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3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3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一千两,回家?山上盛传她出生‘国公府’,莫非是真的!”容辉惊疑不定,随后跟上。只是下裳放得太低,怕脱到地上,常想低头看看。

    两个人对桌吃完午饭,梅钗端上两盏热茶,和一只克丝荷包,趁机回话:“小姐,车马准备好了,由我和杏钗服侍您去。茶钗和玉钗看院子,其他人去找石万鑫。”

    潇璇颔首同意,接过荷包,微笑自嘲:“一大家子人,就指望每年两千石俸米过活,也不容易。我既然入了楚家族谱,也该帮衬帮衬。”

    “三口之家,一天也不过一斤米。两千石,够六百户吃一年!”容辉会过意来,应声附和:“一两银子两石米,国公府一年一千两的开销,的确应该。”两个人喝完热茶,直去楚国公府。

    厢式马车,罩着齐头平顶,刷得乌黑锃亮,显得十分沉稳。容辉穿了新衣,特意撩开皂幔,笑看城中风情。潇璇又嘱咐他:“国公爷老来得子,世子先天不足,身体羸弱。不知师父使了什么法子,让国公爷认我作了女儿,还入了族谱。世子爷拖到现在,身体也不见好转,你见了他少说几句。”

    “病急乱投医,有人说就有人信,何况只是认个女儿。”容辉心中自嘲,安慰潇璇:“这就是缘分,别人求都求不来。”

    “他既然认自己是‘国公府’的小姐,到时候就是低嫁高娶!”潇璇嫣然一笑,一丝阴霾恍如烟消云散。

    公府门阔三间,纵深五架。金漆刷门,油光锃亮。兽面门环,虎虎生威。容辉见了,不住欣叹:“公府就是公府,大门就比你那中堂气派。”

    潇璇白了他一眼,吩咐梅钗敲门。开门的是个老仆,戴着**毡帽,身穿灰棉夹袄,秋阳下哈欠连天,没精打采。

    梅钗报了名号,老仆一怔,回头招呼:“小姐回府了!”说着推开中门,亲自牵马进府。

    容辉近乡情怯,又拉上皂幔偷瞧。青石道旁,种了一排青松。葱葱绿绿,恍如一道碧屏。每隔一丈,又置着一对青石灯柱,整整齐齐,一共十二对,直徘到前厅阶下。

    前厅横阔七间,纵身九架,东西各搭了两间抱厦。三层斗栱,彩绘鲜明。金漆大柱,光可照人。容辉见了,忍不住要抚掌欣叹:“气派,气派……”

    “闭嘴!”潇璇沉声低斥:“你安分点儿,别像没见过世面的。”

    “哥本来就没见过!”容辉低声嘟囔,整理衣冠。

    马车停在垂花门外,梅钗搭好脚蹬,扶潇璇下车。容辉跟着跳下,四处打量。垂花门一间三架,也是雕梁画栋,光可照人。门阶四级,里面立着一面绢秀插屏,过去就是内宅。门前铺着条六尺板道,一边是来路,一边通向跨院。苍松翠柏之间,树影斑驳,浓荫匝地,曲径通幽。

    屏风后忽然转出两个双髻少女,都穿着秋香色交领罗袄,橘黄色马面长裙,正是府上丫鬟。二人盈盈走来,裣衽行礼:“小姐好,夫人在中堂等您。”不急不缓,落落大方。

    容辉暗暗赞叹:“不愧是国公府,调教出的丫鬟也比乡下的小姐强。”只见潇璇掏出两枚银锞子,一人塞了一个,笑着嘱咐:“两位妹妹拿去买花吧!”

    两人笑着接过,又裣衽道谢,转身带路。容辉身为男子,深怕坏了规矩,不敢移步。瞥眼见潇璇招手,才低头跟上。

    门里是个花园,阳光下菊花灿烂,丹桂飘香。虽乏于修剪,却更显自然。他走在鹅卵石径上,又见花树外建着红墙碧瓦,假山石厅,又叹为观止:“这样的人家,平时是怎么过日子的。”亦步亦趋,待转回正路,已在中堂阶前。

    中堂横阔七间,纵身九架。也是红柱乌瓦,雕梁画栋。檐廊下花团锦簇,站着一排丫鬟,相互招呼:“小姐回来了!”“小姐回来了”……莺莺燕燕,好不热闹!

    容辉吓了一跳,紧紧跟在潇璇身后,不敢多看一眼,走错一步。又见倩影晃动,一众丫鬟簇拥出个中年妇人。她戴了套雪银头面,穿着秋香色立领罗袄,外面罩了件克丝比甲,秋阳下光彩照人。

    容辉暗暗欣叹:“这就是国公夫人,好大的气派!”却听那妇人说:“小姐难得回来,快请进屋,夫人和世子爷都在中厅等着。”竟然只是个有脸面的管事妈妈。仆人如此,主母何堪?正暗暗吃惊,又见那妈妈招呼自己:“请公子进屋喝茶!”

    中堂专供招待亲属、至交和贵客,向来由正主居住。虽是七间九架,四周却隔了一圈檐廊,实际只剩五间七架。中间两架前厅,一架倒座,当中四架,便是中厅。

    “我也要进屋?”容辉心头一凛,深吸一口气,跟进前厅,迎面摆着一面山水画屏,屏前摆着供桌,桌上放着珐琅塔炉,青花瓷瓶,端的是精雕细琢,溢彩流光。

    供桌前又有一张八仙桌,桌旁摆着太师椅并漆木脚踏。下手交椅并茶几,又列了八对。座后垂着秋香色落地罗帐,微风中轻轻飘舞,恍如一道落霞。宫灯坠顶,金砖铺地,端是金碧辉煌。

    容辉受宠若惊,庆幸换了这身衣裳,不然怎赶进这样的屋子。转眼见众丫鬟簇拥潇璇走进幔后,才坐了幔前末位。

    丫鬟们端上热茶,果盘和点心,一口一声:“公子,您慢用。”恭敬热诚,礼遇有加。

    容辉心中激动,飘飘然似要乘风而去。左手端起茶盏,右手食中两指夹住盖柄,学着潇璇的样子刮了刮浮叶,才轻轻抿了一小口,又觉得只有这番举动,才配坐在这样的屋子里喝茶。至于杯中滋味,却全没尝到。

    茶过半盏,又有丫鬟出来通传:“公子,夫人要见您。”容辉深深吸了口气,一股清新直冲胸臆,正是上好的檀香。他稍理衣襟,站起身来,随她过去。

    屏风旁挂着面流苏绣帘,帘后是一条六尺过道,直通后门。右边是东次间板墙,墙上挂着山水丹青。左边则是正厅,已用博古架隔开,架上珍玩玉器,琳琅满目。

    珠光宝气之间,镂空出正厅陈设。南北对放着两张楠木正榻,下手各列着两张罗汉床,排成了两个“凹”形。中间还摆着一座珐琅塔炉,炉上香烟缭缭,端是锦绣辉煌。

    入口在两座博古架间,又挂着一面珠帘。丫鬟撩帘相请,容辉深吸一口气,抬腿进去,只见正榻上坐着位锦衣老妇。她头戴金饰,穿着件鹅黄色大袖对襟褙子,鬓角微白,低眉垂目,看着容辉微笑点头,形容十分慈和。

    容辉上前两步,躬身一揖:“在下李容辉,叩请夫人,万福金安。”只听柔声微笑:“起来,起来,快请坐。”

    容辉抬起头来,才看见潇璇坐在老夫人右边,老夫人左边还坐着个青年,也正向自己微笑。他面白如玉,神色温和,穿着件宝蓝色茧绸直裰,英俊闲适,正是国公世子。

    容辉心中赞叹:“贵族,这就是贵族!”又向他一揖:“世子爷纳福!”

    楚世子柔声细语:“一家人,不必客气,快请坐!”精神萎靡,中气虚弱。

    容辉抬头看去,果然是筋骨细弱,先天不足。心叹一声,坐到东手位上,又见众人无语,场面有些僵硬,不由看向潇璇。

    潇璇巧笑嫣然:“母亲,您只管放宽心。大哥虽然羸弱,不也一直没病没灾吗?您在这么劳神,将来正要带孙子的时候,哪里还有精力!”

    语声温柔,字字落在老夫人心坎上。老夫人眉开眼笑,抬手去拧她的鼻子,欣然笑骂:“你这个小鬼,也敢排揎你哥哥,真正让人又爱又恨!”瞥眼见丫鬟们沏上新茶,又指着她们说:“也的确是她们服侍得好,才让我省了几分心!”一唱一和,真如母女。

第三十一章 谈婚论嫁

    容辉顺着潇璇的话,又仔细打量世子,发现他筋骨虽弱,内息却沉浮不定,自有行转,不免欣叹:“奇才,奇才呀……”

    潇璇瞥眼嗔他:“你嘀咕什么?”

    容辉借坡下驴:“我看世子爷筋骨虽弱,却未必是坏事。”

    老夫人喜上眉梢,笑着问他:“公子,这话怎么讲!”

    容辉暗自盘算,觉得有几分把握,才清了清喉咙,正色说:“胎儿在母体中便有生命,虽不能开口吃喝,却能以脐带为口,用周身经络吸收养分,发育成长,谓之‘先天’。婴儿出生后,开口吃喝,才肠胃消化,经络逐渐闭合,谓之‘后天’。习武者内炼真气,旨在重新贯通全身经脉,达到‘先天境界’。世子爷根骨虽弱,可经络也没完全闭合。可见并非是病,只是先天不足,身骨发育缓慢。虽有二十岁的身量,或许只有十二岁的体质,当然虚弱。若能贯通内息,洁身养气,非但能生儿育女,而且百岁可期。”

    世子只是微笑,老夫人却惊疑不定,又看向潇璇。潇璇点头赞同:“这是养身之道,他懂的!”

    老夫人喜上眉梢,笑着询问:“这‘先天’‘后天’的,我们也不懂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    容辉又看了世子一眼,见他肤赛初雪,竟比少女还光泽,于是问他:“不知世子爷平时吃什么药?”

    “每天吃‘聚宝养气丸’,配一盏参汤服下,外加一两雪燕。”老夫人如数家珍,追着他问:“可有不妥?”

    “人参补强不补弱,说是大补元气,实则是激发本身元气的一味猛药!好比竭泽而渔,只能解一时之困。”容辉想起平生所学,娓娓道来:“重伤者身体弱,一味参药下去,故能激发生机,缓过一口起来。可体虚者缺乏元气,若再服人参激发元气。看似精神焕发,实则虚耗生机。”

    老夫人见他说得头头是道,不免信了几分,接着问:“那我儿该吃什么药。”

    “最好什么药也别吃!”容辉说:“不如只吃五谷杂粮,每日定时定量。这些都是植物种子,最含生机。消化它们,也最节省元气。再配着蔬菜豆腐。世子爷若吃不习惯,还能加少许猪油肉末。吃到明年开春,精神就能渐长。”

    他说的食谱,再寻常不过。老夫人听着无毒无害,觉得不妨一试,不免向他道谢:“若真承公子吉言,老身就先谢过了。”

    容辉不免得意,接着献策:“我们山上还有套健体顺气的拳法,世子爷若能在每天早饭后炼上两趟,效果会更好。”

    老夫人慈眉善目,笑着答应:“好好好,劳烦公子先传了‘侍卫处’的护院,我让他们慢慢教。”

    容辉一怔,不免黯然:“哥的神功是随便传人的吗?敢情我掏空心思说了半天,你还让我先教下人。要不是看她是你闺女,鬼都懒得管你。”嘴上还得应承:“可惜今天这身行头束手束脚,施展不开。等我哪天得空,一定换身短褐来教。”

    母子俩尚不知其中利害,还赔笑道谢:“那就劳烦公子了。”只有潇璇暗叹,微微摇头。他们毕竟算是自己的母兄,若真心愿学,她早已倾囊相授。既然各有其道,她也不想介入太深。何况他们死活,不关自己一文。

    几人又坐了片刻,潇璇起身告辞。老夫人拉她留饭,潇璇推脱还有要事。又有丫鬟往堂中铺上锦垫,潇璇缓缓跪下,扶地一拜:“母亲保重,女儿这就去了!”又拜了三拜。

    容辉心中纳闷:“她怎么行这么大的礼,这也太矫情了。”于是随她起身,一揖到地。

    老夫人微笑颔首,缓缓告诫:“往之尔家,无望肃恭。夙夜以思,勿有违命。勿违尔父母之训。”潇璇又是四拜。

    “这是……新妇出嫁时,父母的戒词。”容辉心头一惊,立刻羞红了脸。再看潇璇,直激动得手脚微颤,双手搀她起身。

    潇璇神色温和,却没看容辉一眼,转身出了中厅,接着出了中堂。容辉激动莫名,又不敢多问,只好亦步亦趋,随在潇璇身旁。梅钗和杏钗跟在后面,老夫人又派了个管事妈妈送他们出垂花门。

    潇璇临上马车,才递出一只荷包。那妈妈眉开眼笑,裣衽道别:“小姐走好,常回家看看!”

    容辉豪情万丈,一把夺过车夫的马鞭,要亲自驾车。车夫好生尴尬,正不知如何是好,只听车中少女轻斥:“你进来,别给我丢人现眼。”于是伸手相请:“公子请上车,还是小的赶车送您。”

    容辉涨红了,低下头踏上脚蹬,钻进车中,见潇璇神色淡然,也正襟坐好。两道目光碰到一起,她没有躲闪,他也没有追逐。只是相觑片刻,会心一笑。

    容辉待马车出了公府,才悄声问:“他们留饭,你怎么不答应,我还想尝尝豪门公府的大餐。”

    “大餐,吃的是规矩。我们自由自在,何必找那份罪受。”潇璇摇头苦笑:“你就留个念想吧!不然我保准你吃过一次,就不想吃第二次。再说府上里里外外就这么一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