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5部分

霸圣-第5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焓怪怼浚僭俗痉缮匙呤康牟椒ǎ湔蕉妨σ丫锏搅艘桓鱿嗟笨膳碌木辰纭

    想到这里,张一凡心念一动,便将【天使之翼】布于背上,一种特别的感觉,就如同真的自背上长出的两扇翅羽一般,感觉特别的熟悉。张一凡一跃而起,翅羽平平的伸展开来,其宽度差不多达到了六米,此时此刻的张一凡,就如一只翱翔在空中的大鸟一般,速度飞快,粗略的估算了一下,差不多比起先前的速度,又再度提升了半倍的速度,这已经是极可怕的提升了。

    当然,这【天使之翼】最说神奇,却也只能提升他的速度和敏捷度,不能令到张一凡真的如一只鸟的模样,在天空之中自由自在的飞翔。扇动翅膀达到可以飞翔的频率,所需要消耗的星辰之力是相当惊人的,以张一凡如今第三级通灵之境的实力,最多连续扇动十秒钟的时间,便会将力气全部耗光,因此,张一凡也不能飞往各处,对于行路来说,还是要依靠灵兽或是脚力啊。不过即便如此,张一凡也是很满意了。

    “《太平要术》果是一本神书啊,早知如此,当初就应该收藏好,否则的话,也不会落到现在只剩下半本了。”张一凡的心中想着,他可以感受得到,《太平要术》应该尚有许多的神妙的招式,须得待到他的实力更加强劲方才可以看得到,【气象万千】和【天使之翼】已经给到他惊喜,这也令到他的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  过了些许时间,他领悟了【天使之翼】过后,气力也重新恢复,便重新跃下云海,继续前行搜索了起来。

    他身在半空之中,便望见了前方一位手持钢刀的县尉,他正在慢慢的往前行去,丝毫没有留意到半空之中,竟然还有张一凡这位背后有两扇翅羽的鸟人。

    张一凡也是毫不客气,手中的方天画戟幻作了游龙,狰狞的大嘴猛张了开来,翅羽随风荡起,翱翔着扑了下来。眨眼之间,便冲到了这名县尉的面前,可怜这县尉只顾着留意来自于地面之上的危险,待到发现张一凡冲过来之时,已是只能微微的转动一下头颅,便被张一凡轻巧的削去了脑袋。

    张一凡一击得手,也不禁的摇了摇头,这次攻击太过顺利,根本就没有方才和臧霸杀得那么惊心动魄和过瘾,看来,臧霸应该算是这八人当中,实力高绝之辈,只不知道,这一群人当中,还有没有和臧霸这样的对手呢?

    想着这些,张一凡轻巧的落到了地面之上,他四处望去,意外的发现眼前的景象已是大变,雪花依旧飞扬,可是前面出现了连绵的山峦,他的耳聪目明,隐隐听见极远的所在,似乎有着水声潺潺。

    如此大的雪天,河水竟然还可以流动,难道说,在河水的旁边,会有丁原留在其中的凌霄掌法要义吗?张一凡的心怦然而动,便立刻向着发出水声的方向疾步而去,他的两扇“天使之翼”已经没入了体内,这也算是他的杀手锏,可不希望早早的被别人知晓。

    奔行了差不多十多公里的距离,张重远远的望见了一条奔腾的大河,就流淌在群山的山脚之下,雪花飞舞,落入到河面之上,便立刻融化开来。而在河岸的一侧,对着张一凡的这个方向,一位身披蓑衣的人静静的坐在那里,有如化石的模样。

    这也是其中的一位县尉吗?倒是有着难得的闲情雅致,看上去竟像是在岸边垂钓一般,全然没有全力战斗的感觉。看到这个场景,张一凡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所听过的一首诗:。

    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孤舟蓑苙翁,独钓寒江雪~~”

    这诗的意境倒是和眼前这场景不谋而合,只不过少了一叶孤舟,还有这背身对着自己的人,也不知是年青人还是老人呢。张一凡的心中想着这些无厘头的东西,手中却是半点不慢,方天画戟带着雷霆之势,呼啸着向那人头顶攻了过去。

    对于对手的仁慈,便是对于自己的残忍,于这一句话,他是有着清醒认知的,在穿越以先,除了莫小荷之外,他不会对任何人手软,这也是他从未失过手的原因,所谓的心狠手辣,不过是为了更好的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。

    眼前那披着蓑衣的人仿佛没有感应到临到头顶的攻击,身形动也不动,不过张一凡也绝不会因着他的不动而收回自己的攻击的。他的画戟在临到那人头顶不过一尺距离之时,突然再度加速,比起先前又快了一倍,这种变化猝不及防,因此,若是对方好整以睱,想要麻痹张一凡的话,那这一次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    方天画戟如闪电划破长空一般,飞冲至前带起的气息,甚至令到身前那人的头发轻轻扬起,在快要攻到的那一刻,他终于动了。

    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~~。

    用这句话来形容眼前的这人丝毫不为过,他在这刹那间的动作实在是太过迅速,让人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,而他左手一根短竿如电般击出,正正的击在张一凡挥出的方天画戟靠近前端的一个部位。

    “砰~~”只是这轻轻的一戳,张一凡却觉得手中的画戟几乎要把持不住,一股难受至极的感觉,画戟飞荡开来。这种感觉,就好像唱歌正唱到最**的节奏之时,一个臭鸡蛋迎面而来,砸在歌者的嘴巴之中,声音嘎然而止,而歌者也定会欲仙欲死。

    好诡异的攻击,张一凡的心中大惊,已不敢存着大意之心,身体轻点,跃出一丈开外,重新握紧方天画戟,摆开成为防御的姿态。

    不过那披蓑衣之人却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依旧坐在那儿,处之泰然,他举起方才点向张一凡画戟的那件东西,却原来是一杆烟袋,美美的吸了一大口过后,吞云吐雾起来。而他右手所持,乃是一根钓竿。

    “果然是在钓着寒江雪。”张一凡嘟囔了一句,再望向河中之时,却是不由得呆住了,在河中心所在之处,一叶小舟轻浮其上,在上面立着一人,手持一人长的银色大刀,威猛之态尽显。

    孤舟蓑苙翁,感情蓑苙翁并不是在孤舟上,而是在岸上,只不过眼望着孤舟罢了。看样子,舟上那人,应该便是八位县尉之一了。张一凡的心中想着这些,那人也望见了他,冲着他拱手说道,“在下张辽,雁门县尉,敢问阁下何人。”

    “在下吕布,九原县尉。”张一凡也是向他抱拳说道,他眼望张辽,见他虽是在孤舟之上,然而下盘沉稳,周身上下杀气凝而不散,看起来比起臧霸似乎还要厉害许多。而且在他对于三国的历史当中,张辽也确是个厉害人物,不过丁原的实力高绝,倒也是早就令张一凡对于这些人实力的划分,只能依着眼见,而不凭胡猜了。

    这边他端详着张辽,而张辽也在认真的看着他,未过片刻,张辽又问道,“我已经击杀了四人,你如今击杀几人。”这一句话令到剑拔弩张的气氛略略有所缓缓,张一凡正在纳闷为何张辽并没有着急进攻的意思,听了他这一句话之后,方才明白进入虚境的八人之中,也就只剩下他们二人了。

    “我击杀了二人~~”张一凡回道。他远远的望见,张辽在听见了他的这一句话之时,脸上浮起了一阵笑意。 

第7章 张辽() 
“既然这虚境之中只余你我二人,那校尉之职也便是你我之间的争斗了。我虽然希望很快便和你一较高下,不过在此之前,尚有一件事情要先解决。”张辽说到这儿,指着那位披着蓑衣不闻不问的老者,“你方才应该也试出来了,他便是凌霄七式中的一式,我想在此以先,你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这掌法的奥秘,你我一战前,若能领悟多一式的掌法,于实力也会有更大的提升不是吗。”

    这个道理张一凡自是懂得,不过他旋即想到,张辽与他在这虚境之中算得上是敌手了,又如何会给他这般极好的提升实力的机会呢?他想到这里,眼望着河水潺潺流淌的源头,却是眼中带着笑意,显是明白了过来。

    在这一处地方,除了蓑衣老者之外,还有一道瀑布奔流而下,不消说,这道瀑布定然也是丁原的凌霄掌法了。

    张辽观其个性,应该也是坦荡君子之辈,全然没有藏私之意,而是直来直去,很快便将话语挑明:“你我不妨立下君子之约,在任何一方认可的时间,来一场正大光明的快意之战。不过我先来一步,已是习得这一处的掌法,因此便算是占你这些便宜吧。”

    张一凡听他说的直爽,心中也是对于张辽有了极大的好感,起了结交之意,而他也纵声笑道,“好啊,岂不知常有后来居上者吗?我们便就此约定,谁先领悟全这里的凌霄掌法,便可以开始战斗。”

    “好~~”张辽清啸一声,双手之上气息鼓荡,星辰之力绵延不绝,便就此催动着小舟,向着瀑布下方急驰而去。这一边,张一凡便仔细观察着蓑衣老者的身形,见他周身气息不显,一幅无害的模样,时不时将烟袋送入嘴中,悠悠的吐出两口烟圈,轻松自在,他的身前连鱼篓都没有,更不用说鱼了,看起来,他的这一番垂钓,根本便不以钓到鱼为目的,而是享受在这钓鱼的过程之中了。

    周身门户大开,似乎全身上下都是破绽,可是偏偏却攻不过去,张一凡的心中想着方才被瓦解的攻击,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攻击才算是好。不过干等着总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    当下,张一凡骤然间扬起“天使之翼”,身形飞腾如流星划动,一脚跨越沧海桑田般无可匹敌的气势升腾着,方天画戟暗金色的光芒耀耀生辉,神龙在半空之中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,肆意的来回冲撞。

    一边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如潮,一边却是云淡风轻般的娴静,似乎连天地都如同被搅浑了的水一般,无数透明的漩涡飞快的旋转着,带动起如水波纹般的气息如刀,似要斩碎天地间的一切。

    蓑衣老者的眼望着前方,半点不惊,他的双手大部份时间都安静的置于身侧,只在方天画戟快要靠近自己身体之时,一杆烟袋方才如电般挥击,每一下攻击都令到张一凡的身形为之一滞。在这个时刻,若说张一凡是一位出色的舞者,那么这老者便是一位出色的破坏者,他总是会在张一凡最为难受之处,可能是张一凡都没有料到的地方,狠狠的来上一记。

    “难受啊,吐血啊~~”张一凡的心中痛苦不堪,这种打法于他而言,耗费的星辰之力是巨大的,而且根本没有办法,在行云流水之间到达速度的极致,此时的他,虽说是主要进攻的一方,可是更像是一个陀螺,被老者牵引而行。

    也幸好蓑衣老者并不发动反击,因此,他倒是没有任何危险可言。看出快打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以后,张一凡只能停下来,思忖着该用何种方式应对了。

    “慢打~~”这个想像跃到他脑海之中,也情不自禁的想要尝试了起来,于是他慢慢的走到了蓑衣老者的身前,那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,伸手举起方天画戟,缓缓的向前伸去,他体内的星辰之力凝于画戟的尖端,引而不发,只慢慢的一点点靠近老者的胸口而去。

    这么慢的速度,若是在真实的战斗之中,是决然不会发生的。不过张重之所以这样行,却也是有着他的用意所在,毕竟,对方现在不动如山,只任凭他狂风暴雨般的发动攻击,这种对战的关系,张一凡的破绽暴露出为是显而易见的。而他若果是逼得对方先动起来,那自然而然,也可以寻出对方的破绽,并加以攻击。

    这想法自然是没有错,可是张一凡的画戟愈是往前伸去,心中奇怪的感觉便愈是浓了起来,蓑衣老者淡然自若,依旧摆出无所畏惧的表情,看着身前的方天画戟越来越近,却还是不动。

    “好吧,这可是你自找的~”张一凡可不是轻易就会被别人的气势给吓倒的那种人,相反,他乐意抓住每一个送上门来的机会,此刻,眼见方天画戟离老者的胸口不过是方寸之间,当下,长臂疾伸,在这最后的时刻猛然间加速攻去。这一记攻击他断定对方是避无可避了,虽说如此短的距离,他的星辰之力根本发不出十分之一,可是毕竟是精度上的巨大优势啊,再加上以方天画戟的尖锐,张一凡没有任何理由不认为,这蓑衣老者将因为他的傲慢负上他应得的代价。甚至于,他已经想好,在蓑衣老者的身体受伤而飞退之时,他可以如何施展下一步攻击手段,他完全不介意在对方的伤口之上,再撒上一大把盐。

    “嘿嘿~~”体内的小恶魔在邪恶的大笑着,因为这一次的得手而欢欣鼓舞。

    可是出乎张一凡意料之外的却是,锐利的方天画戟明明扎在了蓑衣老者的胸膛之上,却看见老者的胸膛猛然间凹了下去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