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37部分

仙旅奇缘-第37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”潇璇想起容辉,脱口问她:“姑爷呢?”

    素钗讪讪地说:“姑爷牵了两匹马,拉着大爷出门去了!”

    “出门骑马,一定出了一身大汗,回来后少不了重新梳洗。可眼下还没回来,又当她进门和家人吃第一顿饭,若误了时辰,知道的说丈夫顽皮,还要嘱咐她多担待些。不知道的,还不说丈夫娶了媳妇忘了娘?”潇璇没料到嫁人后还有这么多事,想起来一阵头疼,又嘱咐素钗:“你快去找姑爷回来!”

    素钗拉了管车马的蓉钗,一起出门去寻。没过片刻,素钗进来回话:“姑爷回来了!”

    潇璇见她神色紧张,身后空空荡荡,忙问:“人呢?”

    “去了东院!”素钗忙不迭地说:“大爷把腰闪了,站都站不起来,还是让姑爷背回来的。”众人听言,面面相觑。容雪一个激灵:“我找娘去看看!”说着匆匆出门,去了后院。

    “那是纯种马,跑开了连骑师都拉不住。”潇璇暗道糟糕,虽知家里必然有好办法,还是嘱咐梅钗:“快包一包田七,我们去东院。”梅钗立刻开药箱包出二两田七,随着去了东院。

    周家一干亲戚聚到了正房,或站或坐,议论纷纷。潇璇到时,见满地瓜壳橘皮,脚步不由一缓,心里直皱眉头。她一眼看见穿妆花夹袄的周氏,上前敛衽一礼:“大嫂,大伯怎么样了!”又拿出药包,双手递出:“这是三七,我的一片心意。大嫂丹心妙手,一定用得上!”

    众人见她进来,先是齐齐屏息。接着见她既夸了人,又赔了礼,神情稳重,礼数周到。没心思的暗暗点头,有心思的也暗赞一声高明。

    周氏却从容辉盖新房起,就记恨上了潇璇。这时丈夫闪了腰,这笔账自然算到了潇璇头上。眼下娘家人就在一旁,更不能输了底气。她再看潇璇时,脸色更加阴沉。可潇璇的药包已递到身前,若就这么接过,“拿人手段,吃人嘴短”,以后就矮了她一头。若不接,又不免显得小肚鸡肠。心念一闪,单手接过:“虽然眼下用不上,可留到雪天给大家煲鸡汤,也算物尽其用!”

    潇璇心里闪过“借花献佛”四字,接着和她寒暄:“那我就等着喝大嫂的汤了。”

    容辉听到二人说话,迎出厅招呼潇璇:“你怎么过来了!”

    潇璇喊了声“相公”,忙问病情:“大伯怎么样了!”

    容辉见众人也都凝神注目,支着耳朵在听,于是朗声相告:“我用真气给大哥散了淤血,又贴了爹爹亲手配的散瘀活血膏。等膏药凉了,就能起身,过两天就没事了!”

    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”话音刚落,李母由容雪陪着,闻讯进来,招呼众人:“开席了,各位快上桌吧!我先进去看看,再给各位敬酒。”说着直去西厅。

    两个媳妇裣衽见礼:“娘!”

    周氏又掺住李母:“娘,你可来了。相公后腰上红了一大片,吓死我了!”

    李母随口应承:“那是膏药烫的!”说着一同进了东厅。

    潇璇心头讪讪,和容辉回了西院。梅钗趁“姑爷”去净房梳洗,不由为潇璇鸣不平:“看大夫人的那样,好像是您颠闪了大爷的腰。您好心好意送药过去,她还拿捏起来了,也不瞧瞧这一屋的吃穿住用都是谁给的。”

    潇璇瞪眼斥她:“什么话!我既进门,自当侍奉公婆,照顾妯娌。”又为自己开脱:“我这次错就错在没管好嫁妆!”接着抚额轻叹:“我本以为乡下媳妇没见识,想不到她如此机敏。”心中更加唏嘘:“能娶自己和周氏进门的婆婆,到底是怎样的人物!”转念想到容辉的机敏,想到公婆的沉稳,想到容光的敦厚……只觉这个家远比自己想的深厚。自己那一万两嫁妆,未必能让这家人看在眼里。

    容辉稍做梳洗,换了身青棉直裰出来,又和潇璇去了后院。西厢席开五桌,李蕃宁、亲家翁和几名长者,在中厅开了一桌。李荣光已能下地,和容辉在北厅同周家兄弟开了两桌。李母、亲家母、周氏、潇璇、容雪、歆姐儿和周家一众媳妇开了两桌。

    桌上鸡鸭鱼肉,汤汤菜菜,丰盛味美。容辉那边喝酒说笑,闹得一屋人都能听见。潇璇这边低声细语,也十分热闹。旁人说起周氏,李母就拉上潇璇。旁人说起潇璇,李母就拉上周氏。

    潇璇见周氏那边人多势众,话入耳中,觉得既像打压,又像抬举。忽上忽下,闹得人很不舒服。又想起周家人观礼至今,对外算是撑门面,对内岂非震慑自己?

    她心头一凛,再看李母,老太太正眉眼带笑,左右迎合。一套话接一套话,既不冷落了谁,也不偏袒了谁,还总能引得众人开怀畅饮。这番手腕,比起一众公侯夫人也不遑多让。

    容辉喝得微醺,回西院后,稍事洗漱,倒头就睡。潇璇打发梅钗等人歇下,亲自为丈夫掖被角。瞥眼看见枕边那口漆木锦匣,心里发起愁来。

    匣子里叠着九尺白绫,是给新人圆房后擦身子用的。明日“庙见礼”上,自己若交不上这份答卷。纵然不至拿着白绫自缢,也在公婆妯娌面前抬不起头来。房前屋后都被人戳脊梁骨,哪里还谈得上好日子!她深深吸了口气,在床头呆坐半晌,还是喊来梅钗沐浴更衣。

    容辉悠悠醒来,见帐外正亮,妻子正躺在身边,心头一荡,左手揽她入怀,右手顺势探入了她的衣襟。潇璇轻哼一声,默默承受。

    他的爱,像醉人的春风,像勾魂的艳曲,像烧心的醇酒。从头到脚,无微不至。她却如受寒风刮骨,被浪卷潮击。由表及里,麻木不仁。她知道,他就在身下,她也很想放松容纳。可身体自有主张,直到子夜,也没能成事。

    容辉精疲力竭,闭上眼凝神运气,放松了身体,才柔声安慰潇璇:“放心,没事的,快睡吧!”气息一散,倦意又潮水般涌上眼帘,带着他沉沉睡去。

    “想不到此情此景,这个家伙还能给我这份尊重!”潇璇如获至宝,既感激,又欣慰。忽觉口渴,就找桃钗要了杯热茶。桃钗撩开红帐,看见她披头散发,一丝不挂,忙低下头去。

    潇璇心中明亮,没工夫搭理那份羞赧。抬手接过茶杯,喝完递还,又向桃钗嫣然一笑。似在炫耀,娇艳无双。

    “小姐怎么像藏了宝似的……”桃钗闷闷不解,忙放好罗帐,又上短榻睡好。

    “再怎么胡闹,也不勉强自己。这是个好习惯,应该鼓励!”潇璇直接钻进被子,在容辉肩上亲了一吻,和他并肩睡好。只要他能保持这份尊重,她就愿意一起努力,直到开花结果。

第三十七章 三日回门

    清晨时分,潇璇和容辉坐上马车,往三里湾小住。容辉见小路颠簸,就伸手抱起潇璇,双手环住她的腰,让她坐在自己身上。潇璇心头一宽:“只要他支持,自己就不怕!”可想起“庙见礼上,檀香案前,公公那副尴尬神情,婆婆那刀锋般锐利的目光,和大嫂那讥讽的笑容”,还是有些心虚。

    容辉看见她神色黯然,又安慰她:“爹不是也说我做的对吗?你现在‘没前没后’,是该养两年再说。不然怀上身孕,多半难产。生孩子是一只脚踏在鬼门关里,何况难产,到时候可怎么办?放心吧,娘那边也没事的!”

    “什么没前没后!”潇璇蹙眉轻嗔:“爹是说我筋骨瘦弱。”抬手打了他一下。一语出口,心中阴霾一扫而空。

    三里湾的别院非但已被重新翻修,还加盖可前院和花园。庄外三千亩良田纵横三里,如今都是潇璇的田庄。马车进庄时,潇璇撩帘观望,看见稻田黄澄澄一望无际,心情更加欢畅:“看来今年收成不错,年底又有上千两进账!”

    容辉听得直皱眉头:“这里的地都是你的?”

    “是啊!你看那麦穗儿,多大呀!”潇璇灿然微笑:“这里天高皇帝远,既不用起课,也不用打点府衙。公侯之家,在灵州府内购置田庄,还要打点好父母官。”

    “哎呀!”容辉不由抚额:“那你知不知道,这附近也不知怎的?越靠近山区,稻子长得却好,可虫害也越重。种出来的稻米,有别处的炒米大,种出来的棉花,晒干了一拉三尺不断。都说这里的地好,可一年忙到头,收成还不如起课负役的官田。”

    潇璇满心错愕,又自我安慰:“那我干脆找陈夫人要些麋鹿野鸡来养!”

    两个人有说有笑,直到别院门前。梅钗撩帘扶潇璇下车,茶钗和玉钗迎出院门,一起喊了声“小姐”,又见过跟来的梅钗、素钗、桂钗和蓉钗。

    两人当先进门,直入前厅。玉钗给二人奉茶,容辉双手接过,乘机打量厅室。水罗承尘,金砖铺地。案上摆的是古董瓷器,墙角放的是轻松翠竹,装潢精致,素雅中透着奢华。正欣赏间,忽听玉钗低语:“小姐,我昨天上街听说了一件事……明清真人驾鹤西游了。”

    厅堂中气氛一滞,潇璇端着茶呆坐片刻,才缓缓地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!”她平视前方,极力镇定心神。脸蛋上却似坠了秤砣,止不住往下垮。正无助间,左手忽然被一只大手握住。那熟悉的温暖,让他精神一振。

    玉钗小心叙说:“真人是九月初九归西的,山上一直秘不发丧,最近才传出话来……”

    片刻之间,潇璇想起了很多事情:小时候和潇月、潇娟住一座别院,师父经常来看他们,每次都带些小吃。她先吃一大半,潇娟和潇月再分吃她剩下的……一幕一幕,犹在昨霄。

    她深深吸了口气,想将这些思绪押回心底,于是打断她的话说:“更衣。”说着站起身来,直去后堂。

    她本来穿了件秋香色妆花夹袄,一条石榴罗裙,带着赤金镶红宝石头面。出来却换了身素面窄襟深衣,带了套雪银头面。神色萧肃,如临风傲雪,遗世独立。

    容辉见她焕然一新,好像变回了那个掌门弟子,心中不由发虚,讪讪然满不自在。潇璇没心情陪他瞻前顾后,缓缓坐下,接着问茶钗和玉钗:“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,都说出来。”

    “许多江湖人士再往莲山附近集结,听那话里的意思,是要以吊丧为名,在山门‘分家’时捞一杯羹。”茶钗和玉钗你一言,我一语,把这两日听到的事如实说出。

    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潇璇见日近中天,饭点将至,于是吩咐梅钗:“你们吃午饭,我们去镇上瞧瞧!”说着拉了容辉就走。

    梅钗等齐齐应是,一起送“小姐”和“姑爷”出门。两个人悠悠携手,沿田埂漫步,走到六驿镇上,只见车马络绎,齐往七驿镇去。凝神细看,有的神色惶急,跨马持刀,飞驰而过。有的三三两两,私语慢行,果然是风雨欲来。

    两个人相视一笑,进了家人最多的客栈,选了角落位置对坐。店伴笑脸相迎,潇璇正要点菜,容辉直接要了一桌素席,待店伴走后,才小声解释:“小店铺,猪肉不新鲜!”潇璇不由抚额,哑然款斟,一起受用蜜月风情。

    食客渐多,搭伙共桌的虽有不少,神色却不相同。或者忧虑,或者疑惑。熙熙攘攘,也正谈论江湖大事。说话间更是神情忐忑,生怕行差踏错半步。

    容辉和潇璇耳力极佳,见邻桌二人刚一坐下,就说起莲山大事,不由相视一笑,凝神倾听。一名是膀大腰圆的黑袍大汉,另一名是神色机敏的锦衣小生。大汉低声询问:“孙老弟,咱们这次奉命到七驿镇集结,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?”

    小生随口应承:“王兄,小弟也不知道,只是帮中让我们到莲山附近集结,兴许不会有冲突。”

    大汉皱眉说:“老弟莫说笑了!若不拼几阵,哪要咱们带齐家伙!再说咱们走水贩烟的,跟那些道士也不认识呀!而且这一路上也不是咱们几家,好多有名没名的帮会,都在往莲山赶呢!”又问:“老弟号称‘百晓生’,该知道些内情吧!”

    一顶高帽,勾得锦衣小生脸皮一跳,讪讪地说:“咱们也是多年的交情,既然王兄问了,小弟也不瞒着……”端起酒盅喝下一口,才压低声音说:“小弟也是听说的:锦州,通州和我们灵州的武林同道,要一起围剿‘莲山’!”

    大汉一怔,忙喝了口酒压惊:“老弟没搞错吧!那‘莲山’是何等实力!听说他山上每年从各地收回的利银,就有百万两之多,门徒更是不可胜数。我们这些小鱼小虾去与虎谋皮,这不是自取灭亡吗?”心有余悸,又喝了半碗酒。

    小生不紧不慢地喝下口酒,摇头微笑:“谁会干无本的买卖,正是因为势大,所以才要我们这些小帮小派群起而上啊!而且我还听说,这次还有三州内大帮派牵头。如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