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07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07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战舰分别来自东瀛西南海域上的几个领域,舰上“武士”则多来自闽南、琉球、南越、南洋等地。平时受驻舰“武师”挟持,做些海盗的勾当。有时也绑票杀人,上岸抢掠。谁能让他们吃饱、喝足、睡女人,谁就能当他们的新主子。

    容雪只觉身边围着一股浊气,不由蹙眉,乘风而起,直上云端。凌霄觉得这群人匪『性』难驯,带上岸必成祸患,悄声提醒:“这群人,不能留。”

    容辉也觉得这群酒『色』之徒寡廉鲜耻,实在难堪大用:“『乱』世中弱肉强食,你们或许活得更滋润。可界劫将至,百族争雄,你们现在不死,到时候也是要死的……”略作权衡,沉声告诫:“跟随本君,一没有酒喝,二没有肉吃,三没有女人睡。本君能给你们的,不过是一个军籍,一份粮饷。等下了船,还有五亩薄田。但本君麾下,一不准扰民,二不准抢掠,三不准抗命,四不准自相残杀。下去告诉各舰‘武士’,给你们一炷香考虑。愿意跟随本君的留下,受不得管束的,走!”

    众汉子面如土『色』,筛糠般应了声是,飞身而去。容辉跃上炮台,跺了跺脚下炮管,欣然微笑:“好东西呀!”又问凌霄:“你说,我们是就近拖进粤江,放在韶关港好。还是拖进闽江,放在汀州港。或者是走长江、鄱阳,拖回我们的阳都港。”

    “大的就好吗?什么德行……”凌霄陪在身边,听得暗暗皱眉,趁机提醒:“我看这一艘‘黄级’舰的造价,不下两百万两白银。一艘‘天级’舰,不下一千万两白银。这么贵的东西,‘东瀛人’不会善罢甘休。杀上门来怎么办……”

    “放心放心……”容辉满不在乎,看着远方说:“两国交兵,拼得是高手。这些战舰,也不过能在平时抢掠。大战一起,海禁一开,这些东西就没用了。普通修士,踏上三、五重天,就算到了头。资质再好的人,顶多踏上第七重天。我们这个层次的‘武师’或许不少,‘大武师’总不会多吧。再说,他们一次折损了这么多人,敢不敢再派人来,还是两说。”

    “这股火头,不好拉呀……”凌霄觉得他说得有道理,暗叹一声。忽见海域内暴起一簇彩虹,五光十『色』,正破风而走,连忙提醒:“这么多人?”

    容辉微怔,环顾一周,见众人争先恐后,直如鸟兽飞散,竟有四、五千人之多,不由咂舌:“怎么,我这碗饭,就那么不好吃吗……”话没说完,只见众人彩虹巨树上空,上千根青藤自海中暴起,一晃窜至众人身下,在晃透过护体灵光,利剑般洞穿丹田,一卷一带,直将众人拉入了海中。

    “你……”他倒抽一口凉气,抬头看向容雪。

    月下云端,容雪摊手苦笑:“我的法力,岂是那么容易逃脱?你要放人,也不先跟我打声招呼……”

    “好霸道的功法……”容辉听是她无心之失,不由骇然。

    众人勃然大怒,鼓起灵力,瞪着容辉喝问:“仙君,为什么说话不算!”“你不是说,不愿意留下的,可以走吗?”“一炷香还没到,为什么要动手?”……群情激奋,恰似一锅沸水。

    “放肆—”容辉凝神喝斥,沉声训诫:“本君受朝廷制封,保境安民。欲犯我海境者,虽远必诛。”语声朗朗,浩浩『荡』出。

    众人吓了一跳,想起烧杀抢掠,勒索绑票的事也做过不少,若被送上大陆,非被人活寡了不可……眼下身为俘虏,哪有资格讨价还价?闷哼一声,纷纷低头。

    容辉扫了众人一眼,招呼容雪:“能不能用藤蔓把这些战舰缠成一列?咱们拖着走……”

    “有何不可!”容辉身在半空,轻笑一声。双手各捏一道法印,连连挥舞。法随身动,青藤缓缓蠕动,将三十余艘战舰缠成了一只只青蛹。大的长足百丈,小的也有三十余丈。藤蛹牵扯战舰,缓缓结成一列。各舰上的青藤相互纠缠,最终连成了一气。

    容雪施法完毕,又招呼容辉:“这些人身上霉气太重,我给他们治治!”不等回答,再挥法印。青藤继续蠕动,传出一阵惨叫。

    容辉将两艘“天级”战舰为舰队首尾,飞上旗舰前桅,回头见月下海上,大大小小的战舰排了五六里远,精神不由一振,欣然招呼:“走—”深吸一口气,借着藤蔓解开舰上法阵的封印,带着舰队向龙船驶去。

第十二章 玄武巨舰

    “襄河真王”同家人躲在后殿中,待炮声停歇半晌,才派贴身丫鬟开启结界查看。听说中途来了个白衣少女,施展大

    法力呼风唤雷,灭了所有来敌,不由合手祷告:“您真是菩萨显灵啊……”回过神来,站起身亲自出迎。''

    月下舰艏,容辉放出雪雕警戒,自己站在炮管下方,看见百丈外灯火中宝船生辉,殿阁璀璨,“襄河真王”穿了身头戴金盔,身披银甲,拱着手从殿下迎出,朗声招呼:“王爷,借此坚穿利炮,不如走海路进京,岂不更加方便?”

    “襄河王”奔着容雪而来,却只看见空中有团白雾,不由眨了眨眼。循声眺望,只见月光下飘着一列藤蛹,起伏峥嵘,见棱见角,恍如一条苍龙,亦如一列山峰。

    他先是一怔,定睛细看,藤蛹中还探出了六口黑洞洞的炮管,正对着自己,直吓得目瞪口呆,拱手惊呼:“仙君……仙君当心走火呀……仙君的好意,小王心领了……奈何圣旨如山,小王只能走内河上京……”

    “他现在已是惊弓之鸟,就别再吓他了。”凌霄站在一旁看着,不由好笑:“我看,他多半以为我们要拉他上燕京造反……”

    容辉哭笑不得,拱手告辞:“强敌已退,在下还有要事,必须继续沿海北上,就此别过。由此北去千里,就是广州,王爷可以放心赶路!”

    襄河王如释重负,拱手拜别:“仙君、明妃,大恩不言谢。他日有暇,还请来云梦一游。小玉定然陪仙君泛舟垂钓,把酒采莲……”说话间世子搀着王妃走出,只见空中站着个白衣少女,英姿佼佼,飘渺出尘,顿时惊为天人。呆滞片刻,才回过神拱手行礼。

    “好,一言为定!”容辉挥手告别,抬头招呼容雪:“能不能送他们一程!”

    “小事一桩!”容雪身在云端,笑应一声,抬手轻挥。龙船下海浪激『荡』,生出一簇海藻,缠在了船壳板上。海藻蠕动,龙鳞光芒流转,豁然暴起,破浪北去。

    容辉目送襄河王远去,又指向四周破土出海的参天大树,试探着问:“这好像是,海铁树吧……”

    凌霄凝神查看,点头承认:“这么大的海铁树,实在是耸人听闻,相比着九棵参天海铁,这几十艘战舰根本不值一提。”深吸一口气,正视容雪询问:“这就是‘无中生有’的大

    法力吗?”

    “无中生有,我哪有那本事……”容雪轻笑一声,飘然落下,红着脸抿嘴偷笑。忽见容辉怔怔地看着自己,轻咳一声,沉下脸一本正经地说:“这些海藻、青藤、海铁树,本来就长在水下。我的法力,不过能借助它们某些特『性』,让它们迅速生长。等我借这些海藻炼化完那些人的‘精血’和‘元气’,法力一散,这些巨藻巨树也会随着消散……”略作思忖,慎重断言:“不过,我若以法力维持它们上百年,这些海铁树也能凝结成真正的树木。”

    “碧霞说过,‘无中生有’是‘太始境界’的功力……像她这样借助植物特『性』,让植物加速生长,也算有点‘无中生有’的意思……”容辉边听边想,觉得她所言属实,不由暗叹:“只是想不到,她竟已接触到时间法则……”也为她高兴,郑重询问:“此地不宜久留,还要多久炼化……”

    “我现在全力运功,明天日出便好!”容雪见两人有些不安,直言不讳。更不迟疑,乘风而起,跃上前桅横杆,盘膝坐下。凌霄见时间不多,也加紧让灵兽搜索海底,打捞战利,亲自在甲板上检点。

    容辉趁机商量:“你说,咱们这旗舰,该取个什么名字……”

    “又不是孩子,这种事情用得着问自己吗?”凌霄一通腹诽,随口应承:“只要是昭示吉祥、平安的名字,都好!”

    “吉祥,平安……”容辉顺着她的话往下想,片刻后脱口而出:“有了,就叫‘玄武号’……既然去抓海龟,就用它博个好兆头……”

    “玄武号,那你干脆叫‘海龟号’好了……”话没说完,桅杆上容雪岔气失笑。凌霄也为之气结:“哪有人用它命名的……”不由抚额:“当我没说……”俏立船头,继续御蛟巡海。

    “大海上的东西,再没有比它更吉祥,更稳当的了。玄武号,就是它了!”容辉自鸣得意,想起身边没个得力的人『操』持,又发起愁来:“我总不能一直拖着这么几十块铁疙瘩,天南海北地溜达吧……”纵身跃上舰桥,仔细观察。

    “玄武号”长足百丈,支着三根主桅,能挂两横一纵,三面垂天云帆。上层甲板宽足十二丈,离水面五、六丈高。甲板上还有五层舰桥,全是铁木筑成的盝顶阁楼。高矮错落,连廊纵横,恍如一座水上宫殿。

    他背着手在游廊上缓缓踱步,边走边看,暗暗叹息:“若非‘镇舰武师’离舰,容雪的修为又高出众人太多。三十余艘战舰,断不至全部被俘……”回想前因后果,翻手取出个巴掌大的金盘,不由嘀咕:“三花古器,竟能让‘镇舰武师’弃舰争夺,到底是什么东西……”边走边想,始终不得要领。恍惚间走到了游廊尽头,面前一道月洞门,里面正是指挥室,当下慎重收起金盘,抬腿进门。

    指挥室在舰桥前端,分为两层。下层六丈正方,四面玻璃大窗前,排着一列玉璧。一座座相隔三尺,或方或圆。上面符文铭印,星罗棋布,显然是监控战舰各方面的枢纽。璧前还放着一列锦杌,眼下灯火依旧,却是人去楼空。

    舵盘设在窗前九尺处,被一圈反斜面玉璧围着。后面是一座转梯,盘旋而上,通向二层。楼梯后还平放着一座九尺方璧,显然是映『射』海图的法器。

    白纱灯前,容辉缓缓迈步,走出楼梯口,头上竟是一座径长六丈的玻璃穹顶。天上银月春星,四周茫茫大海,均是一览无余。楼梯口旁,穹顶正中,支着一方九尺高台,台上放着一座六尺玉榻,精雕细琢,玉面流光。

    容辉走上石台,见榻几上还放着茶壶,壶水尚温,不由欣叹:“这就是‘船老大’的位置吧……”欣然坐下,又见玻璃罩前暗光浮动,五颜六『色』,还放着一圈水晶圆球。凝神探出,各种讯息福至心灵,竟是战舰上的法阵枢纽。

    他全神贯注,依次查探法阵枢纽。略作推演,心里便有了轮廓。稍微会意,精神一振:“原来,这种大船,是这么玩的。有趣,有趣……”当即发动船上法阵,向‘灵山仙君府’传讯求援。

第十三章 欲生欲死

    月已落下,星光微寒。浩瀚的大海,亦如高悬的夜幕。那飘渺玄黄的『色』彩,不知是调入了海的深沉,还是搀和了天的诡秘,直让人又敬又畏,又爱又恨。

    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那些自以为超凡入圣的人,玩弄别人时,却忘了自己在天地之间,也不过是一条狗。亦如那飘渺难寻的道法,带走了死者,却留下了他们对生命的渴望。留下了生命,却带走他们对死亡的敬畏。''

    熬夜的已经睡去,赶早的还没起来。这,本是一天中最宁静的时刻。容辉一个人坐在舰桥顶端,缓缓放松身体,回想起一年来的际遇,下南洋,斗巫师,入海屠龙,开蚌取珠……一桩桩,一件件,哪一次没撂下三五颗人头:“生,死?到底是谁杀了谁,又是谁被谁所杀?似耶,非耶?”

    “火主升,升即是散,散即是灭。火生土,难道火之法则修炼到极致,就是毁灭,就是死亡,就是入土为安?”他冥思苦想突破“修炼壁障”的方法,恍惚间金光入目,眼前一亮,抬起头只见日出天边,海波粼粼。那跃动的光芒,好似天地间的字符,正书写着新的开篇。

    “天亮了,该起航了。只要找到棱皮龟,凌霄的毒就有解了……”他精神一振,站起身欣然眺望。辗转一年,纵然看过三百六十次日出,也有一次如眼前这般让人镇定而充满希望。

    “太阳也是火,太阳之火,岂非强胜我百千万倍?可万物负阴而抱阳,繁衍不息……”他看着朝阳,略有所悟:“长生之路无极,我又何必执着于功力之极。有余不尽,方合长生之道。我领悟的火之法则已臻‘太阳’大成,接下来就要求一个圆满,达成‘太极’……”

    容辉凝视朝阳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