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10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10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ⅰ⒁荒ā荷徊剩创吡怂郎凸饷鞯男摹

    凌霄忽觉头晕目眩,身子一软,躺在了甲板上。片刻后回过神来,痴痴地看着天空,欲哭无泪: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为什么……”法随心动,风起云涌。海浪激『荡』,忽然拔起,化作一道龙卷,直上九霄。

    旋风眼中,舰队仍由藤蔓缠绕,稳稳地停在海上。风眼外海浪飞旋,一跃数千丈高,势要捅破那重飘渺的天幕。风呼,不足以鸣其悲。海啸,不足以抒其愤。激『荡』的海浪,亦如她澎湃的心『潮』,要将一腔悲愤,宣泄在天地之间。

    “修真……修真……”凌霄望着天幕惨笑:“你既引我修真,我便要让你明白我的心……”力由心生,道境延展,自数百里而至千里,自数千里而至万里。道念所及,阳气汇聚,化作惊雷紫电,呼和纵横。

    功力沸腾起来,她却心灰意冷,任由法力燃烧:“反正我身中剧毒,也活不过多久……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……死,我也要死地惊天动地……”恍惚间功力耗尽,全身空空『荡』『荡』,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。忽然眼前一黑,又觉得五脏内溢出一股寒流,在体内肆意流淌,冰冷、宁静、恍如死神的爱抚……

    温软、柔软、香气盈盈……凌霄恍恍惚惚:“这是什么感觉……是我没死透,还是活过来了……”正自『迷』糊,忽听有人笑问:“谁醒了吗?”语声淳厚,镇定人心,正是那个家伙最擅长的语气……精神一怔,睁开眼看见一对含情脉脉的双眸,不是容辉是谁?

    她心头一喜,略作张望,竟躺在了一张香楠木四柱床上,锦帐外珠帘溢彩,珊瑚流光,不由轻疑:“这里是龙宫吗……”一语出口,只觉口干舌燥,支起头就要坐起身来。

    “你身子虚,快躺好……”容辉坐在床边,按住她微笑解释:“这里不是龙宫,是龟宫……就是‘玄武号’上,‘船老大’住的地方……可现在被他婆娘占了半个多月……”正『色』询问:“到底是谁偷袭你,耗尽了你的功力,引得你体内剧毒发作。幸亏我发现得早,惊走了他,才能帮你压制住毒素扩散。”

    “偷袭?”凌霄微怔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:“自己轰轰烈烈地以道殉情,他居然以为自己是被人偷袭后,中毒昏了过去……”觉得这实在不是个好话题,不答反问:“师兄你呢?我明明看见那团火烧没了……”想起来越发奇怪,又庆幸自己没死:“不然可真要闹个大笑话……”

    “当时我的功力的确烧没了……”容辉洒然一笑,顺手帮她掖好被角,仔细解释:“不过,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……原来我们‘踏天’时摄取的‘本源’,就是界面节点……我们流逝的生气,其实是通说‘节点’,到另一层界面去了。而有了这道‘节点’,我们也可以借用另外一界法则。”

    他顺手在床边几上倒了杯茶,扶起凌霄,边喂边说:“据说,‘地星’承载着三十六重界面。所以,我们要摄取三十六道节点,借它领悟各界法则。三十六道齐聚,才能圆满,从而踏入‘始境’……不过,当我们体内‘生气’枯竭时,强弱之势互易,生气又会通过节点,反溃回来。也正因有这张底牌,同境界的修士才不容易击杀对方……”

    容辉越说越是兴奋,放下茶盏,扶住凌霄的双肩,欣然报喜:“我当时功力耗尽时,就得到了五道极精纯的法则之力,一举胀开火球,吸干了那些‘天地元气’,又顺便踏上了两重天。现在,我也是‘踏天境’第七重的修士,只要不去招惹那些老怪。天下虽大,也由我们横这走!”

    “小人得志……”凌霄见他眉飞『色』舞,不由腹诽了一句。转念想起那昏『迷』前那冰冰凉凉的感觉,也觉得说得有道理,点头赞同:“原来是这样啊,难怪我没有死……想来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‘生气’反馈,不然‘踏天境’修士岂非成了不死之身?那还争斗什么……”嫣然一笑:“还是要恭喜师兄突破瓶颈,修为大进……”

第十八章 天道酬勤

    容辉感她一番好意,微笑应承:“修为大进,算是吧……突破瓶颈,我的机缘还小了些……”抬起头看向窗外大海,实话实说:“我这次感悟道境,虽然引下了天象。借着‘老天爷’的恩惠连走‘两步’,也不过节省了数十年的苦修之功。可没料到的是,功力居然又精深了一倍,现在已经被一道‘修炼壁障’死死地卡住了。别人可以散功重修,我就是散功,也是一样。终此一生,也许止就停在了这‘第七步’上……”想起潇璇,不由摇头轻叹。

    “要想踏天证道,悟『性』、资质、手段,差了哪样都不行。纵是惊才绝艳之辈,大多数一生也只能走出两、三步。机缘更大者,能走出四、五步。纵是天之骄子,也最多走出七步……”凌霄想起自己踏天,也是因为下南洋看见了台风,明悟了水的规则:“若非有此一遭,终我一生也没有‘踏天’的机会……”眼下听容辉说来,也深有同感。一边整理衣襟,一边询问:“你的壁障,到底是什么?”

    “还不是老问题……”容辉想起来就有气,站起身负手踱了一圈,缓缓地说:“我身负七道空间节点,‘生气’损耗可想而知。而我从那‘节点’中汲取到‘生气’后,就跟疏通了漏斗似的,只要一个月不练功,功力就得漏出去七分之六……而我对‘火之道’,也只是略有所悟。身体虽比以前好了些,可道境还不圆满。就算练功不辍,也只能维持功力不减。不说再进一步,就是一点突破境界的感觉都没有,完全不知道往哪里使劲……”

    “‘太素境’两、三重,可以强行突破。第四第五重,也不过隔着一重界面。第六第七重,隔着两重界面。第八第九重,则隔着三重界面。要想触及,非得有大机缘,大智慧不可……”凌霄也知道玄之又玄的事强求不来,微笑安慰:“师兄修炼还不到十年,就有今天这番成就,该知足了……或许是精进得太快,等这层境界稳定下来,总会有办法的……”

    容辉也知道她在安慰自己,眼见她蹭着身子就要爬起来,索『性』顺着话说:“起来也好,一会我陪你看看这艘巨舰,的确有意思。我招了陆大海上船,他前天才带着人到,连你的丫鬟也一起带来了……”侧过头向门外招呼:“红袖,夫人醒了,进来吧!”应声走进个红衣少女。

    凌霄微怔,见绿衣、蓝绸也各端着托盘跟来,衣裳、首饰、吃食……都是自己最想要的,精神不由一振,欣然询问:“你们,还好吗?”

    “夫人……”三人眼见凌霄醒转,异口同声。凌霄也乐得眉开眼笑,让红袖拉下锦帐珠帘,仔细穿戴。容辉也不介意,就在珠帘外等,顺便说起近几天的大事。

    当日容雪重创那“大武师”后,本欲痛打“落水狗”,除之而后快。一套“天罡御剑术”虽使得花团紧蹙,可惜争斗经验太少,全身功力宣泄而出,一时间气力不足,后来受凌霄的道境影响,还是被那“大武师”拼着重伤遁逃。

    她赶回“玄武号”时,已然是云销雨霁,容辉正扶着凌霄在舰艏解毒,连忙上去帮忙。一个以“火灵”活血,一个以“木灵”理气,一直忙到中午,才捡回凌霄一条命来。

    凌霄身中剧毒,体内正邪相激,已极耗“元气”。又承受了两大高手的法力波动,才一直昏『迷』不醒。容雪全力一击后,也亏损了“元气”,于是将另一艘“天级”战舰取名为“玄微号”,当了自己的座船。

    容辉以舰上的传讯大阵联系山上众人,说明情况。潇月、容雪等一番商议。连夜调用“一品堂”的“传送阵”,将各自得力的人源源运抵广州,然后转至舰上。

    陆大海也已久居上位,既上宣府守过城,又在“鬼谷”受过训,还因功受封“上轻车都尉”,带起兵来,自有一套手段。他带人登舰时,众武士已被容雪的“青藤”缠了半个月。眼见众人神清气爽,身上干干净净,功力却一丝不剩,只觉得棘手。和容辉商量过后,索『性』将人员打散,重新按半数定员分配至各舰修炼。

    众武士均住在下层甲板,舰桥上本还住着船员、管事和阵法师,只是当夜投降后一哄而散,又被容雪杀了个干净。所幸“灵山君府”下也有“阵法师”,众人随后赶来,一番研究后,总算让战舰动了起来。于是一字排开,沿岸向北航行。

    一连几日,飞虹穿梭,“灵山君府”下的各路客卿源源上了战舰。众人见容雪已迈出“九步”,容辉走出了“七步”,凌霄虽在病中,也有“五步”修为,自然由心叹服:“这等阵势,比起仙宗大派,已不遑多让。灵山大兴,指日可待……”各镇一舰,才堪堪组成一支舰队。

    众人见了个稀奇,却不懂海战。几个阵法师一番琢磨,索『性』以两艘“天级”舰为阵眼,以其它战舰为阵基,设了一座“透海大阵”。三十余艘战舰连成一气,一求自保,二在合力搜寻棱皮龟。

    时当二月,午日当空,春风正暖。凌霄用赤金首饰结了“凌云髻”,穿了套青丝深衣,由容辉陪着在甲板上散步。眼见海天之间,各舰桅杆上已扬起巨帆,挂上了“灵山君”的大旗,也肃然起敬。

    容辉见各舰相隔里许,大小错落,齐头并进,带起一列白浪,也很兴奋,边走边说:“放心,这战舰上的监测阵法很强,被几位大师连成一气后,就更强了。万里之内,别说是只大老鳖,就是一只小虾米,也能感应得到。开了春正是海龟北游的季节,我们就在海边来回刮几趟,总能找到一两只……那‘乾坤网’已经送回去了,潇娟照会了江南名医。活水母摆在那里,那么多人,就不信那么多人还配不出解『药』。”

    凌霄看了这阵势,倒不担心找不到海龟,嫣然一笑:“其实我倒不忙解毒,只要能压制住那毒素,借它炼化‘天地元气’,反而事半功倍……”说话间只见白影一闪,容雪已站在身前,微笑询问:“你的功力恢复好了?”

    “这句话归我问你,感觉怎么样了……”容雪嫣然一笑,走上前拉了凌霄的手,又问容辉:“哥,那让东瀛人前仆后继也要抢到手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第十九章 先天古卦

    “反正,不是什么好东西……”容辉深闷哼一声,走到舰艏,翻手那枚“三花古器”,递给容雪,沉下脸望向天际,缓缓开口:“这非但是一枚古器,还是一件‘三代’以前的青铜古器。据说当时的炼器工艺有限,铸造一件铜器,往往要兴成百上千人之力。铸造出的铜器,也不是哪一个人的,所以被称为国器。放在现在,随便一件都是地位的象征,只有皇室才配收藏,堪称无价之宝……”

    凌霄知道事关重大,挥手屏退跟在远处的红袖等人。容雪将“三花古器”接在掌中,只觉一股蛮荒之气,直侵心扉。略作掂量,也的确是铜器,不由睁大眼睛问:“这是青铜吗?可为什么是金『色』质地……”

    “这就是上古炼器法中,最关键的一个步骤,祭器……”容辉凝视天际,缓缓叙说:“每当法器将成,铸器师便会让人送上擒获的妖兽,将法器生生刺入妖兽姚丹。兽血淬入铜质,会呈现出不同的颜『色』。而妖兽的魂魄,也会被一并封入法器,成为器灵。中原大地上的妖兽被斩尽杀绝后,这古法也就失传了。不过听说东瀛的外海中,还有人用这种方法祭器,但已不是半生不熟的青铜器,效果也差得多。而我们常见的‘炼宝聚灵’也是之法,还依稀残留着上古遗风……”

    容雪也听过这段典故,试探着问:“这么说,这是一件……古宝?”凝神感应,除了那浩瀚沧桑的洪荒之气,还有一股氤氲不散的混沌。玄黄未分,直让人肃然起敬。又确认了一遍,不由轻疑:“我在蜀山上,也见过不少青铜古宝……”

    她略整思绪,仔细解释:“古宝并非逞金石之利,而是胜在灵『性』。看似一柄锈迹斑斓的青铜剑,轻轻一挥,便能使风云『色』变,电闪雷鸣。纵是在一介凡人手中,也能和修士抗衡。那些老家伙珍惜地不得了,将它们泡在‘灵池’里淬炼。据说时间越长,威能越大……”顿了顿,又问容辉:“那些古宝,无不是气势惊天,可没一件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  “这要只是一件呼风唤雷古宝,也不足以让东瀛人前仆后继……”容辉心『潮』澎湃,望着天际缓缓叙说:“上古修士所擅长的,并非长生之法。可他们移山开河手笔,涤『荡』妖魔的事迹,却令今人望尘莫及。从今日所流传的功法中,仍可见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