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46部分

霸圣-第46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人临阵脱逃,这本是惯例了。毕竟,他们做山贼是被逼无奈,走头无路才选择的,指望他们有崇高的牺牲精神,没有太多可能。而命在旦夕间,保住小命当然是最为重要的事情。

    而事情已是急到连何山都坐不住的程度,那显然是要走的人数太多了。

    “沙摩炽大人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叶知秋在实力上不弱,可是指挥并不是其所擅长,在经过前一次的战斗失败之后,的确如张一凡所想的那样,他已是将希望俱都放在了这一群外来者身上。

    沙摩炽并未答话,而是向那日烈略一示意,那日烈会意的立起了身,昂首说道,

    “落英堂中的山贼号称有三万之众,可是依我看,可用的不过数千而已,其余都是废物,离开也不足为虑。”此话一出,高傲之气立显,何山是个火爆脾气,面上早已怒意尽显,若不是叶知秋不断的示意,只怕他立时便要翻脸。

    可那日烈却连正眼亦不看他,继续说道,

    “当然,此时若是数万人密密麻麻的离开,我们便真正的中了这吕刺史的计,其结局将一发不可收拾。依我之见,当前要做的,只有两件事情,其一,利用此机会,将那些愿意上阵拼杀的弟兄们甄别选出,许以重赏,组成数支精锐的队伍。余下的人上阵亦是累赘,也就不需要用了。其二,便是要立威,当前战局之下,便算他们不能上阵,却也不能离开,只要他们不走,便代表对方的计谋根本难以奏效,这样他们的士气也会下降。至于如何立威,我想你们不消我说,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吧。”

    何山虽是心中不忿,可是听对方这样一剖析,却也是豁然开朗,那日烈寥寥数语,将对方的这一计给化解,的确是一个厉害人物。

    叶知秋对于那日烈的这个想法,自然也是拍手称好,他立刻召来一位负责内务的副堂主,令他与何山一道,将这奖罚之事给定了下来。高昂的赏金,立刻将一些亡命之徒的眼睛,给瞪得骨噜噜的溜圆,同时喉头咕咚咕咚的大咽口水之声响起。

    “杀死一名普通军士,赏十金~”

    “杀死一名屯长,赏百金~”

    “杀死刺鸣,赏万金~”

    几乎每报出一个悬赏数字,下方便引来狂吼声一片,当真钱财是连鬼神都可以驱得动的啊,最后说到万金之时,下方雷动一片,所有人陷入了疯狂之中,却没有想过,他们究竟有性命拿得到这些。

    而那些闹得最凶的要走之人,在何山手起刀落霍然斩杀之后,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不敢再提。

    “我们与官军斗了许多年了,以前没有输,如今也绝不会输,若再有人在此时提要走,便先问我这刀答不答应。”何山刀头淌血,身形如山眼如铜铃如修罗般可怖,而他后面说出的话,却也令到这些人心头一松,

    “当然,你们上战场便可以得到赏金,若是不想上的话,我也不逼你,便在堂中呆着便成。” 

第67章 自今日起 便叫吕布() 
臧霸最近的心情并不太好,就在第一次酣畅淋漓的大胜过后,张一凡便再没有冒进,每日里,舆论上的攻势占了绝大多数的时间,两军鲜有正面的对垒。而向着禁制法阵发动的攻势也并非没有,可是对方在虚虚实实之间不断的变幻着,再没有如第一次那般迎面而上,而是一种蓄势待发的模样,其含义极为明显,便是在战力悬殊的情况之下,要么不战,要么便是死战。而后一种伤亡极大,却是张一凡所不愿的,因此,战局变得难熬起来。

    更加打击他们信心的,除了舆论上的攻势并没有太多奏效,对方并没有因此而人心涣散以外,还有另外一点,便是无休无止的骚扰。自蝶山谷至落英堂,正常行军不过半个时辰,可是现如今,在对方的不断骚扰之下,他们需要花上两个时辰,方才可以行完全程。而且对方如苍蝇一般,攻其不备,奔逃极快,令他们不胜其扰。

    到了夜中,对于禁制法阵的攻击更是不间断,甚至在群山之中点击火把,引得如同千军万马聚集于前一般,让他们紧也不得,松也不得。

    “密切注意对方的动向,小心为上。”张一凡淡淡的命令,已是快要将臧霸逼得疯了。

    “给我三千军士,我立下军令状,三日内攻下落英堂。”他迫不及待的向着张一凡请战,可是张一凡却云淡风清的给驳了回去,“时候未到,接下来的战还有得打。”

    所有军士当中,最耐得住性子的当然要属南宫煜了,她不断的完善着自己的禁制法阵,令人恍惚间觉得她想要在此处安家一般。

    ******。

    不知不觉十日转瞬即过,这一晚,张一凡将众将召聚了起来。

    “诸位对眼下的战局有如何看法。”张一凡笑着说道。

    “都快要逼疯了,还能有什么看法。”臧霸心直口快,第一个说了出来。陈宫轻抚短须,面带沉思之色,

    “这段时间我们的劝降策略效果不佳,长此以往的话,只怕于士气上,有此消彼涨之忧啊。”

    “哦,既是这样,我们便在明日破晓前,解决战斗吧!”张一凡见众将一般无二的心思,其实也是胸中透亮,当下,他朗然一句说出,却是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他们原本以为在此僵局之中,张一凡会有所变通的想法,可是他们私下也都讨论过,愈是讨论,便愈加的发现在目前的情形之下,找不到太好的破局之法,倒极有可能形成虎头蛇尾的局面,悻悻然主动退回。

    最坏的打算便是强攻了,可是现在若是发动强攻,且不说成功的概率不到五成,便算是攻破了,也会比第一日受到的伤亡要大上不少,而这种做法不单单不符合这段时间所见到张一凡的性格,也同样会为最后的胜利蒙上阴影,让人对他的指挥能力加以诟病。

    而若是不幸败了,那便是比主动撤退要更加糟糕的结局了。

    可是现在张一凡却是突然放言,要在破晓前解决战斗,这不得不令到他们大吃一惊,暗道莫非是张一凡突然间转变了心性。

    就在众将的讶异之中,张一凡轻拍了拍手,一位军士走上前来,他的手中,托着一份地图,这地图在张一凡的背后展开,乃是是一份地图,上面所绘的地方,却有不少都是底下的众将所见过的。

    “竟然是这一片区域的地形图!”陈宫霍然立起了身,眼神之中有种难以置信之色。他生性闲懒,不过在这段时间,也在为张一凡最近并不太积极的表现而有着不小担扰,可是张一凡不急,他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
    的确,随着战事并不算激烈,张一凡冲在阵前的时间少了许多,这几日甚至都没有随队出征,也无人知晓他在忙碌些啥。然而今日眼前的崭新地图现在他们的面前,他们方才知晓,原来张一凡默默的做了多周密的准备。

    在出征之前,张一凡便精心挑选了百名实力不弱的哨探,由他亲自调度指挥,这些人甚至连蝶山谷都没有入,无人知晓他们身在何处,做了哪些事情,然而今日的地图一现,这百名哨探的功劳难以埋没。

    在张一凡的眼中,这百名哨探便算作了他对于整个战局的眼睛,通过这些情报,他飞速的做出各种判断,而这些哨探在他眼中的价值,绝不亚于一支精锐的千人曲。而在指挥哨探搜集情报这一方面,张一凡可谓是轻车熟路,做得极好。

    但见到地图之上林木森森,沟壑条条,各样的细节都几乎囊括其内,而他们这些时日遇袭的地点,对方有可能埋伏的方位,队伍调动的方向,预估的禁制法阵名称和品阶,详尽无遗。

    有了这些数据之后,对于落英堂仍在暗处的势力和区域虽然尚未见到,可是张一凡已然是可以估出**不离十的内容。

    “不要相信眼所见到或是耳所听到的那些,有些时候,这些反而会令你落入陷阱之中,唯有全面的数据方才可以客观的反映出最为真实的情况,有了这些,我们才可以做出最为正确的决定。”张一凡此刻说出的一番话,比任何时间都更有说服力。

    有了这些数据,接下来的作战安排便是件极容易的事情了。在张一凡的安排之中,战斗将在明日凌晨寅时打响,介时五曲齐出,分袭五处最有可能的外围据点,化被动骚扰为主动攻击,务必在一个时辰之内解决战斗,而后集中到落英堂的正门所在之处,发起强攻。

    除开这五曲之外,另有二曲晚半个时辰出发,居中策应,随时应对突发的情形,并对于试图增援或撤退的山贼进行攻击。并在前五曲攻破落英堂入口之后,严严守住入口。

    他的命令连珠般而下,各曲的任务俱都安排妥当,然而,牙将已上的将领却俱都留了下来。

    “你们随我行动。”这是张一凡的最后一道命令。

    *****。

    夜晚依旧是落英堂们不依不饶的夜袭,不时闪出绚烂的火光和嘶吼,在表明着他们仍在顽强的抵抗。

    南宫煜率领军士们布下铁桶般的防御,悠然应对,显出了游刃有余的姿态。在一番喧闹过后,黑夜重归于平静,山谷中的气候是有些阴冷的,待到晨起,薄如纱的雾气和着水珠,给人一种如在仙境的感觉。

    随着时间的流逝,缓缓变亮的天空突然黑了下来,黎明前的黑暗,如同上天玩笑般的巨掌骤然盖下的黑布,漆黑一片之中,寅时到了。

    军士们早已不是先前训练中的那般神情,如下山猛虎般蜿蜒出阵,脸上带着肃杀之气。若说最早的那一次战斗,给到他们爆鹏信心,从此不再畏惧战场的话,那么这连日来的刻意压制,却是让他们的战意如弹簧般越压越紧。

    在这一刻释放出来的气势,直令到山谷之中的雾气更加的凛冽了。

    张一凡早已整装立定,待时候一到,向外便走,张辽、臧霸、南宫煜和陈宫等人俱是跟随在他的身后,可以说是精锐尽出了。

    “吕刺史,我们的任务究竟是什么?“臧霸战意昂然,向着张一凡急切的问道。

    “偷袭!”“张一凡的回答简短而有力。

    这时候天色已然黑透,幽冥山脉之中飘浮着白茫茫的雾气,重重山岩掩映,如一头头蹲踞在山谷间的巨兽,影影绰绰看不真切。

    张一凡率众在一条僻静的山径上行走须臾,前方峭壁耸立到了尽头。这种感觉同样令到他兴奋不已,穿越前后的两个不同的身份在这个时候,似乎完美的重合了起来。

    男儿当征战四方,而这片世界之中,他开始有了一帮可一同征战的好兄弟,也有了争霸天下的大好资本,一切的一切,都在朝着他所期望的变化发展着。

    “既然这样,从今往后,我便叫做吕布了。”在这一刻,张一凡抛下了自己穿越前的那个身份,也同样点燃了新的梦想,燃烧在他的心中,热热烈烈的划破长空如虹。

    “就在这面山石嶙峋的峭壁下方,有一个密道,经由此,便可以深入到落英堂的内部了。”吕布大声的说完了这些,身先士卒率先如狸猫般往下坠去,而其他军士听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,也是士气大受鼓舞,纷纷往下。

    经由先前七曲军士的主动进攻,落英堂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些队伍之上,但饶是如此,吕布还是将百名哨探派出,分驻各地,确保他们这一路的行踪,不至于被对方发现。

    在他的精心安排之下,这趟计划可以说已然是万无一失,未过多久,他们便寻见了先前的那个洞穴,迈入之后,经由传送阵来到了落英堂的内部。

    巨大的而宽阔的走道上没有人影,想来他们此刻已是被吕布所安排的多点攻击,忙得焦头烂额,面对此情此景,吕布又怎可能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。他令五百军士前往入口处,攻占大门,将正面合作一处的五曲军士迎入落英堂内,而他自己,则率着一种精锐力量,照着先前通过守卫所了解到情形,朝内冲杀而去。 

第68章 臧霸突破() 
冲不多时,吕布只觉得心中一紧,体内的别离钩轻动示警,预示有前方有凶险正在降临。

    而就在此时,他眼前的景象一变,如云如雾难看得清楚,耳畔响起一阵阵恶鬼哭嚎,或尖锐凄厉或沙哑幽咽,如同潮水般向心神所在之处冲了过去。紧跟着眼前幻想丛生,无数冤魂厉魄的虚影在身边围绕飘舞,有的坠入油锅、有的身背刀山,有的深陷火海,诸般惨象不一而足,仿佛一霎那间时空转换,已来到炼狱之中。定力不足的一些军士,登时不由自主的掉落兵器,手捂住了耳朵。

    “小心,是【十鬼阵】!!”南宫煜轻声说道,云裳水袖扬起如碧波仙子一般,手中的短剑如虹如瀑,所攻之处,都是法阵的薄弱之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