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21部分

霸圣-第21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张一凡心中一动,向着快走数步之后,望见有一群衣着华贵之人,正拦住了一老一少两个的去路。

    “朗朗乾坤,保|日月,你们凭白无故的拦阻我们的去路,究竟所为何事。”这一句话带着惊恐的味道,说出来早已没有太多的威慑之意,而这声音却是张一凡很熟悉的。再望着那迎风招展不尽飘摇的旗子,还有上面龙飞凤舞写着“未卜先知”四个大字,不用多想,张一凡已知道这人的身份了。

    “这算命先生,居然也跑到了蓬莱仙岛之上了。”张一凡无奈的一笑,而围着方算子的那群人,看上去便是豪门望族,他们在一位年青公子的率领之下,向着方算子和小双咄咄逼去。而在这个时候,小双也望见了张一凡,她眼中带着乞求之意,唤道,

    “救救我!!”

    她是一介女子,手中虽仍旧握着那五色斑斓的古怪灵兵,可是威力毕竟不大,在眼前几位彪型大汉的威压之下,已是全然被压制住,根本无力反抗。

    “救命,哈哈,我们公子看上你,那可是你天大的福气,以后你的富贵荣华,定然享受不尽,又何必跟着这个只会算命的糟老头子。”立在年青公子旁边一位师爷模样的人物,嘿嘿笑着,便要来拉小双的手。

    张一凡心智通达,早已不是血气方刚之盛,遇事更是处变不惊,老谋深算,他本并不打算无端惹上一位豪门。只是在小双的一声呼唤之下,他却还是停了下来。他与小双既有先前的一面之缘,也算是熟悉,而且欺负女流之辈,终归是他所看不上的径俩。

    是男儿便当征战四方,欺软怕硬之徒,又有什么脸面自称英雄豪杰呢?

    想到这儿,他慨然飞扑上前,一阵劲风扫过,脚下悄然施展“飞沙走石”步法,如游鱼一般窜至小双的身前,提她拂开了师爷的那一只手,而后立定身形,气定神闲的说道,

    “在下并州丁刺史手下左边军统领,吕奉先,这人是我的朋友,还望高抬贵手。”

    小双如蒙大赦一般,紧紧的躲在了张一凡身后,拉住他的衣襟,只露出半个脑袋,向前望去。

    年青公子一幅年少气盛的模样,不过十八岁,却是脸上异常不屑的神情显出,“你算什么东西,可别惹得小爷心情不好,便在这里大开杀戒了。”

    他这话一说,气温骤然间降低,而四围已是有几人跃跃欲试,想要冲上前来了。张一凡不动声色,胸中星辰之力激荡开来,眼观八方,但见对方共有十数人之多,可以说是高手环立。其中有一人面色倨傲,他也看不出深浅,但想来是比他要高上不少,恐怕与丁原都有得一拼。

    而其余人中,都至少是第四级纳虚境的强者。若说实力弱些,也便只有那位师爷和年青公子呢。

    “在下虽是职位不高,但到底是朝廷命官,也请看在朝廷的面上,通融通融。”张一凡心知对方是不好惹的家伙,也不多说,便将朝廷二字给搬了出来,希望对方可以有所忌惮。但若真是打斗起来,他却也是夷然不惧,以他现在的身手,虽说只不过第四级纳虚境的实力,然而身负《太平要术》的特别功法加持,又有别离钩这等神妙的灵兵,在瞬间制住那位年青公子却是不在话下的。

    擒贼先擒王,相信擒住了这位年青公子,其他人投鼠忌器之下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而他现在摆出的谦恭之态,便是要令到对方不设防,如此一来,他的机率就更大了。

    将自己的实力放在明处,而不是尽可能的化优势为胜势,这是愚蠢的人才会做出的举动。

    年青公子却不料到自己在张一凡的心中,已然和愚蠢二字划上了等号。他依旧是趾高气昂的模样,轻摇折扇,旁边的那位师爷带着骄傲的神色,向着张一凡说道,“我家刘荪公子乃是益州牧刘大人之子,若是论到朝堂之上,比丁原还要高上许多,你若是明事理的话,还不速速让开,刘荪公子若是心情好,便可饶过你了。”

    “人各有志,不得勉强。”张一凡也不待师爷再多说什么,淡淡一句话说出来,直接封死了师爷的嘴巴,令他涨成了猪肝之色,而刘荪公子的脸色,也立刻阴沉了下来。

    益州牧刘焉,那可是和董卓、刘表齐名的人物,所辖地盘在大汉帝国之中,也几乎占据了十分之一,堪称是超级豪强,身为他的儿子,刘荪公子对于想要的东西,都是志在必得,而过往的经历,更是令他没有第二种想法。

    在他眼中,击杀张一凡,就如碾死一只蚂蚁般。

    而这次来到蓬莱仙岛的护卫,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。第四级纳虚境以下,根本没有资格来到这里。他们当中,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的角色?在听了张一凡刚才那一句话之后,几乎是所有的高手,都跃跃欲试,想要在刘荪公子面前,大大的表现一番。

    “大胆!!”其中一位第四级高手丁磊,首先就想上去挑战张一凡,却被另一人给制止住了:“此人城府颇深,想来也有些深藏不露的绝学,就由我来领教吧。”丁磊回身望去,见拦住他的乃是赵韪,也便不再多说。

    赵韪乃是此次刘荪公子的护卫之中,排名前五位的高手,数年前便突破到第五级归元境,实力非同小可,而他老持成重,端的是一位厉害角色。由他来出战,倒是十拿九稳,再好不过了。

    只见他大笑一声,突然把手一挥,身上涌出了一块青玉色的石碑。石碑上面都雕刻着华丽繁复的花纹,有云雷龙虎,更有许许多多扭曲的符文,似乎是一篇篇的天书。

    这石碑倏忽而出,立在张一凡的身前,虽然只是一块碑,却好像星辰轨迹一般的运转着,一股巨大的力场,顷刻之间,笼罩了张一凡,在这片领域之中,张一凡只觉得心头恍恍,如同被人死死的盯住,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  “青玉定神碑!”

    赵韪久未出手,是以在场不止是张一凡,许多人都未见过他战斗的模样了,这一式华丽的生将出来,却是令人眼目一亮。“果然是宝刀未老啊。”围观的众人不禁心生感叹。丁磊同样心服口服,这一式乃是幻出了一道战斗虚境,可以凭白增添许多的优势。也是要达到第五层才可以做得到的,单单这一记,他自忖便抵挡不住。

    “青玉定神,杀鬼斩神,所向无敌!”声音隆隆的响彻在张一凡等三人的耳边,缭绕不散,看来赵韪这一式虚境生成,已然将他们三人都裹在了其中。其中如神鬼般不尽的吼叫之声,早已震得小双瑟瑟发抖。

    张一凡将手向后轻扬,一阵云淡风轻,挡住了扑面而来的滔天杀意。他的神色也不慌张,昨夜刚刚突破,此刻同样战意浓烈,而赵韪实力的强大,也更加激发了他心中的斗志。在他隐于衣裳内的身体之上,淡淡的光华闪烁着,“气象万千“明暗不定,抵御着身前的攻击。

    “你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!乖乖向刘荪公子磕头认错,将那女子交出来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否则的话,任谁也救不了你。”祭出青玉定神碑的赵韪,身上紫金长裳迎风飞扬,发出宏大的声音,直逼张一凡。

    张一凡在身前身后如浆糊般的虚空之中,【天使之翼】祭出,却还是觉得速度大受影响,在这时,突然感觉到身体内的【天荒古镜】不安分的动了起来,镜中光华流转,竟然于刹那间印出目前战斗的场景。

    非但如此,这场景还在不断的变幻着,赵韪一瞬间幻作了许多的身影,似虚似幻,在四处窜动着,而道道脉络却是在镜中生出,如网格一般。

    “竟然是功法的推演!!“张一凡的心中大动,全然没有想到,《太平要术》之中所幻出来的新招式:【天荒古镜】,居然是可以于战斗之中,推演出对手的攻击路线出来。

    而看那一道道飞窜的身形,应该是可能的攻击路线,愈是清晰,便代表愈是有可能施展出来,而几处攻击的要害所在,也是清楚的标明。如此一来,在【天荒古镜】的帮助之下,他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占得先机了。

    回应咄咄逼人的赵韪,张一凡就只有一个字!那就是“战!”,巨吼从喉咙之中绽放出来,手中的七雪巫月剑飞出,化为一道银色剑芒,硬撼笼罩下来的“青玉定神碑”。 

第31章 玄冰连珠箭() 
别离钩在身体之内狂动,显然被战斗的氛围所感染,想要跃跃俗试。可是这算是张一凡的最后底牌,他还不想轻动,因此,还是手持七雪巫雪剑战斗着。只见他脚踏“飞沙走石“步,身形飘摇,剑招凌厉,虽是没有花巧,然而招招指向了赵韪的软肋所在,种种匪夷所思的攻击路线,令到赵韪烦闷到如同要吐血一般。

    若说赵韪是狂风暴雨,那张一凡便是风中百合,虽是摇曳不定,却掩不住锐利的锋芒。呼吸之间,两人已战斗了十数个回合,张一凡不退半步,悍然抵住了赵韪的攻势。

    “找死!”

    赵韪口中,一连喷出六道星辰之力,嗤嗤嗤嗤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如同射出了六道光线,一下就照射在七雪巫月剑的本体之上。他战到现在,早已是出离了愤怒,自己是早已达到了第五级的强者,对于虚境掌控的极为熟悉,可是便算这样,他却依然与一位第四级的对手打得旗鼓相当,而且对方的招式精妙,异乎准确的预判,令到他无可奈何。

    战至现在,虽未落败,然而这对于他来说,已是一大耻辱了。更何况,还有刘荪公子在旁观战,若是令到他不满,只怕于他的前途,便蒙上了一层阴影了。想到这里,他再不惜力,猛攻而上。

    吼!吼!吼!

    七雪巫月剑顿时被光线困住,奋力挣扎,居然动弹不得!而赵韪在这时大手一伸,便要向着张一凡乌云压顶,攻将下来。

    张一凡眼睛都不眨一下,脸上显现出了奇怪的笑容,这笑容让赵韪不禁心中一惊。却见到张一凡剑交左手,右掌竟是毫不畏惧,向着赵韪迎了过来!

    轰隆!

    双掌交于一处,拍得虚空运转缓慢起来!赵韪趁机在其中摧动力量,想要将张一凡击杀!

    “啊~~”小双情不自禁的惊呼而出,大大的眼睛之中满是惊恐。张一凡的这一式,实在是太过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。要知道,先前他与赵韪的对敌,虽说也令人讶异,可是在众人看来,以招式的玄妙,来补足实力上的差距,这也是能够理解的。

    张一凡不过第四级,于实力上自是要低上赵韪一大截,能战到现在已殊是不易,可是现在,他在赵韪咄咄逼人的攻势之下,却是弃己之长,与赵韪硬碰硬的对掌,这却是他们全然没有想到的。

    这种硬碰,可就再没有花巧可言了,岂不是找死吗?无怪乎小双吓得花容惨淡,几乎所有人在望见了张一凡先前惊艳的表现,再看到现如今的情形之时,都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    于赵韪来说,这却是一个惊喜,他深吸口气,气息全数涌出,再度大吼一声。

    “破!!“。

    可是双掌相交之际,他却在第一下的接触当中,感受到了对方那种空若无物的空灵之感,如同没有一丝星辰之力生发出来。再望见张一凡淡然的神色和微微一笑,赵韪不禁心中一凉,暗道莫非对方有何压箱底的绝学没有施展出来。

    他这一惊之下,手上的气力不自禁的滞了一滞,却不料,这正是张一凡所期望的效果。他微微一笑,施展出【以静治动】的功法,其实在赵韪强大的力量面前,他本来是要吃极大亏的,若是对方不管不顾,直接悍然以绝对的实力攻入,只怕他便要受重伤。

    可是张一凡却是兵行险招,他在前世身为大盗之时,便奉行剑走偏锋、兵行险着的原则,到了现在,仍是信奉着这一点。狭路相逢勇者胜,若是没有一丁点冒险的勇气,是决计不能获得巨大的成功的。

    他手臂的肌肉仿佛活过来了一般,在细小的空间之中,完成着精准而繁复的变化,一道道星辰之力在这些变化当中如万流汇入大海之中,向前奔流不息。它们在不同的地方生出,却又汇聚在了一处,激起了滔天巨浪。

    【绵延千里】~~。

    于方寸之间,力量如泄洪之水,极大的喷涌开来,滔滔不绝。赵韪感受到这巨力袭来,已是抵挡不及,脸上青白之色闪现,明显吃了暗亏。不过他的实力终究是要强于张一凡的,因此,虽是处于劣势,却并没有借力退开,而是勉力敌住,在他的想法当中,张一凡攻势虽猛,然而星辰之力的雄浑程度,却是与他不能相比的。毕竟他们之间,还有着一个等级的差距,这鸿沟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填补上的。

    只要他能够坚持到张一凡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