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42部分

仙旅奇缘-第42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羊毛出在羊身上,我们若被端了,也一了百了……”潇璇闭着眼喃喃低语:“去吧,让堂主们把前几天的战绩先报上来,再整编人手,十人一队,五队一旗……问问马长老,山上还有多少存银,这件事就交给你……”越说越模糊,竟自沉沉睡去。潇月哑然失笑,给她盖了床锦被,又出门吩咐两个护法仔细守卫,才去办差。

    鼓声拂入心扉,振奋精神,潇璇一惊而醒,失声惊呼:“怎么了!”只听潇月安慰:“没事,没事,是姐夫在擂鼓点兵。”心头一宽,醒过神来,果然是鼓声急促,震天轰响。

    她反应过来,蹙眉轻疑:“点兵?点什么兵!”

    “嗯!”潇月点头确定,往窗外一指:“就在外面。”

    潇璇循势望去,只见秋阳下衣袂生辉,从“太始门”前一直排到“太素门”外。黑压压的,全是护法。她吓了一跳,失声询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    “师姐,是好事。我刚才下去传话,刚刚出门,就碰见师妹、掌门和五十名护法回来。”潇月也有些错愕,打起精神说:“我把事情先跟他们他们说了。其他人只是点头赞同,掌门却说:这种大事,哪能让个丫头挨个传话,人家还以为你过家家呢!其他人一听,更加赞同。当场就有人去抬大鼓,其他人自觉去传令集合!”

    “是我大意了!”潇璇听到师妹一口一声“掌门”,欣然微笑:“这么大的事,的确该有点动静。这排兵布阵的事,果然是爷们儿干的!”说话间鼓声顿止,她又翘起头,凝神细看。

    容辉手持鼓锤,站在门阶上容光焕发,向众人训话:“哎呀,高手,都是内家高手呀!这么多高手,想不到被一群肥羊赶到了山上,丢人哪,真是丢人。大家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,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哪!”

    这一语以内力吐出,飘飘扬扬,声震四野,顿时盖过了所有杂音。容辉见千余双眼睛齐刷刷地盯向自己,背后一热,轻咳了一声,接着说:“不过,这不怪大家练功不精,修为低浅,只是被那两万人吓到了。大家出于谨慎,先避其锋芒,是为了保留势力。”见众人点头,心中豁然开朗,又举起鼓槌,口中唾沫芯子直飞:“不过完全没有必要,老实告诉大家,那就是一群肥羊。他们每个人身上不是带着三百两,就是带着五百两!”

    容辉说得兴起,就卖出个关子:“大家心里又要问了,带钱,他们是来抢劫的,带钱来干什么呀!”见众人双眼放光,知道说到了点子上,自问自答:“我告诉大家,他们以为自己一来,莲山就唾手可得。可僧多粥少呀,有的人抢不到,就只能花钱买。熊应天可是放出了话来,像本门绝招‘众星环极’,一百两起拍,价高者得!”

    “潇璇中秋月下,一招连断六剑。”早已被传为佳话。场中更有会这招护法,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妹的,找死!”“老货不知天高地厚!”……一片哗然。

    容辉乘热打铁,继续扇动:“还有呢!本门三十六式‘绵掌’,三百六十两起拍……不光武学秘籍,红狼还放出狠话:一旦冲上山来,男的当场斩杀,女的虏回去当压寨夫人……”

    潇璇看得直皱眉头,不由抚额:“这是在激励士气,意思没错,可这是什么口气,怎么像街头耍把式的!”想到“点兵”和“耍把式”都是擂鼓聚众,确有异曲同工之妙,心里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。

    她看见丈夫还在没心没肺地鼓动大家,一群人更被煽动得跃跃欲试,就忍不住抚额苦笑:“姐所嫁非人!”

    潇月看了师姐一眼,目光里满是同情。瞥眼却见潇娟手托表册,神采飞扬,好似卖场中那收钱的主儿,还十分受用。心头也不住发苦:“师父,我对不起你!”

    容辉见群情激奋,才说上正题:“这样的奇耻大辱,不知道你们咽不咽得下,反正我咽不下!他们侮辱我们,我们也不能忍气吞声。大伙说,我们该怎么办!”

    “杀——”,异口同声,震惊四野。容辉一惊,忍不住退了半步,潇娟立刻踏上两步,展开表册,大声宣布:“阵前擒斩一人,赏银十两。至六人,升一等,每人加赏十两。”……

    群情肃穆,凝神倾听,眼中战意直往外喷。容辉待潇娟念完,又大声宣布:“大家都见过了,我和潇璇联手,一个冲杀就能震退一众流匪。可我们毕竟只有二人,难道就真能以一敌千?说白了不过两点。一是我们配合得好,二是他们实在不经看!”

    一语出口,众人纷纷颔首。容辉开始分配人马:“俗话说‘驴马骡子,各有所长’,咱们只有各显长处,才能少流血,多分钱。大伙说,是不是!”

    众人齐声高呼:“是——”

    容辉接着说:“阵前冲杀,得有悍勇善战的先锋。双方对垒,得有法度严明的中军。垫后撤退,得有经验丰富的卫士。现在我编十人为一队,五队为一旗,两旗为一总旗……”

    容辉现学现卖,正说得兴高采烈,后面忽然有人大喊:“不好啦!山下又有人集结!”

    一语出口,全场哗然:“走,干他妹的!”“还反了天了!”……

    容辉见群情激奋,就要抄家伙一哄而散,忙深吸一口气,纵声吐出:“慌什么!”三字如惊雷爆喝,数息后回音相继传来:“慌什么—”“什么—”“么—”……

    场中人当此威势,应声闭嘴,心中不住感慨:“这,这就是‘先天境界’。”容辉双目如锋,扫过众人,直刺向‘太素门‘口那传讯弟子,沉声叱问:“怎么回事,谷口不是有迷烟吗?”

    两个人相隔二十丈,两道目光却似近在咫尺。那传讯弟子吓了一跳,忙不迭拱手禀报:“启禀掌门,下午和暖,松烟降不到谷底,他们才趁机偷袭。”

    自古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容辉感觉良好,索性往大了说:“大家要是信得过我,我立刻率人先冲一阵,敢随我一战的弟兄们出来!”

    话音一落,立刻有人附和:“俺来!”“算我一个!”……呼喝声中,上百人接连窜出,挤到了门前阶下。

    容辉身体力行,高声呼喝:“擂鼓备马,随我观战!”说着纵身跃起,凌空翻身,展双臂直掠出去。众人一转眼间,他已站在“太素门”前,于是后队改前队,鱼贯相随。

第四十二章 排兵布阵

    潇娟星眸闪烁,正要跟上,已先听到潇璇抱怨:“这人真有意思,给个杆子就敢往上爬!”一愣神间,她已追出门去。

    潇娟跟上去为容辉辩驳:“没有啊,我瞧姐夫挺上进的。虽然说的不着四六,可听得入心。”脑中灵光一闪,向潇璇嫣然一笑:“师姐,我看你是嫉妒姐夫了吧!”

    “嫉妒!去—”潇璇漫不经心,边走边说:“姐嫉妒他什么,他有什么让姐嫉妒的!”

    “话比平时多,还有点语无伦次!”潇娟旁观者清,更加慢条斯理:“当然是耀眼啦,以前大家都羡慕师姐的裙子好看,衣裳新式,首饰别致。可到关键时候,大家还是听姐夫的!”

    “姐是那种人吗?”潇璇一阵头疼,再也不想理她,直往谷口迎去。

    山上本有马厩,护法们也是骑马来的,自然不缺马匹。两人走到谷口时,松烟已散,容辉正一马当先,准备冲锋。马队旁围着千余护法,交头接耳。有人见潇璇过来,大喊了一声:“夫人来了!”

    众人回头观看,向旁分开一条通道。潇璇脸色乍红,勉强挤出了一抹微笑,抬头看向容辉。容辉也正回头看着她,自信满满,神采奕奕。她又是一阵头疼:“那个家伙居然空着双手!”

    容辉收回目光,凝神俯瞰,见一线天外果然有马队集结,当下提气高呼:“宰羊啦!”双腿一夹马镫,骏马昂首高嘶,放踢奔出。他身后上百人一起高呼:“冲啊——”夹马跟上。

    崖壁间蹄声如雷,坡道上马行胜风。一百人浩浩荡荡,直往山下扑去。潇璇一颗心直提到嗓子眼,忙走到谷口细看,只见容辉才冲到谷口十丈前,双手向前一挥。他前方马队下火光连闪,人马顺势翻倒,地上随即升起一股浓烟,才听到一串闷响:“轰隆隆隆……”声似惊雷,震惊四野。

    “甩手炮!”潇璇额头沁汗:“这个家伙,就算没有手起刀落的豪情,也不至使出甩手炮!”一转眼间,容辉已冲入敌阵。其余人呼喊着鱼贯跟上,顿时将一众人马冲得七零八落。惊呼声、马嘶声、喊叫声接连传来,惊心动魄。

    容辉一马当先,踏过硝烟,绕到谷口,又纵马冲回。冲锋队中不乏马术好手,竟趁乱牵回了几十匹惊马。一众人直到谷上,山下援军才到。甩手炮的硝磺刚刚散开,又被呛得溃不成军。

    容辉指着山下哈哈大笑:“看见没有,那就是一群羊!”又招呼潇璇:“帮弟兄们记下功劳!”提气高喝:“走,校场集合!”

    他得胜归来,豪情充溢胸怀。五字出口,眉宇间自生一股凛冽。众人由心叹服,鱼贯跟随。潇璇一阵心惊肉跳后,正想和丈夫关怀几句,他却马不停蹄,再也没多说一句,直往校场去了。

    潇璇心头火起,沉下脸蹙眉轻斥:“德行,显摆什么!”

    “你就得意吧!”潇娟见众人远去,师姐得了便宜还卖乖,就忍不住臭她:“这下好了,再没人说他是‘小白脸’,也没人说你自甘下流。大家又该羡慕你‘丈夫入对了行,自己加嫁对了郎’。”

    “话是好话,可没安好心!”潇璇心头一沉,横眉冷斥:“这是谁在嚼舌头根子!”却满不在乎:“姐的眼光,什么时候错过!”又坏笑着问:“要不要姐给你挑一个!”

    “你留着备用吧!”潇娟又损了师姐一句,忙凑到谷口,只见谷外硝烟散去,露出血泊中一片尸体。血肉模糊,看得她头皮发麻,忍不住大声尖叫:“啊——”身体强弩般倒射回来,仍觉烦物欲呕。

    潇璇款步上前,凝神暗数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……杀敌十二,其余重伤。”默记在心,又安排人燃烟熏谷,才招呼潇娟:“走,我们跟去校场瞧瞧。”

    潇娟呆了半晌才晃过神来,又拉潇璇循鼓声走到校场,只见千余人神采飞扬,站得有模有样,不由暗暗点头。容辉站在一摞蒲团上大声呼喝:“这五十名轻功高手为一旗五队,旗长队长留下,其余人先去潇璇那里录个名,再回去歇息!”说着往一指刚到场边的潇璇和潇娟。

    潇璇一怔,转念会过意来,狠狠瞪了容辉一眼,回到“太始门”后,又拉上潇月、潇娟和几名近卫登陆名册,最后由潇月和潇娟联手理出一簿名单后,已是申正时分。

    潇月将总表报给潇璇:“‘甲’字旗为突击,‘乙’字总旗为先锋,‘丙’至‘癸’十个总旗为中军,一共是一千三百人。其余修为稍弱的、都安排喂马、值夜、巡逻、打杂。”

    潇璇颔首赞同:“不错,不错,就是不知道这股热劲能管多久。我们誊完了,怎么还没回来。”正说话间,几个女执事忽然来讨示下:“夫人,掌门说‘太极门’和‘太素门’中间的屏风挡路,问能不能拆了。”

    潇璇回头看向窗外,‘太素门’外果然聚着不少人,于是点头答应:“拆吧!”又吩咐潇娟:“你带她们把东西点清入库!”

    潇娟立马带人去办,潇月见秋阳将落,又问潇璇:“师姐,你们今晚住哪里。”又补充了一句:“师父走后,‘无量阁’的东西都入库了,现在搬也来不及。”

    潇璇想起师父,长长透出口气:“回‘潇雅轩’吧,你去搬几床厚被子来,让他守在这里。”

    潇月点头下去,片刻后抱回三床锦被。随手放下被褥,却从袖子里掏出竹筒递出:“师姐,刚刚收到的!”

    “来了!”潇璇大喜过望,立马接过竹筒,取出筒中信笺观看。潇月凑到她身后,只见笺上画着一张营寨图,哨岗、驻区、人数和首脑特征等,标得一清二楚。图下还有一段簪花小楷:

    营中勾心斗角,人心涣散。缺医少药,粮草不足三日。十三路人马将往后方购粮,稻米五十石,酒肉若干。日落启程,明早返程,中午回营。

    潇璇欣然微笑,高声吩咐:“有情况,快去找掌门来!”

    潇月心思通透,主动冲了两杯茶,想让小夫妻好好说会话。屋外护卫应声而去,没过片刻,容辉大步进来,张口就问:“什么情况!”说着随手端起一杯茶,仰头喝了个涓滴不存,长长嘘出口气,显得十分舒畅。

    潇璇也不废话,径直递过信笺。容辉稍着一眼,忽然喜上眉梢,提气高喊:“让‘甲’字旗的旗总和队长快到‘太素门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