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仙旅奇缘 >

第96部分

仙旅奇缘-第96部分

小说: 仙旅奇缘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这里还有两斤糕点,三斤清水,至少够我们四个人活十天。”说着将水筒和包囊递给潇璇,正色嘱咐:“我的东西多了,带着吃力,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,就指望它了,你仔细收好!”

    潇璇把包囊斜背到身后,心生一计,又把竹筒递给碧霞,趁机问她:“姐姐一定有办法,是吗?”

    容辉见碧霞目不斜视,傲然而立,只好走上前拱手相请:“仙子若有良策脱身,还请先说明,我们好配合!”

    “葬者,藏也!”碧霞仰头望天,缓缓叙说:“这里是古修士埋骨之所,外人既然进来了,还想出去么?”

第三十九章 古国王墓

    容辉设身处地,心里不住发苦:“是啊,这样的陵墓,别说绝难发现。就是发现了,还能再出去?”可仍不甘心,又安慰众人:“万八千年前,或许出不去!正如朱姑娘所说,这里一丝灵气也没有,再厉害的阵法,也抵不住岁月消磨。这座古墓,多半成了座空壳子。只要找到‘阵眼’,出去还是有可能的!”见朱芯和潇璇欣然赞同,乘热打铁:“时间紧迫,不如先进城找找线索,怎么样?”

    朱芯听要进城,连忙摇头劝阻:“那也只是推断,万一还有些残余禁法呢?这黑灯瞎火的,还是等天亮在去吧!”

    “明天进城,不就耽误了六个时辰?”潇璇赞成荣辉:“反正我们在黑夜视物亦如白昼,还是早点找到出路,早点出去得好!”

    容辉也赞成兴夜探查,又问碧霞:“仙子的意思呢?”

    碧霞忽然回头,看着容辉,正色质问:“你是这里唯一的男人,这点主见都没有吗?”说着接过竹筒,斜背在身后。

    潇璇从善如流,鼓励容辉:“是啊,相公,我听你的!”

    朱芯见两女都以容辉为马首,暗道“佩服”之余,只好附和:“师兄所往,小妹亦步亦趋!”

    容辉眼皮抽搐,心花怒放,逐一打量。见碧霞瞪视自己,连忙移开目光,当机立断:“那好,我们进城!”又问潇璇:“你剑法好,有没有称手的飞剑?”

    潇璇点头微笑:“出门时带了把‘寒冰剑’!”说着轻拍荷包,随手带出一柄蓝汪汪地小剑,稍微注入灵力。霎时间蓝光骤亮,“寒冰剑”显出法体,被潇璇握在了手中。

    容辉暗赞一声“好剑”,又见朱芯摸出那枚玉印,用灵光护住了身形,于是给众人安排位置:“我走在前面,潇璇跟着我,朱姑娘走第三。碧霞仙子道法高强,就在最后压阵!”说完迈开大步,借着幽幽灵光,直去阙台。

    阙台上各建着一座三层角楼,红柱碧瓦,雕梁画栋。布局紧凑,古朴庄严。容辉走到两座阙台中间,看见城中还有一座高墙,墙上石刻森然,张牙舞爪,心头一颤,又问朱芯:“姑娘可知这台上楼中有什么摆设,是否值得一看?”

    “这就是个装饰,就算有什么,也该朽没了!”朱芯略作思量,咬牙建议:“还是……还是继续往前走吧”

    容辉从善如楼,走入城门,见灵光下只剩一列瓦砾,又抬手止步,凝神四顾,又见瓦砾后还有一簇土屋,忙问朱芯:“既是陵墓,怎么还有房屋?”

    “平民住土屋,官吏住瓦房,的确是古姜国的习俗!”朱芯敢想敢猜:“或许是给工匠们住的!”

    容辉会过意来,不由好笑:“恐怕那些工匠到死才知道,这座陵墓居然是给自己修的!”心里却有些害怕,又招呼众人:“我们再去前面看看!”迈开步子,继续前行。

    容辉走出房区,又见左边有座九层方台,上窄下宽,十丈正方,台阶上犬牙交错,竟还摆着物件。只是天黑,看不清楚。他心中暗惊,再往右看,也有座大小一样的石台。待想前行,又见十余丈外挡着一道石墙,中间有座大门,门前还似排列着许多物件,看得他心头剧震:“这是什么鬼地方!”忙抬手止住众人,低声询问:“这里可以动用法术吗?”

    潇璇没有经验,不敢乱说。朱芯略作犹豫,怯怯地说:“这地上城是给活人祭祀的,应该可以!”

    碧霞凝神扫过,告诉众人:“没有发现禁法波动!”

    容辉松了一口气,抬起弩机,轻扣“悬刀”。灵箭激发,火光一闪,“啪—”直冲高空,轰然爆开。离火如日,亮比白昼。他借着强光,扫视四周,只见石台上只剩一堆瓦砾,台阶上却摆满了石像和大鼓。凝神细看,竟均是两只石猴共举一鼓。有的鼓架已塌,有的鼓面已破,却仍有两三面尚算完好。

    “这是什么风俗?”容辉揣着疑惑,继续看向城门,只见石门前放满了石猴,有的醉卧,有的献桃,还有的翻着筋斗,排成一列,栩栩如生。他更加疑惑,回头询问朱芯:“这又怎么讲,难道这是一座猴王墓?”说话间离火散尽,四周又是一片漆黑。

    朱芯看得出奇,听见问话,喃喃解释:“应该始于动物崇拜,古书上说,古姜国崇拜灵猴,以猴为‘翁仲’,也说得通。至于那鼓,应该是‘羊皮鼓’。”

    “那又有什么讲究?”潇璇举着剑略作沉吟,继续追问:“鼓发‘春分’之音,近乎雷声,属阳。纵然祭祀用鼓,也断不会置于墓中。这里的两座鼓山,绝非祭祀所用!”

    “这的确不是祭祀用鼓,而是古姜国的传讯工具,鼓书!”朱芯一边回忆,一边解释:“古姜国人以游牧为生,善制羊皮鼓传讯。非但能以鼓语相互沟通,还能在鼓中留下讯息。后人以灵力击鼓,就能见闻,和我们修士用的玉简传书一样!”说着指向鼓山,继续介绍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这就是‘墓志铭’。我们若能敲响‘羊皮鼓’,应该能得到一些讯息。”

    容辉一听有戏,抬起手鼓荡灵力,正要挥拳,却被潇璇一把按住,又听她问:“敲这种‘羊皮鼓’,有什么特定法器吗?”

    朱芯一怔,立刻恍然,点头赞同:“书上没说,不过照常理推断,应该是有的。还是先别敲吧,免得弄巧成拙!”

    容辉一想也是,又招呼众人:“走,我们再去前面瞧瞧!”走到石猴前,才发现像后城墙向南凸起,形似一轮弯月。正犹豫如何开门,又听朱芯惊呼:“这是一座王陵!”循声回头,又见他指着石猴招呼众人:“大家数数,这是八十一座石像。佛门规矩,九九归真,说明这座王陵是西方教传入后才修建的。佛入中原,不过一千五百年。这座陵墓落成至今,应该在两千年左右!”

    “两千年!”容辉不由咂舌:“两千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这又说明什么?”

    三人无可作答,忽听碧霞开口:“说明地下还有护陵法阵。”

    “不会吧!”容辉仍然不信,看向她问:“那可是两千年,白骨都能化成骨渣,法阵也应该朽了吧!”

    “哼!”碧霞昂首轻笑:“区区两千年,修个始祖都难,何况消磨这芥子空间。若非山摇地动,就是两千万年,这陵墓也是岿然不动。”

    “山摇地动?”容辉脑中灵光一闪,想起今年正月,雍州发过大地震,不由抚掌大笑:“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,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们为什么要和牧族开战?”眼见众人会意,抬手轻招,吸过几块瓦片,扬手掷出。

    瓦片飞过城墙,落上地面,传回一声脆响。众人听见,知道门后安全,纷纷纵身跃出。容辉落上地面,只见中轴线旁依然摆着石猴,直至二十丈外,一堵黄土墙前。土墙下垫着白石莲座,中端开着城门。城墙角和门楼处,还各有石瓦残骸。

    他正犹豫是否还往前走,忽听碧霞说:“中轴线上没有禁法,附近还有禁法波动。”忙招呼众人:“大家小心!”说着端起弩机,缓缓走出。

    潇璇也不敢大意,手举冰剑,随后紧跟。朱芯更加犹豫,可见潇璇走了,只好亦步亦趋,跟在后面,生怕踏错一步。碧霞却若无其事,目不斜视,轻轻迈步,施施然走在最后。

    众人走到城墙前,更加小心。容辉先端起弩机,对准门洞轻扣“悬刀”。灵箭连发,“啪啪啪啪”,一簇短响中,穿过城门,轰然爆开。众人凝神观察,只见火起处流光晕转,却无异样,顿知虽有禁法,却已不能伤人。

    容辉放宽心当先开路,忽听碧霞说:“这法阵系人为破坏!”心头一震,惊喜交加,走出门洞后只见一方九层高台,台顶瓦砾堆中,果然伫立着一座黑石高塔。

    “快看,那是献殿!”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朱芯指着左边方石台上一片废墟说:“这里的确有人来过,不然以王陵规格,总是木朽金烂,墙倒屋塌,也该留下几尊石鼎。”又指着台上享殿说:“而且这座黑石塔,也绝非墓中原有。可怪就怪在,难道有人盗了墓,还要留下个标记?”

    容辉也觉得蹊跷,当先走到陵台前,端起弩机,朝天连发。“啪啪啪啪……”,一簇炸响,灵箭升空,轰然爆裂,照亮了一片天空。他借着光亮,仔细打量黑石塔,只见塔身浑圆,粗仅丈许,高数十丈。又见塔座分成三股,剑锋般插入陵台,不由轻疑:“这是塔吗?”可见塔身上镂空出四层窗口,又觉得它的确是塔。

    碧霞凝视石塔半晌,忽然说:“凝血神枪!”

    容辉一愣,回头问她:“什么什么,凝血神枪?”却见潇璇剑锋斜挑,搁上朱芯肩头,沉声质问:“你知道什么,说!”

    朱芯吓了一跳,巴巴地向容辉求救:“师兄救命,她要杀我!”手却扶上了衣襟。

    “别动!”容辉端起弩机,对准朱芯冷笑:“她不杀你,我也要宰了你!”

    “师兄,你!”朱芯满心委屈,泪盈于睫,撅起嘴说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    “哼,少给我来这一套!”容辉暗运神功,盯着朱芯质问:“你若什么都不知道,为什么要在王城密室里乘势杀我!”

    “原来还有这一劫!”潇璇眉梢微蹙,沉声追问:“你知道凝血神枪,是不是?”

    容辉不待她回答,已先开口:“我可是知道一点,你可别说你什么也不知道!”

第四十章 凝血神枪

    “‘凝血神枪’是蛮子大汗的贴身武器,陪大汗横扫天下时,被渗入了无数天材地宝祭炼,威力无穷。可因杀戮过重,陈染煞气,外人莫能靠近。野史相传,蛮子大汗也是因煞气反噬而亡!”朱芯心往下沉,方知自己低估了容辉。生死之间,只好据实以告:“草原上‘密葬’之风盛行,蛮子大汗葬于何处,至今无人知晓。不过‘凝血神枪’陈然煞气,对人有害无益,必然独设兵冢,封印在一处慢慢洗涤。”

    碧霞目光清明,潇璇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样!”又听容辉追问:“那个金像,又是怎么回事?你要是说你什么也不知道,我抬手就宰了你!”

    朱芯猜不透他了解多少内情,只好有一说一:“论世间封印之法,当数‘喇嘛教’和‘三清教’为上。当时蛮子大汗欲图中原,断不会将此事假手‘黄老’。是当‘喇嘛教’投降蛮子,派了一位‘法王’为使。可使团走到金城附近时,遭到中原修士截杀。待蛮子援军赶到,那法王已重伤不治。蛮子大汗感其诚意,才在金城边修白塔寺,安顿‘喇嘛教’使者。后来蛮子大汗征姜国时病故,于是就近请白塔寺僧,封印‘凝血神枪’,那金像就是封印的枢纽之一。本朝太祖龙兴江南,北伐驱除胡虏后,这件事就不了了之。直到‘湟水真王’在金城建藩,才从‘白塔寺’中取出金像,藏于密室。又因家父读过些经史,所以才被请去鉴定。‘湟水真王’怕事情败露,这才留下我作人质,我也就知道了这么多!”说完巴巴地看向容辉,以示言尽于此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

    容辉听出‘湟水真王’有不臣之心,心里一阵冷笑:“看来蛮子南犯,也是为了那金像。那‘湟水真王’应该没傻到胡乱嚷嚷,这件事情,多半还是那寺里的番僧放的风。要不然,也引不来‘西域十三国’和‘魔道’的人。”眼随心动,看向潇璇。

    潇璇也想通了其中关键,觉得朱芯没有说谎,微微点头,拿开了冰剑。朱芯心头稍宽,才吓得一阵哆嗦,轻汗勃发,身子一软,坐在了地上。

    容辉看着朱芯,洒然一笑:“在下只是不想被人当傻子,更不想被人利用!朱姑娘早这么说,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?”又问碧霞:“仙子怎么知道,这是‘凝血神枪’!”

    碧霞仰望黑塔,悠然应答:“是不是,上去一观便知!”仍不置是否。

    容辉也不在意,招呼众人:“走,我们上塔瞧瞧!”说话间亲手扶起朱芯,又当先登上陵台。灵光中踏上废墟,只见塔座处果然开着扇门。又见门中狭小,不便用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