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54部分

仙旅奇缘-第54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燕玲一怔:“好不客气!”忙提笔蘸墨,准备记录。

    石万鑫微笑附和:“那好,我们记的是‘龙门账’,先给大家报个数目,我们再一项项地核算。”又向下手吩咐:“石全,你说。”石全立刻拿出一本账簿,大声念诵。

    山上记是四柱账:‘旧管’加‘新收’减‘开除’等于‘实在’。燕玲听着那抑扬顿挫的数目,什么‘进’‘缴’‘存’‘该’的,也不太懂,只好奋笔疾书,如实记录。

    容辉仔细回想,潇月倒是讲过“鲤鱼跳龙门”的典故,可只字没提“龙门账”。两眼一抹黑,只好闭目凝神倾听,意思倒是知道了个大概。

    石全念完后,石万鑫微笑询问:“账目我们念了,就请公子指点指点。”想看这黄毛小子闹个笑话,壮壮声势。其他人精神一振,纷纷看向容辉。

    容辉看见众人那副幸灾乐祸的模样,索性站起身来,端着茶盅在厅中踱开步子,缓缓地说:“龙门呢,咱的确不知道怎么对。可这意思,咱听出来了!钱庄放出去的是白银,收回来的却有抵押的宅院、田产和古董。宅子是雨淋一季,日晒一季,北风吹一季,大雪再压一季。放一年旧一年,旧了卖不出价钱,只能再放一年,就等着来个冤大头,按原价收了这座破房子。是不是?”

    容辉见众人目瞪口呆,知道说到上了道,又接着分析:“至于田庄,我听说陈都附近的良田卖五两银子一亩,灵州府附近的良田也能卖三两银子一亩。你们那个价钱折的,怎么都高出五两了呢?难道人家押给你们的,是那宫里的御花园?不错,年成好的时候,地价也高。可要是年年大丰,怎么每年都有饿死的人?”

    众人低眉垂目,去数杯中浮叶。容辉接着数落:“再说古董,古董好哇,从坟堆刨出来,就能飞上天去。这种死尸口里撬出来的东西,你们也有脸拿出来给我抬价。这种东西,我山上有十几大箱,你们要是说这也能算钱,我就用那些东西入股,你们说呢?”

    容辉见众人都低着头不说话,轻哼一声,接着训话:“就是这样,你们还有一笔‘该收账’。什么叫‘该收账’,你直接说死账,烂账,不就得了,何必自欺欺人!”

    他坐到位上,扫视众人,缓缓地说:“你们直接给个痛快价吧,要不然我派账房一笔一笔去算,既耽误工夫,又耽误事情。”

    东家们面面相觑,齐齐看向大东家。石万鑫心头打鼓,硬着头皮报出一个价钱:“就五十万两吧!您说呢?”

    容辉摆手婉拒:“别,账目要是算不清楚,你们心里不舒服,我也觉得吞了个苍蝇。我倒有个主意……”

    石万鑫一愣,拱手相请:“计将安出?”

    “这样,把你们那些古董剔出来,再加上我那里的一批玩意。咱们分门别类,什么宝石店、首饰店、玉器店、瓷器店、书画店、一样开一间,就以这些东西作股本。虽然回本慢,可也不至糟践东西……宅子也剔出去,到时候重新规整一遍,离街远的就租,连街的就开成连号客栈……田庄也先剔出去,到时候再派专人打理……烂帐也剔了,到时候找一拨人专门收账,只要人活着,就有办法……还有那些贷出去的,想你们也没好好贷,就打个八折吧……再把人存的银子剔了,说你们还有多少本钱?”

    东家们目瞪口呆,燕玲目如星闪,暗暗叹服:“二爷就是二爷,连算盘都没打熟,就知道‘龙门账’了!”立刻算出结果,脱口而出:“二十七万两。”

    容辉抚掌附和:“好,加上之前说好的,一共三十万两,就这个价!”轻咳一声:“接着说,听说石老板占了五成份子,剩下五成,想必就在各位手上吧!我就出十五万两,收你们在这五成份子。那些乱七八糟的,你们要是想继续合伙,我们再一笔一笔地算。要是不想,就自己分了吧!”

第五十四章 财源滚滚

    “这不合规矩!”其中一个胖子掌身而起,瞪眼大骂:“你这就是明抢。”

    容辉一拍桌面,沉声喝问:“什么规矩!”目光剑锋般直刺过去,吓得那胖子一屁股坐回了位上:“自己怎么忘了,这位小爷可是一刀宰了几千口的主!”

    “我不是说你……”容辉忙收敛气息,摆手安慰:“你别怕,我是说这该死的规矩!”话音未落,桌腿寸断,桌面直往下沉。“哐当”一声,砸在地上。

    众人惊骇未定,厅外人影晃动,几十道身影从四面八方闯进厅堂,横眉冷竖,直盯着一众东家。陆大海拱手询问:“君侯,什么事!”

    石万鑫吓白了脸,其余人直打哆嗦。容辉忙摆手说:“没事,没事!我们接着谈,接着谈!嫌少,嫌少我们可以在加呀!你们坐地起价,我就地还钱吗!”

    “不少、不少了……”那胖子吱吱呜呜:“我有一成份子,就卖三万两!”一人带头,其余人纷纷附和。

    “这可是你们自愿的!”容辉借坡下驴:“口说无凭,字据为证!”其余东家又纷纷签下退股书。

    燕玲一愣,忙轻拉容辉衣袖,小声提醒:“要让他们把底票拿出来。”

    容辉微笑点头,却婉言拒绝:“用不着!”说着接过字据,抬手付之一炬,笑着对众人说: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人不罚,天罚!”又吩咐石万鑫:“给他们直接开银票,钱庄腊八歇业封账,我们好好合计合计,正月十八再开业。”大事既定,又深深一揖,转身而去。护法随着散去,只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  东家们结了此间事务,忙喊来随行的姬妾、丫鬟和小厮,驾上马车,抬腿就走。生怕走慢片刻,小命就交代在这。

    石万鑫见事已至此,挽留反显得虚伪,于是亲自送众人出门,拍胸脯担保:“诸位放心,银票年前送到府上,再把酒言欢!”回头就找到容辉商量:“君侯,您打算怎么经营钱庄。”

    大太阳下,容辉坐在湖边秋千上,不答反问:“我这么要价,和规矩吗?”

    “这……”石万鑫沉吟片刻,还是直言不讳:“是有点不合规矩。好比您去果摊上买橘子,固然可以一个一个地摘。可您要是摊贩,去果农那里进货。人家的橘子都成筐成筐地装好了,里面有好有差,给的也是中间价。您再把人家的坏橘子挑出来,用中间价买了一筐好橘子。要是小孩子这样,人家只说这小家伙精明。要是大人也这样,那的确有点不合规矩。”

    “说得好,小爷今年还不到二十。没弱冠,就是小孩!”容辉厚着脸皮说:“可话又说回来,这橘子烂了,你直接沤成肥呀!让橘子树长得更好,也不错呀!以次充好,还有理了?二愣子说得好,‘虎兜出于押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驮’?”

    石万鑫拱手一揖:“君侯博学,在下佩服!”

    容辉暗暗得意,潇月过教他,上位者若不能洗涤人心,就要教育属下。若不会教育属下,就要知人善任。若不知人善任,就要赏罚分明。若不能赏罚分明,至少要有一技之长。说“赏罚分明”时,就着重提了那一句典故。这时说出来,果然连石万鑫也佩服。

    “咱是爷们,咱既然做了,就不后悔。咱就觉得,咱出的价钱挺公道!”容辉继续说服:“要是钱庄里的掌柜都是糊涂蛋,汇丰钱庄也没有今天。一亩田抵八两银子,一个破花瓶抵一千两。没有几位东家撑腰,哪个掌柜敢贷这种款。自己沾的屎,就甭指望别人去擦,这就是规矩!”

    石万鑫吓了一跳:“这个少年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,绕了这么一大圈,原来是要敲打我!”双手抱拳,深深一揖:“在下知错,君侯的价钱,的确公道!”忙转移话题:“不知君侯准备怎么经营!”

    “涨价!”容辉按和潇璇商量好了的说:“现在存一年是三厘利,到期才能取,是吧!”见石万鑫点头,接着说:“以后凡是银票,满三个月,就给七十五毫。满半年,就给一百六十五毫。满一年,给三百五十毫。满两年,给八厘。利息可以单取,取了盖个戳,重新算。”

    石万鑫吓了一跳,连忙摆手反对:“那我们还赚不赚!”

    “不赚!”容辉摇头肯定:“你那边收多少钱,咱这边就能用多少钱。咱们利钱给的这么高,一来挤那些小钱庄,二来大家冲着利钱,取款的反而少。退一万步说,咱就是还不上这些钱,也可以用地抵押。六千顷地,按三两银子一亩,整整六百七十五万两,这个价钱公道吧!再说,在你这存钱的越多,你不也越安全吗?你要是垮了,多少人得血本无归,搁谁谁也不答应。”

    石万鑫心头一凛,硬着头皮问:“您……您要这么多钱干什么……”手脚微颤,声音有些嘶哑。

    容辉洒然一笑:“钱当然是越多越好。修路、挖渠、开荒、放牧,哪样不得花钱。我不过是花别人的钱,办自己的事。你回去后就把总号搬到七驿镇上,咱们再把钱庄开到东边的宋国和北边的赵国去。你不是要‘汇通天下’吗,咱就身体力行,和你共享盛举。”

    石万鑫觉得自己上了贼船,手脚一片冰凉,沉吟半晌,心头一横:“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!”欣然应诺:“好,那钱庄最好不要亏本。我算了一下,六个月的贷款利息至少得有三厘,一年的利息至少六厘五,三年的利息至少两成,五年的利息最少三成五。”

    荣辉一愣:“我自己借我自己的钱,还得自己给自己算利息,这不有病吗?”

    “您能事必躬亲吗?”石万鑫摇头反驳:“您刚才说的修路、挖渠、开荒、放牧,就是四样,每一样都不能一蹴而就。我们三十万两本金,只敢收一百五十万两存款。您就这么把一百五十两砸下去,倒是能修几条路,能开几亩田。可人家要来取银子,再拿什么给人家。”

    容辉一想也是,从善如流:“那你说!”

    “修路也好,开荒也罢,在我们生意人眼里,都是能投资回本的买卖。可为什么没人干?就是本回的太慢。聪明人觉得不划算,老实人没这个头脑!”石万鑫据理力争:“就拿挖渠开荒来说,满打满算,第一年复耕,第二年才能有收成。人家就是光卖力气不赚钱,也得吃饭吧。五口之家,一人一天一斤米的开销,一户两年就是十五两银子。您一顷田庄至少得二十户精耕细作吧,那就是三百两银子。就是收租回本,也是第三年,那个时候才能连本带息地还上。”

    容辉点头赞同:“对对对,一个巴掌拍出去,五个指头就都得用上。以后你就来我司房管账,钱庄那边盯着就是!”

    石万鑫一愣:“这回算是拍到马屁上了!”拱手一揖:“是!”

    两个人一拍即合,越发投机,于是回到上房花厅,让人备菜煮酒,边喝边聊。容辉把心中困惑和盘托出,石万鑫尽平生所学,一一解答,一直说到次日东方发白才散。

    若论诡诈,逐一较量,容辉自负能和石万鑫一较高下。若论赚钱,石万鑫能同时管十几笔生意,纵然陪一笔,还能赚十笔,容辉拍马也赶不上。石万鑫却摇头感慨:“人强强不过命,钱能买到的东西,实在有限,不然怎么是‘一力降十会’,不是‘千金降十会’。”

    容辉随便喝了碗粥,就让陆大海带众人东去,自己则睡在了潇璇的座驾里。燕玲驾车,容雪三人在一旁收拾进城买的东西。他回到“七驿”上,又在秋月酒楼歇了一顿,顺便商量严良:“严大哥愿不愿意来我司房记账。”又问萧老:“您岁数大了,不如我给您安排个大田庄管,您也好过些清闲日子。这里就让您儿子来接班,我再投笔银子,开成个大馆子,让赵明和张大力专管厨房和伙计。”

    众人喜出望外,可时过境迁,都是毕恭毕敬,再不敢喊他“小辉”。容辉暗叹一声,回到“无量阁”时,已是二十八号黄昏,潇璇的“小日子”如期而至。

    “紫薇殿”修缮一新后,改成了“紫薇阁”,已由李母和杜莎入住。容辉和容雪三人一起去“紫薇阁”问安,顺便蹭顿晚饭,又在西梢间的大炕上说了半晌闲话,才各自散去。

    灯火簇拥中,容辉目送潇璇坐羊车去往“无尘居”,才转身回屋,好好泡了个热水澡,身体渐渐放松,疲倦从四肢直侵心田,使他长叹一声:“又没有怀上!”

    翌日吃早饭前,燕玲悄悄告诉容辉:“账房执事头一天交上各地账册,夫人第二天就把账房一分为二,马长老第三天就病倒了,不吃不喝,要死要活!”

    容辉一怔,趁潇璇过来吃早饭,主动商量她:“听说马长老不吃不喝,这怎么办。他好歹帮过我们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别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