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68部分

仙旅奇缘-第68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骸罢夂竺娴募缸鹤樱际俏颐堑模 彼底盘ど厦沤祝弥窳苯菡泻簦骸靶宇谓悖颐抢戳耍 

    杏钗打理城中生意,正在堂中烹茶,忽见潇璇、容辉和容雪进来,先是一怔,又激动得热泪盈眶,汲汲上前福礼:“王爷、王妃、县主!”

    她穿了件青丝半臂,彩袖流云。潇璇眼前一亮,又见她落得妩媚含羞,不禁好笑:“你多大了,还哭鼻子,出什么事了吗?”想到半年没见,也感动莫名,掏手帕亲自给她擦眼泪。

    君钗听见动静出来,看见潇璇三人,也是一怔,先行礼解释:“这里一切都好,只是看高路远的,太想大家了!”又问:“王妃还没吃午膳吧,正房就在后面,我带您去。”说着拉了杏钗,转身带路。

    潇璇环顾厅堂,清一色的红木圆桌,整整齐齐。只是正午时分,没有茶客。后门外是一条过道,北边是六尺高墙,南边是一排门面。杏钗向众人介绍:“你们走后,我们把周围几座院子全买了,这五间门面也是我们的。”

    众人说话间走进垂花门,迎面是五间正房,下手还有六间厢房。杏钗又向潇璇介绍:“正房后还有一座小花园,虽没修葺,假山小池倒也活灵活现。花园后是后院,作了金库。花园两旁还各有一座跨院。”

    潇璇直入正房,见和“无量阁”布置一样,也由心欢喜:“干得不错,先摆午膳吧,就摆到中厅。”

    君钗应了一声,立刻去给厨房传话。容辉也有些疲劳,招呼众人坐下,问起最近的生意。

    “喜忧参半!”君钗亲自给众人沏上热茶,摘要述说:“上次我们仗着本金多,操纵现价赚期价,狠狠宰了他们一刀后,他们就学乖了。如今赚钱的只有两项,一是金州内外的贩运生意。而是靠买黄金,运回中原套白银。”

    “赚差价只是暂时之计。”潇璇点头微笑:“大朝那天,好几位公卿夫人都跟说,也想做金州内外的贩运生意。我们既然打开了局面,他们也会接踵而至。等一拥而上的时候,就再没有这么高的利润。”

    容辉闻音知雅,顺着她的话说:“我们若投多了,只怕会陷在里面。要是打退堂鼓,过了这村,只怕就没这店了!”端起茶喝了一大口,长长吐出口热气:“被人惦记着,不好受啊!我有个想法,联合公卿世家甚至是陈凌云来这里开钱庄。”

    他心头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,不等众人回答,已先解释:“外面的人进来肯定没安好心,可人家既然没有先动手,我们也不能呲牙。先得平了进山路上的山贼,打开商路,让钱庄开进来,再让官府给私矿征税。”

    潇璇觉得可行,点头赞同:“那我们得先找到那帮人,让他们别狗急跳墙。”当下分付君钗:“你去给那黑钱庄的瓢把子下个请帖,让他下午‘未正’来‘清明居’喝茶。”君钗欣然应诺,立刻去办。

    众人吃完午饭,在花园里转过半圈,杏钗忽然过来回话:“王爷、王妃,梁老板来了,还带了三个人来。”容辉点了点头,随她去了前厅。

第六章 危机四伏

    前厅书房里坐着四个锦衣青年,一个薄唇高鼻,闭着眼靠在书桌前的太师椅上养神。一个虎背熊腰,坐在北窗下的贵妃榻上歇脚。一个瘦如竹竿,双手抱臂,靠在门柱上和君钗说话。语声低沉,嘴角微翘,如调戏不知世事的少女。另一个恭恭敬敬地站在门边,正是梁老板。

    杏钗在门口通传:“灵山王驾到!”容辉大步流星,应声走进书房。看出三人不过筑基修为,不由沉下脸来,抬手向那胖子一指。劲透指端,灵力共振,所过处尽成齑粉。胖子身下一空,屁股落地,瘫坐在了一堆木屑上。

    座上青年掌身而起,目光剑锋般地直刺容辉后心。容辉眉头微紧,回头看去。这一眼平平淡淡,看在那青年眼中,却如直视朝阳,眼前发红,泪水直往外涌,不由闭上眼躬身一揖:“前辈,请息怒!”

    修真界以近道者为师,境界高者,就是前辈。“前辈?”高个青年反应过来,立刻收敛心神,怔怔地看向容辉:“‘太极境’修士?”

    那胖子爬起来准备动手,也被那一句“前辈”惊在了当场:“前辈,怎么到了这个犄角旮旯,还有人是老子的前辈?”常人修真,纵然法力再深,体格再强,也止于筑基。唯有悟道者,才能以道化劫,达成“太极境”。

    他怔怔地看着容辉,内心不断挣扎:“假的,假的,这里人连修真都不知道,怎么会有前辈?外面的前辈,又怎么进的来?”可看见同伴泪流满面,极尽恭城,又不得不信。拱起手缓缓一揖:“前辈,请赎在下无礼。”

    梁老板反应过来:“我的天,小爷一年炼成十二段基础功法,在外面也顶了天。这位爷如今是‘太极境’修士,当时肯定隐瞒了修为。还好,还好咱没跟他交恶……”连吞两口唾沫,忙向容辉介绍:“李老板,我们是‘玉华道人府’的!”

    容辉心头微怔:“好奇怪的名字,当道士还有开府的。”一愣神间,梁老板已介绍完三人。那高鼻青年姓“蒋”,那胖子姓“韩”,高个子姓“杨”,都是道人府上护卫。

    梁老板最后介绍容辉:“这位前辈就是‘灵山真人’。”

    “灵山真人?”容辉一愣,看着梁老板问:“谁是‘灵山真人’。”

    “这是‘帝君’的诰封!”梁老板肃然起敬,拱手解释:“七十二仙派掌门,皆封‘真人’,可是正一品仙爵。”

    容辉压下心中疑惑,请三人到前厅说话:“大伙在江湖上混,就得讲规矩。这是咱的地方,你们来做生意,咱扫榻相迎。但该缴的税,一个铜子也不能少!”见三人上道,又说起闲话。旁敲侧击,也知道‘玉华道人’姓柳。

    三人连番讲述:“中原大地受北方草原威胁,每到荒年,常有战事。小则数部联合偷袭,入关抢掠。大则数百上千部联盟压境,饮马江河。我们柳老爷子就参过战,话说大战一起,地上是战部冲杀,天上是修者纵横。灵兽遍地走,法术满天飞。溃兵便是贼,高手不如狗。一场大战下来,那是昏天黑地,血染山河!”

    容辉见三人说得肃然起敬,虽想象不出那战争场面,却知道但凡出战有功的修者,皆赏赐灵脉,授与仙爵。袭封者交还灵脉,岁领灵米,最多传袭五代。其中“灵人”为三品爵,“道人”为二品爵,“真人”为一品爵。战功更大者封君,甚至封王。

    天色将晚,容辉才送走四人。坐回位上,脸色渐沉。潇璇转出屏风,正色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“外面,外面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!”容辉靠在椅背上仰天长叹:“这三个家伙打不过我们,才和我们客气。可有一天进来的既打得过我们,又看见我们是一群‘乡巴佬’,会怎么对付我们。趁四位前辈还滞留界中,我们得出去瞧瞧。”

    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容雪坐下来问:“我们也没什么好让他们惦记的!”

    “灵脉!”容辉看着门外缓缓述说:“你没听出来吗?柳老爷子是上战场拼过命的,临了只封了个‘道人’,赐了座山头。‘道人’是什么,至少是‘太极境’修士,可自己一死,连丧事都不能在山上办。我们可是占着七十二座山头,等结界一开,不被人活刮了才怪!”

    “怀璧其罪!”潇璇也沉下脸来,颔首赞同:“不错,有多大能耐就占多大地方。灵山虽被毁,可根基还在。听林风话里的意思,还算一片中等灵脉。”

    容雪意识到了不妙,迟疑着问:“我们是不是该闭关苦修,趁‘神界’还在,提高修为,占稳地盘?”

    “提高修为,也得知道往哪提!我们现在,两眼一抹黑。”容辉摇头苦笑:“还是先去瞧瞧那‘神界’吧,若能出去开开眼界,也许就知道该往哪走。”

    几人正说着,杏钗给三人端茶,趁机回话:“王爷,管事们听说您来了,都整理了账册,要来给您和王妃请个安。”容辉避无可避,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  翌日清晨,三人吃过早饭,向杏钗交代了几句,一起纵身而起,继续南去。破风飞行,一吸百丈。容辉感受到空气和自己共振,知道如果再快,身躯势必崩溃。于是控制好灵力,仔细感受。

    三人身临半空,眼见朝阳在左,层林尽染,天地披霞,只有说不出的壮观。容雪不住欣叹:“怪不得神仙喜欢住天上,这天上连日出都好看!”

    容辉没飞出半个时辰,忽觉有人注视自己,那目光入骨三分,直透灵魂,吓得他心头一凛,汲汲停下。潇璇也是一阵心惊肉跳,沉下脸凝神四顾,最后和容辉一起看向南方。

    容雪顺着兄嫂目光望去,碧空如洗,苍山绵延,林海翻波,并无异样。但见二人表情凝重,又似看见了极可怕的怪物。越想越怕,脸皮一阵哆嗦,忽听容辉说:“这就是‘神界’吗!”才放宽心来。

    潇璇蹙眉沉吟:“强大,强大到让临界者灵魂战栗。‘结界’尚且如此,布界的人……实在不敢想象!”

    容辉感应得清楚,那冥冥中的“神界”,竟直接和自己的灵魂共振,让他由心叹服:“这就是‘神’吗?果然是‘神不见万物’。”想到观日的话,脱口而出:“神要看人,直视灵魂。”又商量潇璇:“这虽是结界,也是传承,我想在这里感悟几天,看到底能不能出去。”

    潇璇一想也是:“的确是个机会!”说话间收敛灵力,飘然落上一座山峰。容辉和容雪沉下身形,紧随而去。

    两人盘膝坐下,感悟‘神界’振动。容雪既没‘凝神’,也没‘悟道’,索性在一旁参悟《留益回雪》。两人一坐就是半天,容辉和潇璇稍有所悟,可十分模糊,于是飞到前方山峰,继续盘膝感悟。

    太阳落山,月亮升起,斗转星移,恍惚间昼夜更替。容辉跨过了了八个山峰,潇璇却只跨过了两座。日月行空,日复一日,转眼到了二月。

    潇璇每天只跨出两、三座山峰,早不见了容辉。这日中午,再有领悟后,却知剩下的已非自己能触及,索性睁开眼睛,仔细体会。忽然听一阵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如微风拂来,不知是一声还是无数声,直透灵魂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 容辉应声飞回,欣然报喜:“我走到了结界中心,我们可以出去了!”又问潇璇:“你怎么这么慢,才到这里!”神色傲然,颇为得意。

    “这‘神界’首在隔绝阵中人的‘神魄’,次在绞杀擅入者。”潇璇白了丈夫一眼,嫣然笑问:“你参悟的是什么?”

    “当然是那震慑灵魂的振动。”容辉得意洋洋,忽然会过意来:“难道你参悟的是那操纵人转世的法门?”

    “所知甚少!”潇璇嫣然一笑:“这都二月了,该回去了吧!”

    容辉知道她说的是燕玲的产期,心头一酸,主动牵了潇璇的手,柔声说:“你给孩子起个名字!”

    “让姐给那个孩子起名字?姐实在是想不出来!”潇璇想起这桩“乌龙”,心里不住腹诽。容辉哪看不出她的醋意,又安慰她:“我们就把孩子养在正屋,谁养的跟谁亲!”

    潇璇没工夫矫情,点了点头。两个人纵身跃起,带上容雪直往北去。过府城时喝了杯茶,容辉嘱咐众人:“你们加紧炼功才是正经,其余的都是庶支末流,切不可本末倒置!”

    容雪嫡出,容霜高嫁。潇璇怕那些没心没肺的处处拿姐妹俩作比较,借故拉容辉出门商量:“我们直接把容雪带回灵山吧,一个屋檐下,只怕没心的也被人挑唆出心思来,反而坏了一家人的情分。”容辉只觉得办喜事要全家团聚,听潇璇说完,一想也是,欣然赞同。黄昏时分,就到了“无量阁”。

    天色将晚,日落星现。众人正忙着做饭,忽听破风声响,越来越近。先是一怔,冲出门去,正好看见容辉、潇璇和容雪乘风落下。梅钗又惊又喜,上前行礼:“王爷、王妃、县主!”

    潇璇和众人招呼:“你们的年过得好吗?”凝神细看,见梅钗、桃钗和剑钗均已筑基,其余人也只有一步之遥,也为她们高兴:“都没纳下,不错,不错!”

    “那是王妃从前教得好!”梅钗迎三人进屋,微笑推辞:“要是没有以前的内功底子,我们就是再炼三年五载,也未定有今天的境界。”又问潇璇:“您吃过晚膳没有,要不要再加点!”

    一众人走进正屋,灯火辉煌中,有人去端晚膳,有人去提热水,有人去沏茶拿点心。一个个喜笑颜开,好像春节还没过完。梅钗看了看潇璇和容辉,一个脸色微红,心不在焉。一个安然自若,端茶细品,立刻回会过意来,转脸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