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59部分

仙旅奇缘-第59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那就多了,先说这部《五气朝元》。”容辉接过书翻到中间,恰是“木”篇,又问潇璇:“咱们都说‘金木水火土’,可这书的经文却是按‘金火木水土’排的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  潇璇摇了摇头,老实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“话说阳主动,阴主静,木主生发,又为分阴阳,好比茶花喜阴,向阳花喜阳,所以属‘阳明’和‘厥阴’,最容易上手,适合资质平庸的修炼。”容辉接着指给潇璇看“火”和“水”:“‘火’主‘升’,因为火往上窜。‘水’主‘沉’,因为水往下流。这两路功法,适合资质中等的人修炼。接下来是‘金’和‘土’,适合天资绝顶的人修炼。估计那位不入流的神仙资质比较平庸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姐天资绝顶,姐就要修炼土灵力。”潇璇一面腹诽,又听容辉说:“其实这修炼‘灵力’,和咱们修炼‘太虚真气’差不多。不过这个是要以灵力打通周身‘十二正经’和‘奇经八脉’,最后那也不叫‘先天境界’,听说外面的人都管那叫‘筑基’。”

    潇璇忽然问:“什么里面外面!”

    “哦,就是一层结界!”容辉立刻回想起那套说辞:“那砸塌山峰的大神仙在这里抢了什么宝贝,怕被更大的神仙发现行踪,就把灵山万里内封印了起来,外人不得进入。不过近几十年来,封印有了松动,只能阻挡身怀灵力的。那不入流的神仙也是跋山涉水进来后,才修炼的灵力,就不知道还出不出的去。”

    容辉忽然兴奋起来:“你知不知道,那神仙说外面的金价是多少,五十兑一。不行,我得让石万鑫把金价提起来,有多少黄金收多少黄金。要是有一天那结界不灵了,咱们还能发笔横财。”

    “不会吧!”潇璇难以置信:“怎么会呢,能十五兑一就顶天了!”

    “你是没出去过,不知道!”容辉侃侃而谈:“外面也有钱庄,不过是以金为本位,咱们这个‘汇丰钱庄’往人家面前一搁,简直不能看。虽然我也没见过,可这种话绝不是一般人能编的。”

    “以金为本位?”潇璇立刻抓住关键,追着容辉问:“什么东西,能卖这么贵?”

    “法宝啊!”容辉也没见过,只能展开想象,自编自画:“什么能装一池水的酒壶,能喷火的葫芦,能遮天的大幡……就这些吧!”想该说的都说了,剩下的太不靠谱,才问潇璇:“你怎么来了!”

    “家里乱呗!”潇璇摇头讪讪:“恰好收到线报,那几个老江湖要来堵你,我就找了个由头来了。”

    “乱?”容辉皱起眉问:“这话怎么说!”

    “今年夏汛来得猛,陈国为保都城,在灵州东岸炸堤分洪。几十万灾民都跑到我们那里讨田种!”潇璇不动声色,悠悠叙说:“在就是你爹把杜莎收了房,杜莎又怀上了!”看见容辉愣在当场,接着打趣:“你娘一时想不开,搬到山下你大哥那里去了!”说着裣衽道贺:“恭喜相公,又多了三个弟妹!”

    容辉气极而笑:“嘿,老爷子宝刀不老啊!”讪讪地舒出口气:“不是三个,是四个!”

    潇璇一愣:“怎么又多出一个?”

    “是我赢回来的!”容辉据实相告:“我在进山路上,碰到了个大寨子,顺便和他们大当家谈妥了以后的买路钱,那位大当家就派了位懂行的夫人,带我进金州淘金。我们到了府城,看见有人盘一座临街带店铺的大院,就买了下来。一打听才知道,就是那位不入流的神仙,开了金州最大的钱庄,专收各地黑矿头手里的黄金。价钱也压得低,才一兑八。那钱庄藏在个大赌场后面,我们第二天去得早,钱庄还没开门,赌场也就一个俏丫鬟招呼散客……”

    潇璇蹙眉反问:“所以你连人也赢了过来?”

    “不是我!”容辉老实交代:“那丫鬟盘口开得大,一千两一注。老板还扬言,赢了的可以连人一起带走。容雪看着有戏,一不小心就赢了三十万两,这才引出了背后那不入流的神仙。”

    “三十万两!”潇璇吃了一惊:“怎么赌的!”

    “就是赌喝酒!”容辉兴奋起来:“当时她们两个各在身前放一只十斤的酒坛,再用酒吊给一百只小瓷杯倒酒。酒满八分,谁倒得多我就先喝谁的。最后比喝谁的多,一杯就是一千两。这玩法还有个名目,叫‘对饮成三人’……”

    “呸,谁想听你的龌龊名字!”潇璇蹙眉轻嗔:“接着说!”

    “我使了个损招!”容辉洋洋得意:“我和妹妹用桌子贯通真气,她用内劲在坛子上戳了个小孔,我就把喝下肚的酒再逼回她的酒坛。本来一坛酒只能倒一百杯,结果我一共喝了三百杯。”

    “呵,行啊!”潇璇忍俊不禁:“照你的性子,该金屋藏娇啊,怎么结成金兰了呢?”

    容辉伸手揽了潇璇问:“你能答应吗?”两个人相视一笑,过起早来。待回到七驿镇上,已是六月中旬。

第六十章 五气朝元

    时值盛夏,暑气炎炎。容辉路过七驿镇时,顺便接母亲回山避暑。李母见儿子和媳妇平安回来,自然高兴。于是借坡下驴,回灵山后,接了杜莎的茶。

    潇璇见杜莎落得如此归宿,觉得算对师父有了交代,心中分外满意。见她一人吃,两人补,怕她吃不了素,于是当场安排人服侍她下山养胎。四岁的瑟瑟和三岁的僩哥在李母身边转了大半年,从前喊“婆婆”,眼下改口作“母亲”,只觉得更加亲切。

    容辉和潇璇回到“无量阁”刚洗完澡,潇月和潇娟就分别来找二人报账。潇月说了“六月六”对的账目:“各地赚了一成利,下半年正是收益的时候,应该还有两成利。最后留下一成打本,我们能分两成红利,至少二十万两……山下两个田庄要摘棉花了,虽然虫多,品相也不好,还是有二十万斤,问晒干了放在哪里……山下的田地全部划出去了,陆管事正领着人钉界碑。好在都是带着存粮、耕牛、种子、农具来的,只请免今明两年的租子,以后该怎么交,就怎么交。”……

    潇娟则说了这个月山上的收支:“今年的茶账收回来了,一共一万一千三百两。‘社前’十斤,卖了三百两。上品‘明前’一千斤,卖了四千两。中品两千斤,也卖了四千两。‘雨前’五千斤,卖了五千两。……松油一共入库五万斤,照现在的行情,可以卖两万七千两……针线房开始做秋裳,请给定个样式……”一桩桩,一件件,忙得两人头都大了。

    翌日认亲,容光带着周氏和歆姐儿上山观礼。紫薇阁中,李蕃宁亲自提笔,将“僩哥儿”改名为“容耀”,将“瑟瑟”改名为“容雰”,还振振有词:“愿他能虚心容耀,戒骄戒躁,更上一层!”

    话虽如此,容耀只是收养进家族的幼子,连庶子都不如。虽不指望他光耀门楣,却能让他依附家族,清贵一生。真真揪心的是周氏:“照这样下去,若二叔接受朝廷招安,至少能封个侯爵。我们是长房嫡支,为了让家族开枝散叶,是要分出去单过的。丈夫若不能趁着基业发展,出人头地,这一支迟早败落。”

    容辉却没想许多,笑着抱起容耀:“耀哥儿,你要是喊我一声二哥,我就给你个金项圈!”

    容耀见都是熟人,大起胆子,连喊了三声“二哥”,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容辉除了拿出潇璇准备的赤金项圈,还摘了腰牌和玉佩给他缀上。

    周氏看着那一斤多重的赤金项圈,眼睛随着一亮。容耀欢喜不胜,在厅中走来走去。玉器相击,“叮叮当当”,清脆悦耳。

    容雰见弟弟得了,也拉容辉的衣袖喊:“二哥、二哥、二哥,我也要!”潇璇也拿出一顶赤金项圈,也加了两件首饰给她戴上。容光一家也分别给过见面礼,算是认完了亲。

    大太阳下,回程途中,潇璇商量容辉:“我们要不要好好定个章程。”

    两人从回来起,就被一堆庶务绊住,现在才说上正经话。容辉牵起潇璇的手说:“我瞧山上多了好些人,你不是早有安排吗。山上归你管,我听你的。”毋庸置疑。

    “那是各地送上山学武的弟子!”潇璇觉得很有必要先说清楚:“先说身边服侍的,‘紫薇阁’定三十六两月例:一个大管事,四个大丫鬟,八个二等丫鬟,十个小丫鬟。像我们这边和大房那边,就定二十四两月例:一个二等管事,三个大丫鬟,六个二等丫鬟,四个小丫鬟。没成亲没长大的,就定十二两月例:一个三等管事,两个大丫鬟,三个二等丫鬟。杜莎和燕玲那边,就比照没出阁没长大的。”大有将灵山变成自家后院之势。

  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还‘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’呢!”容辉听的头都大了,直接摆手说:“这些小事,你说了算!”

    潇璇心里松了口气:“听不进最好,反正交代过了!”话锋一转,接着说:“我这边仍沿用八房管事,‘无量阁’里的人也得置全了。”

    容辉精神一振,点头赞同:“对对对,管事管事,就是管事的嘛!要是什么事情都要我管,我们哪有时间参悟那部玄功?”说着往怀里摸了摸,接着说:“大管事还是要的,我看严良就不错,再要一个账房,就够了吧!”

    “什么够了吧!”潇璇开始给丈夫立规矩:“‘总管’和‘账房’固然要,你既然找石万鑫来作幕僚,就得专门给他准备个说话的地方,以示尊重。还有出行的车马护卫,伺候笔墨纸砚和茶水的小厮,专门送信的,传话的,不都得有专人吗?现在事务多,你看见谁就喊谁,还不乱了套!”

    容辉一想有道理,拱手相请:“请娘子赐教!”

    “‘无量阁’前院就定一百三十两月例。”潇璇开始一条条地说:“大管事一个,书房、账房、卫队、工房管事各一个。大执事十个、二等执事二十个、小厮四十个,护卫十三个。”

    容辉觉得多了,再想到六七十人在跟前晃来晃去,一阵头疼。回屋后索性拿了部册子,去给石万鑫看:“这是我在金州府城抄的物价表册,你看有没有‘低买高卖’的戏!”

    石万鑫稍着一眼,目光锃亮,欣然点头:“有的呀,尤其是这个‘田七’和‘白药’,简直是一本万利呀!还有我们这边的人参、棉布、丝绸,运多少进去就能卖多少啊!”

    容辉又说起另一桩事:“那边就是个大赌场,玩法也新鲜!”见石万鑫兴致勃勃,索性仔细解释:“那边开矿的主没个准,有时候个把月没收成,有时候一夜暴富。而且规矩也怪,买得多了,还不能马上提货。得先付押金,再按当天牌价提货。比如订货的时候明明是一兑五,提货的时候涨到了一兑八,就要多出三两,不然连订金也拿不回来。所以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玩法,叫‘押金价’。两个人约一比牌价,一个看高,一个看低,到时候错多少割多少。”

    石万鑫是开钱庄的,心念一转,立刻会过意来:“玩得转这种花样,那得是多大的买卖!”直听得两眼放光,恨不得肋生双翼,即刻飞去瞧个究竟。

    容辉看在眼里,知道这笔买卖成了,立刻起身告辞,回“无量阁”理事。几日之间,眼见潇璇把一波一波的人分开,竟又不多不少。于是开始慢慢放手,能说一句话的事,就绝不亲自跑一趟。能半盏茶谈完的事,就绝不留人把茶喝完。

    容光精通医术,人又实诚,在山下各镇呆了一圈,非但和管事们处得融洽,还得了个“忠厚君子”的雅名。一众管事夫人在潇璇身边说不上话,就往周氏身边凑。只盼这位“大·奶·奶”将来能在山上撑起一片天,给她们遮风挡雨。于是你来我往,门庭若市。

    容辉趁“无量阁”人手更替,把容光调到身边打理些文书账头。周氏一看有戏,顾不上还没断奶的歆姐儿,也带着丫鬟婆子跟上了山。潇璇一见这阵仗,索性把以前的“账房”大院拨给了大房住。李蕃宁亲自提笔,改作“辰光阁”。

    容辉威信正隆,交代下去的事没人敢马虎。手上事情顺了,就能分出轻重缓急,于是每日闲暇渐多,又开始让潇月带自己长见识。潇月则帮他给手下立规矩,不光定了例行。大至上下行文,小到说话顺序,硬是把几十个手下逼成了习惯。

    潇璇想到四月胎稳,召回了在陈都打理生意的杏钗和君钗。稍作交代,又让她们启程去金州替回容雪等人。容辉怕再有闪失,则派陆大海带人押送货物,顺便打通从金州到灵山的干道。

    陆大海好不容易钉完了界碑,又带着弟兄们在山下台秤前收“买路费”。小日子正滋润,一听要去那蛮夷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