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43部分

仙旅奇缘-第43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潇璇也不废话,径直递过信笺。容辉稍着一眼,忽然喜上眉梢,提气高喊:“让‘甲’字旗的旗总和队长快到‘太素门’议事。”又问潇璇:“诶?这里有没有附近的舆图?”

    “有!”潇璇微笑应承,看了潇月一眼,心里些不舒服。眼见丈夫没心没肺地跟去拿舆图,潇月回来了,他却不知去了哪里:“人呢?”

    “那!”潇月一指窗外,接着说:“去指挥室议事去了!”

    “指挥室?”潇璇瞥眼看见夕阳下那个没心没肺的背影,沉下脸问:“什么指挥室!”

    “就是‘太素门’的会客厅。”潇月向她解释:“姐夫还在‘太素门‘下垂了大钟,架了大鼓。以后一天十二时辰,钟鼓不断。”

    潇璇一口气堵在心里,随手端起桌边茶盅,就想摔在地上。硬是深吸一口气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又缓缓放下,手却有些颤抖。

    潇月看出她心思,柔声安慰:“师姐,我看是你多心了。你是瞧姐夫聪明机智、能干上进,又会讨你欢心,所以才嫁给他,是吗?”

    “废话!”潇璇漫不经心:“呆头木脑,好吃懒做的,你能看上啊!”

    “说我干什么!”潇月羞红了脸,接着说:“可姐夫家境寒微,你既好强,又阔得流油,是不是就把姐夫当成‘上门女婿’了?既想丈夫出息,又想压丈夫一头,是吗?”撇眼见师姐仍是漫不经心,已知这不答之答的含义,就拉了师姐的手,柔声劝慰:“世上哪有什么难事。姐夫以前没见过这样的阵仗,可事到临头,还知道尽心尽力地往上靠,师姐怎么就转不过弯来?师姐中午好歹歇了一觉,姐夫到现在可还没合眼呢!师姐要是现在给她脸色看,旁人该怎么想,姐夫又该多伤心啊!”

    “是啊,他从昨天早上到现在,还没合眼呢!自己怎么能为他没注意自己,就想发脾气。”潇璇心头一颤,深深吸下口气,悠悠吐出:“你言情话本看多了吧!我就是想摔个杯子,惹你这么多话!”语气中却有些惆怅。

    “我这可是金玉良言!”潇月忙为自己辩解:“我瞧书上说的挺好,女人的天下,终究是男人。你要是征服了男人,男人就能为你打天下。我瞧姐夫这火急火燎的架势,倒有点那味道!”眉飞色舞,颇有指点江山的风采。

    “这姐妹俩是怎么了?一个冷嘲热讽,一个苦口婆心。难道真是姐哪里做错了?”潇璇一面腹诽,一面不以为然地问:“哦?那还请军事谋划,为之奈何?”

    潇月清了清喉咙,一本正经地说:“爷们在外面做大事,你做媳妇的就应该嘘寒问暖,好好服侍。俗话说‘贤妇敬夫,愚妇骂夫’。宁可让他心烦,也别让他心寒。再瞧瞧你,从打鼓那会儿到现在,不是横挑鼻子,就是竖挑眼,好像一不和你心意就是错。以后姐夫的路越走越宽,我真担心你自己气死自己。”

    “姐资格比他老,经验比他多,见识比他广。既是他先追求姐的,也是他跟姐学的。难道他做事,不该随姐的心意?”潇璇心里不服,随口反驳:“姐有那么小气吗?”

    “这毕竟是人家私事,自己点到即可……”潇月暗叹一声,忙转移话题:“我现在冲杯参茶,师姐亲自端过去,给姐夫补补脑。也让大伙瞧瞧,你们是一条心。”说话间起身去取参片。

    “大庭广众下给他端茶?难道不端茶就不是一条心?”潇璇满心为难,却见潇月已端回热茶,只好起身应承:“你手稳,随我过去!”说着起身就走。

    潇月直皱眉头,只好端着茶陪潇璇出门。踏下门阶,抬头只见“太素”、“太极”两门中已无遮无拦,“穿堂风”中,依稀可见谷口。走到“太素门”东厅,容辉、潇娟和甲乙两旗的旗总正围在八仙桌前看舆图。

    “先锋”旗总陆大海问:“我们这么冲下去,要是被围了,从哪突围?”他是个彪形大汉,说话瓮声瓮气。虽然稍显呆滞,却是第一个站出来随容辉冲杀的人。

    容辉低声沉吟:“山前是正路,离他们营寨不过里许。骑兵全速冲刺,一息也有五、六丈吧……”又问潇娟:“你算算,我们冲到寨门,要多久!”

    “三十息左右!”潇璇站在人群后,脱口而出:“趁黄昏下山,那时他们正起锅造饭,嘈杂中听不到马蹄声。待看清你们,马队至少已在三十丈内。五、六息便能冲进营寨,他们多半还没反应过来。”

    说话间众人回过头来,见是潇璇,纷纷喊了声“夫人”。容辉满心欢喜,连声赞同:“对对对,这么说我们的办法有戏!”瞥眼看见潇月端着杯茶,伸出手随口招呼:“我正好渴了!”接过来仰头就喝,一饮而尽,还咂着嘴说:“真舒坦,还是你知道心疼人!”放下茶盅,又问潇璇:“你上次拿给我看的千里镜还在不在,我正好用得着!”不等回答,忽然灵机一动,转过身询问潇娟:“对了,‘甩手炮‘还有多少,至少得给我十筒。”

    潇娟微愣,睁大眼睛问:“你又要甩手炮干什么?”众人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。

    容辉眉飞色舞,忍俊不禁:“你们想啊,我们去的时候,他们可正在做饭。我们把甩手炮往火里一仍,一营人可就得等着吃宵夜了。这边大乱,他们不正好下山?”

    潇娟忍不住臭他:“你可真够损的!”其他人恍然大悟,连声赞同。

    容辉又鼓动突击旗总:“我们在前面引开敌人注意,你们下山后立刻散开,分头追上。现在市面上一两银子一石米,他们每队至少采购五十石米。其它的……不用我多说了吧!”嘴角翘起一抹坏笑。

    众人相视一眼,心领神会。潇璇看见丈夫眼角上那几缕血丝,心疼得要滴出水来。可转眼见他没心没肺地背对自己大放厥词,直气得蹙眉瞪眼,脸色发青。呼吸微颤,就要大叫出来。

    潇月心思玲珑,忙劝潇璇:“师姐,那千里镜我不知道放哪去了,我们快去找吧!”

    “你每夜观星,明明就放在你床头柜上!”潇璇不住腹诽,但知是为自己解围,只好应承:“那我们快去找吧!”说完向潇月使了个眼色,拂袖而去。

第四十三章 临阵圆房

    潇月拉过一人,三言两语问清了情况,回头告诉潇璇:“姐夫觉得这是个机会,想让‘甲字旗’潜去把那购粮的小队做了,这才想让‘乙字旗’佯攻掩护。”

    “什么土办法!”潇璇没好气地说:“不知道从哪个说书摊上听来的!”

    “我瞧这一计挺好的!”潇月接着说:“姐夫还想在谷口嵌洞间架个哨岗,架鼓垂钟,一来俯瞰山下动静,二来随时指挥攻守。”

    潇璇心头似有把无名火在烧,气不打一处来:“让他折腾去,关我什么事!”

    潇月心叹一声,索性把话说开:“可一些东西都要开库房领,对牌在你手上。这个时候,你可不能拿这两片木头疙瘩给他穿小鞋。”话音未落,忽听潇娟在背后招呼:“穿什么鞋呀!”

    她兴高采烈,快步追上潇璇,伸手就要:“师姐,对牌!”

    潇璇如见叛徒,目光刀锋般直砍过去,左手轻轻一抖,象牙对牌从袖口滑至掌中。轻轻一动,势挟千钧,像是要拍她一顿。潇娟正在兴头上,忽然被她气势所慑,心头一凛,转眼却见对牌已递至身前,只道是幻觉,接过来就往武库跑去。

    潇月忙拉了潇璇:“你发什么疯!”

    “从来都是他跟着姐走,现在却让姐跟着他走!”潇璇很不习惯,深深吸了口气,才吩咐潇月:“我记得库院墙根下盖着几根楠木大梁,你领人支三根抬去谷口。”

    潇月欣然答应,潇璇自己回“潇雅轩”拿千里镜。送到谷顶时,容辉正领着人在崖壁嵌洞上搭横梁。洞口由两尺嵌道连通,通到谷口时,离地已有数十丈高。石路既滑,又覆着青苔,非轻功高手不敢涉足。两人各抱梁木一头,也只能在嵌道上挪步。

    她虽信得过丈夫,可看见阴影中那如履薄冰的背影,一颗心还是揪了起来。潇月和潇娟凑上招呼:“师姐,我们打算在第一对嵌洞间横三根大梁,中间铺上木板,就可以走人了。”潇娟接过千里镜,兴冲冲地打量谷口。

    潇璇凝神细看,忽然问:“嵌洞里是什么样?”

    潇月扳指细数:“油灯一盏,马桶一只,板床一张,矮几一座。”

    “深秋夜冷,再给每洞添十斤银霜炭。”潇璇掏对牌递给她:“你再去库房里找找,看有没有现成的樟木楼板和榆木小梁。”

    潇月接过对牌,当场点人去取木料。潇璇又拍潇娟肩膀:“你去厨房瞧瞧,看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。要是准备好了,再让他们蒸一百三十个大馅包子,用十三只布袋装好。”说着接过千里镜。

    潇璇临谷眺望,眼见容辉带领众人架梁铺木板,不到半个时辰,就在嵌洞间搭好了一方两丈平台。容辉站在台上,才挥手自己:“潇璇,你快过来看!”

    “这个家伙,做事情卖力,大伙都愿意跟着干。可他身为主帅,还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!这个时候,正该好好谈谈!”潇璇点头微笑,赞赏中坏着期盼,纵身而去。

    她轻如鸿雁,足尖轻点嵌道,身形一掠数丈。几个飘忽,就到了平台。台边架了栏杆,台上搭了钟鼓,中间还放了蒲团矮几,几上搁着号角舆图。虽然不大,却十分沉稳。

    容辉指向谷外,眉飞色舞:“你看,从这里瞧他们营寨,是不是一清二楚。”说着从潇璇手中接过千里镜,边看边说:“好东西,真是好东西。就连林中暗哨,也逃不出去。”

    潇璇凭栏远眺,极目是天高雾远,山峦起伏。近前是松青林密,浓荫匝地。一条大路正对谷口,一里外已被一片营地拦住。营中炊烟寥寥,热火朝天。夕阳下天空明朗,大地已蒙上一层阴影。

    潇璇正瞧得出神,忽听容辉惊呼:“不对!”他转身大喊:“陆大海,陆大海,快来!”

    潇璇一惊:“怎么不对?”

    容辉忙指给她看:“你瞧,他们所有炉灶全搭在路边,而且都顺风搭在营寨南边。我原以为他们分散开火,才想着出其不意,用甩手炮去炸他们的炉子。看来他们也不是傻子,知道扎堆起锅,万一遇袭也能凭人多稳住阵脚。我若再冲下去,岂非羊入虎口?”

    陆大海闻讯从嵌道上小跑过来,一只脚就踩在悬崖边上,看得人心惊担颤。他却若无其事,边跑边喊:“夫人也在啊,看日落呢,啥事?”

    容辉只是往敌营一指,陆大海就看出不对,大骂起来:“这帮龟儿子,缩得倒够紧的,那俺们还冲不冲!”

    “冲,不过只冲到营寨门口!”容辉手演口说:“两人一排,第一排冲到寨门口仍‘甩手炮’,再分向左右回转,第二排再扔再回转。就是这硝烟味,也够他们喝一壶的!”

    陆大海也觉得这样进寨冲杀安全,于是满口答应:“嗯,是个好办法,俺这就去和弟兄们说!”说着小跑离开,仍是一只脚踏在悬崖边上。

    潇璇看得分明,丈夫虽然胆大心细,却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“这样只能小打小闹,不足以决胜沙场。”她稍作思量,决定从谋略上和丈夫好好谈谈:“相公,我们坐下说会儿话。”率先坐下,又一指对面蒲团。

    “什么事,你说。”容辉大大方方地坐下,屁股一沾蒲团,忽然长叹一声:“潇璇,你知道吗。今天……今天真是吓死我了,我不想杀人,可一抖手就杀了三个人……我随你冲下去的时候心里很怕,可越怕就越管不住自己的手……我知道我的马一冲下去,一定又撞死了许多人,可我身后跟着那么多人,我不敢勒缰……我不想再想这些事,可现在全想起来了。潇璇,我怕……”语声低沉,微微颤抖,不由抱膝缩成了一团。额头枕上膝盖,倦意直冲身心,再也不想动弹。

    潇璇感同身受,更能理解:“想当初,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。或许自己也曾不想拿剑,才一直不教他剑法。可生存面前,本无对错。事到临头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死了的一了百了,活着的大富大贵,岂非两全其美?”她心叹一声,瞥眼见丈夫形容萎靡,可怜兮兮,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。忙去扶他:“那快到嵌洞里歇会!”说着将容辉搀到洞中床上,容辉沾枕即着,鼾声脱口而出。

    潇璇给他宽衣解带,掖上被角。这才借火光端瞧那张神采飞扬的脸。面庞清秀,眉梢微蹙,还像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儿,直看得她哑然失笑:“你做得没错,任谁碰到这种机遇,都会身先士卒,趁热打铁。”可丈夫没做完的事,她还得继续去做。

    炭火潜燃,劈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