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79部分

仙旅奇缘-第79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下山种地!”

    “灵田二十五亩为一片。”凌霄常在附近施雨,主动解释:“一片田每年要交一石一品米,两石二品米,四石三品米,八石四品米,三十二石五品米。”

    容辉边听边算:“一品灵米每石五十两,二品灵米二十五两,三品灵米十二、三两,四品灵米六、七两,五品灵米三、四两……”听她说完,脱口而出:“平摊下来,每亩负税十二两,也太贵了吧!再扣下嚼用,想添点什么都难!”

    “那又怎么样?”男子讪然苦笑:“规矩是老祖定的,也只能压榨我们这些老实人!”

    “老实人,老实人还逛黑市?”容辉会心一笑,顿知他们这些外门弟子还有其它进项。话有开头,凌霄和少妇也加入讨论。沿途上来几个筑基修者,又说起天下形势。直到上来一名“少阳期”中年,才停止讨论。一个个眼观鼻,鼻观心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。

    神驹放蹄,车行飞快,戌时刚过,已到赣州城外。众人待那座上位的“少阳期”中年先走,再依次下车,已在一处田间岔路。天上是明月浩渺,星光璀璨。四周是万丈碧波,灯火阑珊。

    驾车的麻衣大汉拿出一沓面具,指着远处一片灯火招呼众人:“前面就是了。这里已被法阵封印,丑时开阵,我再送大伙回去!”说着把面具递给容辉:“遮掩面容和气息的小玩意,要是觉得不方便,可以带上,第一回白送!”见其他人没有要买的意思,最后嘱咐:“还是那句老话,不要滋事!”

    容辉环视四周,见屋舍是东一簇,西一簇,零星般散在田间,就知道这些地方要一处处地逛。见有人从怀里掏出面具,有人直接大步而去,于是分给凌霄一张,向车老板拱了拱手,选了一条空路,并肩而去。

    神要看人,直视灵魂。容辉身为修神者,非但不怕被一张面具挡住视线,反而担心面具上被大汉做了定位手脚。在田间小路上走出片刻后,见四下无人,忽然摘下面具,随手扔进稻田。

    “怎么,有问题?”凌霄反应过来,也摘下一张花旦脸,仔细端瞧,喃喃低语:“没什么不对呀!”

    “不是有问题,是怕有问题!”容辉实话实说:“咱们小人物一个,又不图什么,带个面具,反倒膈应人!”

    凌霄一想也是,却把两张面具放在一起,建议容辉:“就放在这吧,走的时候再来拿!大小是样法器,没准以后有用!”见容辉点头赞同,随手留下一道印记,才并肩去了前方夜市。

    夜市并不常开,从四方赶来修士却不少。男女皆有,长幼参差。虽多是十方散修,也不乏家族子弟。或打听消息,或买卖物件。或竞拍宝物,或交流心得。你来我往,比花街柳巷还热闹。

    琉璃灯聚满了“火灵气”,比天上的月光还亮。灯火辉煌间,容辉见有的修士宝光重重,闲庭信步。有的修士素衣裹身,急如奔命。有的谈笑风生,有的横眉冷对。形形色色,分明是个“夜集”,哪里像什么黑市。见一处摊前无人,就和凌霄凑过去看。

    摊位分为十大格,由一方折叠木箱展开而成。面上波纹荡漾,还隔着一层结界。摊主是个穿细棉直裰的中年汉子,看见容辉过来,主动招呼:“要点什么,随便看看!”

    容辉微笑点头,只见第一格被分成了一百小格,里面放着瓶瓶罐罐,还用各色纸条贴着标签。正要细看,凌霄已小声嘟囔:“……灵飞散……化气散……云母……”便知是辅助修炼的灵丹,继续往下看。

    第二格也分作一百小格,里面陈列着诸多矿石。有的晶莹剔透,有的色泽绚丽,有的光可照人,有的糙若麻石。容辉眼前一亮,随口划拉:“云英、水晶、琉璃、白金、钨金……”心随口动,想起诸多矿石的特性,方觉宝珠峰上的课没白上。会心一笑,接着往下看。

    摊位上非但还有各种样式的法器和符箓,有几格中还封印着刀枪剑戟等兵器。虽只手指大小,却无不是流光晕转,灵性十足。

    容辉怦然心动,但看见小方格上的标价,摸一个都不是一两百两黄金能拿下的。有几样还指定以物换物,开出的物件,他听也没听说过。应是吞下一口唾沫,看向最后几格,不由睁大眼睛,指这几个大件问:“怎么,这里还卖‘连发弩’?”

    摊主洒然一笑:“不错,这就是‘连发弩’,都是行货。据说‘帝君’的亲军用的就是它,不拿两把回去玩玩?”说着拿出一把黑漆木质的,大大方方地递给容辉:“买不买,都先瞧瞧!”

    “连发弩”箭匣细长,斜插在弩机左上。容辉双手接过,手上一沉,分量竟还不轻。作势瞧了瞧“望山”,动了动“悬刀”,稍作相看,抽下箭匣,仍不明所以,只好询问:“这怎么玩啊!”凌霄觉得有趣,也凑上去看。

    摊主笑问:“头一次来吧!”不等回答,从身后箱中取出一枚半尺长的箭矢,托在左手,向容辉介绍:“这是特制的灵箭,能容纳灵气。”说话间稍稍注入灵力,接过弩机,随手放入箭匣,继续介绍:“这弩机里刻有法阵,能激发灵箭!”顺势抬起弩机,直指苍穹。右手轻扭“悬刀”。火花一闪,“噗—”一声闷响,灵箭应声射出。飞出十丈,升力已尽,掉下来被老板接在手中。

    容辉叹为观止:“箭中若饱含灵力,又当如何?”只听老板说:“事先准备好灵箭,就可以直接射出去。数箭连发,不比一般法器差呀!就是激发阵法,后坐力太大,既不好控制,还得事先准备!不过也可以用第二种方法!”说话间又将“灵箭”放入“箭匣”,稍拉弓弦。手动处灵光微闪,松开时一声崩鸣。灵箭应声射出,直指苍穹,仍是上升十丈,掉下来被老板接住。

    容辉看得分明,弩上也有法阵,能直接抽取拉弦人的灵力注入灵箭,只是传递后流失颇多。摊主见容辉目光闪烁,继续兜售:“看出来了吧,这样就不能连发,不过准头高得多!”见容辉目光灼灼,张开手说:“五个,送两个箭匣,两个箭鼓,两百支灵箭,要不要!”

    “五个就是五根金条,五十两黄金!”容辉眼前一亮,伸出一根手指,淡然还价:“一个三把,每把配两个箭匣,两个箭鼓,两百支灵箭。”

    老板一怔:“这小子懂行啊!”咬着牙一拍大腿:“好,一个就一个,咱折本交个朋友,以后想玩什么,还找我!”

    容辉点了点头,从怀里摸出一根金条。老板二话没说,将三把连发弩和灵箭分别装进竹篮,做成了这笔交易。凌霄也提了一只竹篮,走出坊市后连忙质问:“你有钱啦,买这些东西干什么!”

    “我瞧着弩上面的几个阵法简单又实用,等我琢磨透彻了,十个卖还给他!”容辉欣然解释:“如果给灵箭加上法阵,不就相当于符箓吗?咱们买不起法器,也只好靠他防身了!”

    “到底是要转手卖别人,还是要留着自己用?”凌霄不住腹诽:“反正钱是你的,爱怎么花,是你的事!”手随心动,往远处一指:“那边热闹,去瞧瞧!”

    “看呐,看呐,快来看呐!”四方木箱拼成的小方台上,两个穿白衣的瘦高中年,指着身边一个女郎大声招呼:“这是一个色目女,关外的色目女!”……

    女郎金发碧眼,身上只披了层白纱。春光外泄,片刻间引来数十人围观。凌霄站在人群外,见那女郎身姿婀娜,肤赛初雪。只是双目紧闭,眉头深锁。并膝抱胸,身躯微颤,显得十分可怜,不由沉下脸轻哼一声。容辉却看出那女郎根骨轻灵,生机旺盛。“十两黄金,也太便宜了!”会心一笑,倒不好评论。

    台上两人待看客聚拢,开始大声介绍:“她是个色目人,除了一般女人会的,她还会酿正宗的西域葡萄酒,会说十五种语言,会烹饪正宗的西域菜,会看星象,还会西洋算术!最重要的是,她还是冰清玉洁!现在,你只需要花十两黄金,就可以带她回去打理庭院!”

    话音刚落,立刻有人喊价:“十一两!”

    台上男子趁势指着台下高呼:“十一两,那位道友出十一两,有出十二两的吗?”

    话音刚落,又有人喊价。台上男子待价格被抬到三十两,伸手一抖,突然卸下女郎身上的纱巾。春光乍现,全场哗然,喊价声再次响起。凌霄觉得很没意思,转身就走。容辉也不好意思再看,陪着去逛其它摊位。

第十八章 大修真界

    两人走到一片挂红灯笼的坊市,看见店铺全是独门独院,反而没有摊位,都甚奇怪。凌霄看见男男女女都往铺子里走,出来的无不是精神焕发,红光满面,不由轻疑:“这是卖什么的?”

    容辉想起花街柳巷,脱口而出:“卖肉的!”又觉得不对,凝神细看,发现出来的人气息驳杂,当即会意,小声解释:“这是供男修采阴补阳,女修采阳补阴的地方。果然是修真界,都看得开!”

    “呸!”凌霄清淬一声,沉下脸信誓旦旦:“换了我,何惜一死!”

    “人活着,才有希望,都是战俘吧!”容辉只当是修真界里的窑子,倒无反感。只是自己有妻有妾有丫鬟,有钱有势有身份,实在拉不下脸去寻花问柳。索性拉上凌霄:“走,进去瞧瞧!”抬腿就走。

    凌霄俏脸乍红,头脑一蒙,已被容辉拉入路边院中。眼见三间正屋里迎出个妩媚少妇,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。少妇也有些意外,纵有女修进院采补,也多是色衰爱弛之流,哪有两个小不点携手进来的?心念一闪,还是微笑招呼:“公子,小姐,是想挑人吧!”

    容辉看出少妇“少阴期”修为,不敢托大,点头微笑:“有刚从北边来的吗?”

    “小哥可别砸我的招牌,姐姐这里什么时候上过旧货!”少妇抿嘴轻笑:“两位到屋里喝茶,我去领人来!”

    凌霄见身边这个家伙浑然是根常探花丛中的“老油条”,心里直皱眉头:“一定要告诉潇璇,到时候打不残你!”恍惚间手上一紧,被拉进了正屋。

    容辉走进厅堂,看见首座上坐着个闭目喝茶的锦衣老者,竟也是“少阳期”修为,忙喊了声“道友”,和凌霄并肩坐到了下手。

    老者缓缓睁眼,伸食指轻敲茶几。“咚咚”脆响,应声走上个穿秋香色半臂的俏丫鬟,端上两盏热茶。老者待她躬身退下,才看向容辉,悠悠开口:“你们不是来进补的!”

    “道友慧眼!”容辉不卑不亢,如实相告:“我听说北方米涨价,怕是又要打仗了。就想问问从北边来的姑娘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凌霄精神一振,用心倾听。

    “那你们算是找对了地方!”老者拈须微笑:“我虽然没亲眼看见,可最近货源激增,明显有过冲突!其它道友说是‘阴山’以北来了个什么小王子,在联合其它部落!看这阵仗,是要大打了吧!”见少妇领来一众纱衣少女,摆手微笑:“用不着她们,让她们回去!”

    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果然是要打仗了!”容辉心乱如麻:“潇璇啊潇璇,你可别出意外!”既然知道了重要消息,也不好意思起身就走,眼见少妇进来坐下,索性卖个关子:“我想淘换件点法器和功法,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,两位肯定知道些内幕!”

    老者见这小子上道,点头微笑:“想要什么,说来听听!没准老夫还真帮得上忙!”少妇一听有戏,双眸闪烁,欣欣然等着容辉开口。

    容辉直言不讳:“既然大战将至,我想要一件防御法器防身!”

    老者心里明镜似的:“你哪里是想买法器防身,不过是想买件便宜货撑面子罢了!虽然是个愣头青,看样子还有些背景!”知道极品法器卖不出去,心念一闪,想起那些搁货,悠然开口:“俗话说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道友是看大势的人,自然看不上一般法器。老夫这里刚好有几件法宝,虽然炼废了,可比法器高出一个档次,一定能入道友法眼!”说话间向少妇使了个眼色,一起起身,去了后屋。

    “什么,法宝?”容辉两眼一抹黑:“这个地方,哥拼上所有家当,也不过买件普通法器!法宝,你卖了哥吧!”

    法宝和法器虽属同类,一字之差,却有天壤之别。按容辉自己的理解,但凡能和灵力共振的器具,都是法器。宝者,珍也。能被称为法宝的,非但是法器中的珍品,还得能被意念驾御,顺于心,和于道,无不如意。“太极初期”修士,根本不足以驾御天材地宝。

    凌霄自忖是被硬拉进来的,看戏不怕太高:“玩大了吧,看你怎么圆场!”眼观鼻,鼻观心,只当什么也没听见。

    容辉心里发苦:“无论好坏,哥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