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4部分

霸圣-第4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闶且豢挪辉怂醯男牧恕

    他在帝国那些年偷盗的岁月之中,也遇到过数次危难,千钧一发之际,都是因着心无所惧而跨越了过来。

    而他也同样,会对于与他一样不依靠外在,只依靠自身的强者,心中起了惺惺相惜之意。

    这一战肯定是要打下去的,可是张一凡的心中却还在隐隐的想着另一个东西,那便是丁原所说的凌霄掌法,经过方才习得第一式的那一幕,他有理由相信,丁原在虚境之中,造出如此大的雪花,还有如此猛烈的罡风绝对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    在蹬到至高点时,会不会望见凌霄掌法的其它招式,这便是他所想望见的。更何况,愈是猛烈的吹动得令他飘摇不定的罡风,不也是可以更好的帮助他领悟【飞沙走石】这一式吗?想到这儿,他的身形在罡风之中愈行愈高,而他的身后,臧霸奋力直追。

    当第一缕光亮照到张一凡脸上的时候,他恍然间生出了一种神圣而温暖的味道,不知不觉,他已经来到了厚厚的云海之上,脚下厚重的云海,完全可以撑得住他的身体,太阳比任何时候都要离得更近。他体会着这温暖的感觉,眼望烈日,不知照出心中多少豪情,他的嘴角也微微的上扬起来。

    臧霸并没有比他慢多少,他的身躯同样轻盈,翻身立在云海之上,渺万里层云,天高地阔,一枪遥遥指向张一凡的身前,双方的战意,在这一刻全然散了开来,巨大的威压,直令到原本宁静的云海如波涛般翻腾,甚至掀起了巨大的白色浪花出来。

    这一刻,两人肃然而立,身形如标枪般挺直,气势如出鞘的剑。然而还未等他们发动攻击,却见到天空之上,异象生出。 

第5章 流星赶月() 
一轮皓月自云海之中冉冉升起,银白如玉盘,浮在云海之上约一丈的距离之后,缓缓停了下来,而后,却又灵动如银色的精灵,向着烈日所在之处猛扑了过去,它的光芒虽是明亮,然而相较于夺目的烈日而言,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,因此,它虽是在气势之上做到了十足,然而威力上,却是远逊于巍然不动的烈日。

    然而这轮皓月的威力,相较于张一凡和臧霸二人,却是极大的,方才现出之际,云海便涛声隆隆,这种声音在皓月发动冲击之时,便达到了顶峰,直震得张一凡的耳膜都嗡嗡作响。他眼见这异象的出现,一边运功抵挡,一边目不转睛的望着,心中在暗自揣摩是否这便是丁原凌霄掌法之中的一式。

    皓月是弱,烈日为强,以弱攻强,除了气势上占据了上风之外,没有其它的辅助,是断然无取胜的可能。想到此,张一凡倒是异常的好奇,丁原所悟出这一式的要义究竟在何处。

    眼见着烈日与皓月的距离越来越近了,皓月的速度飞快,后方都拖曳出一条长长的尾巴残像,可是它的光芒,却是在烈日的不尽光华之下,几乎变作了透明,的确,皓月虽不算是萤火之光,然而想要同烈日争辉,却也是如同痴人说梦一般。

    可是它根本却不管不顾,速度不断的提升着,发出更大的轰鸣之声,就在快要撞上的那一刻,张一凡的眼目骤然间缩紧,这并非是因为眼前的光芒太过耀眼,而是他终于望见了招式的玄奥所在。原本在皓月身后,因着飞快速度形成的如尾巴状残像,却并没有继续的拉长,而是在极快的缩短着,这种变化太过神奇,以致于他根本来不及领会,只仔细的往下看去。

    皓月在冲撞到烈日的身前之后,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地,然而在闪耀着各色光彩,如彩虹般炫丽的爆炸之中,有一抹银光如征战沙场的将军一般,显眼夺目,灿若星辰,它呼啸着,速度快到令人难于想像的地步,直接自这爆炸之间洞穿而过。

    流星~~。

    张一凡的心在这个刹那之间,如同抽搐般狠狠的缩紧了一下,饶是他全程都没有放松精神,仔细的看完了全程,还是被惊讶到了,他看得出来,这流星便是皓月在冲至一半路程之时,自它身后幻化而出的,它本身的光芒哪怕再过强烈,声势再过浩大,却都不过是虚招而已。

    气势盛到了极致过后,所有的威胁和能量,却俱都浓缩到了暗藏于后的流星之中,在最后的关头,这极小的流星,完成了最为强大的一次攻击。

    “第五式:流星赶月~~”

    张重的脑海之中浮出了这一句话,这果然是丁原的凌霄掌法其中一式,此招式看上去虽是简单,然而对于星辰之力的运用却是要求无比的精确,招式之中,处处蕴含着大开大合的要义。

    皓月生出之际,便是将自身的实力大放,务求最强大的展现在对手的面前,给人一种全力猛攻的错觉,然而攻到了一半,却又要将周身散开的能量凝练在一处,后发先至,凝于一点向对手发动攻击,如此一来,攻击的范围虽窄,却可以给对手极大的重创。

    这一式若是使得巧妙,便存在很大的可能,可以战胜比自己实力高强的对手。

    烈日黯淡无光,再不复先前的炽热,张一凡臧霸二人彼此对望着,然而谁也没有率先发动攻击,刚刚的那一幕,实在是太过震撼,以至于他们都期望着可以有多一点的时间来领悟,的确,第六级的强者所领悟出来的心得,于他们的实力提升可是有着极大的益处。

    一个时辰过去之后,张一凡终于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,伸手向臧霸扬了扬,“我准备好了,开始战斗吧。”

    臧霸被眼前这位对手所做出的姿态感到有些惊讶,不过旋即他也意识到,对方的意思便是要在他全然准备好的情况之下,堂堂正正的击败他。难道说他只用了一个时辰,便领悟了这一式“流星赶月”吗?臧霸有些怀疑,要知道,他一直都被人寄予厚望,认为他是天才般的人物,而他自己对自己的天赋也是有着极大的信心,可是在方才的一个小时之内,他虽然领悟了不少,然而若是要他使出这一招出来,却是极难的事情。

    不过他自忖自己使不出来,对方定然也不会使出,当下也是略一点头,沉声说道,“开始战斗吧!!”

    说完之后,黑铁长枪在头顶转起了圈,舞得绚烂的同时,身形向前疾奔而行,在他的头顶之上,浓浓的黑烟不断的蒸腾着,幻作了一尊大鼎的模样。

    “霸王扛鼎”!!

    这是霸王枪中最为霸气,充满力量的一招,臧霸确定了对方乃是强劲的敌手,也不敢有任何的留手,而是一出手便使出了至强一击。

    鼎在黑烟之中缓缓成形,上面厚重的篆纹次第的闪烁着,一忽儿幻作了魔王的脸,一忽儿唤作了野兽的口,明灭不定,恐怖的呜咽声此起彼伏。若是一般的强者临敌,还未接住这“霸王扛鼎”的攻势之前,便先被这些声音给扰乱了心神。

    可是张一凡的心如明镜,波澜不惊,他的方天画戟横在手中,一声大吼中,脚下踏起“飞沙走石”的步法,左腾右转,如怒滔中的一叶小舟飘摇不定,可是那一杆暗金色的画戟,却使终是遥指前方,体内的星辰之力如汪洋大海不尽涌出,流淌到手臂之上,再延伸到画戟之中,方天画戟的颜色变得愈加明亮了,这光芒笼住了张一凡的全身,放射出夺目的光芒。

    有那么一瞬间,张一凡甚至有了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,令到他身体内的热血都如同火焰般燃烧着,肆无忌惮的力量散了开来,便是他的全部了。

    燃烧吧,战意!!

    张一凡的心中大喊着,没有丝毫的留手,向着臧霸冲了过去,不过他这一式虽是猛烈,然而和臧霸的“霸王扛鼎”比起来,却还是显得威力要差上许多。

    “哼,难道你以为凭一个小时的顿悟,便可以使出方才那一式“流星赶月”吗,实在是太天真了,须知道,力量的全面爆发很容易,可是这不过是招式要义之中的一成,而重新凝练成集于一处的力量隐于其后,这才是招式的精髓,可惜施展出来的难度,便是先前的九倍之多了。”

    臧霸的心中想着这些,丝毫不惧张一凡这般硬碰硬的打法,毕竟于他而言,霸王枪他已经修炼了长达十三年的时间,如臂使拳一般熟练无比,而他也看得出来,张一凡虽然勇猛,可是所使出的星辰之力明显没有他的精纯,想来估计未达到第四级纳虚之境,因此,在这攻击之中,可以全然发挥出自己最强实力的臧霸,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有失败的危险。

    不过纵使获胜,他对于眼前这位对手还是真心的充满钦佩之意的,以第三级通灵之境,可以与他战得旗鼓相当,其中身法的巧妙比起自己还有过之,假以时日的话,他的成就一定会超过自己的。

    张一凡感受着身体外围澎湃的战意,揣摩着“流星赶月”的要义所在,不得不说,悟得“飞沙走石”的这个过程,令到他领悟这五式也有了不小的帮助,他心如止水,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,外在身体的各个部位,都已经达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,几乎所有的细胞都调动了起来,这便是火。而内心之中,却要做到半点波澜不起,缓缓的回收着这些力量,将其重新凝练于一处。

    稍不留意,非但无法凝练,更是有可能控制不住所有的力量,而造成招式的反噬,倒时候,只怕不需要臧霸的攻击袭来,他便已经败了。

    “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~~”张重眼虽望着前方,可是目光空灵,完全没有臧霸的影像,他所要做的,便是专注的完成这一式的攻击,其它的,都不在他的计划之内。其实这也是需要冒极大风险的,因为臧霸若是不与他正面抗衡,而是选择了游走相斗,只怕不需要用太大的力量,便可以自侧击倒张一凡。

    可是臧霸并没有这样去做,他的眼望着张一凡,这个极有可能是校尉之争中对他影响最大的那个对手,他心中无比渴望用自己最强大的招式去战胜他。

    黑色的鼎高度差不多是臧霸身高的两倍,在半空之中显出了巨大的模样,隆隆之声中,臧霸便如同霸王一般,单手高高举起,要将这鼎重重的砸向张一凡的头顶。

    黑鼎穿透了张一凡身前的光华,与方天画戟撞到了一处,尖锐的啸声响了起来,强烈的震动当中,张一凡立的如渊停岳峙,在方天画戟的尾部,连着他手心的地方,一缕银色的光芒悄然生出。 

第6章 孤舟蓑苙翁() 
这抹细小银色的光芒,如流星的模样,快若闪电,倏忽间生成过后,便轻啸一声向前冲去,在撞上了那方巨大的黑鼎之时,它没有半点的犹豫,如刀切豆腐般,锋利的透体而过,之后,便正正的悬在暗金色的方天画戟尖端,随着它一道,穿透字臧霸的咽喉。

    臧霸的眼神之中,一股难以相信的光芒闪耀着,他不可思异的眼望着张一凡,似乎像在看着一个怪物那般,而后自牙缝之中挤出了几个字出来,“你竟然真的领悟了“流星赶月”这一式”,说完这一句话,他的咽喉之处已是鲜血顺着画戟尖渗了下来,生机涣散开来,身体也随之消失在云海之上,显然已被移出了虚境之外。

    “那是自然,若是没有领悟,我拿什么和你斗。”张一凡开心的笑道,他眼望着手中的方天画戟,尖端的那颗星辰华丽而精致的绽放,令人全然不能将其与杀人利器连在一处,因为太过凝练,纵然只是由能量幻作的星辰,也是闪耀了好一阵子之后,方才缓缓的散去。

    疼痛恰在这时在张一凡的身体之中蔓延开来,周身上下无一不痛,且是自内而外,疼得他难以遏止,看来,方才的那一式勉力使出,还是令到他的身体难于承受啊。张一凡赶紧盘腿坐下,趁着尚在这云海之上,好生的休息片刻,也要好好的领悟一下方才在战斗中的收获。

    他体内的《太平要术》在这个时候不安分的闪烁了起来,张重屏气凝神,内视到自己的身体之中,他见到《太平要术》闪烁着如呼吸般一隐一现的光芒,山岳依旧立在那儿之外,一双明亮如黄金打造的翅羽凭空现了出来,眼望着这翅羽,张一凡不禁心念一动,脑海之中感应到【天使之翼】几个大字,心道莫非这便是太平要术的第二般变化,拥有了【天使之翼】以后,自己的速度,应该会更加的快速了。若真是如此的话,恐怕遇到第五级归元之境的星辰战士,自己或许可以有一战之力。

    第五级归元之境的星辰战士可以生出虚境,因此他们的速度和力量有了一番质的变化,一般说来,便是第四级的星辰战士,恐怕在他们的手下也过不去几招,而张一凡拥有了【天使之翼】,再运转【飞沙走石】的步法,其战斗力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境界。

    想到这里,张一凡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