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82部分

仙旅奇缘-第82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,风光秀丽。山水间飞虹穿梭,是忙里忙外的修士。又似近在咫尺,非但能分辨出他们的气息和修为,就是其喜怒哀乐,也瞧得一清二楚。可每个人面前都似隔着一层薄雾,即使看见了,也记不住。恍惚间沧海桑田,人事皆非,他们的存在,好像只是一个符号。

    “他们是谁,我是又谁?这是哪里,今夕又是何年?”她更加迷茫,望向远方,忽见长老峰外凌空围坐着七个灰衣道人。七人围成一圈,好像在守卫什么。正要细看,心神一震,似被人盯了一眼,中间竟还有第八个人。不及多想,又看向别处。

    “长老峰洞天”中,雾一般浓稠的灵气翻滚腾飞,掩住了地面。风一般飘渺的霞光涨缩扭曲,遮住了天空。灵气沿四周循环,恍如漫天落霞,镂空出八根赤红如火的钟乳石柱。

    石柱顶端平滑如镜,各盘坐着一个白须老道。与四周相比,一静一动,妙韵横生。七人具服灰袍,各以右手结印。只有当中一人以双手结印,其红衣如血,流光运转,似与四周落霞辉应。

    他盘坐间忽然睁眼,又缓缓闭上。其余人稍有感应,其中一人闭着双眼,低声询问:“师兄,什么事?”

    “有人悟道,看破了这洞天结界!”红袍道人随口解释:“但愿是个好兆头!开启封印,我们继续。”其他人微微点头,各自向后打出一道灵力,再无动静。

    容辉不适渐减,缓缓沉下心神:“又是一桩麻烦!”呼出一口闷气,才去看身边二女。发现容雪恢复了神智,凌霄仍雕像般伫立原地,体内“水灵”自指端缓缓溢出,仍在消磨“火境”。

    神若看人,直视灵魂。容辉见她气血顺畅,灵魂却波动得十分诡异,似在深思。眼见妹妹伸出手要打醒她,连忙拉住:“我们等着吧!”说着坐到了石桌前,凝神警戒。

    他眼见凌霄即将耗尽功力,仍没醒神,生怕她虚脱而死。心下一横,抬手向她背后“灵台”一指。灵力到处,凌霄全身一震。容雪在正面见她缓缓睁眼,目中渐渐清明,欣欣然吐出口气:“还阳了!”

    凌霄好像做了一场大梦,梦中所见是如此真实,回想起来又是那么飘渺。梦耶,非耶?她感觉体力不支,听到那句“还阳”,睁开眼白了容雪一眼。待看清周围形势,知道自己尚不能以修为抵销“太阳期”修士留的道境,当下低喝一声:“收!”

    一字出口,水汽慢慢收缩,最后凝结成鸡蛋大小,蠕动着缓缓落下。容辉感受到那水团振动,脱口而出:“太阳精华?”水灵在结界中循环,竟吸收了老道的“太阳之力”。区区分量,对老道不过九牛一毛,对他们却弥足珍贵。

    他见凌霄法力不支,不由提醒:“小心,你受不住!”抬手一指,土灵到处,水团一分为三,分别飘向三人。容雪吓了一跳,正要躲开,只听容辉低呼:“吃了它,就地炼化!”

    “啊?”容雪一怔,张开口还要再问,那水灵竟似有磁性,一闪射入口中。她顺势一咽,只觉吞下了一颗太阳,肚皮也要被烧化。惊慌之余,压下一口灵气,盘膝坐下,开始炼化。凌霄也是一般,随手扔下飞剑,跟着盘膝坐下。

    容辉已有“阳明期”修为,视这缕“太阳之力”为“大补”。张口一吸,咽下肚子,精神一振,全身暖哄哄地。却见容雪和凌霄吞下水团后,肌肤好像烙铁,汗水直往外涌,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  他眼见两人盘膝坐下,闭目打坐。看清她们体内波动虽烈,可趋于稳定,才放下心来,抬手一拍桌面。护院结界一颤,缓缓变黑,最后漆黑如墨,隔绝了外界探查。

    “黑色结界”是山门专为弟子闭关而准备,波动远超平常。容辉做好了防护,又拿过飞剑,稍作打量,一指点在剑格,震荡剑上灵气。他不知给多少法器附过法阵,自然知道飞剑“罩门”。指劲到处,灵气飞散,飞剑一声哀鸣,显出本体,一柄小指头大的银光利剑。

    他手中飞剑不是自己的,暂不好拿回屋中。索性随手扔在桌上,盘膝坐下,开始炼化“太阳之力”。老道留下的“火境”无人主持,又被凌霄消磨了大半威能,余威已不足为惧。

    斗转星移,火境消散。凌霄好像走上了道,一边借助“太阳之力”锤炼真元,一边体会梦中所见:“修真界里,绝非谁的法宝犀利功力深,谁就厉害,不然那种藐视众生的感觉,又是从何而来?”

    三人一坐三天,容辉修为最高,也最先睁眼。站起身发现二女体内的波动渐行渐止,知道她们也到了收尾关头。他伸了个懒腰,觉得腹中饥饿,于是进屋拿出一篮水果,亲自沏上壶热茶,直等二女收功。

    容雪和凌霄先后睁眼,看见对方身上一丝法力也无,相互会意,抿嘴一笑。“你们醒了?”容辉上前招呼:“都饿了吧!”扶起容雪,容雪站起身馋了凌霄一把。两人稍稍活动筋骨,看见茶水,方觉口干欲裂,不由欣叹:“水!”搀扶着到桌前坐下。

    两个人嫌茶太烫,一人拿起一个柑橘,掰开就吃,看得容辉哈哈大笑:“哎呀呀,瞧瞧你们这点出息!”

    “少废话!”凌霄一边吃橘子一边埋怨:“怎么黑漆漆的,把结界打开透透气。”

    容辉抬手轻拍桌面,结界一声轻鸣,寸寸崩溃。山风吹过,黑气翻飞,片刻后烟消云散。大太阳下,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:“哥又重见天日了!”说话间风起云涌,在头顶上缓缓聚成一片白云。云层越压越低,似要降下雨来。

    “这云怎么怪怪地!”容雪忽见阳光,本极不适应,可转眼见乌云盖顶,不由轻疑:“这天气怎么……”话没说完,身形一滞,竟动弹不得。

    容辉转头来,忽然二女神色惊恐,也吓了一跳。以为是自己背后……缓缓转身,突然向后一指。灵力到处,空空如也。

    他更加慌张:“你怎么了!”伸手去推容雪,手离她衣袖还有两寸,竟似摸到了一层透明坚石,光滑冰凉,不能深入半分。他这一惊,非同小可。霎时间心乱如麻,回想前因后果,脑中灵光一闪,想到两个字,吓了一跳。一把抄起桌上飞剑,扬手射出。

    剑势破风,“嗤——”,一声急响。刚刚升空,白光一闪,云中弹下一道电弧,正中小剑。“轰隆”一声炸雷,小剑被应声肢解,化作齑粉飞散。

    “法器尚不堪一击,何况血肉之躯!”容辉吓白了脸,嘶声大喊:“天劫,坚持住!”也不知两人听不听得见,抓起果篮就往天上扔,只盼能再挡一下。

    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修真者夺天地造化,超然万物,所以每到界限,必有天劫损之。修道者以道化劫,亦是以劫证道。得道者生,失道者死,万古不变。

    容辉心急如焚,忽见天边风起云涌,八方云朵齐齐聚来。片刻间铺天盖地,压得天都要塌了。电光一闪,惊雷爆喝。他心头一拧,回头去看二女,见安然无恙。片刻后额头一凉,竟落下雨来。

    “对!对!”他欣喜若狂:“以道化劫,以道化劫!”一语出口,大雨瓢泼。密密麻麻的雨点闪着电光,恍如一条雷链,直砸下来。雷雨及身,直没入体,打得人苏苏麻麻,竟还十分舒服。

    容辉会心一笑,待觉得疼了,暗道一声“不好”,回头看见二女神色扭曲,似十分难受,忙提气大喊:“把这片劫云移开!”可等了半晌也没动静,想起凌霄的道是借景造出来的,不由大骂:“这年头,什么都有假!”又大声给两人鼓劲:“坚持住!”眼见这种道只能扬汤止沸,于是提起一口气,站到两人中间张开双手,再为两人减轻些强度。

    修道者以道化劫,修为能循序渐进。修神者直接以天劫炼神,可谓一劫一个台阶。容辉初次渡劫时,尚无感觉。如今张开手掩护二女,方感觉到雷雨中那一缕极阳之力。一滴尚不明显,积少成多,也不失为一场造化。

    凌霄不适稍减,神智渐渐清明。瞥见容辉代为受过,直感动的泪盈于睫。容雪看见哥哥的身躯像一棵大树,霎时间目如朗星,施展开自己的道。

    容辉被雷雨打得全身发麻,张着手竟也动弹不得。一时间戾气上涌,嘶声大喝:“老杂毛,你不得好死!”“臭不要脸的,爷跟你没完!”……

    奇变陡生,惊动了山门内外。闷雷声中,还夹杂着容辉杀猪般的惨叫。距离近的出屋观看,距离远的纵身飞出,冒着雨特地来瞧,片刻间又聚拢了数百弟子。有经验的素知以道化劫者,断不会让天雷落下。眼见三人奋力坚持,不由摇头:“完了,完了!”不忍再看,拂袖而去。

    没见过的怦然心动,心惊肉跳之余,却舍不得走,其中就有杨家兄妹。杨孟珺因与心念相通的飞剑被毁,刚吐出一口鲜血。这时看见容辉三人在雷雨中挣扎,不由冷笑:“自作孽,遭雷劈,活该!”

    众人眼见三人生机渐弱,后来每弱一分,雷雨落势就向外偏一寸,再后来竟镂空出容辉的身躯,纷纷叹为观止:“道,这就是道!”

    三人生机渐弱,被雨淋的部位也越来越小,仿佛容辉身上长着一颗小树苗,为三人挡去了部分雷雨。三人见雷雨渐小,精神一振。纷纷鼓荡灵力,一面奋力受劫,一面吸纳雷雨。

    半晌后劫云渐亮,雷雨渐疏,最后云销雨霁,彩彻区明。阳光普照大地,万物欣欣向荣。容雪和凌霄长长吐出口气,身子一软,瘫坐在了地上。

    容辉拉二人坐到桌前,环视四周,看见数百同门凌空虚立,看着自己,有些不好意思,讪讪地吐出一口闷气:“我还以为过了一天一夜,原来天还没黑!”

    众同门看清楚凌霄和容雪的“厥阴期”修为,也有些不好意思,纷纷没话找话,拱手恭贺:“恭喜两位修为大进,想必二位还要闭关巩固境界,就不叨扰了!”说完转身而去。其他人也撂下类似的话后,化作长虹回了洞府。

    容雪和凌霄听言,注意到自己的修为,先是一喜,又笑不出来:“这次若不是容辉为我们分担雷雨,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了!”相视一眼,一起向容辉敬茶。

    “哥当时其实是想要‘雷雨’里的那点好处!”容辉扪心自问:“若知道她们必死无疑,过去还会捎带上自己,还真不好说会不会过去!”越想越惭愧,端起茶一饮而尽。

    他刚放下杯子,又听一人恭贺:“恭喜两位师妹,修为大进!”语声悠悠,自天边传来,好像是“掌门”的声音。

第二十二章 踏天证道

    容辉循声回头,只见江对岸走来一个青衫中年。三缕长髯,笑容和蔼,正是掌门“真元真人”带着两个道童过来,心里一阵冷笑:“刚才在干什么,现在又来做好人?”虽和他没有交情,可见他凭虚御风,似缓实疾,呼吸间站在了平台上,还是起身招呼:“有劳掌门师兄大驾,同喜同喜!”

    “三位哪里话!”真元笑容可掬:“两位师妹刚刚入门,就有精进,果然资质过人。愚兄早三位几年上山,还是有些经验拿得出手……”当下给三人说了些小常识,抑扬顿挫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兄友弟恭,提携后进。

    容辉虽然瞧不起他这“马后炮”,可听了他的“修真小常识”,受益匪浅之余,不由心叹:“看来修真路上,有人指点和自己摸索完全是两码事。难怪那些家族子弟趾高气扬,人家就是有见识!”

    三人眼见机会难得,自然虚心受教。真元说的也是陈腔滥调,随口和三人说了几句修炼心得,就另起话题:“按照本门惯例,凡在门中突破,都有奖励。待两位师妹巩固完境界,可以去本门‘藏品阁’挑选一件法器,一式法术。以后的供奉,也与‘太极境’弟子同列!”

    二女听到实实在在的好处,相视一笑,先后点头道谢:“多谢掌门师兄!”

    “这是你们该得的,今后的修真界,就指望你们了!”真元摆手微笑,又鼓励容辉:“师弟奋勇护法,保住了本门的希望。我等同门,该向师弟看齐!愚兄在这里做主,也准师弟进‘藏品阁’挑选一件法器,一式法术!那点芝麻绿豆大的不愉快,师弟就多担待了!”又和三人寒暄了几句,就推辞“俗务缠身”,转身回了“长老峰”。

    三人目送掌门离去后,凌霄又商量容雪:“眼下闭关巩固境界是正经,我们回去吧!”容雪累得不行,也想回去好好睡一觉,于是喊了声“二哥,我们先走了”,站起身迈出一步,清风般直掠出去。凌霄也和容辉招呼了一句,飘然跃出,踏虹跟上。

    容辉送走二女,长长伸了个懒腰:“累死哥了!”眼见夕阳落幕,到了吃晚饭的时间。于是回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