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19部分

霸圣-第19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却也同样蕴含着机遇与财富。

    龙海山对于这些却是极为熟悉,看起来,他对于这些海兽和妖丹都有着极大的兴趣,而讨价还价的水平也是极高,短短的半个时辰,他便购买了十数件海兽的尸骨,放在了自己的百宝囊中。

    百宝囊是随身储物的好东西,在囊中通过缩地千尺的功法,于方寸之地,造出了一个小的储物空间,空间愈大,百宝囊的品阶也是愈高。因此,理论上来说,百宝囊是可以放下任何没有生命的物体的。

    不过它唯一的弊端,便是并不能改变物体的重量,也就是说,若是放在百宝囊中的物体有一千斤重的话,虽说缚在腰上,也如同有着千斤之力压在身上,这些重量,便是对于拥有强大力量的强者来说,也是一个负担。

    也是因着此,每个人也仅拣自己最重要的物件带在身上,并不会携带太多。

    张一凡没有特别想要买卖的东西,他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的景象,行过灯火灿烂的繁华之地,心头却是一股孤独的感觉。

    他自从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之后,便一直在马不停蹄的争战之中,比试场的战斗,夜袭青莲山庄,与丁原针锋相对。这些事情走马灯的发生着,却也令到他很快便融入到自己的新身份和这个世界当中。

    可是当停下来,他却还是不可遏制的想念着如今不知在何处的莫小荷。他本打算偷盗完《太平要术》之后,便带着小荷去世界游荡,寻一处安静的土地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    想到这儿,他的思绪不由得飘到了那一晚。

    那是偷盗《太平要术》的前一晚,两人并肩躺在五星级酒店温暖的大床之上,前方的液晶屏放映着一些画面,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之时,张一凡的嘴角微微的上扬,轻笑着说道,“看,林飞果然是追过来了。”

    莫小茶眼如秋瞳,眉似横黛,着一条淡粉色的睡裙,露出两条羊脂般洁白的小腿,一幅慷懒的模样,却又显出了风情万种,她同样的笑道,“这个帝国猎手,追了我们有六年了吧,还真是兢兢业业啊。”

    “只怕这一次又要让他空手而归了,不过这一笔过后,我们也不用再和他纠缠了,从此我们便逍遥自在,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。”张一凡的嘴角,依旧带着标志性的笑容,而莫小荷却是腾的坐起了身,一双妙目望着张一凡的眼睛,目光之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,“真的吗?”

    “当然是真的,我答应过你的,我要娶你,要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,这便算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了。”张一凡一字一句,郑重的说道,他的语音未落,便见到莫小荷如燕雀般飞扑而至,嘤唇吻在了张一凡的嘴上。

    这一刻,佳人如水。

    回忆到此刻嘎然而止。

    “林飞~~”这个令张一凡无比痛苦的名字,正是他令到这次的计划失败,若不是他的苦苦相逼,他与莫小荷不会自帝国大楼的顶上跃下,他也就不会穿越到这个世界了。

    虽说这个世界他很喜欢,可是没有了莫小荷相伴,在哪里都是异乡。而四围的繁华,却是更加衬出了他的孤寂。

    张一凡的心中,有着一种淡淡的忧伤流淌着,可就在这个时候,仿佛有所共鸣一般,在喧嚣的街角所在之处,似乎有一声低鸣,扯动了他的心扉。

    “好特别的感觉。”张一凡心念一动,便向着那一处地方行去,这一片商铺之中,有着不少灵兵宝甲,亮晃晃的阵列的整整齐齐,供人选购,张一凡也不听身旁任何的介绍,疾快的行到了最深处,他感受得极清楚,方才牵动他心弦的物件,便放在那个地方。

    眼前是一间不大的商铺,比起前后左右的甲兵,除了人流稀少以外,这里并没有其它的特别之处,守铺的那位中年人,也不同其他店铺的老板争抢着客源,而是本着愿者上钩的原则,躺在椅子上,呼呼大睡着。

    张一凡走至近前来,他的眼光已然被摆放在铺面之上的一把钩所吸引,钩上的光泽如水波纹一般的流动着,泛着令人备感安静的光芒,钩上的花纹极是简单,然而却令到张一凡怦然心动。不知为何,他眼望着这把钩,竟是觉得此钩如有生命一般,在轻轻的呼吸着,似乎在安静的沉睡。

    他目不转睛,单手伸出将钩取在了手中,一种并不算锋利,然而却是冰凉透骨的感觉,自肌肤之中渗了进去,张一凡情不自禁的微微一抖,而这一下,却也是惊醒了仍在睡梦之中的店铺老板。

    老板立刻从太虚之中回到了现实,擦了一把即将流出的口水之后,便兴奋的跳了起来,

    “这位壮士果然眼光锐利,这把别离钩,算得上是一把极好的兵器,正所谓灵兵赠英雄,既然你挑中了它,也算是有缘,我便给你一个好价格。”

    “别离钩~~”张一凡感受着来自于钩身的淡淡颤动,还有那种冰凉到令人心伤的气息,虽听店老板滔滔不绝,然而最令他注意到的,却是这钩的名字。

    “钩名别离,果然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名字。”他的心中想着。而店老板却不知道他的想法,依旧口若悬河,

    “这别离钩削铁如泥,来去如风,威力神鬼莫测,一旦使将出来,有万夫不挡之勇,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啊。”

    “这把别离钩多少钱?”张一凡打断了店老板十分亢奋的介绍,轻声问道。

    “咳咳,五百金,不过的确是物超所值啊~~”店老板也被张一凡的直接给弄得一愣,轻咳了两声之后,方才报出价来。而在他说出这价之后,便听见张一凡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

    “五百金买你这别离钩,只怕不值吧。”循着这声音,龙海山慢悠悠的自后方走了过来。

    他自张一凡的手中接过这把别离钩,打量了一下,便眼带笑意,望着店老板说道,“五百金,只怕连五品的钩都可以买得到了吧,你这别离钩究竟是几品,不用我多说,你自己也清楚得很吧。” 

第28章 别离钩() 
那店老板听了龙海山专业而精准的问话之后,也是有些尴尬的再度轻咳了数声,方才说道,“这个品阶吗,其实对于灵兵来说,也不全然是有意义的,无论如何,我这把别离钩确是物超所值。”

    他虽然这样说,然而龙海山听在眼中,却是微微一笑,也不多说,便将手中的别离钩交还到张一凡的手中,与此同时,伸手在张一凡的臂上轻轻的按了一下。

    身为龙临阁的少阁主,他对于灵兵宝甲的品阶自是眼光毒辣,经他所品鉴过的物品,都不会有太多的差池。而他此举,也是在不动声色的提醒张一凡在这海市之中,可莫要上当。

    张一凡自是会意,可是他对于这别离钩的体会,却是与龙海山并不全然相同的,的确,如龙海山所说,这别离钩的品阶并不算高,可是他却在此钩身上,感受到了如有生命般的气息。他与这钩的第一下接触,也正是因为感应到这别离钩忧伤的气息,方才寻到这里的。

    “宝物曾与有缘人,低于五百金的价格我是绝对不会卖的。”那店老板在龙海山的不断发问之下,似乎说不出很具体的好处在哪儿,不过他却仍是一口咬定,价格全然不让。

    “这别离钩我买了。”张一凡此话一说出来,仍在讨价还价的二人俱是一愣,陷入了沉默之中,店老板率先回过神来,咧着大嘴笑道,

    “果然是慧眼识珠的英雄啊,这把别离钩从今往后,便是你的了。”

    张一凡也不与他多说,伸手掏出了一张薄薄的金色卡片,卡片在他注入星辰之力过后,金光绽放,更是在卡片之上现出了一行如流水般的字样出来:。

    五千金~~。

    这五千金正是龙海山给到张一凡的。在这片大陆之上,虽是有百宝囊,然而携带真金终究是太过沉重,并不方便,因此,十大商家便联手推出了这种通商卡。凭借此卡,只要在十大商家的任何一间分行,都可以进行真金的兑换。如此一来,倒是极大的方便了买卖双方。

    而且通商卡不单轻便,也极为安全,它与百宝囊一样,需要注入所有者的星辰之力,方才可以打开。而每个人的星辰之力无关乎强弱,都有着细小的差异,各不相同,因此,便算星辰之力要强上极多,若是对应不上,也没有办法打开通商卡。

    店老板眼见张一凡取出了这通商卡,他也一样,取了一张通商卡出来,星辰之力贯注其中,形成了五色光芒,与张一凡手中的卡相连在一处,眼见那卡上的数字飞快的变化,便是将金给转移了过去。交易结束的极快,龙海山虽是觉得并不划算,然而既然张一凡愿意购买,他也不多过问,毕竟来说,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喜好,关键是对上了胃口。

    张一凡购买了这别离钩之后,对于其它的甲兵也没有太多的兴趣,即刻便离开了此地。

    他的心中已然在感叹着,五千金望上去挺多,实际上还真是不够花啊。这么一会儿,他便花去了其中的一成,看来,若是再遇到心仪之物,只怕买着买着便不够了。

    店老板笑意吟吟,眼望着张一凡远去的背影,也不再多说什么。突然,他的背后传来了一声大喊:。

    “陶老,你又在这里坑蒙拐骗吗?”

    店老板被这话给吓得一怔,回过头来,望见一位老者面带微笑,身后跟着位年轻美貌的姑娘,正向他所在的这个方向行来,而方才说话之人,应该便是这位老者了,当下,他也笑了起来,

    “我道是谁呢,原来是方老兄啊。”

    若是张一凡行得慢上几步,望见了这两个人,一定会笑道世界真小,这两人不正是先前硬要给他算命的那位方算子,还有小双姑娘吗。

    小双跟在方算子的身后,一双俏目眨也不眨,若有所思的模样,向着张一凡远去的背影望去。这番神情自是被称为陶老的店老板看在了眼中,他也是笑道,“方老兄,看你孙女儿的这幅神情,想来是对某人动了心吧。”这一句话说出,登时令到小双两颊飞红,低头望着地,而后又拉着方算子的袖子说道,

    “爷爷,咱们走,不理他了。”

    方算子却是哈哈一笑,并没有走的意思,而是向着陶老说道,“怎样,我没有说错吧。”

    听了方算子的这话,陶老也是收起了笑意,眉头微锁,轻声说道,“的确是如此,我看他过来的模样,应该便是被别离钩的气息所吸引,若是他真能将这别离钩发挥出神妙之用,应该会大大帮助到我的参悟,那样的话,我这五百金卖的,也不算太亏。”说到这儿,他又向着方算子拱手一迎,

    “说起来,这一次还真的要谢谢你的提点啊。”

    ****************。

    月上中天之时,蓬莱仙岛之上,也安静了许多,张一凡居于龙海山提供的居所之内,端坐于床上,正凝神运转星辰之力,将别离钩裹于其中。别离钩在一团浓浓的雾气之中,却似乎显出了不满足的模样,有些不听张一凡的使唤,也令到他运转起来,有一种吃力之感。

    张一凡在丁原安排的比试当中所得到的七雪巫月剑,乃是五品灵兵,然而那一把灵兵,也可以自如的被他操控,而眼前的别离钩,看起来虽然不过三品之阶,却似乎并没有办法完全的被他所控制。

    “还真是奇怪啊~”张一凡在心中感慨了一下,陷入到了思索当中,的确如那店老板所说,这把别离钩不能以品阶来论,它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特别之处,可是,如果发挥不出效用,便算是其本身再特别,也没有用的。

    而现如今的别离钩,便是如此,它花费了张一凡五百金,可是看上去不过是三品之阶,而在张一凡的手中使出来,却连二品灵兵都不如。这便奇了怪了,先前张辽曾好奇的拿过去试了一下,他虽然没有发现任何特别之处,然而施展之时,却也能够发挥出如三品灵兵的水平,最起码,比起在张一凡的手中,还是要好上一些的。

    为什么在他的手中,就会显出如此这般的生涩呢?张一凡还没有摸清楚原因所在,但是他知道,一定是有原因的,因为他之所以买下这别离钩,便是因为莫名的被它所吸引。

    那种忧伤的气息令他难以忘记。

    “多情自古伤别离~”张一凡默默的念出了这一句话出为,心中蓦然一惊,脑海之中灵光乍起。莫非是心境吗?这把别离钩的使用,难道说竟然需要心境的配合。

    想到这里,他便不由自主的依着这个方向尝试了起来。而就在他心意运转之际,便察觉到别离钩有了一丝的变化,似乎在瞬间便安份了下来。

    “果然有用处!”张一凡心中一喜,再度将心意运转,果然,随着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