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21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21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⒎浅どā?伤且粕娇邮直剩印旱础谎У氖录#戳罱袢送灸啊4咏袢账鞔墓Ψㄖ校钥杉话摺鄙钗豢谄蛔肿值厮担骸叭绻滔嫉牟虏猓臀业呐卸隙济挥写恚敲凑饧ü牌鳌Ω檬巧瞎糯笮奘渴种械囊患疾访芷鳌!

    “占卜?”容雪听得一愣,试探着问:“就是大街上算命先生用的那种法器?”

    “对,那也是‘占卜法器’中的一种,但还不足以推天道而明人事……”容辉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神,接着说:“准确地说,这件‘三花古器’因该是一套占卜法器中的一件。关键是里面那一丝鸿蒙之气,碧霞说那是打开‘太始境’大门的钥匙。接触到鸿蒙,才有资格问‘始’……”

    容雪怦然心动,盯着手中法器深深呼吸:“鸿蒙之气?若是融入法宝,岂非就能锻炼出‘鸿蒙灵宝’?”

    凌霄却想起“怀璧其罪”,汲汲询问:“财不『露』白,既然被人知道了,万一引来那些老怪物,那可怎么办……”

    “放心……”容辉洒然一笑:“这丝‘鸿蒙之气’得少可怜,还不足以祭炼法宝。修为高过我们的老怪物,自然有一套修炼法门。遇上我们,或许会顺手牵羊。但要让他们刻意出手,这枚卦符还不够分量……不过,若集齐一十六枚卦符,或许能祭炼出一件‘鸿蒙灵宝’……”

    “一十六枚?”凌霄听出关键,睁大眼睛问:“你怎么知道是一十六枚……”

    “是碧霞说的……”容辉实话实说:“先天古卦,共‘一十六卦’,一半为‘显卦’,一半为‘隐卦’,夺宇宙天机,为造化所不容……而我们手中的,应该就是一枚隐卦。也不知道是那公孙家的小子得到了什么消息,是从哪个古墓里刨出来的……碧霞劝我们炼化了一了百了,你们说呢?”

    “那就炼化了吧……”凌霄点头赞同,又问:“谁来?”

    “我的灵躯由信念凝聚,不愁推不开‘太始之门’。这丝‘鸿蒙之气’虽然宝贵,对我不过是锦上添花……”容雪略作权衡,又问两人:“鸿蒙既是混沌,重一分是水,轻一分是气。你们一个水,一个火,就由你们来吧……”又把卦符递给了容辉。

    容辉满心疑『惑』:“那所谓的‘十六卦’后,肯定隐藏了个极大的秘密……碧霞,肯定还知道什么,改天得专门问问她……”虽然好奇,也没心情去管别人的闲事,递给凌霄说:“你体内有剧毒,应该能最大限度地吸收这一丝‘鸿蒙之气’,还是你来吧……你体内多了这道气息,就再不怕剧毒反噬了……”

    凌霄觉得这丝‘丝鸿蒙之气’太少,未必有什么实质上的用处,多半只能应正‘道途’,让悟道者少走一些弯路。见两人诚心相让,摇头婉拒:“师兄,你也卡在了‘修炼壁障’中,我们一起炼化吧!”

    容辉觉得可行,点头答应。容雪见凌霄已无大碍,又寒暄了几句,便回了自己的座舰。凌霄也不想夜长梦多,趁热打铁,邀容辉去舰静室炼化。

    静室设在舰桥底层,“龙骨”上方,是个深海玄晶铸成的圆球。。容辉在舰长室揭开舱盖,纵身跃入。五尺粗的管道中,越往下越是寒冷,待到球心,全身一个激灵,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  他凝神吐纳,只见身边寒光流淌,氤氲不散,不由感慨:“在这种静室里练功,倒不必担心‘走火入魔’。想不到‘麻雀’虽小,不但五脏俱全,味道还不错……”抬头见凌霄踏云跟来,欣然建议:“把那个万年老蚌拿出来,我们躲在蚌壳里炼化。免得闹出什么大动静,招来些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    凌霄觉得有道理,翻手托出一座金塔。在塔门上一点一带,指端处『荡』开一股彩霞,晕霞中浮出一个大蚌壳,丈许方圆的,足有一间房大。两人一起跃入,蚌壳随后合拢,漂浮在球心处,再无动静。

第二十章 棱皮巨龟

    砗磲,大寒,主安神,能解诸毒。练功聚气,必须逆行经络,方可摄灵入体。气息运行与平时相反,自然与血流相冲。气血激『荡』,虽似大浪淘沙,可也容易导至“心火”异动,心魔滋生。

    平常修士练功,十分“心力”倒有九分耗在了稳固心神上。如万年砗磲这般,既能定气安神,又能隔绝外扰的随身宝物,当真可觎而不可得。

    容辉盘膝在蚌中,面前一枚“铜符”已被煅得通红。那浮动的火光,给四周抹上了一抹暗红。凌霄盘膝坐在容辉对面,眼见他七道“本源”没入了“铜符”,随着展开道境,五道“本源”化作一股旋风,直将那铜符催得“滴溜溜”飞速旋转。

    火主升,水主沉。一个欲动,一个欲静。一个要挣脱,一个要牵制。一个向外辐『射』,一个向内渗透。两股道境相互激『荡』,只将那铜符催得“嗡嗡”哀鸣。

    陆大海按容辉的意思,充任舰队“指挥使”后,便在手下设了左右“同知”和八大金事,又在各舰上设了舰长、大副,二副……各司其职。

    大事定下,已是阳春三月。舰队一字排开,待驶入了福建沿海。这日黄昏时分,“玄武号”下忽然透出一股气势,沧桑、浩瀚,直教人心惊肉跳,又敬又畏。

    所有人手脚一滞,旗舰上白影一闪,容雪已站在玻璃穹顶上空,低着头凝望下方。她目光『迷』离,感受到一强两弱三道气息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:“不好—”飞身窜入舰桥,直奔静室。

    所幸两艘“天级”舰结构一样,她轻车熟路,顶着劲风冲入静室,只见一片丈许大的蚌叶已被法力掀开,容辉和凌霄面对面盘坐蚌中,正合力镇压中间一团晶光。略作感应,竟是那急速旋转的“三花铜符”,不由轻疑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“我们两个人碰在一起太过刚猛,正缺一道冲气……”容辉精神一振,汲汲招呼:“快来帮忙,压住它再说……”

    容雪再不迟疑,跃入蚌壳,顺势盘膝坐下。深呼一口气,一指点在上“铜符”。木主生,介于水火之间。真力到处,精光渐渐收敛,缓缓涨缩,显出一枚碧光剔透的“符印”。

    “这是……”容雪略有所感,不由轻疑。

    “妖兽凶魂……”容辉感觉到“铜符”稳定下来,长长呼出口气,实话实说:“我们刚抽走那缕‘鸿蒙之气’,这凶魂就窜了出了,幸亏我们发现得早。这凶魂不知道被封印了多少年,已经分不清是什么东西了,反正我没见过……”

    “那你打算怎么办,总不能一直这样压制这吧!”容雪也觉得棘手,直言不讳。

    三个人各展全力,解决凶魂时。陆大海随后得到容辉传念,转告众人:“仙君、夫人和大姑娘在合修一套秘术,大家只管放心……”随后传下命令:“全速前进!”

    沿岸寒流沉底,正好将北游的海龟『逼』上了浅水。这日夕阳刚落,春风逆流而上,掀起阵阵微波。阵法师忽然报讯:“发现一只棱皮龟,正从我们后面追上来……”

    “这真是梦里寻它千百度,蓦然回首,它却在我们屁股后面……”陆大海穿了套宝蓝『色』克丝深衣,坐在“玄武号”玻璃穹顶下的舰长位上,沉声询问:“方位,体型。”

    “东南八千里。”指挥室中的阵法师斩钉截铁:“距离太远,还测不出大小。”“从灵力波动来看,是一头成年妖兽。”“典籍记载,棱皮龟继承的‘玄武’血脉不多,长到‘十丈’算青年,长到‘一百丈’才算成年。成年以后能继续生长,据闻长江口曾闯进一只棱皮龟,龟甲有八百丈长。”

    陆大海当机立断:“全速迎上。”又向容辉传讯,说明情况。

    “收起法帆,各就各位。”“右满舵,方向东南。”“开启法阵,标齐舰艏。”……一道道指令从指挥室传达下去,三十余艘战舰一起转向,直奔东南海域。

    战舰受法阵加持,恍如三十二支飞箭,劈波斩浪,一息百丈。八千里水路,不过两个时辰。三十二艘战舰外泛起一道青『色』结界,一字排开,绵延三十余里,网一般横撒出去。

    时当午夜,月华初落。夜幕上春星点点,沧海中微波粼粼。陆大海按阵法指引,又带舰队行出百里,忽见天边暗流涌动,一座黑乎乎的岛屿迎面撞来,不由一惊,沉声吩咐:“结阵!”

    其余人也看见那是一头小岛般的巨龟,当即按照计划传讯:“从右至左,依次右转,结‘透海阵‘。”指令雪花般飞散下去,时刻,方位,无不要求得恰到好处。

    旗舰长足百丈,宽处已有十二丈,放在海中,已算极庞大的存在。可在那巨龟面前,也不过是一条乌篷小舟。众人靠到近前,才看清楚那巨龟形容。光是浮在水面上的龟背,。就有三百丈长,黑压压真如一座小山。那上百丈长的利爪只是轻轻一动,便掀了十丈巨浪。

    “玄武号”竟只和它两对利爪一般大,巨浪扑来,只能随波沉浮。所幸“透海阵”影响极远,还不待巨龟撞上,已先将它锁在了中央。陆大海待大阵合拢,沉声命令:“动手!”

    众武士早已站上船舷,听令鼓『荡』气力,一起挥刀。成百上千道法力合成一股,三十二道灵力锁链一起洞出,转眼便将那巨龟缠了个结实。

    巨龟嘶声怒吼,两对利爪一起滑出。十六搜战舰受它巨力拉扯,猛地一歪。一个浪头随后打上船舷,直冲得众“武士”一阵踉跄。手中兵刃险些脱手。

    灵光暴起,三十二名客卿飞上低空,其中两个青衫老者,赫然已臻“太素境”第二重。其余人修为再差,也修成了“太极”。三十二人左手结印,右手向下按出。掌心霞光喷薄,又罩住了战舰,又重新稳住了舰身。

    巨龟没有挣脱,怒不可遏。四爪划水,又往前扑。巨浪滔天,怪力尤胜刚才。可有众客卿出手,战舰不过晃了两晃。众“武士”站稳了身形,法力源源涌出,灵力锁链更加凝实。

第二十一章 海上鏖战

    巨龟面前,单个修士虽不堪一击,可合数千人之力,却将巨龟锁得一动不动。巨龟勃然大怒,仰头咆哮。一口浊气吞出,星光为之失『色』,大海为之。

    声虽不大,却震得人气血翻滚,头晕目眩。船舷上修为稍差的武士,更忍不住一阵踉跄。三十二道灵力锁链急剧涨缩,转眼间暗淡不少。巨龟趁着间隙,四抓划水,猛地一窜。

    十六根锁链被她怪力拉长,急剧震颤。末尾两根锁链发自两艘“黄级”战舰,最为纤细。巨力到处,灵链随着延展。灵光涨缩两下,轰隆一声,竟被生生崩断。

    两艘舰上的“武士”心神受震,喷出一口鲜血,踉跄后退,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。客卿中不乏眼里毒辣之辈,发现以巨龟的气息,还没使两成力道。“万一激怒了它……”一想到那传说中的玄武,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,汲汲招呼:“陆将军,这样不行……仙君还有多久出关……”

    “这要是被它撞上……”陆大海坐在玻璃穹顶下,看见三十道灵力锁链在巨龟怪力下震颤,发自两艘“天级”舰的锁链粗足五丈,也被扯得灵光急转,缓缓涨缩。其它锁链,更如那煮熟了的面条,哪经得住它三拉两拖拽?直被扯得“嗡嗡”震颤。

    舰队在这巨龟面前,好似螳臂当车,不堪一击。他急得额头冒汗,也觉得“透海阵”困不住它,当机立断:“这巨龟的怪力,全在一对前爪上,散开‘透海阵’。‘玄武号’和‘玄微号’锁它的左右后肢。其余战舰,向主力舰靠拢。”

    它座下“指挥室”立刻制定出详细方案,雪花般传递下去。三十二艘战舰本围着巨龟旋转,接令后转到巨龟尾后里许外,相隔十丈,一字排开。十六道法力结成一根十丈粗的巨链,死死地锁住了巨龟后肢。

    巨龟后肢受制,勃然大怒,前肢一扑,巨浪滔天。龟身暴起『射』出,三十二艘战舰随着一震,竟被它硬生生拖拽出去。两道巨浪合成一股,随后拍上舰艏,舰外结界震颤,舰中龙骨发出“吱吱”声响,舰队又是一震。

    两艘天级舰被巨浪淹没了三层甲板,其他战舰就只剩一截舰桥。纵有阵法化劲,结界护持,也用了半晌才浮上海面。众客卿齐齐呼出口闷气,脸『色』已有些发白。

    巨龟怒火中烧,游出一段,见摆脱不了,又回过头来,掷铁饼一般,硬是把舰队拽着转了个圈。众人全力维持法力锁链,直被它怪力震得气血,面无人『色』。

    舰队连转两圈,两条锁链也缓缓涨缩起来。陆大海坐在穹顶下指挥舰队,也吓得心惊肉跳:“这样也支持不住啊,这可怎么办……”忽听一个青衫老者招呼:“陆将军,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