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83部分

仙旅奇缘-第83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ず绺稀

    容辉送走二女,长长伸了个懒腰:“累死哥了!”眼见夕阳落幕,到了吃晚饭的时间。于是回屋拿了张饭票,步行去往食堂。

    他被掌门捧场,得赐法器法术的事,转眼就传遍了全山。同峰弟子在食堂遇见他,表现又不相同。平时只是点头之交的,眼下开口就问:“小辉哥,发达了呀,准备挑招什么法术?”平时对他不理不睬的,也似才发现“宝珠峰”有他这么一号人,纷纷点头示好。

    容辉知道别的弟子上“宝珠峰”,都要从第一层做起,自己一来就住三十二层,不免让人质疑,也没往心里去。如今见众人转脸,欣然笑纳:“再看,再看!”反而更热衷于法器,毕竟家里还放着一书房“仙术”、“道法”和“神通”,岂会看重区区一招法术。

    他吃过晚饭,回到阁楼倒头就睡。一觉睡到大天亮,又去食堂吃过早饭,才回到静室调理伤势。炼气一周,内视发现,非但躯体正在缓缓恢复生机,修为也有增长。

    修炼者因境界不同,侧重也不相同。筑基前修炼“五行灵气”,筑基后修炼“阴阳二气”。“阴阳二气”又因性质单一,很难如灵气般在天地间单独存在。若想获取,要么激发自身本元,要么从他人处吸纳。

    容辉这次修为精进,追本溯源,一是因吞服了老道士的“太阳之力”,二是因为吸收了“天劫”中的“极阳之力”。无论是“太阳”还是“极阳”,都远远超出他眼下境界。增加功力之余,对体质也有改善。

    他理顺内息,出门后感觉又不一样。眼界更加清晰,触觉更加敏锐,好像周围一切,尽在掌中。朝阳下适应了片刻,走到石桌前打开结界,忍不住伸了个懒腰,长长头出口闷气:“舒坦!”

    半个月后,容辉伤势尽复。再修炼《五气朝元》,“五行灵气”相互激发,竟也能化出一缕“阴阳二气”。纵然每个大周天所得,于本身修为不过九牛一毛。可寥剩余无,让他高兴了好几天。

    至此以后,他每天以所有元气修炼。再有时间,才钻研阵法。又过了半月,待容雪和凌霄巩固完境界出关,才一起去“藏品阁”领取奖励。

    “藏品阁”是座九层宝塔,建在“长老峰”山腰,据说本身就是一件法宝。这日清晨,容辉三人跟着“长老峰”管事,从塔门走进第一层,只见三丈方厅中,宝光灿烂,法器琳琅。还有的灵性十足,竟然相互追逐。

    容辉有一条“**带”,既可当防御法器,也能用做飞行。自持修为凝厚,于是看着材料和分量,选了把最大的飞剑,金刚剑。一般飞剑的正体不过小指头大,流光溢彩。“金刚剑”正体却有匕首大,通体乌黑锃亮。

    管事见了,瞠目结舌:“好,好眼光,好眼光!”不由在心里嘀咕:“居然有人选这把剑,也不先试试!”

    凌霄选了一把“琉璃伞”,蓝汪汪地,是一件水系防御法器。容雪则选了一对“桃木剑”,倒引得容辉一阵嘲笑:“你要驱鬼呀!”三人挑完法器,又去选法术。

    功法是一派根基,好比血脉之于家族。血脉在,家族就在。功法在,门派就在。容辉身为外室弟子,也没指望能挑到上乘法术。上到二楼一看,果然都是能在黑市里淘换到的小法术,不过比“地摊货”高一个档次。于是看也没看,随手在书架上拿了本书。

    三人走出“藏品阁”后,又约好相看威能,于是一起去了容辉的住处。“这绝对是哪个败家子炼器师的手笔!”朝阳下,平台上,容辉手持一把黑黝黝的六尺大剑,嘴里不住发苦:“用炼法宝的钨金,炼出这么个破玩意,也能入藏品阁?”

    山门依据各人贡献,也给予相应优待。好比同样进“藏品阁”领法器,他们只能进第一层。而那些贡献大的,就能直接进第二层,第三层……他想起“藏品阁”中所藏多为门中弟子捐献,又好气,又好笑:“要想晋级,就得多做贡献。看上去是个良好循环,可绝对是入不敷出。想不到堂堂仙宗大派,也玩这一套!”

    石桌前,凌霄一边把玩琉璃伞,嫣然笑问:“不能回炉吗?好歹还有这么大一块矿石!”

    “回炉?天材地宝是有灵性的,回炉后能不能再当法器材料,还是两说!”容辉右手挥剑,只好自我安慰:“虽然笨拙了些,可容纳的灵力多。我再调试好法阵,也不冤枉!”

    容雪会一整部《留益回雪》,凌霄也有自己的家学。说起法术,倒都无所谓。翻开来看,容辉得了招“灵眼术”,容雪选了一招“御风”,凌霄则选了一招“乘云”。三个人又说笑几句,各自回了住处。

    “灵眼术”旨在用眼睛观察灵力波动,在行动斗法间,十分实用。法术讲究掐诀念咒,容辉仔细琢磨,发现繁复的手诀不过是让各种灵力在指端排列组合,玄奥的咒语也不过是以发音调整气息,两者共振,就是法术。他看清这两点后,“灵眼术”睁眼即来,闭眼即去,使用得炉火纯青。

    “宣府城外爆发小规模斗法,持续半刻钟。据目击修士称,我方受伤一人,重创对方三人。”……

    “打起来了!”这日下午,容辉坐在屋外听“音晷”,忽然掌身而起,又听音晷里说:“我国商队在大同城外遭歹徒抢掠,随后爆发小规模斗法。具体情况,有待进一步调查!”

    一月下来,音晷所报,不是关外斗法,就是“南指”下挫,再就是粮价上涨。转眼到了腊月初八,门中开始安排弟子小较。“阳元峰”和“阴元峰”的内室弟子一簇,其余各峰的外室弟子联成一簇,在“长老峰”东侧的“风月台”集聚。平台周围生着一圈石柱,错落嶙峋,宽大的可溶十数人落足,瘦小的也可容两三人站立。刚好围出了一片三、五十丈宽的广场。

    凌霄觉得小较和王宫里的侍卫蹴鞠差不多,作壁上观则罢,没兴趣参加。容辉虽看上了几件奖品,可赢了太惹眼,也没有报名。到了当日,就只合站了场边一根石柱,等着看戏。举目四望,同辈弟子竟然有上千之多,这才知道丹霞山香火之盛。

    众人待到日近中天,忽听一声闷雷。循声望去,天空中竟显出一片五彩祥云,彩云中还裹着一个赤袍老道。有见识的弟子领头高呼:“快看呐,老祖!”“徒孙给老祖请安!”……

    “老祖,丹霞子?”容辉一怔,凝神眺望,只见老道凭虚而立,仰望太阳。高空中衣发飞扬,极尽风采。山风吹拂,四周的彩云忽然蠕动起来,缓缓聚拢。

    众弟子看得出奇,忽听一人低喝:“老祖‘踏天’,所有弟子盘膝坐下,紧守心神。”犹在耳边,直入心扉。一语后鸦雀无声,所有人凝神屏息,眼观鼻,鼻观心,对着老道盘膝坐下。

    七彩祥云缓缓聚拢,掩住了“丹霞子”身形。继续聚拢,竟似没入了其体内,化作一个七彩人形。霞光似被搅动的染缸,开始相互交错,缓缓融合。速度虽慢,却看得人目眩神摇。

    “不要看!”耳边又有人传音提醒,可为时已晚。上百个筑基弟子眼前一黑,仰头就倒。容辉心头一震,忙闭上双眼,凝神感应,发现丹霞子的修为好像全部爆发了出来,又好像聚集到了一点,虚虚实实,实不知他要干什么。

    人影光华渐亮,七彩光霞相互交融,化作一团白光,竟比太阳还亮。光影缓缓抬腿,一步踏出。这小小一步,看似慢,却似要走出百千万里。看似快,抬抬腿却比蜗牛迟钝。看似远,丹霞子根本没动。看似近,又似要走出宇宙星空。

    这一步势挟万钧,抬腿间好像带起了一片天地,引得空气荡漾,雷声轰鸣。容辉发现自己的身体竟也随着扭曲,好像镜中的花,水中的月,那么的飘渺和虚幻。“怎么会这样,这是我吗?”他吓了一跳,又发现身体安然无恙,心头更加疑惑。

    白影一步落下,光华一闪,人影即逝。太阳还在空中,祥云却已不见,一切好似浮光掠影。众人正自差异,又见一批筑基弟子还昏迷在中,才知所见非虚。忽觉空气激荡,大地震颤。“嘀嘀”翁鸣,震得人心跳涩滞,头疼欲裂。

    空间震荡中,天空中又浮现出七彩霞光,光华渐亮,中心处红影一闪,丹霞子一步走出。虽然敛去了光华,落步的姿势却和那白影消失时衔接地天衣无缝。

    丹霞子却脚步虚浮,身形踉跄。与之前的惊天气势相比,却判若云泥。众人正愕然,又见人影晃动,忽然走出七个灰衣道人。七人围着丹霞子一步踏出,又消失不见,直看得人一头雾水。片刻后又有人传音报讯:“老祖踏天成功,要闭关调养!”

    “踏天?太素境界?”容辉一怔:“素闻‘太素境’又称‘踏天境’,达此境界者,要踏‘三十六重天’,不知道老祖刚才踏的是第几重?”众人也带着疑问相互恭贺,一个比一个笑得高兴,好像刚才踏天的是自己的亲爹。

第二十三章 初访赣州

    “腊八”过后,世家子弟要回家过年,各处管事忙着安排留守。容辉也想回去看看,于是趁早晨领任务,去找吴钧请假。

    吴钧坐在管事处书房里,先请容辉坐下,又让道童给他端了杯茶,才微笑解释:“是这样的,上面打算安排师弟游历,所以今年就麻烦师弟留守了……”

    “游历?”容辉一怔:“来得还真快!”知道是杨家人秋后算账,要赶自己下山。深深吸下口气,心里不住冷笑:“在‘丹霞山’这种大门派眼里,失踪个把外出弟子,也算不了什么吧!”缓缓呼出一口气,借坡下驴:“我的修为的确到了瓶颈,正好趁这次游历,找找突破的机缘。”

    吴钧素有经验,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辞,眼见容辉识相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,又安慰他:“师弟也不用急,最快也是明年五、六月份的事。按照惯例,师弟还可以进一次‘藏品阁’。”又说起留守的事:“人可以走,我这里的进度却不能停。上面传下话来,凡是留守弟子,从‘小年’到‘元宵’,拿双倍工钱。”

    “怎么,修真界也兴年底双薪?”容辉微笑应承:“那我可不客气了!”当场领了一套坯料和材料,飞身回了住处。

    朝阳下,石桌前,容辉轻拍桌面,开启护院结界后,两张脸只往下垮,一屁股坐在石凳上,不由冷笑:“敢情势单力薄,连过年的资格都没有。纵然你是七长老之一,纵然你修为通天,想你也不好意思在山上杀我!”

    他心烦意乱:“逃回结界?以我如今修为,恐怕进不去了。神州浩土,仙路茫茫,我又能去哪里!”沉思半晌,心头一横:“我就不信山中八大高手是铁板一块,丹霞子‘踏天’后虚弱至极,他应该不会擅离左右!其他人,哥打不赢还跑不赢吗?”深吸一口气,定下心神,拿起材料,去了工房附阵。

    容辉要下山游历的事很快传遍了全山,有心人看在眼里,暗暗叹息:“得罪了杨家,想少吃苦头都难,自求多福吧!”容雪和凌霄却吓了一跳,一起上门商量:“怎么办?”“租片灵田,就呆在山下,哪里也不去好了!”

    “咱现在成了人家的‘眼中钉’,还在人家眼巴前晃悠。要是哪天被人顺手拔了,谁还真能说什么?”屋前桌边,容辉坐在石凳上端着茶摇头苦笑:“还是留好后手,远走高飞吧!”深吸一口气,嘱咐容雪:“你们在山上专心修炼,循规蹈矩,千万别犯事!有机会给家里带个信,就说我出门游历了。”不知怎么,忽然想起韵姐儿,自己还只抱过她一次。口随心动:“她们……她们,你多照顾些……”一语出口,酸水直往上涌,忙压下一口气,拍胸脯移开话题:“有什么要我带的,只管开口!”

    容雪哪里听不出他话中意思,心头一震,想起一句俗话:“差距越小,才越了解对手的强大!”同为修炼者,她已确信杨家老祖若要捏死自己,绝不费吹灰之力,顿如骨鲠在喉:“没,没什么!”目光游离,心不在焉,眼角却溢出了一抹泪光。

    凌霄也有些不自在,主动问起行程:“想好去哪里了吗,还要准备些什么!”

    假车马者绝千里,假舟楫者绝江河。修炼者短途飞行,中途御器,长途御兽。容辉掂量自身修为,五千里就算长途。可囊中羞涩,哪里买得起灵兽。略作思忖,心生一计,当机立断:“买艘小船吧,我想去南京看看。”

    “好地方!”凌霄点头赞同:“天子脚下,谁敢放肆!”几人稍作商量,各自散去。

    “小年”将近,世家子弟纷纷登途回家。容辉听说杨家兄妹下了山,长长松了口气。午夜梦回,一想起往年合家欢聚,今年形单影只,心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