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20部分

霸圣-第20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想到这里,他便不由自主的依着这个方向尝试了起来。而就在他心意运转之际,便察觉到别离钩有了一丝的变化,似乎在瞬间便安份了下来。

    “果然有用处!”张一凡心中一喜,再度将心意运转,果然,随着他心意平复下来,别离钩如同和着他的心意变化,一唱一和。便这样反复了几次过后,别离钩突然快若流星一般,钻入了张一凡的身体之后,没有任何征兆,张一凡只觉得一股刺痛感袭来,而别离钩却又于刹那间,现在了他的面前,钩如浅月,通体莹白,而丝丝缕缕的鲜血,应该便是张一凡体内的,此刻却像是一道道祥云纹样交织凝炼在钩身之上,幻作了美丽的花纹。

    这一刻,张一凡感受到了强烈的与别离钩之间的那一种连接。而别离钩的柄端所在,飞出了一粒宝珠,镶在了柄上,如日月星辰运转不息。它的体内,似乎另有一片虚空,存着浩瀚的星辰之力,无时无刻与张一凡体内的星辰之力交换着,仿佛钩身稍稍一动,就能引发惊天动地的神威。

    “果然是把好钩!”张一凡敏锐的感受到了这种变化,完全不同于他先前所使用的七雪巫月剑,这把别离勾在染了他的鲜血之后,与他心意相通,竟然便好似他的另一个身体那般,而钩中的星辰之力,更是澎湃无比,像海洋一般,似乎可以任由他无穷无尽的取撷。

    在星辰之力不断的冲刷之下,张一凡只觉得身体当中,有如鸡蛋破裂般的轻响之声,他在唤醒了别离钩之后,竟然直接升至了第四级纳虚境。

    体内的星辰之力瞬间爆涨,突破了过后,别离钩内的星辰之力如同大海回流,直接便令到他达至最为充沛的状态。这种感觉令到他大喜过望。

    对于普通的强者,便算是自归元境突破到了纳虚境,这当中星辰之力的增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因为到达纳虚境之后,体内的星辰之海处于一个缓慢扩张的过程,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,才会慢慢的增加星辰之力。是以,便算是同为纳虚境的强者,其体内的星辰之力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,有些可能只略高于通灵境的强者,而有些,却可能几乎要比拟归元境的强者了。

    像张一凡这般,一突破,便几乎达到了纳虚境的巅峰之境,显然是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    “捡到宝了。”这是张一凡第一时间的反应。

    别离钩上的宝珠蓦然间发出一阵鸣响。那声音如同千军万马的怒吼之声,听得人心旌摇荡不能自已。 

第29章 天荒古镜() 
张一凡感受得出,这枚宝珠之于别离钩来说,就如灵魂之于自己一般,而这也是别离钩不同于普通灵兵之处,宝珠欢畅的鸣叫着,似乎对于自己的这一位主人很是满意,只见它再度清鸣过后,便再次钻入到了张一凡的体内。

    这一番动静倒是令到张一凡大感讶异,若是任由其钻来钻去,岂不是它一高兴,自己的身体便要千疮百孔了。不过这也只是他的一念之间,因为这一次别离钩的钻入,没有第一次的那种疼痛感,甚至可以说没有丝毫的感觉。

    他赶紧施展内视功能,向着自己的身体内望将过去,便见到在体内的两颗星辰之中,立着一把小小的钩,这钩伸展出细小如纤维般的脉络,连向了两颗星辰,密密层层。

    而别离钩此时也是安静了下来,它在两颗星辰之中间,摇曳生姿,如荡秋千般的轻轻摆动着,摇摆的频率,就如同张重的心脏跳动,达到了完美的一致。如此一来,张一凡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那便是他的身体当中,似乎是有两个心脏在跳动着。

    难道说,这把别离钩真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,而自己身上的血将他唤醒过后,他便和自己联系在了一起,自己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它的主人了吗?

    在他能搜索到的关于吕布的记忆之中,没有这种类型的灵兵存在,而龙海山先前的表达,也是很确据的告诉了他,除了品阶的划分之外,并没有第二种划分方法。

    可是眼前的这把别离钩,却在展现着它的不同之处,不单单可以给到他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,以帮助他得以更快的增长实力,也可以令到他在战斗之中,星辰之力取之不尽、不会枯竭,更加特别的是,当他的实力提升之时,这把别离钩的等级也在提升着。

    现在望上去的别离钩,带着银白色的光华,无半点瑕疵,品阶至少已是达到了四阶,甚至比起他的七雪巫月剑也不遑多让了。

    灵兵如有生命,会自己升级,这恐怕才是最为神秘的地方啊。而且,灵兵之内如同一方虚空,存储着如此大量的星辰之力,单单从能承载这些星辰之力上看,别离钩所用的材料绝不简单。

    可现在它在自己的身体之内,若是战斗的话,该怎样才能够使出来呢?没有任何提示的张一凡,也在不停的思索着。他心念一动,便感觉到别离钩如流星一般,在身体之中自经脉内游走着,那种灵动的感觉,就如同他身体内一滴流淌的血液般,而到了掌心之中,别离钩悠然现出,不过刹那,便现在了自己的手中,带着冰凉的触感,展现着森森的杀气。这个时候,别离钩在张一凡的手中,便如先前的七雪巫月剑般,没有半点异处了。

    再把玩了下这把别离钩之后,张一凡对于先前的那位店老板也是心生出好奇之意,看来,这店老板开价五百金,的确不高。而自己若是见到他,向他也定然可以问出炼这钩所用材料和它的来历。

    夜色如水,然而张一凡精力充沛,兼之新得奇宝,注定是无眠的了。

    *********。

    与他同样无眠的,却还有一人,那便是张扬,他坐在桌前,在一张纸上工整的写着些什么。

    就在先前,他去了丁原的房间,听到了一个于他来说,应该算是不错的消息。

    “吕奉先求功心切,倒是给了我们一个不错的机会,若是成功的话,在进攻董卓之前,我们便可以将他们干掉,而你,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坐回到左边军统领之位。”

    丁原将张一凡前往蓬莱仙岛购买聚灵丹之事,说与了张扬来听,张扬自是明白其中的意思。蓬莱仙岛与并州之间,尚有一段路途,而这当中,却是大有文章可为的。

    “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,不过,无论如何,都不得有军士参与其中,你要记住,我们俩人,务要和这件事情,不沾半点关系。”

    张扬点头应诺,他自是明白丁原这最后一句话的重要性所在,若是暴露了他们二人,那此前所做的种种,只怕都落得一场空了,而手下的军心因此而不稳,更是有极大的可能性。

    不过丁原的势力在这十多年的经营当中,早已根深蒂固,在并州的管辖之地干掉张一凡和张辽二人,倒并不是太难的事情。

    张扬落笔如飞,很快便写完,而后,他便耐心的将纸给叠作了如纸鹤的模样,然而走到窗外,星辰之力划过指尖,流淌到纸鹤的身上,便令到它发出光亮如萤火虫般,仿佛活了过来,振翅一飞,向着天际直冲而去,很快,便消失在了张扬的视线之中。

    张扬的眉宇之间,自有一种霸气,他眼见到纸鹤不见,便转回了房中。说实话,对于丁原所交待的这个命令,他太有信心完戌了。若说在蓬莱仙岛上击杀二人,或许难度会有些大,可是在这路上,却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。

    田子坡西北方向的百里之地,黑夜之中望去,如同一只巨大的凶兽,盘踞于空旷的平原之上,一动不动,这是幽冥山脉,并州的山贼啸聚之处。夜空之中,一切的光亮都是异常醒目,因着此,当天空之中的那抹萤火之光,飞至上空盘旋降落之时,便不出意外的被发现了。

    守护的山贼一把将其抓在手中,在他的身后山门之上,几个大大的字在暗夜中仍可清晰望见。

    【落英堂】~~。

    火鹤是用来传递密信之用的,守护的山贼手方触到这火鹤,便觉得灼痛不已。而火鹤之上,显然也是被下了禁制,无法打开,看到上面的标识,这名山贼立刻神色严重起来,他看出来这是最高等级的密信,只能由堂主才可以打开。

    幽冥山脉之中的落英堂,山贼的总数在鼎盛时期,有三万余人,堪称是并州一霸,而堂主叶知秋,也是第五级洗心境的强者。他在幽冥山脉之中经营了经乎二十多年,将周围的一众山贼皆收于麾下,虽说散兵游勇居多,然而数量庞大,加上背倚幽冥山脉的天时地利,也令人不敢小视。

    丁原任并州刺史期间,率领军士与这落英堂打过大大小小的战斗,不下数十起,虽说几乎全胜,然而除了令他声望大增,却也没有对这落英堂,起到伤筋动骨的影响。

    当然,落英堂也不会做出特别大的动静,来刻意与官府做对,渐渐的,他便成了最大的一股恶势力,也与丁原所代表的官府之间,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。

   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,现如今这种局面的产生,却是在丁原的刻意安排之下,通过谈判得来的。而与落英堂谈判的那人,便是张扬。

    “你们需要生存,我们需要安定,双方各取所需。”张扬短短一句话,将丁原的想法给表达了出来,落英堂不在并州之地惹出太大的麻烦,而丁原也携助他成为扫荡异己。而除了这些之外,双方各有些不太好办的事情,便向对方寻求帮助了。

    叶知秋生得如书生般模样,身形颀长,喜穿一件灰色水洗长衫,若是独行走于山间,你更容易当他是位私塾先生,而不是一位蜚名远扬的山贼头目,然而事实却是如此,做不得假。

    他接过身前山贼递过来的那只纸鹤,语气之中波澜不尽,令其退下之后,方才将星辰之力灌入,纸鹤身上光华流转,倏忽间散了开来,重又成了一张纸的模样。

    看完了上面的内容之后,叶知秋神色冷然,缓步微踱了几步之后,方才朗声将先前的山贼唤入房内。

    “叫齐所有副堂主立刻前来,就说有要事相议。”

    这个夜晚对于落英堂,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。

    ******。

    张一凡初升到第四级纳虚境,他潜心修炼着,却是没有预料到,危险比他所想的,还要更快的临到。

    此时此刻,他将一缕星辰之力注入到《太平要术》之中,场景变幻,他又一次望见眼前的山岳,还有那一羽金色的翅膀。先前亘古不变的山岳之上,这次渗出了透亮的光芒出来。

    “那是什么?”张一凡心中一动,自然而然的跃了过去,只见在那一处的岩壁之上,如同被凿出了一面镜子,上面光华可鉴,直接印出了他的影像,而除了这影像之外,还有一朵花儿,慢慢的绽放着。

    【天荒古镜】~~。

    张一凡听到了耳边一记苍凉古老的声音,看来,便是这《太平要术》的变幻,便是这【天荒古镜】呢?可是该如何用呢?张一凡苦苦思索起来。《太平要术》的前两式很容易理解,【气象万千】如盾牌,可是加强身体的防御,【天使之翼】可以提升奔行的速度,然而对这【天荒古镜】,怕是要揣摩一段时间了。

    不知不觉间,天已大亮,今日正是对于蓬莱仙岛极重要的一日,拍卖大会便是在今日开始了。而在开始以先,张一凡还有一件要紧的事需要去做,便是前往海市之上,去寻那售与他别离钩的店老板。

    他快步行了过去,可是来到商铺所在的位置之时,却发现这里的布设与昨日全然不同,而店铺老板,也换作了一位年轻人。

    “昨日的那位店主呢?”张一凡疑惑之下,向着那年轻人问道。 

第30章 刘荪公子() 
眼下天色刚刚大亮,而今日是拍卖大会的的日子,因此,原本极热闹的蓬莱海市,也是人烟稀疏,这位年轻的店老板,算是来得比较早的了,看起来,他应该是没有进入到拍卖大会主会场的想法了。他听了张一凡的问话,眼中带着疑惑不解的神情,说道,

    “你是否说的是昨日在这设摊之人,那我就不太清楚了,我是昨天晚上方才租到的店铺,今日刚刚摆出来。”

    听了这年轻人的回答,张一凡的眼神有些失落,他没有想到,在卖给他这别离钩过后,这店主便离开了此地,而究竟是他刻意将这钩卖与自己,还是因为参加拍卖大会,或是另有它事离开此地,张一凡却不得而知了。

    “看起来,也只能待到有缘,方才可以再次相见了。”张一凡想到这里,也是向这位年轻人谢过,便离开了此处。

    眼下辰光还早,离拍卖会尚有一个时辰,他便漫无目的的四处而行,突然之间,他听见了前方有争执之声。

    “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张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