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81部分

仙旅奇缘-第81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**带”虽非“本命法宝”,可消耗法力的同样惊人。容辉也试过以“阳明之力”激发腰带,效果虽比“灵力”强上百倍,终究是其本源。不到万不得已,断不会动用。

    他一阵头疼,想改动带中“法阵”,可法宝出自“大师”手中,又岂是他这个“入门汉”能添油加醋的。一阵头疼,只好退而求其次,封印。

    “你不是好吃吗?哥就用绳子把你的胃囊勒起来,让你细水长流。否则用城墙拦马蜂,哥还没那么傻!”于是取出材料,拿着朱笔随手勾勒,封印了整条腰带。又回想起突破音爆时的振动,调整好灵力供应,心里一阵得意:“这条腰带就是给哥准备的,法宝质地,承受音爆绰绰有余。这个防护强度也正好,哥还没傻到指望它去挡法宝。”

    秋去冬来,到了深秋十月。“音晷”虽然每天高呼“产业调整”,可“南指”继续下挫,傻子也知道北边出了事。南疆和暖,秋阳灿烂。这日容辉正在工房附阵,正凝神间,忽觉地面微颤,竟然有人叩阵。

    他心头一凛:“谁这么冒失!”想到来这里的只有凌霄和容雪,生怕画错,忙收笔起身,走出嵌洞,绕过阁楼,容雪和凌霄竟同时来了。结界外,平台上,都穿了常服,显然是从门里来的。可见一个不断回头,一个汲汲招手,似乎出了大事。于是三步并作两步,走到石桌前轻轻一拍。桌面一颤,结界烟消云散。

    “快关法阵”“有人要杀你!”容雪和凌霄应声窜入,汲汲催促。

    “谁这么大胆子,敢在山上行凶!”容辉手随心动,又在桌上一拍。阁楼外灵气升腾,呼吸间连成一片,翻滚着正要凝成结界。白芒一闪,扎入灵雾。“轰——”,一声闷响,烟消云散。白芒敛去,显出一柄三尺飞剑。剑锋森寒,杀气腾腾。

    容辉吓了一跳,又听天边有人娇斥:“奸贼,还我姐姐命来!”说话间又见飞剑灵光渐亮,剑锋对准自己,作势再刺。

第二十章 无妄之灾

    剑势破风,“嗤——”,一声急响,直刺容辉胸口。他不及多想,双足向前一蹬,迎风急退。右手并指如刀,鼓荡灵力,斜刺里一指戳出。

    木火灵力透指共振,化作一根火柱,直指剑格。灵力相击,火花一闪,“轰—”,一声闷响。剑锋去势稍偏,扎入石面,“叮—”,一声脆响,直没至柄。

    容辉借反震之力倒射,轻飘飘后退丈许,站定后循声望去,只见白虹贯日,迎面飞来一个少女。那姑娘白衣如雪,腰间一条雪绫缎带亮着淡淡银光,好像一尘不染的仙子。可看清她面沉如水,秀眉紧锁,更觉她像个披麻戴孝的寡妇。定睛细看,竟然是那位杨家七小姐,不由失声呼哧:“你疯了!”想起地上白石由土灵力硬化而成,心头一凛,脸皮不住抽搐。“先打残你再说!”手随心动,一指送出。劲透指端,直指少女胸口。

    杨孟珺一怔:“还敢还手?”鼓荡灵力,腰带银芒骤亮,在身外形成一层结界。灵力相激,雷火迸射,“轰隆——”一声闷雷,震得山谷鸣响。

    她只觉心头一麻,身子应声飞退。回过神来,已在十丈开外。耳中嗡鸣,眼见容辉站在平台上出右手抽出飞剑,左手灵光大放,势要抹去剑上印记,只气得嘶声厉喝:“还我飞剑!”一语出口,竟没听见语声,顿时吓白了脸。

    容辉左手持飞剑,右手在石桌上一拍。桌面一震,阁楼四周灵气升腾,片刻后连成一气,待化作透明结界,这才回头问容雪:“怎么回事!”暂时拿飞剑没办法,索性先递给凌霄。

    “听说是她们大姐,就是上次引荐我们入门的女修!”容雪压低声音:“外出办事的时候死了!”

    “那关我什么事!”容辉虽恼那丫头偷袭自己,可毕竟还是同门,强压下心头怒火,接着问:“怎么死的,又怎么来找我?”几番交手,惊动了附近同门。一时间飞虹穿梭,几十名修士片刻间围住了阁楼,等着看热闹。

    “听说是潜进我们那里,才……”凌霄微咬嘴唇:“才出的事!”很是悻悻。

    “哼,死得好!”容辉心头一凛,直言不讳:“她一个‘少阴期’修士,冒险潜进结界,恐怕所图不小吧!”想起家人,心头火起,回头盯向杨孟珺。

    神若看人,直视灵魂。杨孟珺回瞪过去,好像面对一轮朝阳,直吓得身心皆颤:“不好,阳明之力!”正欲后退,背后被人一扶,好像靠上了一轮太阳。心头一喜,又听有人冷笑:“烛火之光,还敢与日月争辉?”

    “是师父!”她心头一酸,喜极而泣:“师父,他抢我的飞剑!”

    容辉看见忽然走来个白须道人,以为主持公道的来了。可听杨孟珺非但喊他“师父”,还反咬了自己一口,心里又气又急:“难怪这么嚣张,原来有师父作靠山!”看出对方“太阳期”修为,反而冷静下来,提气招呼:“师兄,这是何故!”

    “哼!”道人皱眉冷笑:“师兄?不错,以你半吊子的‘阳明之力’,的确有资格喊贫道一声师兄!”目光却刀锋般横扫过去。

    容辉如浴火海,运转灵力抵御,反而要点燃自己的身躯。“这是……道境,火道?”他吓了一跳:“果然是‘太阳期’修士。”可不信他敢在大庭广众之下,破开自己的护院结界,击杀自己。所幸神智清明,横下心不管不顾,和那老道磨嘴皮子:“师兄这是什么意思!”一语出口,已留下一身大汗。侧头看向容雪和凌霄香汗淋漓,精神委顿,目无光彩,弯下腰不住轻喘,好像被暴晒已久的幼苗。心头一震,忙抓住两人的手,震荡灵力。

    二女精神一振,凌霄抬手指天,“水灵”自指端涌出。寒热相济,水化为汽,升到结界顶端凝结成云,云团聚集,又飘下雨来。雨受热再次化汽升腾,反反复复,生生不息。

    容辉和容雪被“灵雨”滋润,不适稍解。“这就是水!”凌霄星眸璀璨,再不管其他,凝神感悟。神游物外,只觉自己一会升上了天,一会落下了地。上升的是自己,下落的是自己。天上的是自己,地上的也是自己。一个人好像变成了四个人,四个人又都是自己。

    “雕虫小技!”老道轻哼一声,双目精光更亮,质问容辉:“你既自持师长,何故自甘下流,对我徒儿出手!”

    “她不问青红皂白,用飞剑偷袭我,又是为什么?”容辉冷冷一笑,反唇相讥:“以下犯上,当众撒谎,毫无礼义廉耻,你又是怎么教徒弟的!你身为师长,非但不加劝阻,反而仗势欺人,难怪能教出这样的徒弟!”一番抢白,骂得老道哑口无言。

    老道以火入道,也是一副火爆脾气,哪受得他这一激?顿时气极而笑:“好好好,好一副伶牙俐齿!”双目圆瞪,鼓荡灵力,衣发皆张,作势要破界杀人。

    两人吵架,引来上百弟子围观,眼见老道要动手,心头一震,纷纷后退,忽听有人高呼:“师父息怒!”“且慢动手!”应声飞来来两人,各具常服,正是杨梦琳和杨孟舟。

    老道一怔,两人已一左一右,附到耳边低语起来。他脸色微变,仍不收手,继续质问:“那你强抢我徒儿法器,又是为何,真的是穷疯了乱咬人吗?”

    “这是袭击我的赃物,就是闹到掌门面前,我也不怕!”容辉一心想留下这件飞剑法器,一指地上剑痕,反问老道:“这就是证据,怎么,做徒弟的敢做不敢当,做师父的还要帮着销毁罪证?”

    老道一怔,侧头看向杨孟珺。只见她涨红了脸泪盈于睫,终究知道是她出手在先。刚才出手还可说是“护犊情深”,眼下是非已明,又有诸多弟子作证。再出手教训,一顶残杀同门的帽子是戴定了。心叹一声,瞪着容辉撂下一句狠话:“这件事没完,我们掌门跟前再评理!”转过身拂袖而去。

    杨孟琳见妹妹受了委屈,还想为她出头。杨孟舟见妹妹横眉冷竖,仍不肯罢手,不由沉声低斥:“你把事情闹大了,现在他一有事,阖山上下都知道是我们下的手,你就等着领罚吧!”

    杨孟琳恍然大悟,当下和弟弟一左一右,架起妹妹,乘风而去。旁若无人,目不斜视。众人见三人扬长而去,沉不住气的开口就骂:“什么东西!”“内室弟子了不起啊!”“一群吃软饭的!”……纷纷看向容辉三人,那同情的目光好像在说:“世道如此,收敛点吧!内室弟子是什么人,上面有师父顶着,后面有家族撑着,前面有法器挡着,下面有供奉垫着。人家就是有资格横着走,您跟他们来横的,自求多福吧!”各自凭虚御风,回了住处。

    长老峰三清殿的西梢间里,还坐着两个道人。一个须发皆白,骨瘦如柴。粗布麻衣中枯柴般的左手上端着一只填白瓷盅,一边闭目品茶,一边嘀咕:“我还有一件法宝等着开炉呢,怎么还没回来!是已经把人杀了,还是没被两个小家伙拉住!”竟是“天工阁”首座“真宝真人”

    另一个中年模样,留着三缕长髯。衣冠楚楚,相貌堂堂,竟是掌门“真元真人”。他微笑安慰:“放心,‘真火’性子虽急,可还知道分寸,误不了师兄的大事!”说话间感觉到老道过来,亲自起身相迎。还没走到门口,老道已推门进来。

    “真宝真人”放下茶盅问:“怎么样,有问题吗?”

    “没看出来!”老道大步流星,直接坐到位上,接着说:“‘阳明期’不假,没有悟道,不过性子挺倔,在我的‘太阳火境’下还敢犟嘴。不过修为太浅,不太可能从正面击杀杨师妹。如果三人联手……”

    “杨师妹死冤呐!”真宝叹了口气:“我也查过,杨师妹出事的半月内,他的确不曾下山,多半不是他干的。”

    “他又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?”真元座下来说:“我只看着大乱将至,想着开源节流,就忘记了长老们的告诫。说到底,还是我大意了!”

    “师弟也不是听她自己说里面安全,修为最高者不过筑基,才派她去的吗?”真火轻哼一声:“那现在怎么办,等杨长老出关,我们怎么解释?我那个小徒弟,可是嚷嚷着要杀人的偿命。我们若没有动作,到时候可不好向长老交代呀!况且那是他的地盘,杨师妹在那里出事,他就脱不了干系!”

    珍宝觉得他强词夺理,转念一想,“修真界”又哪有什么真正的道理。拳头大,就是硬道理。抿了抿嘴,还是说了一句:“那可是棵制器的‘好苗子’!如果他背后还有高手,何必来我山上制器?况且进去探宝的,也不止我们一家,会不会是……”

    “探宝?想起来真是一个笑话!”真元摇头自嘲:“那结界内明显封印着什么东西。连老祖都说布界者的修为深不可测,又是千年之内的事,多半和‘上界’有关。枉我们自以为聪明,要是真放出什么大凶之物,先遭殃的可是我们自己!”

    “就这么和杨长老说?”老道见掌门师弟大有偃旗息鼓之意,极力劝阻:“不管怎么说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!”

    “眼下最要紧的,是确保老祖冲关!”真元沉声告诫:“其它的,都得摆在后面。至于这件事,我们只需要把人看住了。到时候怎么发落,就是长老们的事了!我会再派一批筑基弟子入界调查,就当是给他们的考验,以后任何‘太极境’弟子不准私自入界。”

    老道恍然大悟:“自己怎么忘了,有老祖一天,才有‘丹霞山’一天。确保老祖安全,才是当务之急!”几人再作商量,“真元”眼见“真宝”急不可耐,最后嘱咐:“至于那个小子,就有劳师兄盯紧了,没准以后还有大用!”亲自送两人出了门。

第二十一章 福兮祸兮

    老道已去,余威尚存。水火相激,水灵被蒸发为汽,又化雨落地。虽能反复,可雨丝渐稀,竟被消磨掉了不少。凌霄微闭双眼,左手持剑,右手指天,雕像般凝立不动,继续逼出水灵,维持循环。

    她神游物外,发现那将升未升的氤氲是自己,那将落未落的云霓也是自己。每历一次乾坤,就仿佛在轮回间走了一遭。化雨时生于云,死于地,眼中的三人好像浮光掠影,转瞬即逝。为水时生于雨,死于汽,眼中三人又似压在头顶的天空。天虽大,却压不死自己。化汽时生于水,死于云,眼中三人好像昨夜大梦,渐渐远去。化云时生于汽,死于雨,眼中三人又好像夏虫井蛙,在茫茫天地间竟如此渺不足道。

    她一颗心分化为六,又合而为一:“究竟我生从何来,死往何去。我是谁,他们又是谁?什么是生,什么是又死?”带着疑问,环顾四周,如俯瞰天地。锦江两岸,风光秀丽。山水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