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49部分

霸圣-第49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这吕布身上究竟有何宝物,为何星辰之力竟会如此无穷无尽。”沙摩炽将这一式威猛伦铸的招式挡下来,也是不禁心生疑惑。看起来,吕布身上的星辰之力绵长无尽,方才令到他可以支持如此这般的良久,否则的话,两级的差距,纵然有法阵相助,他也是不可能将战斗拖到现在的。

    “若真是如此,这可是一件好宝贝!”沙摩炽想到这儿,两眼放出如狼般的光芒,的确,拥有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,看似修为没有上涨,然而好处却是极大的。像他这种强者在战场之上,可就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了。

    因为实力到达了第六级,在战场上被一招击杀的可能性很小,许多都是陷入乱军之中,因为星辰之力用到枯竭,最后被生生耗死。也因着此,他们身上都会携带大量的聚灵丹,然而丹药的生效仍是需要时间,由此可见,吕布这法宝能够即时的补充星辰之力,其妙用委实是对于沙摩炽有着极大的诱惑。

    “去死吧!”沙摩炽低沉一吼,刀芒吞吐如同闪电惊雷,恢弘幽暗的绿色光芒风卷残云扫荡四野,强大的气势令前方的幻阵轰然破灭,牢牢的锁定了吕布的身形。

    ……a75跪求红票收藏! 

第71章 沙摩炽的秘法() 
吕布疾走奔行间。体内的天荒古镜之上,映出沙摩炽的身法轨迹,其招式角度纤微毕现,电光火石之间,推测演算出对手下一步的各种变化。他执剑在手,一式【绵延千里】,向后挥出一片银虹浩荡硬撼沙摩炽。

    沙摩炽见状也是暗喜道:“不知死活的小子,不怕你挡,就怕你逃!”

    “呼呼”运转两把碧磷刀火焰簇簇,催动十成力量砸向吕布。绿火燃烧之中,压抑得人连喘气都有些困难,火光之下,刀芒带着沉重的威压当头劈下。

    不料吕布的身形蓦然一闪,于间不容发中向后退出一步。

    沙摩炽的面前顿时一空,碧磷刀招式用老无法收回,“当啷”巨响之下撞在一处,登时激起一片绿光如浪,颤鸣声中精光爆溅。

    而在此时,吕布再次踏上一步,他这一番所使的正是【以静之动】的身法,来回变幻之间,连沙摩炽的强攻也都消弭于无形之间。他的【七雪巫月剑】高擎过顶,磅礴杀气在空中卷涌聚集,搅动起团团银芒如链长挥。

    “碎星连瀑!”

    剑锋锐啸声中,再一次铿然击出,这一记攻击恰到好处,正赶在沙摩炽旧力方去,新力未生之时,震得他气血翻腾。然而他的反应迅速,也是低哼一声,左手将碧磷刀飞掷而出,待吕布偏头闪过之后,立掌如刀劈向他的左肋,再度将战局扭转过来。

    吕布究竟功力差沙摩炽实在太多,这一番变化之下,虽是挡住了沙摩炽的攻击,然而却在重击下闷哼飞退,显然是吃了暗亏。

    沙摩炽见他飞退,也是紧随其后,飞掷的碧磷刀划过一道弧线之后,重又回到了他的手中,碧磷刀再度疾斩而下。

    却在这时,他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银光飞炫,遮住了吕布的身形,多达一百二十柄飞刀突现空中,盘绕飞舞幻动出一圈圈虚实莫测的妖艳光环,将沙摩炽前后左右的所有趋避空间尽皆封杀。

    “哼,雕虫小技!”沙摩炽的眼中现过轻视之色,左手朝前方一伸,火光爆涨开来,如同绿色的绸缎在身前摇动,丝滑的绸缎无限延长,很快便裹住了前方的所有飞刀,将它们裹住以后,重又回归成火焰的模样,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便将这些飞刀俱都融化不见。

    “叮~”突然之间一把短剑笔直刺出,雪白无暇的剑刃穿过重重绿色光影,向着沙摩炽刺去,握剑的纤纤玉手同样无暇而完美。眼见此剑招快速袭来,沙摩炽如陀螺轻旋倒转刀柄,于间不容发之际,手腕灵活的轻轻摆动,恰恰在避过这一击的同时,刀柄敲在了这持剑偷袭之人的手腕之上。

    “哼~”一声低低的女子呻吟之声,手腕脱力垂落,短剑的攻势虽尽消,可她仍旧用力的抓住了短剑,并未任由其跌落。

    吕布却是借此机会缓上了一缓,他知道这抢上救援之人,正是南宫煜,方才那一段时间当中,她已然将清玄法阵最为主要的那一部份子阵都夺了过来,恰好见到吕布处于危急当中,便运转法阵挡在了他与沙摩炽中间,又伺机攻了一剑。

    然而沙摩炽的实力究竟高上她甚多,一击未果之下,南宫煜差点连灵兵也被击落。

    ******。

    那日烈在与陈宫的战斗之中,虽始终占据着优势,可对方却也是勇悍异常,全然不退,眼见难以分出胜负,又见到南宫煜施展夺阵之术,那日烈明白己方这些人再战下去,也只会令到情势变得更为不利。

    当下他便且战且退,慢慢离开了这清玄洞天。

    就在离去的时候,他的眼光放出神彩,意味深长的望向了南宫煜的俏丽容颜,这女子的淡然自若,还有她巧夺天工的夺阵手段,在他心中留下了难以没灭的印象。

    “终有一日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他的低语之中,带着一股浓烈的情感如酒,异常坚定的说了这一句后,他便不再回头,率着手下的一干人马朝外冲去。

    *****。

    “你控制法阵运转,我来主攻!”,吕布向南宫煜叫道,再度持剑攻上,经过短暂的休整,吕布身上的战意沸腾,一招一式蕴于胸中信手拈来,与沙摩炽的战斗虽是极为艰难,可是对于他而言却是每一招之下,都有新的感悟,他沉浸在这些收获当中,宛若在攀登着至高的山峰,寒意袭体之际,却也可以望见更高更远的风景。他朗声大喝,剑意纵横开阖,宛若白云出岫无拘无束随心所欲。

    沙摩炽感觉到对方愈来愈强大的反击力量,也是讶异于这吕布似乎有无穷尽的成长空间,看样子,如果不改变攻击手段的话,这般耗下去,自己倒是成了对方的最佳陪练了。

    “不能再拖延下去了!”沙摩炽想到这里,双刀向袍里一送,碧磷刀立刻消没不见,一根绿油油刻着密密篆文的杖被他取在了手中。而他的嘴唇轻动着,发出了喃喃低语之声,如啸如泣,

    “秘若摩诃,兰萨般朵!!”

    一串串有魔力的咒语不间断的念了出来,杖的顶端蒸腾出一片绿色云雾出来,倏忽之间向前轻笼而下,将沙摩炽的身体全数遮住。

    “这是什么古怪的招式?”吕布看到前方一团绿雾,不禁伫足。可不待他多想,但听得“呲呲~”声大做,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了心头。吕布运转着体内的【天荒古镜】,想要一看究竟,却未曾想到在古镜之上,也是无穷无尽的绿影婆娑,看不出任何攻击的轨迹。

    而在吕布的正前方,异动已现,霎那之间,从绿雾之中冒出了数以千计的暗绿色小蛇。这些绿色小蛇每只不过一指宽,宛若喷薄而出的墨绿色浓稠泉水,又像是一团绿色的焰火在滚动跳跃。

    它们向前飞奔而行,所过之处,幻阵乍然间破碎开来,浓烈的腥气令人闻之欲呕。

    只过了一息,绿色小蛇化作的绿流,离吕布已是咫尺之遥,它们所过之处,地面都现出了光秃秃凹痕四处的模样。

    法阵之中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呼之声,正是南宫煜所发出,她虽然算是镇定,可终归是一位女孩子家,对于这种粘滑难看的软体类灵物向来没有半点好感,此刻一下子望见数千条,却是早已惊得花容失色。

    而这一声惊呼,却成了这些绿色小蛇耳中的号角,它们兵分两路,一路向着吕布继续冲近,而另一路却是冲向了南宫煜的身前。

    吕布高举起【七雪巫月剑】,行云流水间剑气吞吐如疾风狂草,击落十数条绿色小蛇之后,身形冲到了南宫煜的身旁。

    南宫煜不料这些绿色小蛇向她这一方冲来,吓得六神无主之间,恰逢吕布飞身赶到,她便不自禁的将他自后一把搂住。感受着南宫煜柔软的腰肢在侧,吕布也不及多想,收剑入鞘拔出了【秋水御风笛】。

    一曲波澜壮阔的御魂曲徐徐吹奏了起来,吕布所吹奏的,正是这御魂曲的第二篇“摄魂”,曲风悠扬,声声入耳,笛声卷起千堆雪如浪翻腾,宛若江河跌宕,澎湃呼啸。

    在这一曲“摄魂”响起之后,那些绿色小蛇恍然间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,如同木头被钉在了当下。

    在这清越笛声中,又见到绿色蛇群不再进攻,南宫煜方才回过神来,这个时候她才察觉到在自己的主动之下,竟然与吕布挨得如此亲密无间,两片红云立时飞上了她的脸颊,双手却似乎还在感受着吕布身上那种漫暖浑厚的男人气息,一时间身体酥软无比,没有很快的松开。

    而吕布横笛于唇间,吹奏的专注模样,也让她不自禁的心中微动,如同饮了酒般,火热的情感在身体之内荡漾着。

    “我不能这样。”不知沉醉了多久,南宫煜忽然间惊醒了过来,她赶紧将手轻移开吕布的身体,回转身来,令到心神重复清明,眼望着身前那些业已停下的绿色小蛇,悍然发动了【雷云幡】和【烈焰焚】两个子阵。

    只见雷电声声如银蛇天舞,闪耀之间,一蓬蓬烈焰剧烈燃烧之中,幻作血红色的火狼一跃冲天,厉声咆哮扑向绿色小蛇。

    “轰!”绿色小蛇在毫无反抗之下,身体燃烧起来,似一颗颗滴落的岩浆纷纷陨落,犹如从一片沸腾的碧海中洒散开来的缤纷星雨。

    在绿雾之中,沙摩炽的心同样在滴着血,他的这些绿芒蛇都是费了极大的心力才弄到手的,又经过他喂养调教了许久,方才形成今日的战力,却没有料到被吕布的【秋水御风笛】轻巧的化去,更是被南宫煜引动法阵,击杀了不少。

    想到这里,他的身形也不再停在那一处,而是向前飞扑而至,双手连连挥动之下,撒出了一片碧绿色细粉,这些粉尘四散开来,如同浓郁的烟气布满天空随风弥漫,落在了绿色小蛇之上,令到小蛇不禁悲鸣一声,在颤抖之中,竟然背上生出了一双透明的翅羽出来,嗡嗡的翅翼振鸣声震耳欲聋,冲击刺痛着吕布和南宫煜的耳膜。 

第72章 碧芒蛇变() 
沙摩炽撒出的这碧绿色细粉叫做碧磷粉,也是他平日里用作喂养碧芒蛇的食物,有着淡淡的毒性,可以令到碧芒蛇的攻击更加猛烈,同时,也可以令他能够驯化控制住这些碧芒蛇,使它们在战场之上供他驱驰,成为手中攻敌的利器。可是这一次他将碧芒蛇放出来,本打算一次性击杀吕布和南宫煜,却不想吕布那古怪的笛声悠扬之下,竟然摄住了这些碧芒蛇的心神,它们的心智本就简单,否则的话沙摩炽也无法一次性控制这数目众多的碧芒蛇。因此吕布虽说对于这【秋水御风笛】并不算特别熟悉,却也可以发挥出奇效。

    在盛怒之下,沙摩炽也再不顾忌什么,他撒出这些碧磷粉,数量远超过碧芒蛇平日里的食量,甚至会令它们服下不多久,便会死去,可是在这临死前的一段时间,碧磷粉在夺去碧芒蛇心智的同时,也会激发出它们的最大潜力,让它们成为人见人怕的凶物。而这潜力究竟可以发挥出多少,却是连沙摩炽也不晓得的。

    他之所以愿意下此血本,除了恼羞成怒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也是至关重要的,那便是他已然猜到,在吕布的身上有一件极珍贵的宝物,值得他付上所有碧芒蛇的代价。

    碧芒蛇振动着透明的翅羽,嗡嗡颤鸣声中,再不是呆立在那一处地方,而是飞速的向着吕布和南宫煜二人冲了过去,其势汹汹如绿瀑飞溅。

    【碧芒蛇变】!!

    而沙摩炽在撒完这些碧磷粉过后,对于这些碧芒蛇既不能再加以控制,便索性飞身而起,身形如一片黑云划过天际,两手一前一后再度高举碧磷刀,冲杀向前要阻住吕布奔逃的路线。

    吕布的瞳孔不由得一阵收缩,他眼见到这些碧芒蛇在生出变化之后,变得比称前更加威猛,且丝毫不受笛声的影响,已是明白【秋水御风笛】再不起作用了。

    他赫然立起,【七雪巫月剑】再度出鞘,踏前一步立在南宫煜的身前,

    “我来挡住它们,你尽快远离此地,控制住阵法便可。”耳听得吕布口中虽是不大,却颇具威严的声音,南宫煜的心头一暖,她眼望着身前那高大的背影,千言万语似在心头齐齐涌了上来,到了嘴边却只是凝作了一声轻轻的“好”字,云裳一摆如白云出岫,手持短剑向后飞退。

    已进入暴走状态的碧芒蛇铺天盖地,不顾生死的呼啸袭来,嗡嗡的鸣响之声令人心惊不已,而在这碧芒蛇的后方,是沙摩炽带着不尽死亡气息的身影。

    吕布在这一刻,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,从来未曾有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