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6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6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”,止于“少商”,支脉于“商阳”连通“足阳明大肠经”。

    夜晚二人遣开丫鬟,对坐在西梢间临窗大炕上练功。一进一退,合二人之力同炼“商阳”、“少则”和“关冲”三穴时,要手指相抵。同炼“隐白”、“涌泉”和“足窍”三穴时,又要躺下来以脚掌相抵。折腾完大半夜,也只炼通了“商阳穴”。

    潇璇觉得贪多嚼不烂,又商量容辉:“还是得互为臂助,一经一经地炼。炼通一经,就多一份功力。等打通了所有经络,在这样十二经同炼,也不失为稳固根基的好办法。”

    容辉身体发虚,也是上气不接下气:“换地方,必须得换地方,炼功本来就耗心神元气,再闷在这个屋子里,倒有七八分心力耗在了抵抗热气上。这样炼一晚得歇三天,谁受得了!”躺在炕上,一动也不想动。

    人有一阳二阴,三缕本命真火。阳火为“丙丁君火”,即热血的心火,化食的小肠火。阴火之一为“命门相火”,即暖精的肾火。阴火之二为“三昧真火”,即肝火。

    尘寰中人想吸纳天地之灵,必然要有“改天”的雄心。“逆命”的决心,和无畏的真心。再以自身元气为养,“三火”齐动,方能炼化灵力。二人虽也炼到了元气不济,用在实处的,却少之又少。

    潇璇从善如流:“那好,我把北面山峰划出来,那里凉快,再让人搬两张罗汉床上去!”坐起身来,喊来梅钗帮二人稍事梳洗,一起睡下。

    七月二十八,各地贺客纷纷上山。男宾齐聚“无量阁”,由容光和容辉兄弟轮流带往“紫薇阁”贺寿。有年纪的女眷则齐聚“紫薇阁”西厢,由潇娟帮忙张罗,李母陪着说话。年轻媳妇小姐们则聚到了“辰光阁”正房,由周氏陪着拉家常。

    另外潇月接收贺礼,严良记账。灯盏、摆设、布匹、器皿、膳食、住宿、车马、迎送等,都派到了各房负责,由潇璇在“太始门”统一调度。你来我往,门庭若市,比过年还忙。

    拜寿当日,所有人正式改口,称李蕃宁为“老太爷”,称容辉的生母许氏为“太夫人”。称容光为“大爷”,称容辉为“二爷”。称周氏为“大夫人”,称潇璇为“二夫人”。称潇月和潇娟,则为“大姨”和“二姨”。

    过了正日子,潇璇又把一众女眷召到“无量阁”书房分派山头。自己先占了密道出口旁的五座山,又给容光、容雪、容耀、容雰、容霜、潇月、潇娟、林风、和梅钗等各派了一座。剩下四十七座编成号让其她人抽,签小的先选。最后还多好几座,暂留公中。

    诸事定下,已是八月。山下摘的开始摘棉花,割的开始割稻谷……最后严良在“无量阁”花厅向容辉报账:“棉、二十万斤,粳米、十五万石,绿豆、一万一千二百五十石,亚麻籽、一万石,黄米、三万三千七百五十石,麦、十三万一千二百五十石,大豆、十一万两千五百石。幼马,五百匹。麻杆还在沤丝,等几天才有数目。”

    容辉记得清楚,当时七百顷地是二十万两白银砸下去的,于是直接问他:“折成白银是多少。”

    严良还在算,石万鑫已脱口而出:“至少四十万两。摊到每户头上,是四十六石口粮,够一户人家吃三年的。”

    “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就不用买米养活他们了?”容辉喜笑颜开,又问潇月:“山上每年要吃多少口娘?”

    潇月如数家珍:“山上常住两千人,五千石刚好,六千石有备无患!”

    容辉欣然长叹:“咱们终于吃上自己种的粮食了!”又吩咐她:“那就这样,运三千石大米、一千石麦粉、一千石绿豆、一千石黄米上山。外加两千石亚麻籽,两千石大豆。”

    潇月暗暗记住,接着问:“那剩下的怎么办?”

    “传令各镇镇上管事,秋雨前建好十三座大仓,分门别类贮存!”容辉兴致勃勃:“我们开家粮行怎么样?”

    石万鑫欣然介绍:“你们是不知道啊,现在这个大山周围,至少聚着三十万人。谁要是去大街上去喊一嗓子招工,十文钱一天管三顿饭,来干活的人就能从街头排到街尾!……我们不光可以开粮行,还可以运一百台纺纱机和织布机来,开个大纺织场……还是潇月姑娘有眼光,直接把做青石板的师傅请了来,碾米的大石磨从白推到黑,煮米浆的大炉子从早烧到晚,米一开就灌磨,吹干了就往路上铺,那是有多少铺多少呀!现在下山看看,十三条路,全成了青石板道。眼下正在铺外围的路,准备把十三镇连成一气。”

    “啊?”容辉睁大眼睛问:“一里路可是一百两银子,你全修路了?”

    潇月大大方方地说:“是啊,现在账面上挂着十几万两呢!”

    容辉眼前发黑,石万鑫忙劝他:“该花的还是得花,小意思嘛!想想,造一块青石板得雇人挖土吧,土挖上来还得反反复复地筛吧,然后和米浆一起煮,这得多少人?这些人赚了钱,得花在哪?他不得花在周围的铺子里呀!再想,这铺子谁开的?我们呀!就算他不花钱,也得把钱存钱庄里吧!这钱庄又是谁开的?还是我们呀!”

    他越说越兴奋:“这钱转了一圈,不是又回来了吗?可路摆在那里,这实实在在的力气是他们出的呀!这不是白干活是什么?非但白干活,他还得感谢咱们给了他一碗饭吃。要说能把生意做到这个份上,石某死而无憾!”话一出口,忙掌了自己三下嘴:“呸呸呸,这句不算,这句不算啊!还是活着好,活着好!”

    潇月心里一直想着一件事,眼见石万鑫把话说到这这个份上,就往外使了个眼色,待端茶倒水的小厮出了花厅,才商量容辉:“既然把生意做到了这个份上,我们是不是该训练一支军队?”

第六十二章 厉兵秣马

    众人一怔,群情肃然,齐齐望向潇月。潇月稍整思绪,缓缓叙说:“先说产业,山下六千多倾良田,至少值七百万两。我们去年一两一股分了家,现在每股至少值五两,就是五百万两。若再把这些当做本钱,后年开始收租,地租两成,每年至少可以收四百五十万石粮食,折合白银两百万两。各地的产业,每年可以保证二十万两进账。就是十三镇上‘平安税’,每年也至少可以抽两万两。这样一份家业,要是让那个炸堤分洪的家伙知道了,不提兵来夺就怪了!”

    容辉倒抽一口凉气:“要来早来了啊,断不会等到现在。”

    “那你还得感谢师姐!”潇月悄声说:“这山上山下到处都是密探,知道你没铸造兵器,所以还不急。陈国朝廷分成了两派,权臣们主张乘我们羽翼未丰,先联合另外两国灭了我们。公卿们则主张趁你还没有动作,灾民们都拥戴的时候,封你为王。”

    容辉吃了一惊:“她是什么意思!”

    潇月没有直接回答:“如果封爵,就要和亲。容雪、容雰还有那个没见面的容霜,就要嫁进陈家。容耀要娶陈家女为妻也没什么,可你、大爷和老太爷还要再各娶一个陈家女做妾。”

    容辉脱口而出:“那就不和呗!”

    “不和!”潇月抿嘴笑问:“你打得过人家吗?”

    容辉急起来:“那你说怎么办!”

    “我的意思是,是战是和,不是由我们说了算!”潇月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们能做的,就是做最坏的打算。千户一所,五所一卫。我们只需要拿二十万两的零头出来,养三万精兵,就有本钱和他们讨价还价。若真的要打,他们至少来三十万人。就算我们不战,也能拖死他们。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,这三国几十年没打仗了。卫所自己屯田自己吃,未必听调,就更别说卖命了。”

    容辉觉得她说的有道理,可想到练兵统兵,攻守进退,和武器盔甲都是两眼一抹黑,又问潇月:“我总不能带着上万人一起炼内功,再教他们拳法剑招吧。”

    “内功和拳法肯定要教,简单实用的刀法也必不可少!”潇月仔细述说:“只是千金易得,一将难求。我看陆大海他们配合得不错,也都听你的,可以统三卫精兵。”

    容辉见潇月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只好点头赞同:“那这一万五千人怎么找,我总不能贴榜招兵吧!”

    “一百顷的田庄,我们有六十个。”潇月主动请缨:“这六十位大管事都是我选的,再让他们选两百五、六十人,还办得到。这要等陆大海他们回来,再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把他们带进山。”

    容辉横下心一拍大腿:“就这么办!咱不但教武功,还要把那部‘地摊货’传下去……”忽然想起一事,“不对!”对未知的憧憬和好奇忽然变成了恐惧,念头一起,只吓得毛骨悚然,急忙改口:“五行灵力,二十段心法,我要开班授课,一段一段地教,十两黄金一段……”又吩咐石万鑫:“你要尽可能收购黄金,越多越好。全部铸成一千斤一锭,送到山上,直到把金价拉到一兑五十。”

   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,石万鑫睁大眼睛问:“为什么!”

    “有一批人进来了,他们现在和我们一样,可过不了多久,就能轻而易举地杀死我们,占据这里所有的金矿。我们要和他们比快,不然都得当矿工!”容辉仰天长叹:“如果传闻是真,到那一天,只有我们自己能救自己……一会儿你们都到我那里拿一本‘地摊货’,行不行,就看各人造化了!”说完回了正屋。

    潇璇果然安排人在北面山峰上放了两张罗汉床,每晚和容辉地合炼灵力。容辉也琢磨出了门道,进境快慢,一看资质,二看心法,三看自身元气多寡。他没有比较,不知道自己资质好坏。而“地摊货”绝对是心法中垫底的,唯一能仪仗的,就是吃山下种的五谷杂粮,尽量少耗元气。

    两人一段一段地炼,炼通一段,就传一段给亲近的人。严良选了火灵力,凌霄、潇月和潇娟选了水灵力。其她人由简入手,修炼木灵力。相互参悟,每日都有精进。

    他们也没藏私,纷纷将所学心法传给身边亲友。虽不知出了什么事,但看见容辉和潇璇晚上在峰顶练功,白天还检查身边人的进度,也知道“跟着两人走,好日子总会有”。

    平时在二人身边说不上话的,只要找两人请教功法,立即受到重视。于是更多管事开始带领亲朋好友修炼“灵力”,就连招呼也改了口。从前是“您吃了么”,现在是“您炼得怎么样了”,大有“寡人好细腰,宫中多俄人”之势。

    潇娟等知道内情的见了,又好气又好笑:“真不知道说什么好,你说他们聪明,却只知道阿谀献媚。你说他们笨嘛,一个个炼功还贼勤快。”

    “聪明也好,蠢笨也罢,各有各的好处!”潇月劝慰妹妹:“我见‘无量阁’那些执事做错事,还想骂几句呢。多忍几次,才知道要让聪明人做难事,让笨人做简单事。这样笨人有了参照,只会越发上进。聪明人得了认同,也会更加用心。最怕的是乱点将,让笨人捣乱,让聪明人寒心。师姐和姐夫才是高人,想让下面怎么做,就把好处给足了,让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也心甘情愿地撒丫子往前冲。”

    “足阳明胃经”起于“承泣”,止于“厉兑”,左右共九十穴。容辉和潇璇各穿了一件纱衣,睡在罗汉床上,以脚掌相抵,一直炼到“中秋”,才以五行灵力贯通全经。睁开眼来,见圆月高悬,银辉万里,不由长长出了口气。

    容辉翻身睡到潇璇身边问:“我们炼成了第三段,潇月她们都炼成了第二段,山上最慢的管事,也炼成了第一段‘木灵力’。我看过了中秋,就能在山下开个书院,让他们去上课了。”

    “上课?”潇璇抿嘴微笑:“下面的人是冲你我的面子,又看见爹娘从善如流,知道有好处没坏处。你要是随便碰见个就说‘我要渡你成仙’,人家只当你是个疯子。没有实实在在的好处,鬼才听你上课。”

    “道不远人,人自远道。”容辉一想也是:“就是江湖骗子,也得烧一炉松香,才能被当成‘神仙’。”只得长叹:“要是我们能使出一两手法术就好了!”

    潇璇趁机臭他:“最后几页都快被你翻烂了,有眉目了吗?”

    “书上说阴阳相激,就能激发灵力,控制好了就是法术!”容辉厚着脸皮说:“我倒是学会了一招!”说着翘起右手拇指,凝神运气,将木灵力同时从“肺经”和“大肠经”逼到指端“商阳穴”,凝神吐出。

    火光闪过,“啪—”,一声脆响,飘出一阵焦糊。潇璇见了大笑:“你这也叫法术?准备人点香、点蜡烛、还是点烟袋锅子!”

    容辉也不生气,顺着她的话说:“以后功力精进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