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47部分

霸圣-第47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小心,是【十鬼阵】!!”南宫煜轻声说道,云裳水袖扬起如碧波仙子一般,手中的短剑如虹如瀑,所攻之处,都是法阵的薄弱之处,攻击之时剑发出清鸣之声,登时便令到这十鬼阵的威力大减。

    而这做法也提醒到吕布,他掏出了秋水御风笛横在唇前,一股悠扬的笛声飘荡开来,正是御魂曲的开章“定神篇”,曲声辽阔而悠远,无边肃杀之气激荡而起,一道道音波寒芒闪烁,犹星耀天际在空中遽然凝炼,似银河挥洒而出的水滴,洒落长空落在了军士的头顶上方。

    春雨甘霖,格外怡人,顷刻间便冲散了十鬼阵的无边煞气。

    张辽、臧霸等人齐齐大喝,寒芒如雨,跟随着南宫煜向前重重劈去,在他们合力之下,法阵如裂帛般散去。脚步声自法阵后方响起。

    一队百人的队伍出现在了吕布和众军士的面前。

    狭路相逢,两支队伍撞见后,都是一愣,显然这超出了他们的预期。张辽的反应却是更加机敏一些,他望见了对方的领军人物,正是何山。

    “上次不过瘾,这次你我再来打过!”大啸声中,臧霸提着黑铁长枪,狂攻而上,一式【霸王扛鼎】霸气十足,气势恢弘直冲九天云外,何山的银色长矛也是刹那间荡开,挡住了臧霸这一击。

    他的心中五味杂陈,不晓得为何会在落英堂内看到这一队神兵天降。就在方才不久,他刚刚得到消息说外围的零散驻地被一一攻破,虽说那些驻在外围的山贼实力并不算强劲,也并不算是落英堂最为核心的力量,可是这个举动却在释放着一个信号,便是对方改变了战法。而对方为何会如此清楚他们的排兵布阵,却也是何山所疑惑的问题之下。

    多点开花之下,令到他们损失极大。可是这五曲明显并未有结束的意思,而是疾冲向落英,看样子是要发动一场大战了。

    大部份人马都在落英堂入口前方的禁制法阵之中,何山此时率着百余精锐前往,便是要整顿防守事宜。他却没有想到,自己还没有冲到入口所在,却遇到了这样一般精锐力量。

    那黑塔一般的臧霸更是一冲上来,便劈头盖脸的挥枪前冲,再一次将他给牢牢的压制住。

    而除了臧霸之外,这些人中与其力量相若的,不下三五人,而在当中,他更是望见了吕布的身影。单这一点就令何山有些风中零乱了。

    “他们不是正率大军在外强攻吗?战斗打了近一个时辰,为何他们又在这里冒出来了呢?”何山苦思着这个问题,却没有答案。而他手下的百余精锐,在对方更加精锐的力量面前,显然是不够看的。但见吕布挥动着七雪巫月剑,朝前一掠如蜻蜓点水而过,剑下便多了两道冤魂,他的身形冲入之后,如虎入羊群,根本不给任何人有反击的机会。

    “砰~”臧霸此刻却不理何山的焦急情绪,枪势如电,从左侧袭来,转瞬之间近在咫尺,何山半转身斜退,矛交左手,右掌向他平平推出。

    “呜——”四周气息卷荡,掌风所过之处一团团殷红血雾崩绽,天地之间立时充满肃杀之气,正是他的“血煞掌”绝技。何山的兵器乃是银色长矛,不过在他的实力达到第四级纳虚境过后,便驻足不前再难寸进,这一停便是六年之久。直至六年后,他在幽冥山脉的深谷之中,无意间寻得了一处血池,通过血池之中的煞气,再辅以法阵的加持,却是令到他琢磨出了一套血煞掌法,使出来比起他的长矛还要厉害,且诡异无比,处处都透着凶险。

    也正是因着这“血煞掌”,他方才突破到了第五级归元境,成为了叶知秋手下第一悍将。

    上次与臧霸的战斗之中,他见臧霸不过是第四级的强者,心中的骄傲令他根本没有使出这至强的血煞掌,而是一心想要以长矛赢得战斗。

    但今时不同往日,他手下的精锐被人如割草般击杀,若再有丝毫藏私,只怕便是教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了。也是因着此,他便直接使出了“血煞掌”出来,果然,一招过后,便立刻扭转颓势。

    何山的拳风甫出,搅动起四面八方的天地精气,在拳意驱动之下激荡汇聚,化作一轮血日迸射出漫天光华锐不可当。殷红血雾如残阳晚照不可一世,破开臧霸的黑铁长枪直驱而入,直朝他的胸口攻去。

    藏霸见势不妙,胸前门户大开,却也无所畏惧,左掌向胸前挡去,如铁闸骤合封住来拳,抽身向后急退。

    “砰!”拳掌相交,臧霸只觉得一阵气血翻腾,身上更是嗤嗤冒烟,如被灼一般,血雾不单令到何山的攻势威猛,更加有一种燃烧身体的古怪作用。可是他全身隐隐作痛,身形却依旧如铁塔半点不退。

    “我们再来!!”他大吼一声,又一招“流星赶月”,长枪踏云逐浪飞卷出白芒一片,星辰璀璨幻出慧尾紧随其后,带出了惊天动地的一记反击。

    它哪里晓得,楚天虽然参悟洗心境界不久,但已尽得苍云神殿所化的元气灌注,一身功力强横绝世霸道至极,比起普通圣阶十层高手来更超出不少。

    两人连战了数十个回会,都是不分胜负,而何山手下的精锐人马,已是几乎被屠戮干净。

    吕布伸出大手如鹰爪,星辰之力勃然而发,一把攥住了其中一位山贼的脖子,厉声喝道,“叶知秋在哪,都有些什么人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  “不能说出来。”何山心道要糟,感紧大声叫道。可是以怪他平日里只以勇悍相论,从不重视手下的德育操守,到了此关键时刻,便显出了问题出来。那位山贼战斗力还成,可是忠心几乎没有,此刻性命在吕布的手中,立刻竹筒倒豆子般,将所有的情况都说了出来。

    而何山无奈恼怒之余,却突然望见身前的臧霸浑身上下发出了淡淡的金光闪烁,一股股气息游荡周身,洒逸灵幻无迹可寻,散发出沛然莫御的天道神韵。他的身体周围生出了重重虚影,金光闪烁如星辰经天,蕴藏渺渺天意冥冥威压逼迫在他的身前。

    黑铁长枪如山重压迎面砸下!!

    “这臧霸竟然在同自己的战斗之中突破了!”何山的心中涌起一股哭笑不得莫可名状的难言情绪,他一腔怒火向对方倾泻,却没料到却成就了对方,令其实力大进更上一层楼。

    不甘心中,他的长矛扔在一旁,两掌幻出七道血煞精魄,带着尖锐的呼啸之声,分袭臧霸左右,

    而突破过后的臧霸仰天长啸声震九霄,黑铁长枪如旋风般舞出浑园黑光,笼罩住何山的血煞精魄气,将其生生绞碎。

    “啊?!”何山勃然变色,做梦也想不到臧霸居然只用了一个回合便彻底击爆血煞精魄,看起来臧霸这一次突破到第五级归元境,实力的提升至少有数倍之多。

    张辽在旁观战,也是羡慕不已,他和臧霸实力都是第四级巅峰之境,距离突破咫尺之遥,先前他的实力尚要略胜一筹,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被臧霸占了先机,率先突破到了第五级。

    “看起来,我也要加油追赶了!”张辽的心中暗暗立定决心。

    而后的战斗再无悬念,在臧霸的重压之下,何山体内的血煞开始反噬他自己的身体。以血池这等凶煞之物修炼虽说有奇效,然而风险也是同样很大,何山可以很明显得感受得到,当血煞之气侵入到他体内,和鲜血相融之时,就如同一只蜇伏在他体内的魔鬼,开始放心啜…吸一般,体内的血液疾快的被抽空。

    未过片刻,何山便倒在了地上,他此时面目狰狞,身体竟然变作了只有以前十分之一的大小,散发着可怖的气息。

    小规模的遭遇战结束了,在吕布等人的强悍实力面前,何山所谓的精锐力量被屠戮一空,只余下一人如小鸡般,被抓在了吕布的手中。

    眼望着何山的惨死,再感受着这片区域之中的森冷杀意,他不由自主的微微战兢起来。

    只听他高声叫道:“官爷饶命—我所知道的,全都说出来了啊!”

    “既是如此,”吕布拳劲一吐,将那人打得飞起,“你在前方带路,若是胆敢耍什么花样,我便将你轰作渣滓!”

    “是,是,”那人一边语无伦次回答道,一边踉踉跄跄往前行去,一众军士紧随在他的身后。 

第69章 碧磷斩() 
这位山贼一边在前引路,一边语速疾快的介绍起堂中的情形,当真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他虽然跟随何山多年,可是连第五级纳虚境的何山,都死得如此之惨,他的反抗,岂不是自寻死路吗?

    既是存了这个念头,他便以自身的性命为念,在吕布面前的表现,不可谓是不卖力。而一路奔行之中,时不时可以见到有人影在旁侧闪过,显然是堂中余下的山贼,可他们战斗力低微,根本不敢靠上前来,所能做的,便只有通风报信,好令前方早早准备了。不过吕布虽望见他们,却也并未犁庭扫穴一鼓荡尽,他所谋求的,乃是擒贼擒王,首恶若除,余不足惧。

    叶知秋对于自己苦心经营的落英堂极为看重,所布的禁制法阵也是下了极大的气力,所在之处依险而守,借着天时地利,外加重重的法阵庇护,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。

    然而他却从未想过,自己的落英堂会被自内而外的攻破,因此,内部的禁制法阵虽有布设,品阶却不算高,而且疏散得紧,此刻在吕布率众猛冲之下,再加上南宫煜精通法阵,他自己则擅于破阵,根本便马不停蹄,飞冲向前。

    “再往前便是堂主,哦不,是叶知秋的清玄洞天了,此处所布的清玄法阵威力不小,吕刺史可要小心。”

    听着这山贼假意的关心,吕布冷哼一声,也不多言,眼见到前方一处冒着滚滚白雾的洞口出现在他的面前,他便大手一挥,将这山贼扔到了一旁。

    “若不想早死,便赶紧离开这里吧。”他这一句话虽是说与这山贼听,却是刻意气沉于胸,声震数里之外,如雷骤然炸响。

    料来在这个时候,落英堂的正门已然开始了战斗,而他们在内部的这一番覆雨翻云,加上何山死去的消息传出去后,这一班乌合之众还有多少战力可想而知。

    被吕布所抓的山贼摔倒在地上,翻了数滚后爬起身来,不敢有丝毫停歇,便向外逃去,他无意之中,变作了吕布的传声筒,引得落英堂内,一片风声鹤唳。

    而在此时,吕布已然冲入了洞口之内。他身形如大鹰展翅,背上“气象万千”幻动而出,经过了这段时间实力的提升,“气象万千”也是起了一番变化,不再只是如盾的模样,而是虚虚的幻出了嶙峋的山石横亘于背上,宛若一座山峰的幻像般虚虚伫立,更加令到吕布有一种不动如山的沉稳气质。

    他体内的别离钩如活物般灵动,不安份之极,若不是吕布刻意的压制,只怕早已跃出体外了,不过这别离钩乃是吕布的杀手锏,不到万不得已,他也不会轻易将其用出来。

    星辰之力丝丝缕缕的荡出了身体之外,他的心神舒展开来,感应着身前禁制法阵微小的变化和脉络。南宫煜随在他的身旁,手持短剑,云裳婀娜,只见她移步轻跨,清水莲华的俏丽脸庞,没有丝毫表情,显出了云淡风轻悠然之态,眼中朦胧出一片烟水光华,淡淡向外望了过去。

    ““天隐阵,星天元辰阵,离光**阵,聚元炼气阵…“她一口气念出了十多套子阵的名称,眼神之中,现出了肃然之色,而手中的短剑虚指,却是在引导着张辽和臧霸等人攻击的方向。

    叶知秋在清玄法阵的后方,眼见到阵中的景象,也是恨得咬牙切齿,他乃是第六级洗心境的强者,在这幽冥山脉之中成名日久,自是有着一番威严。而这清玄洞天在落英堂中自成一体,被打造成犹如仙境般的存在,却也是他个人的喜好。

    这里大部份时间都是他的静养修炼之所,因此,攻击性的法阵并不算太多,虽说品阶并不低,然而在吕布和南宫煜两位极富经验的摧毁之下,每一次攻击,都令到他浑身发抖,情难自禁。

    ““吕布,我要杀了你!”他喃喃自语道,手用力的攥紧,握成了拳头。

    那日烈站在一旁,一方面对于叶知秋在败相已定之下,仍放出的狠话露出了不屑之意,另一方面,却也是对于眼前的吕布心中大感好奇,

    “这人计谋多端,有机会,我倒是期望可以和他来上一次正面对决。”他的心中想着。那日烈也是才华横溢,虽然实力并不强,然而却是于禁制法阵和战阵俱都精通之人,乃是刘荪公子手下不可多得的人才。这一次过来前,刘荪公子也是多番叮嘱,务要保护他的安全。

    “你们保护那日烈大人杀出去,我留下来看有没有击杀吕布的机会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