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65部分

仙旅奇缘-第65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
    众道哗然,人群中忽然窜出一个中年道士,冷眼喝问:“看门孽畜,安敢逆主?”抬手一指划出,一弯火刃脱手,直斩容辉。

    容辉看出他不过九段基础功法,冷笑一声,学着他划出一指。指锋带过,一弯火刃脱手。热浪滚滚,直侵那道士前胸。道士脸色乍红,瞳仁涣散,踉踉跄跄,直往容辉身上扑。

    陆大海等护卫冷哼一声,一齐拔剑出鞘。剑光连闪,“噗噗噗……”如中败革,鲜血飞溅。尸横当场,群情肃穆。容辉看着那为首道士问:“小孩子不会说话,是大人没教好!大人不会说话,又是谁教的!”场中人目光如刀,一起砍向那人。

    为首道士眼角抽搐,怔怔地看了地上尸体半晌,忽然长叹一声,缓缓跪下,深深一拜:“天欲让其亡,必先让其狂。天要灭他,他自己找死!”

    容辉缓缓点头,一字字地说:“就凭你们把咱当畜生、看门狗,咱今天就该宰了你们。”雨声渐沉,杀机溢于言表。

    那为首老者伏地辩解:“那是他的疯话,我们同山共居,都是一家人,断无此想法!”其余道士纷纷伏地附和:“他的确该死!”

    “既然无此想法,就是一家人!”容辉伸手相请:“起来吧,先去‘香客院’住下。”

    众道士爬起身来,由“水云堂”首座余潇清带领,暂往“香客院”歇息。陆大海则清点人手,领去封存各处住所。其他人见没戏了,有的帮着收尸,有的回去当差。

    容辉心情大好,拉着潇璇赏雪:“石万鑫天天缠着我加盖王府,我总觉得‘太始门’不是正位,所以没同意。现在好了,我们就把正屋建在这个小湖的北面,把前厅建在小湖南面,怎么样?”

    “这是大事,得慢慢合计!”潇璇也不舒服,没话找话,嫣然轻笑:“我现在想起来,还觉得中午那一遭像在做梦……”

    容辉顺着她的话说:“我就是怕梦醒了,才把话全说了出来!”

    “呸,谁跟你胡闹!”潇璇打了容辉一下,接着说:“刚才一个说你是‘阳明’,一个说我是‘厥阴’,什么意思?”

    容辉想起这两个词来,脑中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:“太极境!”欣然解释:“那不入流的家伙好像说过,‘太极者,阴阳也’。‘太极境界’分‘阳明’和‘厥阴’,‘少阳’和‘少阴’,‘太阳’和‘太阴’三个阶段。‘太极’圆满后,阴阳二力在体内生衍,就能凭空御使‘五行灵力‘。达到这个境界的,无不是能上天入地的活神仙。想不到我们‘筑基’时,居然达成了‘太极初期’。”

    潇璇觉得是这么回事,又问:“那当时打雷闪电的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!”容辉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:“那不入流的家伙也说过:修炼者夺天地造化,为天地不容。我们达成‘太极初期’,一下成了‘有余’,所以立刻有天劫来损我们。震消阴,巽消阳,不正对上了吗?还好我们挺过来了!”想起当时电闪雷鸣,仍心有余悸。

    两个人围湖散步,陆大海忽然来报:“王爷、王妃,发现一座藏经阁!”抬手一指北方。

    “哪里!”容辉喜上眉梢,拉上潇璇抬腿就走:“去看看!”

    “藏经阁”依湖而建,正屋是座两层小楼,道藏经书放在楼上。李楚二人到时,阁楼已被銮仪卫团团围住。阁前却盘坐着四个白须老道,不准众人上前。

    容辉看不出四人修为深浅,只好上前一揖:“道长,阁中所藏为何?”

    最左边一道悠悠开口:“藏不示人之物!”

    “不示人?”容辉欣然微笑:“这么说四位道长没当我们是看门的畜生?”一抖下裳,盘膝坐下。潇璇嫣然一笑,坐到了容辉身边。

    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”左边第二道悠悠开口:“自以为超凡入圣者,却忘了自己也是天地间的一条狗!”

    “说得好,说得好!”容辉抚掌称赞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”话锋一转:“可咱听说‘狼行千里吃肉,狗行千里吃屎’,可见即便是同根同苗,也是有差别的。”

    右边第二道颔首微笑:“吃屎也好,吃肉也罢,寿数到了,终是要死的。”

    “这个咱知道!”容辉微笑作答:“有其生,必有其灭。既有其灭,怎知不会再生?‘太阳’生‘厥阴’,‘太阴’生‘阳明’。咱既然炼的是‘太极道’,修的就是个生生不息。”

    右边那道接着说:“你生既欲生,岂知你死后不欲死?”

    “生也好,死也罢!”容辉不知如何作答,厚着脸皮说:“咱既然来了,就不能空着手回去!”回头招呼:“弟兄们,是不是!”

    数十人齐声附和:“是—”

    右边道士大笑起来:“好一个‘既然来了,就不能空着手回去’!师弟们,听见没有!”说着站起身来,伸手相请:“请进屋喝茶。”其余三道应声站起,让到了他身后。

第三章 前尘往事

    厅设简洁,中间挡着一面屏风,屏风前是一套桌椅,后则是一座楼梯。容辉和潇璇相视一眼,携手进楼,向那为首老道拱手一揖:“敢问道长法号!”

    “老夫观日!”那为首道长洒然一笑,依次介绍:“这是我二弟观月,三弟观海,四弟观云。”

    容辉一怔,凝神细看四人形容,果然有几分神似。心中不由嘀咕:“听说过四兄弟齐上阵的,可没听说有四兄弟齐出家的!”又看四人言谈,哪里还像刚才纵论生死的方外高人。

    他眨了眨眼,坐到了西边首位,讪讪地问:“四位前辈,不像是出家修道的!”

    “修道?”观日坐下大笑:“修他的鸟道,我族从不修道。”观月三人也是趾高气扬,坐到了东面客座。

    “我族?”容辉莫名其妙,只好拱手询问:“请问族上贵姓!”

    “什么族上族下!”观日看着容辉笑问:“我说你们转世转糊涂了吧!”

    容辉一头雾水,看了潇璇一眼。四目相接,都是疑窦丛生,又齐齐看向观日。观日继续提醒:“你们想想,仔细想想。一千年前,三千族人转世下界,一起守卫……”一指潇璇胸口那颗“宝石蛋”:“就是这玩意儿,能想起来么?”观月三人也睁大眼睛,汲汲地看向容辉。

    容辉一头雾水,和潇璇互往一眼,又一起摇了摇头。容辉灵机一动,直接问观日:“说详细点,怎么就知道咱们是一族的?”

    “这说起来,话就长了!”观日长叹一声:“话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叫地星,它的质量很大,大到可以支撑很多很多界面。空间振动中,上为‘太阳界’,下为‘太阴界’。‘太阳界’衰退为‘厥阴界’,又会有新的‘少阳界’成长为‘太阳界’。我们如今所在,即将成为‘太阳界’。那时界面不稳,原‘上界’的修士就能跨界而来。多的是举族迁徙,少的也是拖家带口。”

    容辉听得懂意思,却不能理解。话到嘴边,脱口而出:“我们提前千年转世,就是来打头阵的?”

    “不是!”观月轻轻摇头:“‘太阳界’很大,高手如云,生灵不可胜数。早有人推算出‘界劫’,所以准备地早。”又指向潇璇项圈上的吊坠,接着说:“比如天凤,它们产卵时就喜欢找一处人迹罕至的灵脉,直接把卵匝到灵眼上去。让天地‘元气’滋养幼卵,慢慢孵化。”说着抬手指天,讪讪地笑:“这座山,就是被‘天凤’隔界产卵,砸塌的!”

    容辉心中骇然:“一个蛋就能砸塌一座山峰,那是多大的威势!”潇璇摘下项圈,指着吊坠问:“这就是‘凤凰蛋’?”

    “死的!”观海冷哼一声:“我们来了才知道,这是一枚死卵。现在还得被这个‘神界’封在这里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坐牢似的!”

    “神界?”潇璇睁大眼睛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族中的高层和‘飞灵族’做了笔买卖。我族要派人转世下界,保护‘幼凤’长大。”观海摇头轻叹:“族中高手又趁空间不稳,隔界布下了一道‘神界’,让‘神魄’在这结界内不断‘转世’。”

    “‘转世’这种事哪里说得准,我兄弟四人转世前以秘术相联,在一起重生,才觉醒了记忆!”观云呼出口气:“其他人若没人点醒,在生死间多走几遭,自然什么也忘了。不过我族修神,以神逆天。你们能历天劫而不死,自然是我族人!”

    容辉这次听懂了,自己就是那什么也忘了的。不过一面之词前,也只当增长见闻。略作思忖,又问:“不知我族怎么称呼!”

    “神!”观日正色训诫:“旁人修道,感天悟地,顺命而生。我族修神,逆天而行。一世不能捅破这天,则以‘元神’转世,再捅一世。生生世世,绝不低头!”观月三人肃然起敬,昂首挺胸,信誓旦旦。

    容辉虽没听懂,可也被这股逆意感染,拉住潇璇的手,拍胸脯保证:“咱绝不低头!”又加了一句:“谁敢打哥的主意,哥就和他拼命!”

    潇璇狐疑丛生,非要刨根问底:“什么是修道,什么又是修神?”

    “道这个东西,很难解释清楚。修道嘛,就更难说了!”观日摇头苦笑:“反正修道者能趋吉避凶,以道化劫。我辈神修,就只能用身体硬扛,扛过一次,就有一次好处。”

    “神又是什么!”潇璇追着观日问:“难道就是神仙?”

    “话说人不见风,鱼不见水,鬼不见地,神不见万物,众生不见道。”观日喃喃猜测:“神是什么,这个也很难说清楚。不过由‘神’而生的‘神念’就简单得多,封闭五感,剩下的就是神念。”

    “什么神道,哥没兴趣!哥要是知道‘筑基’也会遭雷劈,修神、修道,哥还真得掂量掂量!”容辉一通腹诽,直言不讳:“不知楼上藏着什么宝贝?”

    观日伸指细数:“仙术、道法、神通,都是我们来后找的灵山道统。别说,还真有一套!你们若喜欢,都搬走吧!”

    容辉喜笑颜开,当场带着陆大海把几十箱道藏搬回了“无量阁”。潇璇吃过晚饭,又准备了几箱日用摆设,拉上容辉去“藏经阁”问外面的事。

    灯火辉煌中,观日四人也是两眼一抹黑:“我们一直被关在这个破地方,别人进不来,我们出不去,哪里知道外面的事。”

    “‘神界’松动,已经有人进来了。虽是普通人,却属仙家子弟。”容辉商量观日:“四位前辈神通了得,能出去吗?”

    “我们看过了,是‘界面’压力在消磨‘神界’,不出一百年,这个‘神界’就会彻底崩溃。”观日也不藏私:“以你们的修为,应该可以出去。我们……最快也要等五十年!”

    容辉很好奇四位的修为境界,可武林中尚且忌讳问人功法路数,何况修真者间?一番长谈,也算知道了“灵力”和“神念”的用法。可惜“上界”的方法很难用在“下界”。一边不能演示,一边又听不懂,谈无可谈,只好相互告辞。

    容辉和潇璇走到屋外,一起鼓荡“火灵力”。身外热力激荡,整个人飘然而起。霎时间火光冲天,好似日月双悬。两人又换用“木灵力”,悬浮空中。五行灵力中,“火”主升,“水”主沉,另外“风”轻“雷”疾,妙用各不相同。

    “意念在前,身心合一。”容辉凌空虚立,一边体会观日教的飞行技巧,一边腹诽:“都意念在前了,再怎么身心合一。既然身心合一了,意念再怎么往前面去?”忽见身旁灵光一闪,潇璇破风掠出,眨眼已在数十丈外,忙提气询问:“怎么飞过去!”

    潇璇欣然招呼:“说不清楚,用神念,越远越好!”

    容辉认准一个“远”字,于是凝神守一,意念向潇璇延伸,忽觉身旁风动,转眼竟到了潇璇身边。他莫名其妙,拍着脑门说:“这真是邪门!”可突破不久,体内灵力不济,只好飘然落回“无量阁”。

    山中众人看在眼里,恨不得顶礼膜拜。容辉只好勉励众人:“勤奋练功,一切皆有可能!”

    容辉和潇璇趁热打铁,准备直接飞回陈都过年。翌日起床,只把一门心思放到了飞遁上,练到中午,已摸出点门道:“说是以神念牵引身体,实则是以神念改变身外灵力,创造空间压力。既有压力,身体自然往压力薄弱处走。飞遁快慢,一在神念,二在体质,三在修为。若三者极强,甚至能凭空跨界。”

    两人又练习半日,已能在空中直来直去,轻若鸿毛,快比雨燕。于是歇下来养精蓄锐,只待神完气足,一口气飞去陈都。这时盘膝炼气,又与从前不同。往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