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69部分

仙旅奇缘-第69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还没过完。梅钗看了看潇璇和容辉,一个脸色微红,心不在焉。一个安然自若,端茶细品,立刻回会过意来,转脸招呼容雪:“县主,您的‘飘雪岭’还留着,让茶钗和玉钗跟您去铺床吧!”

    容雪着实疲累,从善如流:“二哥,二嫂,那我先过去收拾一下,一会儿再来吃晚饭!”起身回了自己的院子。不多一会儿,桃钗过来回话:“王爷,水倒好了!”

    潇璇商量容辉:“你先洗吧!”

    “我们一起洗!”容辉不由分说,起身横抱起潇璇,直去西梢间浴室。梅钗等人涨红了脸,齐齐屏息低头,眼观鼻,鼻观心,只当没看见。

    潇月和潇娟听说容雪回了,双双过来看她。待检点好住处,才一起去“无量阁”。明黄纱灯下,容辉穿了身青绸直裰,似笑非笑,神采飞扬。潇璇刻意戴了整套赤金头面,穿了一身大红克丝深衣,正襟危坐,却掩不住脸上那抹烟霞。

    潇娟本极欢喜,看见潇璇装束端正,不由轻疑:“师姐,这大晚上的,你要出门啊!”

    潇璇恍然大悟,自己这身装束的确不合时宜,只好招呼众人:“吃饭吧!”当先起身,直入中厅。潇娟莫名其妙,跟在后面,过走廊时,睃见梅钗等人正蹲在西次间擦地板,心里更加疑惑。

    众人吃完晚饭,天色已黑,本来要到西梢间大炕上喝茶。潇璇想起半个时辰前……非要拉众人去东次间的小客厅坐。容辉越看她越可爱,也乐见其成。

    贵妃榻上,红木几前,五人靠在灯光下喝茶。潇娟主动说起山上的情况:“大年初一,我给每个弟子和执事派了一两银子的红包。石老板过了初五,就开始从各地调集石材、木料和工匠,过了‘元宵’开始在内院打地基,前后寝宫同时开工,地基都打好了,正在支栋架梁。本来没这么慢,只是林风让修炼木灵力的弟子把框架连成一气,这才耽搁了。”

    潇月正色提起山下的事:“我们已经放手各地产业,每年只拿分红。刚过‘十五’,陈国主降旨大婚,大爷荣封为‘侯’,您的封地平升一级,山下十三镇作县,十三位进士刚刚上任,镇上管事充作吏员。”

    “嘿,这小子是个人物啊,还学会空手套白狼了!”容辉啧啧赞叹:“设县就设县吧,给他们发饷也成!”见她不解,笑着解释:“你知道咱最值钱的是什么吗?还是咱有眼光,就是那七千顷灵田。非但是灵田,而且是极品灵脉崩毁后,铺成的灵田。要不然,粳米能长成炒米大吗?大伙儿能修炼这么快,就是因为这田里种出来的米。知道这种米在外面怎么卖吗?吓死你们,一两黄金一石!”

    潇月看向潇璇,见师姐微微点头,心里更加疑惑。潇娟脱口而出:“那我们该怎么收租?”

    “谷贱伤农,谷贵伤心。农民伤不起,咱们更伤不起!可再好的东西,搁在这里也卖不出价钱。”容辉沉吟片刻,想起个注意:“我们开一家粮行,一家棉行,一家油行,也弄个牌价出来。每年端午腊八起春秋两课,各按中间价收一成租。林风不是懂行吗?就请她给灵米分品定级。”

    “定多少租!”潇月觉得可行,蹙起眉问:“现在一两银子两石米,等涨到一两黄金一石米,那些不会灵植的,可都要破产!”

    “话说国以粮为本,每亩田就按一石稻米收租吧。”容辉随想随说:“按行情摊税入亩,也不怕种地的人藏匿。”众人又说了会话,才各自散去歇息。

第七章 添丁进口

    容辉和潇璇睡到日出才醒,一起吃过早饭。一个要去前院和管事们照面,一个要去“太始门”安排这一月的庶务。潇璇坐在羊车上听到金木相击,“乒乒乓乓”,初觉奇怪。临近一看,“太始门”旁竟成了走木料工匠的穿堂,不由蹙眉:“从明天开始,示下改在‘无尘居’。”

    梅钗应了一声,趁机提醒:“山下就是这两天的事了,我安排了两个稳婆,日夜看着。”潇璇听出她言下之意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  容辉在书房说起去金州开钱庄的事,石万鑫一听有戏,欣然赞成:“好事啊!”又摇头犯难:“可是我们的本钱不多呀!倒腾黄金是大买卖,没有个几百万两现银周转,根本完不转。上半年正是各家开业打本的时候,我们最多从各地抽一百万两。还有,那些黄金买回来没地方花,不就成死钱了吗?”

    “放心,成不了死钱!”容辉拍胸脯保证:“只要我们把金州的金矿捂住了,就可以利用‘玉华道人’柳家这条线,和外面做生意。虽然贵了些,就当长见识,总比当‘井底之蛙’等人踩,来得划算。至于本钱,这件事宜早不宜迟,我还要去一趟陈都,拉上陈家。看还能不能通过陈家,拉上赵家和宋家。要是能集合我们四家财力,金州有多少黄金,我们就能吃下多少,价格还得由我们说了算。”

    “不错,我们多存些黄金,有备无患。”严良连连赞成:“内子说了,这结界比起她进来时,更加不稳定。筑基修士运气好,也能闯进来。结界崩溃,是迟早的事。如果可能,我们最好能组建一卫战修。”

    “战修?”容辉睁大眼睛问:“什么是战修。”

    严良也不太懂,含含糊糊地说:“就是筑基后修炼特殊功法,成为修士中的战士。据说一个战修不可怕,可怕的是上千战修组成的战部。像这片六千顷的田庄,如果放在外面,至少要驻扎一个卫。”

    “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容辉一想也是,不由看向陆大海。陆大海讪讪地说:“俺才刚刚筑基,弟兄中筑基的还不到十个人……”

    “输人不输阵!”容辉轻哼一声,正色说:“熊应天胆子不小,竟敢偷袭本王。你带人拿下‘神剑门’的山门,他那里应该也是一处灵脉。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清理干净,再规整规整,给二妹当嫁妆。”

    “‘神剑门’立派百余年,摸一样都是古董,哪有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陆大海闻音知雅:“这是要把‘神剑门’的家当赏给弟兄们!”不由喜笑颜开:“王爷放心,弟兄们手到擒来!”

    石万鑫跃跃欲试,也想跟着捞一票,容辉却有事交给他办:“陈凌云大婚,据说户部拟拨五百万两,肯定从‘汇丰钱庄’走账。你亲自盯着,别让二妹妹丢脸。”

    石万鑫眉开眼笑,信誓旦旦:“王爷放心,二姑娘的嫁妆,肯定物美价廉!”

    容辉接着说了收租起课的大事,又问严良:“我们没见识,想请林姑娘给这些‘粮棉油’分品定价,不知道嫂子方不方便。”

    颜良想都没想,满口答应:“有什么不方便,妇道人家就该做些纺纺织织的事。”

    容辉想起严良做梦都想当宰相,也给他安排了个差事:“既然咱们山下有了县衙,也让那些进士老爷们写写奏表,就往你这里递。该批的批,该驳的驳,别跟他们客气。”严良目光灼灼,眉开眼笑,欣然应诺。

    容辉交代完手头的事,想着只要捂住金州的金矿,就能和潇璇出去游历天下,心里一阵狂跳。中午和潇璇吃午饭时,就说要去陈都。

    两人神通初成,往返陈都不过两个时辰。再离别时,潇璇给容辉挑了件天青色茧绸直裰,只嘱咐“早去早回”。容雪还记挂着几件私事,也要跟着。兄妹俩并肩跃起,破风而去。

    容辉先和容雪回府,拜见过父母兄嫂。为表尊敬,亲自给陈凌云下了一张拜帖。再进宫时,宫门大开,鼓乐喧天,凌霄亲自出门相迎,直入前寝宫。

    容辉见凌霄以常服相迎,有些受宠若惊:“这也太客气了,上回进这道门,你哥可是要我下跪呀!”

    “我陈家原是‘灵山’的柱派世家!”凌霄盈盈迈步,巧笑嫣然:“召见臣下,有召见臣子的规矩。接待道友,自然也有接待道友的礼仪。”不卑不亢,毫不担心身边人会纳自己为妾。

    “难怪你修炼得这么快,原来藏着家学!”容辉心中恍然,和她说笑者去了前寝宫。又见穿了套克丝深衣的陈凌云亲自沏茶,忽然觉得这妹夫有点意思,索性将一路见闻据实以告。

    二月初五,风和日丽,燕玲辰时开始阵痛。潇璇得到消息,穿了件大红克丝深衣,戴了整套赤金头面,亲自去了七驿镇别院。一院的丫鬟婆子纷纷出来行礼,潇璇边走边问:“怎么样了!”

    稳婆陪着笑说:“这才刚刚开始,最快也是中午,王妃先去正屋歇着,有动静我再给您回话!”

    潇璇微微点头,走进正屋,直入西梢间。西窗外就是“襁褓房”,丫鬟们端着热水进进出出。她看在眼里,不住腹诽:“那个家伙,到底是不是故意不回来的!”

    梅钗和桃钗端上茶水点心,问起膳食:“王妃,您中午想吃什么。这里不比山上,得早点准备。”

    潇璇想起这些破事,就一阵头疼,蹙起眉问:“燕玲这几天怎么吃的。”

    “我问过了,每天一盅防风炖仔鸡,再是白菜、豆腐、羊奶之类!”梅钗如数家珍:“厨房里刚刚炖上‘枸杞红枣乌鸡汤’。”

    “大肘子补气,鲜鱼汤下奶。也就是说,没有催奶。”潇璇心里很不舒服,沉下脸问:“乳娘找好了没?”

    “找好了,一共五个!”梅钗往西一指,接着说:“都住在西跨院,每天吃一个肘子,一条鲜鱼。”

    潇璇心里很烦,觉得该去瞧一眼燕玲,又怕自己心软,索性有一搭没一搭地问起院中琐事。梅钗看出潇璇的心思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待吃过午饭喝完茶,忽听一声哀嚎。声音凄厉,正是燕玲。

    潇璇一颗心直提到嗓子眼,站起来问:“生了吗?”

    “还没呢!”梅钗忙扶潇璇坐下,仔细解释:“我问过有经验的妈妈,这才刚刚开始,快的话还要一个时辰。隔一会儿就疼一次,头一胎,都这样。”

    潇璇缓缓坐下,端起茶轻啜一口。没过片刻,又听一声哀嚎。杀鸡似的,让人心烦意乱:“生个孩子,至于嘛!你是故意的,故意喊给我听的……”

    申正时分,一声哀嚎过后,万籁寂静。梅钗掌声而起:“我去看看!”说着出了正房,直入暖阁。那些端水服侍的丫鬟看见她,齐齐停下手脚,撩帘相迎。

    梅钗进去看了一眼,笑盈盈地给潇璇回话:“恭喜王妃,是位‘县主’。正在包脐带呢,一会儿就抱给您看!”

    潇璇心中稍宽,缓缓点头吩咐:“把‘乌鸡汤’端给她吧,酉时向山上报喜。”生辰八字关乎个人命数,大户人家为防人施咒下巫,往往选个黄道吉日向亲友报喜。

    梅钗心里也松了口气,笑着去抱婴儿。桃钗去给厨房传话,顺便招呼乳娘。一时间各司其职,只剩下潇璇一人。她缓缓拿出左袖中那只装“大黄红花粉”的瓷胆瓶,塞进了衣襟。站起身来,决定亲自去瞧瞧燕玲。走进产房,循着一股奶腥味望去,看见燕玲披头散发,大汗淋淋,正躺在床上喝鸡汤,心里更不舒服,沉下脸嘱咐:“你好好养着,等正屋建好,直接搬进院西住所!”说完转身而去。

    山上屋舍均依建制,正房东西还要各建三座跨院,给妾室居住。潇璇这么说,算是给了燕玲名分。那喂汤的妈妈听出味来,欣然道贺:“恭喜姨娘!”燕玲累得不行,只闭着眼睛“哼哼”了两声。

    翌日中午,容辉带着容雪飞遁回山。人没落地,就向潇璇报喜:“生了,生了,生了个闺女。”飘然落下,看见廊下挂着的大红绸子,先是一怔,走进正屋问:“啊,你们都知道了?”

    潇璇从西梢间迎出,蹙眉轻嗔:“你大叫大嚷什么?”说话间接过梅钗端上来的茶,亲自捧上。

    容辉洒然一笑:“真是去得早不如去的巧,我去得那天,正赶上杜姨娘临盆,我又多了个便宜妹妹,取了个名字叫‘容露’,过了洗三礼才回来!”说话间坐到位上,接过潇璇手中的热茶,喝了一大口,正要咽下,忽听一声婴啼,绕梁回响。

    他吓了一跳,一口茶卡在喉头,差点喷出来,咳着问潇璇:“哪里……来的……孩子……”容雪也是一怔,瞪大眼睛朝循声望去。

    潇璇啼笑皆非,伸手拍他背脊,尽量把话说得好听:“三月初五申正,燕玲生了个女儿。你当爹爹的,取个名字吧!”

    荣辉一愣:“哥要当爹了?不,哥当爹了!”却接受不了,丢烫手山药似的抛给潇璇:“你学问好,你取吧!”眼见她凤眼含嗔,只好认怂:“我取,我取!”走到书房,在画桌上铺开宣纸,沉思半晌,挥毫写了个“韵”字,学着父亲的口吻念:“异声相从为之和,同声相应谓之韵,希望她以后能找个好归宿。”

    “归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