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谱电子书 > 魔法玄幻电子书 > 霸圣 >

第50部分

霸圣-第50部分

小说: 霸圣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∷劳銎⒌纳碛啊

    吕布在这一刻,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,从来未曾有过的强烈。

    便这样死了吗?他的心中涌起了一种不甘心。别离钩在这一刻再不受他的束缚,疾冲而出,幻出一片银芒胜雪,在他的身前形成一道白色浩瀚的气浪滔天。碧芒蛇前赴后继的冲上,纷纷撞上了这道气浪形成的墙,不及挣扎,便幻作一滩绿泥死去。一息之间,便死去了近百条绿芒蛇,它们的尸体,染在这气浪之上,令到一半呈出洁白晶莹之色,另一半却是鲜艳欲滴的绿意。

    看着这一切,沙摩炽眼中的绿意更加的浓烈,他的喉头发出了“咝咝~”难听至极的声音,而身体的周围都是淡淡的绿色笼罩着。这黑袍的四围处处都洒着与碧磷粉相克的药物,令到这些碧芒蛇便算是心智全失,也不至会转而向他发动攻击。

    他手中的碧磷刀疾劈而下!

    “破~~”

    充满愤怒的怒吼,如同雷声炸响,在这片天地之间回荡着。

    在沙摩炽心中肆虐的情绪随着他这声暴喝,俱都被牵引了出来,与之相随的,还有贯注于全身的星辰之力,这一刻,他用上了自己的所有力量。

    一道绿芒如瀑,从天而降!

    只一刀!

    无法形容这一刀的浩大和威势,甚至连时间,都似乎被这惊艳光华的一刀给冻结。

    吕布在这一刻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,当一位第六级强者全力施为之时,他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!他在望见沙摩炽那张可怖脸的同时,似乎也看到了地狱之门在烈焰中向他打开。这一瞬间,和别离钩的连接似乎中断了。他口中狂喷着鲜血,体内的两颗星辰同步变暗。

    沙摩炽同样在那个时间看到了吕布的脸,还有他眼中的不可思议之情。他明白,对方在对付碧芒蛇的关健时刻,终于被自己恰到好处的全力一击给击倒了。

    虽说代价有些大,可是他终究还是获胜了。

    “哈哈!”他得意的笑声在心中响起,方欲浮在面上之时,却发现眼前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画面。

    面前吕布的人影如同水波荡漾,啪地轻响,消失不见。

    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大惊失色,难道说有更厉害的强者在这里吗?可是他为什么丝毫感应不到,丝毫看不见呢?沙摩炽的心中狂乱的想着。

    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低沉仿佛从地底传来。“你不应该逼我出手!”

    听了这话,沙摩炽脸色骤变!与此同时,他也见到一道人影,缓缓出现在原先吕布所立的那个位置。在他与这人影的当中,被劈开的气墙还有那些碧芒蛇,似乎被施了定身术一般,全然的呆在那一处,动也不动。

    “好强大的气息,好可怕的力量!”沙摩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。此时他也已经望见了身前那道人影,只见他浑身如同钢铁铸成,不见甲胄,棱角分明的肌肉,呈现出惊人的黑亮光泽,匀称的身形充满美感。最为可怕的,却是他的脸上,并没有五官,而是光滑的一片。

    虽然没有眼睛,但是沙摩炽可以感受得极清楚,那人自始至终,牢牢的锁定着自己。

    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沙摩炽这一句话刚刚问出,那道人影便一闪身,霎那间消失不见!

    不好!沙摩炽方有此念,便见到一只模糊的腿影凭空出现在他眼前!仓促间,沙摩炽举起碧磷刀,想要挡住这一击,可是架起的手臂,就像脆弱的木架,一下子散架开来!

    嘭!

    沙摩炽就感觉被一只全力奔跑中的猛犸正面撞上,控制不住身形,整个人就像沙包般,向后倒飞出去!他忍住胸中气血翻腾,想要勉力反击,却望见前方又寻不见人影,而那道气墙连同绿芒蛇却都随着他的飞退,向后一并移动了起来。

    好诡异的身法,好恐怖的力量!

    沙摩炽不敢大意,星辰之力激荡开来,一道扁平透明的空气波纹,骤然扩散。

    砰砰砰!

    空气仿佛点爆了一般,到处都是炸开的空气波纹。

    在爆炸声中,他终于再次望见了那道人影,可是在望见之后,他却也更加无力的发现,这不过只是徒劳无功的挣扎罢了。一个如同沙包大的拳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的脸上,连续不断的猛击,让他在头痛脑裂、血泪横留之余,不自禁的想着,眼前这位无面人,是不是有某种怪癖,一定要将别人的脸也给打平方才罢休啊。

    当然,他歪斜的嘴巴已是问不出这个问题了。

    而他眼睛最后所望见的,是他豢养多年的碧芒蛇,在气浪的作用下,再无视他身上的那些药物,纷纷贴在了他的身体之上,而那些血腥气味,令到这些碧芒蛇纷纷露出细长尖锐的獠牙,开始了属于它们的饕餮。

    当第一只碧芒蛇咬破沙摩炽坚硬的身体之时,他体内的星辰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,狂乱的星辰之力肆无忌惮的飘散了开来,宛若翻江倒海,一发难收。爆炸产生的气浪,令到立在很远之处的那数百军士,都有一种摇摇欲附坠的感觉,不由自主的运起星辰之力来抵挡着这强大的力量。

    无边的气浪之中,绿意缓缓消逝不见,吕布的身影自雾气之中缓缓行出,他周身上下如被血染,手中却托着一位精雕细琢如玉石般的女子,女子苍白的容颜显得更加清丽不可方物,好看的眼帘低垂紧闭,似在睡梦中一般,脸上却还挂着一丝笑意。

    “方才那一刻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吕布一时之间心乱如麻,在那个时候,就在他感觉到生机将要在沙摩炽的重击下轰然消逝之时,有两个身影蓦然现在他的身边,近乎同时。

    其中一位自然是他先前从洞穴之中得到的血煞卫了,高傲的血煞卫是他所不能控制的,但他也说过,会在吕布极度危险的时候,出来搭救于他。看起来,先前的那个时间,便是血煞卫认为他出手的时间到了。

    而另一个身影却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竟然是他先前令其退去的南宫煜。他知道战事凶险,便令南宫煜藉由控阵,躲在安全的区域,却绝然没有想到,她竟会在自己陷入危难之际,冲了出来,而她出现的时机,居然和血煞卫几乎同样,对于她的实力来说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断,吕布的心中无法估量。

    而南宫煜也禁不住这强大的重击,被震得重伤,在吕布的怀中晕了过去。 

第73章 化龙丹的神效() 
刺史府内的一处房间之内,虽是深夜之中,却依然有光亮闪烁其间,在窗上虚虚的印出了几个身影出来,俱是在忙碌个不停。

    这一处房间,便是南宫煜所居之所,只见她安静的躺卧在柔软的大床之上,面色安详,挺直娇俏的琼鼻之下,丹唇外朗皓齿内鲜,轻轻翕合之间,引人遐思!

    她微露在宽大绸被外的肌肤如丝光般润泽细腻,香肩如削,自有风情万种的妩媚神情。

    可是在床榻旁立着的数人,都是面带忧色,他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坐在床边的那位大夫模样的人,似乎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  那位太夫乃是并州之地最为有名的人物,名叫王中林,他也是神色肃然,伸手轻叩南宫煜的皓腕,虚虚搭住,一股星辰之力自他的手指间轻吐而出,一连串指法如群蝶翩飞,令人眼花缭乱的指法之下,连点阳溪、四渎、手三里、曲池等穴位,如此循环往复七遍之后,只见他头顶之上雾气腾腾,下指的力度也由轻而重,哧哧有声。

    只见南宫煜全身的肌肤缓缓泛起一层碧绿色的诡异幽光,胸口剧烈起伏,像是有一团波浪在里面涌动。

    “噗——”她的上身蓦然抬起,张口喷出一道暗绿色的血箭,面色连连变幻,终于有了一丝血色。而后她的俏脸朝着侧方一歪,又缓缓的瘫倒下去,呼吸变得沉重有序起来,却依然未醒。

    “王大夫,南宫姑娘究竟怎么样了?”叶素娘一把冲上前去,纤手疾伸,扶住了南宫煜的身体,助她缓缓躺下后,面上依旧是焦急的神色显出,向着王中林问道。

    王中林面带忧色,轻轻立起了身,抚须说道,““她自身的实力不若,体内更是有先前服用的【化龙丹】,护住了她的周身经脉,反倒是因祸得福,药力全然渗入了身体之中,实力想来可以在苏醒后爆涨。而那些碧磷粉的毒性,也被我以星辰之力,将一枚【回春丹】融化以后,自穴位注入她的身体之内,方才那口毒血吐出,已是消去了十之七八,余下的在十日内,应该都可以自行排出,倒不足虑。”

    “既是如此,不知王大夫为何还有担忧,敬请指明。”吕布看出了王中林面上的忧色,也是躬身问道。

    “我这次运起星辰之办察探南宫姑娘的体内,倒是另外发现了一根奇特的绿色细线,这线如同生在她的七经八脉之上,根本便剥离不下来。我尝试了数次,发现这绿色细线有很强的警惕性,一旦察觉到危险,便会主动攻击南宫姑娘的经脉,这也令我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  而眼下它还处于蜇伏状态,若是苏醒过来,只怕于南宫姑娘的生命,有着极大的危险啊。”

    听了王中林的这话,吕布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。而究竟该如何才能够彻底的医治南宫煜,却是要先待她苏醒过来了。

    除了南宫煜和吕布所受的伤略重一些,这一次对于落英堂的战斗,可以说是完胜了。而除了臧霸之外,张辽也在同叶知秋的战斗之中,突破到了第五级归元境,在他突破以后,两大强者如砍瓜切菜一般,将第六级洗心境的叶知秋给生生砍死。在堂主死去以后,落英堂麾下的山贼均是无心再战,纷纷奔逃。

    而叶知秋死后,除了令吕布在并州的声望大增,远远超过了他的前任丁原之外,落英堂所留下的大量财富在令吕布咋舌之余,也算是可以令到并州得以支持上至少三年的开支,而有了大笔的金银,他对于并州之地的改造计划,也终可以放心大胆的进行了。

    他没有多少犹豫,便将龙昊锐唤至身前,将所缴得的物品清单交于他,并将自己对于并州的改造计划大致说了一番,这些都是他的前世的所见和经验之谈,龙昊锐虽未曾眼见,却听得细致,还不时的问上数句,也令到吕布的思路大开,两人便直接自下午聊到了晚上。这番谈话下来,对于龙昊锐的能力吕布再一次的刮目相看。

    “既是如此,接下来这一年,便按照我们所讨论的计划来行,本次缴获的物品,就由你全权来处理,我只有一个要求,那便是你要在一年之内,将这些悉数用光。”吕布这道关于花钱的命令可谓是怪异无比,然而龙昊锐却是明白他心中所想,当下目光坚毅望着吕布,口里干脆利落的答了一声“诺~”“便退下了。

    *****。

    户外月朗星稀,凉风徐徐,在吕布雷厉风行的安排完了这些事情以后,他也觉得有些累了。行走在宽阔的院中,他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南宫煜的房门之前。到今天为止,南宫煜已是昏迷了三日三夜。

    他的脑海之中在空下来的时候,不时还会回想着那一日战斗的场景,不得不说,南宫煜的攻击较之血煞卫的攻击,给到他的震撼更加巨大。

    一直以来,在他印象之中的南宫煜,都是游离于所有人之外,安安静静的过着她自己生活的那种人,若不是知道她潜伏在丁原门下多年,并成功击杀了丁原这件事情的人,便只会认为她不过是一位安静得过分的邻家女孩罢了,她的世界自成一体,淡然自若之中却也无法令到别人与她走得太近。

    “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,选择了义务反顾的相救呢?“吕布的心中想着,似乎在那个当下的反应,更加能够显明南宫煜刻意压制下的真实个性。对于在很早的时间,便遭遇到生活剧变的人来说,他们往往会出于保护的缘由,将自己原本的个性掩藏起来,甚至到了一种连自己都会忘记的地步。

    这看上去似乎是一种保护,但是没有人会比他们自己更加明白,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。

    “也许这种真性情的全然释放,也正是南宫煜最后昏迷的时间,面上却带着笑意的缘故吧。“吕布的心中悠悠的想到,他情商极高,兼又身拥两世记忆,自然也能够感受到,除了他想到的这些之外,还有南宫煜对于他的那一种似有似无的淡淡情愫。

    “缘份总是件很奇怪的事情。“吕布的口里轻轻的叹了声气,不自禁的又想起了莫小荷来,这位他前世的爱人,每一次想到都会令他有一种心碎的感觉,而也正是这靓丽的身影始终伫于他的心中,让他再放不下其他的感情。

    不觉行到了南宫煜的房门之前,他望见了徘徊往复,神情紧张不时搓动双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