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45部分

霸圣-第45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隽性诘焦鹊耐馕Р挤馈

    趁着眼下山谷之中还有些许的光亮,她率着这些军士沿法阵的入口往外绵延五里之多,布下了【七星明暗哨】。这种哨探是布在法阵的外围,本身既不属于幻阵,也不属于杀阵,然而与法阵的内部遥相呼应,却是可以在敌人来到此处之际,便会发出警示。

    现在的布阵主流当中,明暗哨的做法已是甚少用到了,因为布设的成本不低,且需要对于敌人的冲入路线有良好的预判,方才可以针对性的将明暗哨布下。而明暗哨的好坏,是先发现敌人,还是先被敌人发现,这些都考量着布阵师的水平。

    到了后期,因为无法评估出这种布设之法对于战斗胜败的影响,已是甚少用到,而是更为直接的通过幻阵和杀阵品阶和关连性来判断。毕竟这些在战斗之中,可以明显的看出效果出来。现如今朝廷对布阵师的考核,早已将明暗哨的布设这一项去除,因此,除非是对其有特别的爱好,否则布阵师们绝不会在这一项上花费大的功夫。

    “真是没劲啊,看他们打胜战打得过瘾,我们干看着不说,晚上还要在这里做苦力,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”

    “小声点儿,可别被南宫姑娘听见了。”

    “我实话实说,有啥好怕的,确是如此啊。”

    “还是好好表现吧,说不定过两天,咱们也可以到战场上过过瘾。”

    南宫煜耳聪目慧,对于这些军士的谈话早就听在耳中,她却也不多言,大部份时间寂静无声,时不时的出言指点一二,仿佛除了法阵的布设之外,再无关心的事情了。

    而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,有几道黑影一闪而过后,便消失不见。

    “在加固昨日布设的禁制法阵,”沙摩炽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,“看来这位新任刺史虽说手下强者众多,自己实是一位小心谨慎之人啊,如此说来,当日在大战之中,丁原身死他却活下的原因,恐怕也是如此吧。而今日大胜之后退却,也应该是这个原因了。”

    “古往今来成王霸之业者,又有哪一位不是杀伐果绝之辈,这吕布太过小心谨慎,这倒给了我们接下来的可乘之机。”那日烈沉吟了片刻之后,说出了这些。

    “那依你之见,我们接下来可以做些什么。”沙摩炽也是佩服那日烈的聪明机智,这一趟出来,那日烈作为他的助手,也确是替他解决了不少问题。

    “既然对方加固禁制法阵,我们便将计就计,率兵推进佯攻,令对方有所顾忌之下,不敢轻易率更多力量发动攻击。而我们可以在蝶山谷至落英堂这一路迂回骚扰,令他们不胜其烦,再将禁制法阵做出改进,布下重重疑兵虚阵,以此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。如此这般,我们这百余名精锐力量,便可以乘机发动突袭,一举将其击杀。”

    那日烈将这些想法娓娓道来,他就如一位有耐心的猎人,当发现了敌人的漏洞之后,便不厌其烦的撕扯着这个漏洞,不断将漏洞撕裂得更大一些,直到可以钻得进去方才停手。

    沙摩炽也是面带笑意,

    “这方法甚好,我们便立刻开始行动吧。”

    *****。

    布设好的七星明暗哨闪烁着银光点点,如萤火虫飞扑到黑暗之中,给到了这如水的黑夜些许的温暖,数息之后光芒便寻不见,而温暖却留在了南宫煜的心中。

    她的思绪似乎飘回到了十数年之前,在那个时候她不过六岁,跟在最爱的父亲后面,看他手指疾动,如艺术般的布设着一道道法阵。

    “法阵也是有生命的,它能够感应到你的气息,你若是安静下来体会,便可以和它连在一处,”

    “你骗人,我怎么都感受到到呢?”南宫煜气鼓鼓的嘟碰上小嘴,而父亲却是微微一笑,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小傻瓜,耐心点,等你再大些的时候,就可以感受得到了。”

    “嗯,总有一天,我也要成为像父亲这般厉害的布阵师。”南宫煜看着父亲郑重的说着。

    温暖的回忆戛然而止,一簇火焰狰狞的自她的脑海之中跳了出来,如张牙舞爪的恶魔,肆意在她脑海之中噬咬着这些温暖,两行清泪自她眼中簌簌而下。

    这时,一只大手轻轻的按在了她的肩膀之上,令她不由得吃了一惊,回头一望,却是张一凡。

    “他来这个地方做什么?”南宫煜心中一惊,也在此时惊觉到了自己的失态,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,拉开了与张一凡的距离,而后,伸袖轻抚去脸上的泪痕。

    “在我们的记忆之中,总会有些不太想记起的回忆,这的确是件让人难受的事情,然而我们还有明天,不是吗?向前看得更远一些,因为在那个地方,一定会有我们想要追寻的东西。”张一凡寥寥数语,安静的神态令到南宫煜心中一暖,她眼望着张一凡干净明亮的眼神,那种朋友间关切的感情她可以感受得极清楚,却也是她许久都未曾触碰过的东西了。

    “谢谢~”南宫煜的心只略微触动了一下,她很快恢复常态,说了这句之后,便想要离开此处,在张一凡面前的失态是她所不想的,她也想尽快的逃离这片令她触景生情之地,回到那属于她一个人的地方,安静的生活。

    “你不想知道我今日这么痛快答应你的原因吗?”张一凡的这一句话,令到南宫煜驻足不前,的确,她没有想到张一凡在她说完了这些之后,便派给她一千军士,而对于其他将领极为关心的下一步计划,却是全然不提,这种安排有些随意,不过她也并不希望想太多,只想着要做好自己份内关于法阵的这一块内容即可。但是张一凡这个时间主动提了出来,她便也有了想要了解之意。毕竟,这是评判她所做是否有价值的一个重要环节。

    “究竟为何?”南宫煜轻启朱唇,缓声问道。

    张一凡寻了一处土丘,坐了下来,方才慢悠悠的说道,

    “因为我发现这件东西。”张一凡说到这里,手中举起了一块晶石,虽是在黑暗之中,晶石却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,内里有如乳汁般的液体缓缓的流动着。南宫煜久谙法阵之道,对于这些布阵的材料自是一眼便认出,然而她却是不解张一凡为何要问这个问题,

    “这是六品琉黄晶,产于部西南之地千尺沼泽之下,材质坚硬无比,可大量容纳土属性灵气,是炼制土御性法阵的上佳材料。”

    她淡淡的说了这些,眼光之中骤然起了神彩,显然是明白了张一凡拿出这晶石的用意所在了。 

第66章 重赏之下有勇夫() 
“这晶石产于西南之地,本不该作为北方之地布阵的主要材料,你怀疑有自西南而来的高手,在暗中帮助落英堂?”长年与危险打交道的南宫煜,这方面的嗅觉的确亦是很明显,她虽然没有亲临今日的战斗,然而眼见张一凡将晶石拿出,却已然猜到这与今日的战斗有关系。听了南宫煜的这个分析,张一凡也是微微一笑,说道。

    “在我今日对于落英堂的战斗之中,有种感觉很是奇怪,便是这禁制法阵有许多地方,显得突兀异常,某些地方似乎是在仓促间加强的,这应该不是布阵的惯常方法,因此,我得到了这块六品晶石过后,便将它带了回来,以你的见解,这晶石在禁制法阵的布设之中,应该不算是不可或缺的材料吧。”

    南宫煜点头称是,

    “琉黄晶虽是六品,算是珍贵的材料,然而究竟是出于西南,诸多禀性都是与湿润的气侯相和,若是在北方使用,反而不能发挥出它的最强效用出来,而且就我所知,北方的土磷石与其作用相若,于法阵上反倒是更适合的材料。”

    “这便对了,”张一凡见南宫煜如此说来,面上的表情也是舒展了开来,说道,

    “先前我在蓬莱仙岛之上,得罪了益州牧刘焉的公子刘荪,他扬言要报复于我,时至今日,仍未见到其出现。而昨日出城之时,我隐隐感受到莫名的杀意,虽是一瞬即逝,可是仍然令我难以忽视,再见到这阵法的变动,便起了警惕。你既然说这琉黄晶产于西南之地,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,这不速之客定然是他无疑。”

    两人正说到这儿,就见到了南宫煜手中光芒轻闪,如璀璨的星星般闪烁不定,南宫煜见到这光芒,赫然起身,柳眉轻扬道,“不好,有敌夜袭。”

    可是张一凡对于敌袭,却并没有太大的惊讶,反倒是对于南宫煜手中的光芒起了好奇之心,

    “你这光芒是何物,为何竟可以在阵法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之时,发出预警。”

    “这是七星明暗阵,布在阵法之外,便是起到预警之用。”南宫煜说到这儿,眼中不由得又起了一层雾气,不过战况紧急,她很快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唤来了供她调遣那一曲的曲长,曲长一听有敌夜袭,登时战意盎然,领命便退去准备了。

    “需要再增派其他曲参与战斗吗?”调遣完毕过后,南宫煜向张一凡问道,而此时,阵法已然是喊杀声一片,不时有松散的火芒耀起,在黑夜之中,到底有多少人在谷外发动进攻,却是望不太真切。

    张一凡却是淡然说道,“没有太多关系,对方便算是攻,也是佯攻,而且这一下发动攻击,反倒令到我心中的想法更加确据了。”

    的确,今日这一战张一凡大显神威,连破落英堂数道防御,料来对于叶知秋来说,看到他苦心经营的产业被攻的千疮百孔,早已是心中忧色密布,此刻加固防守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主动挑起战端呢?况且山贼的战斗并没有太多章法,防守已是做得如此之差,进攻则更加不行。

    因此,对方这般无所畏惧的发动攻击,原因定然是一点,想要打乱张一凡的布署,好混水摸鱼。而能够做出这般计谋之人,定然不是位太差的军师。这种人在落英堂之中决不会有,否则的话,今日对方战阵上的表现也不会那么差,因此可以断定,这位军师也是自外而来的。

    “他们当我是小心谨慎之辈,却没有料到,我所擅长的乃是在刀尖上跳舞。”张一凡自对方的迅捷变招中,已然感受到了叶知秋的无奈,和辅助他之人的强势,显然落英堂已是将诸般指挥的权力交于这些外来人,而自己的这次主动撤退,也是令到对方认定自己是小心谨慎之人。

    “既是如此,便将计就计,我们将这蝶山谷的防御,要建得更加强大。同时对于他们晚上的进攻,全力应对,如此一来,他们才会一步步落入被动之中。”张一凡全然不藏私,将这些想法俱都说于南宫煜来听。

    南宫煜听完之后,也是不由得对于张一凡大感钦佩,她没有想到张一凡的心思如此缜密,将这整个事件抽丝剥茧,分析得如此透彻,且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疑点,这些特质,已足以令到他在乱世之中,找到他自己的势力和地位。可她同时也有些意外,这番斗智斗勇的战斗仍未结束,而且输赢关系到张一凡的刺史之位,他竟然悉数告诉了自己。

    “你便不怕说与我听后,令到此事泄露吗?”听了南宫煜的这一句问话,张一凡灿然一笑,露出了好看白皙的牙齿,“我早已你是朋友,自是要以诚相待。”

    “朋友~”这个温暖的词语自张一凡口中极自然的说了出来,却是令到南宫煜身形不由自主的一震,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,“你就不怕,信错了朋友的代价吗?”

    “相较于我所期望交到的那种朋友,这代价还不算贵。”张一凡说到这儿,也是立起了身,

    “今夜便辛苦你了。”说完了这一句,他便转身离开,只留给南宫煜一个背影,还有许多的沉思。南宫煜心中思考着张一凡所说的这些,关于朋友关于未来的话语,却不晓得这位年轻的刺史,已然不知不觉在她的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。

    *****。

    虽说受到了敌袭,然而在禁制法阵的保护之下,并没有山贼真正的冲入谷内,而负责守卫的那一曲,还冲出阵外,斩杀了数十位山贼。不过第二日,张一凡已然改变了策略,他虽是依旧派出了五千军士,可是这一次并没有快速的发动攻击,而是在禁制法阵之外,大声的喊着令山贼们投降的话语。

    听了这些话语,沙摩炽微微一笑,似乎早已料到张一凡会有这一招。

    何山面色铁青,急匆匆的冲到了叶知秋和沙摩炽的面前。

    “堂主,很多兄弟都人心浮动,我怕他们再这般喊下去,心思都散了,我们得想想办法才行。”何山大声的说道。对于这一点,叶知秋自是明白,以往每一次被围剿,都会有人临阵脱逃,这本是惯例了。毕竟,他们做山贼是被逼无奈,走头无路才选择的,指望他们有崇高的牺牲精神,没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