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60部分

仙旅奇缘-第60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陆大海好不容易钉完了界碑,又带着弟兄们在山下台秤前收“买路费”。小日子正滋润,一听要去那蛮夷之地跑腿,看时间还不短,有些不情不愿。

    容辉只好展开三寸不烂之舌,既说那里的姑娘如何热情奔放,妩媚漂亮。又说那里的姑娘衣服穿得是怎样单薄,身材丰满,而且就喜欢会武功的中原豪侠。最后说到那里的姑娘纯情专一,既会服侍人,又不介意共侍一夫,众人才答应走这一趟。

    容辉和潇璇送走陆大海后,渐渐清闲。于是上午打理完各自庶务,下午就一起坐在院中参悟《五气朝元》。潇璇不想藏私,让梅钗等人把书各抄了一本。自己和容辉探讨时,也让她们旁听。

    这日大太阳下,两人正在后院石桌前琢磨“少商穴”的灵力怎么往“商阳穴”转,再逆行“手阳明大肠经”,周氏忽然过来串门。她穿了件月白色大袖长衫,带风走来,看见一众人坐在花丛间看书,就上前招呼:“可是新出来的话本,谁写的?”

    容辉站起身喊了声“二嫂”,潇璇裣衽应承:“地摊货,不知道是谁写的。大嫂要不要拿一本回去琢磨琢磨?”说着打了个手势,让梅钗等人下去倒茶。

    周氏摇头微笑:“我怕煽情,就不凑这个热闹了!来就是推荐个人,说是个既聪明,又知书达礼的俏人儿。武功根基也不浅,用不着陪其他人从头学起。全山上下,也只有二弟妹这样的品貌,才能调教好的人物。”

    潇璇嫣然轻笑:“瞧大嫂说得天上有地上无,我本没动收人的心,可听这么说来,也想瞧瞧,就麻烦大嫂带她来吧……”话锋一转,又问:“大嫂可知道那人的根底,这里的事,可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    周氏一愣,连忙改口:“是‘号房’选来的人,觉得给其他人糟蹋了,非得二弟妹才够调教!要是二弟妹看不上就算了,看得起再仔细查也不迟。”

    潇璇点头答应:“就冲大嫂这番话,我就瞧瞧!”回头吩咐梅钗:“去领那丫头来!”梅钗应了一声,转身去找。不多一会,领进一个俏丽姑娘。

    容辉见她面容清秀,明眸晧齿,肤质白嫩,约摸十五六岁。可举手投足间尽是淑雅气质,倒真是个妙人。相比潇璇,一个合中身材,一个娇小玲珑。一个精灵可人,一个秋波流盼。虽各有千秋,却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他更加奇怪:“这两个小人儿,怎么像一个师傅捏出来的。”转脸看向周氏,见她也正看向自己。四目相接,好似想到了一处。梅钗几人看在眼里,也是面面相觑,却都没做声。

    周氏怕潇璇误会,忙岔开话题:“这位姑娘姓陈,闺名‘凌霄’!”又吩咐陈凌霄:“这就是夫人,还不见礼!”

    凌霄见面前少女颈上套着项圈,面容虽俏,却还有几分稚气,看模样比自己还小两岁。虽不情愿,还是缓缓曲膝,敛衽行礼,恭恭敬敬地喊了声“夫人”。声似黄莺出谷,动如烟云出岫,姿容虽美,却美得让人敬畏。相比贫家女子的俏丽质朴,当真有云泥之别。

    周氏见潇璇点头认可,又打了声招呼,转身而去。容辉坐回石凳,仔仔细细打量凌霄,见她身姿轻盈,不像干粗活的,正想细问来历。潇璇已坐下来问:“你是哪家的姑娘!”语气和缓,声音平淡,却毋庸置疑。

    “既然姓陈,自然是陈家的姑娘!”容辉暗暗叫苦:“这两个丫头,怎么一见面就叫起板来!”只见凌霄神色自若,娓娓道来:“回夫人的话,我家住在灵州府,祖上传下了些资财,家父缠绵病榻多年,铺子一直由我打理,针线上就耽搁了。本门夏初收购了我家铺子,我正好上山来学点针线武艺。以后嫁了人,也不至受欺负!”脸颊微红,羞意丛生。

    潇璇暗记在心,委婉拒绝:“我也没什么武艺传你,你既然是大家闺秀,就跟在我身边学着打理庶务吧!”回头吩咐梅钗:“你带着她!”说完起身回屋,步履闲适,再没让凌霄多说一句。

第六十一章 修真问道

    容辉心里发苦:“这是唱哪一出!”随手收了桌上书卷,跟回屋问:“你既然留下她,又不给她好脸色,什么意思!”

    “她在撒谎!”潇璇抿嘴轻笑:“我要是让她乱跑,还指不定出什么事。所以将计就计,先看在身边。等我查到她的同伙,再亲手收拾她!”

    容辉只当凌霄是潇璇失散多年的亲妹妹,也想查出她的底细,于是郑重嘱咐:“一定要人赃并获,千万别冤枉人家。”又拿出《五气朝元》,商量潇璇:“按照附页上说,上乘功法,只炼‘督脉’。‘督脉’一通,百脉自通,可以百日筑基。看样子这的确是本地摊货,得一经一经地炼。要是能改改,五行同炼就好了。”

    “对呀!”潇璇欣然赞同:“我们炼了大半年,才炼成‘木灵’第一段。什么‘百日筑基’,分明是白日做梦!”

    “这灵力心法和我们内功心法如出一辙。要么先吸一口气,走‘肺经’,一经一经地往外散。要么是聚灵于指端,一脉一脉地往回吸。”容辉摇头苦笑:“这部地摊货倒好,散完了从外吸,吸进来再散出去。说得倒好听,‘固本培元,扎实根基’,其实就是一锅端。甭管你资质好坏,甭管你将来主修哪种灵力,只要照着他这个炼,十年不成,就二十年,反正总有筑基的一天!要是终究没有筑基,只能怪自己岁数短……我见识了这部地摊货,才知道咱们炼的‘太虚真气’是何等上乘!真气过处,毛孔虚张,轻汗勃发,腋下生风,一股气还越炼越强。要是炼灵力也能像炼内功一样,那咱是不是得‘闷得儿蜜’!”

    “筑基了又怎样?”潇璇嫣然笑问:“是能上天,还是能下地!”

    “这个倒没听那不入流的神仙说!”容辉凝神回想,喃喃低语:“好像能多活几年吧!”

    “多久!”潇璇往细了问:“一甲子,还是两甲子?”

    “这可没准!好比人一样,有的人能活两甲子,有的人还活不到二十岁。”容辉边想边说:“话说筑基后能与万物同吸,就像树一样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那上千年的银杏是树,堆在厨房里作劈柴的不也是树吗,就看你会不会养!”

    潇璇想到自己能青春靓丽几百年:“反正寿元长久,百年内膝下无子也没关系!”于是给他出主意:“改改,要么直往里吸,增强功力。要么直往外散,易经洗髓,就不知道会不会弄巧成拙?”

    容辉也拿不定主意:“这可不好乱试,弄不好要出人命的。”正说着,梅钗进来传话:“二爷,夫人,林姑娘来定各房的花木摆设,要和您商量。”

    林姑娘就是林风,她和严良成亲后,容辉在“太素门”中给二人安排了座宅院。潇璇见她尤擅养花种草,就把花房交给她打理。两个都是性情中人,一来二去,竟十分投机。

    潇璇欣然邀请:“快请进来!”容辉听不得女人谈花论草,于是拿起《五气朝元》,去了东梢间的书房钻研。

    潇璇刚迎出大门,看见林风梳了坠马髻,穿着件银丝绣百合的纱衣,一条石榴长裙。巧步婀娜,遥挂帧S⒆丝羁睿绮烧杖耍参老玻骸傲纸憬阏椅遥恢皇且塘炕ú莅桑 

    林风嫣然轻笑:“什么事都瞒不过你!”两个人坐到西梢间的大炕上,梅钗端上一盘冰镇雪梨,一碗酸梅汤。

    潇璇用银签叉了一块递给林风:“姐姐说吧,什么事!”

    林风接过雪梨说:“我瞧附近山头挺多,闲着可惜,能不能包给我们一座。我是看这山上成了气候,那什么盟的,不过是只纸老虎,想把爹爹接过来住。以后种茶种果,一来有个进项,二来日子过得也悠闲。”

    “求之不得啊!”潇璇欣然答应:“不过既然开了头,我索性定个章程,把周围七十二座山头都包出去。让姐姐先选,怎样?”

    “那好啊!”林风立刻给她出主意:“首先一条,谁包了山头,也要一并负责养护山下的路……第二条,砍了的木材归公中,新植的树苗归自己,不准荒废……第三条,阳坡前的地界归自己,阴坡后的地界归别人,不准逾越……”

    潇璇从善如流,一一记在心里。又和林风拉了半天家常,送她出门后,趁着去“紫薇阁”吃晚饭,路上商量容辉:“‘二十八’是爹爹的四十大寿,我想热热闹闹地办一场。各地大掌柜少不得要带家眷上山祝寿,我们不如借着承包山头,把外放掌柜们的家眷留下来,给他们子女安排差事。以后就立个规矩,凡是大掌柜,不准带家眷。”

    容辉有些反感,可觉得潇璇说得对,随意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晚饭后回到屋里,双双梳洗过后,容辉忽然翻身,把潇璇压在床上,双手揽住她的肩头,看着那精致的脸庞,似笑非笑。先见她蹙眉嗔眼,又见她闭眼微笑。沉默半晌,看得身下小人儿脸颊渐红,小兔子般扭来扭去,竟有些不安,才柔声细问:“潇璇,我们生个孩子,好不好!”

    “我们?”潇璇一愣,和他耍花腔:“你生一个给我看看?”

    容辉眼珠一转,低头咬了她的耳朵:“你出人,我出力……”

    潇璇又好气又好笑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    容辉滑下手一边摩挲她的身躯,一边解开遥梗嵘肝剩骸澳阆肷泻ⅲ故窍肷

    “这种事情,纯属撞大运!”潇璇气结,索性伸手勾了他脖子,接着耍花腔:“你不是出工吗,那你说男孩怎么生,女儿又怎么生?”

    容辉一边摩挲那象牙般的纤腰,一边嬉笑:“单数为阳,双数为阴,不信你一会数着!”

    “这个家伙最近在钻研易理,什么单数双数……”潇璇不住腹诽,忽然会过意来:“你混蛋!”反手揍了他一拳,却不服输,仍然刨根问底:“那我要是生龙凤胎呢?”

    容辉手上不停,想了一会,咧嘴轻笑:“那就是五十五的倍数,多一下、少一下,都不行,所以龙凤胎难生!”脑中灵光一闪,喜笑颜开:“你真是个小天才!”

    “单数为阳,相加得二十五。双数为阴,相加得三十。单双之和就是五十五。”潇璇这一次算得明白,勃然大怒:“你怎么不去死,去死!去死!去死!”两条腿却柳枝般缠上了他的腰。

    风雨兼程中,潇璇很不想去数,可越是不想,心里却越明镜似的。翌日一觉醒来,虽然忘了那个数字,却发起愁来:“没准以后有这种事情,还会不由自主地去数!”瞥眼看见那个酣睡正沉的家伙,不由骂了声“混蛋”,抬腿蹬出一脚,又飞也似地跳下床喊:“梅钗,沐浴更衣!”就不信他敢追过来。

    巳时议事,潇璇带着凌霄和梅钗来到“太始门”,既说了分派山头,又宣布要给公公做寿,听得众管事一片哗然。老人们不由叹息:“本门纵为德高望重的长老和掌门做过寿,可还从没听说给掌门他爹做过寿……真是要改名换姓了!”

    年轻管事则更现实,争先恐后赞同。或夸潇璇孝顺,或夸潇璇贤惠,好像做四十大寿的是潇璇自己。潇璇知道潇娟最会筹划这类热闹事,于是当众让周氏领衔,让她落实。

    周氏见二弟妹如此抬举自己,当场和潇璇推让了一番,显得婆贤媳孝,妯娌和睦。然后认认真真地写下请帖,由“无量阁”快马发往各处。

    容辉在“无量阁”理事,虽忙在手头,却乐在心里:“这个丫头……浪起来差点连哥也招架不住……”想起另一件事,一颗心更似脱了缰的野马,怦然跳动。

    午饭过后,容辉直接拉潇璇到东梢间书房说话:“我想到好主意了!”说着抬起双手,张开五指。眼见潇璇会意,伸双手和自己十指相抵,才接着说:“我要是顺行经络散灵,你就逆行经络纳灵。你要是顺行经络驱散灵力,我再接过来。这样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就是你的,非但不损失什么,而且两个人一起用指端聚灵,是不是事半功倍?”

    潇璇一想也是,又疑惑起来:“你要炼的是木、火、金,我炼的是木、水、土。开始可以,后来能接得上吗?”

    “谁说女人与金火相克,男人和水土不服?”容辉大包大揽:“咱们炼全了,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!”

    “的确是自己吹毛求疵了!”潇璇嫣然一笑:“那好,我们今天晚上开始炼同炼‘中府’、‘商阳’、‘迎香’、‘隐白’、‘心系’、‘少泽’、‘睛明’、‘涌泉’、‘胸中’、‘关冲’、‘外眦’和‘足窍’十二穴,不知道能通几穴。”她说的是“十二经络”的起始位,如“手太阴肺经”发于“中府”,止于“少商”,支脉于“商阳”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