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70部分

仙旅奇缘-第70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霸稀弊郑ё鸥盖椎目谖悄睿骸耙焐啻游停嘤ξ街希M院竽苷腋龊霉樗蕖!

    “归宿?她还没过‘洗三’……敢情您生女儿就是为了给个好归宿!”潇璇看见那个家伙没心没肺的解释名字,一阵腹诽,恨不得捧起砚台砸过去。

    容辉抬起头来,见潇璇正瞪着自己,先是一怔,恍然大悟:“对对对,孩子呢,让我看看!”拉上潇璇,循声去了西梢间。

    容雪在一旁看着,不由好笑,掌心灵力轻吐,蒸干了墨迹,也跟去了西梢间。梅钗捧起宣纸,笑着出门报讯:“王爷给二小姐赐名为‘韵’!”

    乳娘刚刚喂完奶,大红克丝襁褓中的小家伙又闭上了眼睛,嘴角还吹出了个小泡泡。潇璇指给容辉看:“这就是‘韵姐儿’的乳娘,焦妈妈。”

    容辉见是个三旬妇人。五官周正,身形健硕,于是点了点头,正色吩咐:“以后勤修灵力!”说着抬手在她眉心一指,五行灵力透指,片刻间通了她全身经络。

    那妇人身子一颤,怀中婴儿差点失手,被潇璇双手接过。韵姐儿一惊,睁开眼睛“哇——”的一声,大哭起来。容辉一阵头疼,潇璇只好摇起手臂哼哼:“嗯嗯嗯嗯嗯……”神色宁静,声音柔和。婴儿闭上眼睛,又不哭了。

    焦妈妈早听说“灵山王”是仙人,感觉到身体异样,自然喜不自甚。忙行了个福礼:“多谢王爷点化!我会带好二小姐的!”又去抱孩子:“王妃,还是让我来吧!”潇璇见韵姐儿不哭了,才轻轻递过襁褓。

    容雪十分好奇,睁大眼睛说:“让我抱抱!”说着接过襁褓,闻到一股奶香气,会心一笑。

    容辉自忖“那一哆嗦”是小,可搞大人家的肚子就有些过了,怎么也要去看看。可若背着潇璇去,没风也得掀起三尺浪,索性硬起头皮拉上潇璇说:“我们去看看她!”

    初春时节,阳光虽好,天气尚寒。容辉临空俯瞰,见镇外春耕正忙,心里一阵舒坦,飘然入院。丫鬟婆子们见了,先是一怔,齐齐行礼:“王爷,王妃!”

    潇璇很不想来这个地方,应是被容辉拉着,才走进了正屋西厅。燕玲绑了腹带,躺在炕上坐“月子”。直到现在,还觉得下半身空荡荡的。看见容辉进来,心头一颤,酸意直往上涌。嘴角微瘪,泪盈于睫。

    她忽然发现,自己竟是如此想他,想得发疯!真也好,假也罢,没了他,自己将一无所有。有了他,自己就能得到一切。可看见潇璇在他身边,应是压下心潮,喊了声“王爷、王妃”。抽抽噎噎,又要爬起来行礼。

    容辉心头一颤,不由上前按住她:“好好躺着,别动!”又不知该说什么:“谢谢?谢谢你生了个女儿?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让你生了个女儿?”觉得都不合适,一阵头疼,片刻后憋出三个字:“辛苦了!”

    潇璇见两个人一唱一和,已是一肚子火。待见容辉运气给燕玲调理内息,又觉得这个家伙还有点良心。索性凝神提起,抬手一指,点在燕玲“神阙穴”上,帮她聚陇全身“阴元”。

    燕玲看着两个人携手而去,好像带走了世间的光和热。她很想看看自己生的孩子,很想和那个家伙说说“孩子叫什么名字。眼睛像谁,鼻子像谁?”那个家伙却一个字也没多说。越想越伤心,眼泪直往外涌。

    照顾她的妈妈是过来人,哪里不知道此中伤心。给她用蜂蜜浇了碟熟藕片,一边喂她,一边报喜:“恭喜姨娘,王爷给二小姐取名为‘韵’。‘韵律’的‘韵’。”

    燕玲收敛心神,透出一口凉气:“叫‘韵’好,以后活得靠谱。”说完咽下一颗藕丁,甜丝丝的,心头渐暖。老妇人听她自嘲,觉得这实在不是个好说辞,忙转移话题:“不知道明天给二小姐办‘洗三’,会是个什么光景。”

第八章 移花接木

    三朝洗儿,礼堂设在“无量阁”前厅。石万鑫刻意找了面雕大鲤鱼的金盆,管事们摘下随身戴的金玉首饰添盆。“叮叮当当”,如珠落玉盘。接生婆乐得合不拢嘴,大声唱起赞词。

    山上山下热闹了一整天,潇璇又为“满月礼”发起愁来,趁晚上睡觉,商量容辉:“你说韵姐儿的‘满月’,是大办还是小办。”

    “这种小事,你自己拿主意吧!”流苏锦帐中,容辉一直惦记着金州的事,索性把话说开了:“陈凌云答应重选精兵干吏,在金州设卫开府。又给赵、宋两家下了帖子,约好‘桃花节’来我们山上共商大事。其实这三家都是‘灵山’的柱派世家。‘灵山’被毁,嫡系尽灭,他们的家学也就束之高阁了!”

    “你是说凌霄回去后翻出了家底,才修炼得这么快?”潇璇一怔,侧过身说:“那这三家保存的,肯定不止只言片纸,应该有完整的仙术道法。”

    “何止是仙术和道法。”容辉搂过潇璇,啧啧称奇:“传承这么多年的修炼世家,血脉之精纯,资质之卓越,不是我们这些野狐禅能比的!他们三家相互通婚,虽不如往昔,却比一般人好得多。要不然陈凌云也不能百日筑基,陈凌霄更不会领悟道念。”

    “道念?”潇璇一愣,睁大眼睛问:“什么是道念!”

    容辉微笑解释:“她以‘水灵力’应正天地,独钓寒江七昼夜,竟悟出了道念。现在说起话味都变了,中了邪似的!”洒然一笑,接着说:“陈凌云的意思是合四家之力,把‘金州’开成个大牙行。我们就从柳家开始,和外界互通有无,慢慢了解情况。一旦结界崩溃,也好有个应对!赵、宋两家如果答应,一定赴约。”

    潇璇想起两人相识不过两年半,竟一跃成了和陈、赵、宋三家平起平坐的人物,心里一阵感慨,旧话重提:“韵姐儿的‘满月’是大办还是小办。”又加了一句:“如果‘大办’,我们就能趁机接大家回山,也不至影响和陈家的关系。”

    容辉心头一亮,欣然赞同:“那就大办一场!”低头在潇璇脸上狠狠亲了一下:“你真是个小天才。”

    翌日,潇璇让潇月草拟宴请名单,让潇娟提前准备。消息一出,工匠们纷纷表态:“一定让二小姐在前后寝宫办‘满月’。”下午就请容辉去看内院的“上梁礼”。

    容辉见一众屋舍框架已定,只剩砌墙铺瓦,觉得有戏,当场赏了每人一两银子作“彩头”,又回书房商量石万鑫:“金州南面的结界最弱,大伙准备在开个大‘牙行’。我琢磨着,到时候人来人往的,开客栈肯定赚钱,咱们能不能先捞上一票。”

    石万鑫双眼放光,略作盘算,微笑起来:“何止是开客栈,还可以先找一块地,建一片大仓库,按天收租。到时候城里的地价肯定翻着筋斗往上涨,那可是寸土寸金!我们还可以趁消息没传开,先屯一大片地,到时候一本万利……”越说越兴奋,拍胸脯说:“不行,这件事宜早不宜迟,我得马上去安排。”站起身就要出门。

    容辉不由好笑:“你要是用一半心思炼功,早筑基了!”说着抬手在他背后“命门”上一点,阳劲到处,霎时通了“督脉”。石万鑫全身一阵哆嗦,长长透出口气:“过瘾!”笑着出了书房。

    春光灿烂,草长莺飞。潇璇开始带着梅钗等人收拾箱笼,准备搬家。潇娟和容雪闲着没事,也凑过来清点潇璇的家当。潇月拟出了份宴请名单,拿过来问潇璇:“师姐,你看还有没有要添减的。上面有我们常常打交道的陈国世勋,赵国和宋国世勋我们不熟,请不请。”

    “请!”潇璇斩钉截铁:“连赵家和宋家一起请,也算双管齐下,给他们个台阶。”

    潇娟凑过来看了一眼名单,不油苦笑:“师姐,这么多人,至少得开一百席。你说个规格,我好定菜式,请师傅。”一场宴请,小到花瓶桌布的摆设,大到座次席位的安排,都有讲究。更不说人手调度,物件支领,送往迎来。

    “陈都的大世家请客,平摊下来,一席至少三十两。”潇璇想起还要安排住宿、接送、车马和招待的人,嘴里不由发苦:“偏偏我又不懂这些,到时候生人见了面,我连称呼都不知道。”脑中灵光一闪,商量众人:“不如请‘澄国公夫人’来张罗,她们一个圈子的,或许好说话些!”越想越好,当即吩咐梅钗:“你也开始练遁术了,就代我去一趟‘澄国公府’。”梅钗欣然领命,飞身而去。

    潇娟又商量潇璇:“正日子是三月初五,客人最迟也是三月初四到,最早也是三月初六走,这中间五天的住宿怎么安排。怎么摆席,去工地上看看才好说。”

    众人一拍即合,浩浩荡荡去了“太易门”。骄阳下,春光中,潇璇指着“太易门”前的十间厢房吩咐:“这十间厢房摆正席,男东女西,看看能摆多少席?”

    两座厢房全按五间七架建造,红柱碧瓦,光可照人,比大户人家正屋还气派。砌墙的弟子直接用“土灵力”把青砖连成一气,既好看,又省用料,更是一种修行。众人看见潇璇过来,齐齐停手,喊了声“王妃”,动作更加快捷。

    容雪啧啧称奇:“原来外面的修士是这么盖房子的!”

    “还有更神的!”林风听见动静,过来招呼:“传闻那些大神通修士,挥手间能平地起高楼。”她穿着套天青色窄袖襦裙,梳了“凌云髻”,盈盈迈步,巧笑嫣然,春风中光彩照人。

    “太易门”被改成了三间垂花门,门旁奠着二尺五的石基,廊房围着花墙绕了一圈,里面就是内院。容雪见廊房每两丈,就向内折一个小角,又问林风:“这是多少间?”

    “不多不少,正好六十间!”林风脱口而出,带着众人踏上垂花门下五级台阶,一边走一边介绍:“这五级台阶,正好三尺二寸五。廊宽两丈,留着六尺过道。”从中门走进内院,迎面就是“前屋”。

    五间七架,红柱碧瓦,压在三尺石阶上,比“无量阁”大上一圈。潇璇忽然问:“烟道怎么修的!”

    “放心,都是大师傅设计的!”林风环指四周,微笑介绍:“这六十间廊坊,由一条地垄连着。”

    前后屋间隔着一湾小池,由池西一条抄手游廊相连。林风带着众人走在池东的鹅暖石径上,指着西边说:“前后屋间的地垄从游廊下走,最后都要并进‘大厨房’。”

    说话间经过一座盝顶水榭,白石基上,漆光如虹,四角飞檐,八面玲珑。潇璇踏上石阶,凭拦遥望后屋,见屋前延伸出一丈板桥,想到可以钓鱼,会心一笑:“这里就作内书房,收藏经书。但凡功法仙术,与姐妹们同炼。”说话间又带众人去看后屋,屋后就是三间后门。

    林风随众人出门,又往西指:“那是你们家那位的住处,东西和这门平行,刚好在‘无量阁’和‘无尘居’正后面。”

    众人闻音知雅,齐齐看向潇璇。潇璇若无其事,随口哼哼:“你说!”却站在了门口。

    林风言简意赅:“正房三间,后罩房五间,厢房六间,多人房六连。这样的小院,暂时建了六座,东西各三,有“无量阁”一半大。”

    潇璇很不喜欢这个话题,又指向北方问:“这里离‘紫薇阁’有多远。”

    林风欣然会意:“算到‘紫薇阁’后墙,有五十丈远,从‘无量阁’东墙算到‘无尘居’西墙,有一百二十丈。几位姑娘的住处正好在这中间,不如先栽些花草树木。等腾出了地方,在建前后两殿。”

    潇璇也想早建早搬家,只是山上的现钱有了出处,各地又要用钱。偏偏那个家伙只管拍脑袋说话,根本不顾进出。如今又要给韵姐儿大办“满月”,哪里还挪得出钱?眼见林风明白自己的意思,又问起宴请的事:“你们说宴席往哪里摆。”

    潇娟素有经验,掰指头算给众人听:“垂花门外的十间厢房肯定摆正席,男东女西,一共可以摆七十桌,向陈、赵、宋三家的人,可以请到‘无量阁’座内席,女眷就请到‘无尘居’去,再有年纪的,就请到‘紫薇阁’去。每处都有三间西厢,一共可以摆四十五桌,最多在‘辰光阁’西厢再摆十五桌。这就是一百三十桌,每桌八人,怎么也够了。若是带了小姐来的,就请到‘飘雪岭’去。小少爷们,就请到‘星耀阁’。”

    潇璇一想也是:“化整为零,各个击破。既不失礼数,还体面大方。”又和众人商量起菜式:“三月正是摆‘春宴’的时候,自然少不了‘生阳’的菜,你们瞧瞧该上什么!”

    二月初十,陈夫人随梅钗到了灵山。她在贵妇圈中长大,素知各国掌故,看过宴请名单后,当场剔除了一批没落已久,名声低下的,又给剩下的人排了个序。

  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