些南洋的‘地头蛇’。毕竟修成‘太极’、踏上两三重天的人,虽然不多,挑起的麻烦却不少。他为了站住脚跟,又强行摄取了两道本源……”

    “再跟人动手,虽然手到擒来。可每次交完手后,就要调息一整天,才能开始恢复功力。有时候被人追杀,就顾不得那么多了……”她叹了口气,接着说:“后来我偶有顿悟,一次摄取了五道本源。我们再和人动手,自然轻松得多。这件事,也就这么拖下来了……想来是他体内淤积地‘死气’已经不少,昨天连续和人动手,这才引发了旧伤。”

    “‘踏天老怪’的确忌讳和人动手,蜀山上就有几个不炼仙法,只修道境的‘老乌龟’。”容雪想起所见所闻,也觉得容辉情况不妙,抬起头看着空中漩涡,郑重猜测:“他一定是感悟到了什么,才会召来天象。这种机会,可遇不可求。只要那‘天地元气’能突破火焰壁障,灌入他体内。他的身体状况,就会有好转。”

    凌霄何尝不知道这‘天象’是一场机缘,可“福兮祸所依”,若无福消受,就是一个祸根,一场劫难。凝视高空火球,摇头反对:“与其说是‘天地元气’突破火焰壁障,灌入他身体。不如说是他『操』控火焰,放入‘天地元气’,从而打破这层‘壁障’……”深吸一口气,郑重商量:“万一他没能成功,也只有我们一起出手,灭了他身外那道邪火,为他补充生机……”

    “可他似在明悟中,我们强行打断,可就算破了他的道境。”容雪也不想去走最后一步,郑重提醒:“终他一生,他的修为再不会精进半寸。”

    “火主升,他功力之精纯,已经能化无形为有形,在身外构成一道火焰结界。”凌霄何尝不知道修为在修士心中的地位,若拿潇璇和他换修为,他也许会换。拿自己和他换,他绝对不换。轻叹一声,沉下脸说:“可从方位上看,那股‘天地元气’根本挨不到他的身体。他能不能摄取到火焰结界外的‘元气’,就看他上不上道了。”

第十四章 起死回生

    晴天朗朗,大海茫茫。日行渐高,火焰也越发旺盛。容辉身在火中,觉得自己就是团火。燃的是自己,烧的也是自己。恍惚间又热又渴,实在难受。

    他发现那一道甘泉明明就在身旁,却怎么也流不过来。于是伸手去抓,身体却像一段朽木,哪里能动半分?鼓足气力,想隔空摄取,气息一出,反而将身外一群清泉甘『露』『荡』得更远。''

    “我是火,不是木头……”他连试几次,都喝不到水,一时间怒火中烧:“那水明明在我身外,我为什么挨不到它……”忽然发现自己燃烧时,身外还有一层气焰,不由大怒:“滚,借着我燃烧,还敢当我的路……”全力鼓劲,势要『荡』开气焰。

    他越是鼓劲,身外的气焰越是磅礴,将那甘泉催得越远,不由大怒:“给你点火气,你就膨胀?滚、滚、滚……”烈火熊熊,气焰奔腾。

    日下风中,凌霄站在旗舰桅杆顶上,眼见烈焰奔腾,自几十丈膨胀至百余丈,热气迎面扑来,灼人心魂,不由惊呼:“他在干什么?”又见那漩涡眼中的“天地元气”被『荡』开了百丈,那横亘苍穹的元气漩涡,也从三十里延展至三百里,一颗心直跳到了嗓子眼,悄声询问:“天象出现后,还会变大吗?”

    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一个人功力太强,自然会招来天劫。只有修炼行道,与自然为一,才能得到天的补偿。是故虚胜实,不足胜有余。”容雪在蜀山呆了半年,也知道了些玄之又玄的典故。

    她看着那铺天盖地霞光,苦着脸说:“一个人的道境越是精深,引发的天象自然越广。眼下天象扩展,只能说明他的道境正在升华。不过这绵延三百里的天象,引来的麻烦,只会更大。”

    凌霄发现容辉的生机流逝得更快,不由着急:“什么道境升华,那还‘朝闻道,夕死可矣’呢。那天地元气,哪是能用蛮力吸取到的……这个家伙然绕‘本元’,只会将那‘天地元气’越推越远,最后烧死自己……”深吸一口气,郑重商量:“我们,准备出手吧……”

    她话没说完,只觉一股炽风扑来,心头又是一震。稍运法力抵御,抬眼见高空中骄阳更盛。比起那奔腾狂暴的气焰,中间一颗十丈火球好似龙珠,温润,精纯,人畜无害。火球膨胀了十丈,‘天地元气’却只被推开了一丈。

    容雪也看清了那强弱间的变化,精神一振,欣然提醒:“快看,有戏!只要他的‘真火’追上‘天地元气’,他就有救了……”

    “有什么戏!”凌霄心烦意『乱』,凝视着火球,沉下脸说:“以他的生机,根本烧不到那个时候……”三言两语之间,中央火球又胀大了五丈,外层的‘天地元气’已化作一圈光晕,近一分是汽,远一分是虹,飘渺灿烂,氤氲难寻。

    容雪看见那七彩火晕,摊开手摇头苦笑:“他功力太精纯,我就是想出手,也抢不进去了……”

    凌霄凝视着那火球中的身影,沉下脸问:“那怎么办,难道就让他自己烧死自己?”可感应到那狂暴的气焰,也没把握抢入火海救人。深深呼吸,只盼容辉能度过这一劫。

    容辉身在火中,非但收敛不住火势,反而流逝了更多生机。发现了不对,愈加疯狂:“物极必反,否极泰来……烧,烧,我便烧出一条生路……”鼓『荡』气力,拼命催动火势。

    凌霄见火球离‘天地元气’还有五、六十丈。略作盘算:“照眼下的势头膨胀下去,至少要两柱香时间。而他体内生机,最多还能支持一炷香……”见容雪见多识广,直接询问:“有没有办法,让他多坚持一炷香?”

    容雪摇头否认:“他功力太过精纯,旁人根本『插』不进手!”深吸一口气,郑重解释:“不过我们可以施法,破开那狂暴的气焰,将那‘天地元气’送进火焰。不过这样一来,他的道境就会停止升华。这种机缘,可遇不可求。一旦错过,下次再碰到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    凌霄深吸一口气,毅然决断:“好,等到最后一刻,我们就施法破开气焰,引‘天地元气’救他。”见容雪点头,盘膝坐下。借着这阴阳相激,展开道境。

    法随心动,千里内海雾升腾,化作一轮漩涡,缓缓向火球汇聚。容辉身在火中,感应到四周天地异象,才回过神来。凝神扫过,方知自己处境不妙:“那气焰,就是我的修炼壁障?只要我的真火接触到‘天地元气’,就能重获生机?原来,我错了……火之一道,并非燃起,或者烧尽,更非锻炼。而是,燃烧……燃烧身体,燃烧气血,燃烧灵魂,燃烧天地万物……燃烧,即是净化,即是升华……道之一途,始于‘太极’。修神者踏天行道,行的是自己的道……我的道,开天辟地。我的火,将永远燃烧……”法随心动,一股暖流自丹田而发,片刻间行遍周身经络,渗入肌肤骨骼。

    他从前借着两道“火灵”在体内形成“太极”,锻炼身躯。肌肤骨骼虽愈加坚韧,生机却越来越少。眼下暖流淌过,生机渐渐恢复。那淤积在体内的“死功力”,忽然有了宣泄,竟开始复苏,重新渗入身体。

    凌霄凝视高空,忽觉火球中散发出一股生机。凝神细看,容辉的生机竟已停止流逝,身外的火球却在继续膨胀,精神为之一振:“起死回生,好,好……”

    容雪也发现那狂暴的气焰忽然温顺了许多,那氤氲流转的“天地元气”仍聚集在外,也觉得容辉能度过这一劫,欣然祈祷:“不知他能坚持多久……就这样,千万别出意外……”

    她正聚精会神,忽有所感,侧头望向朝阳,沉声呵斥:“什么人鬼鬼祟祟,给我滚出来!”言出法随,千丈开外紫光一闪,凭空划下一道霹雳。

第十五章 谁败谁死

    “放肆—”雷霆落下,传回一声暴喝。凌霄一个激灵,循声只见热浪横扫,云开雾散,现出个银袍老人。腰佩锦带,手握折扇,白发苍苍,羽冠童颜……“自己道境笼罩下,还被他潜到了千丈之内……”不由一惊。

    她瞳孔微缩,去看他肩膀下的族徽,只见晶光璀璨,两寸方圆之间,竟然堆砌着两千五百粒“金刚石”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:“大武师……”''

    “九为大,东瀛九段‘武师’,才配称‘大武师’……”容雪会过意来,心头微凛,沉下脸问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    “东瀛等级分明,只有修为达‘九段’者,才配穿银。只有修为‘踏天’者,才配着锦。”凌霄心慌意『乱』,深深呼吸,借着说话整理思绪:“两千五百人为师。他肩膀下的‘族徽’,就是两千五百粒‘金刚石’粘成的,也是他们最神圣的标志。他们和实力相等的人动手时,才会佩戴族徽,以示尊敬。”

    “实力相等的对手……这么说,是冲着我来的?”容雪听得蹙眉,沉声喝叱:“喂,你再走一步,死!”言出法随,白光一闪,晴天里又划下一道霹雳。

    “无礼!”老者轻哼一声,右手折扇轻扬。法力相击,“啪—”一声炸响。

    他凌波踏浪,看着容雪地,缓缓开口:“我要是小姐,就不会这么冲动……”那一道雷电劈下,也只带得他衣发轻扬,身形却颤也没颤。

    “我去偷袭别人,也会蹑手蹑脚……”容雪又好气又好笑,可见他精光内敛,神完气足,竟然看不出弱点,也觉得不好对付。轻哼一声,沉声喝叱:“有话说,没话走!”

    老者脸『色』微沉,看着容雪,缓缓开口:“一战!”两字出口,风雷附和。

    凌霄道境未收,被他威势所慑,只觉头晕目眩,胸闷气短。喉头发甜,身形一阵踉跄。吐出一口鲜血,险些跌下桅杆。她仰头看向容辉,只见火球已胀至六十余丈,离那气焰外的“天地元气”还有三十余丈,不由着急。心知帮不上忙,顺势跃下,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